【范本大全】

    提前剖宫产,丈夫的一眼能否遮住女儿的一生

    作者:admin来源:未知时间:2019/07/23
      一个怀孕不足8个月的女子,突然得知丈夫身患绝症将不久于人世,为了让丈夫在弥留之际能看到自己的孩子,她不顾家人和医院的劝阻,强烈要求医院让自己提前剖腹产。她的行为立即引起社会的普遍关注,与此同时,一场关于爱情和生命意义的讨论也扑面而来…… 
       
      一 
       
      1997年,22岁的成都女孩儿冯娟从四川师范大学毕业后,分配到重庆市永安小学当老师。虽然说离家不远,但毕竟是独在异乡。平日里除了专心于自己的教学工作,冯娟渐渐地迷上了电脑,很多时候她甚至把电脑当成了自己的朋友。 
      2000年11月的一天,冯娟在网上遇到了一位名叫“风掠残阳”的网友,谈吐幽默、风趣的“风掠残阳”很快就引起了她的注意,两人就这样你一言我一语地聊了半天,临分手的时候,冯娟主动给对方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两人在网上交往了两个月后,冯娟突然发现,自己对那个渐渐熟悉起来的男人有了一种莫名其妙的依赖,这种依赖使她只要两天没有在网上见到“风掠残阳”就会若有所失。冯娟意识到自己已经被那个未曾谋面的陌生人俘虏了。 
      他们的第一次见面是在闹市中一家名字很浪漫的水吧里。那天,走出网络的“风掠残阳”穿了一件黑色的大衣,略显沧桑的他更多了几分成熟和硬朗。也就是在那天,冯娟知道了“风掠残阳”真名叫江鸥,是重庆通达计算机公司的主管。几年前,江鸥和妻子因为性格差异离了婚,从那以后,江鸥没有再涉足情感。也许是因为年过不惑,江鸥并没有对突如其来的爱情表现出太强烈的热情,他甚至怀疑眼前这个漂亮女孩儿的真实性。对于冯娟暗示性的表白,江鸥选择了拒绝,他没有告诉冯娟太多的理由,他只是对她说:“我不适合你。” 
      倔强的冯娟并没有被江鸥的拒绝吓跑,颇有心计的她为了争取自己一生的幸福,悄悄玩儿起了手段:除了上班,她每天都会寻找各种各样的借口给江鸥打电话,几句无聊的“正事儿”说完以后,她总会用女孩儿特有的温柔和细心去关心江鸥的生活。2001年春节,为了陪江鸥过年,20多年来冯娟第一次没有回家跟家人团圆。那个春节是他们情感的分水岭,冯娟变着法子下厨为江鸥做好吃的。在冯娟的强大攻势下,江鸥没有再坚持,他知道自己也非常喜欢眼前这个文静的女教师。那年初春,不善言辞的江鸥对冯娟说了她一直都在期盼的话:“我爱你!” 
      江鸥乖乖地投降做了爱情的俘虏。经过几个月的热恋,2001年6月,冯娟和江鸥在重庆注册结婚。 
      由于江鸥比冯娟大整整15岁,冯娟的家人并不看好这段婚姻,只是无奈冯娟的倔强,家里人没有再坚持。说到选择江鸥的理由,冯娟十分幸福地说:我们都很爱对方。事实上他们的确很相爱,尤其是婚后,只有两个人的日子过得浪漫而又甜蜜。在江鸥眼里,妻子仿佛一个贪玩儿的小孩,什么无趣的事情经她一摆弄,都会变得有声有色。惟一让江鸥有点儿接受不了的是,两人在是否马上要孩子的问题上,始终无法达成一致意见。冯娟认为自己还年轻,不具备做母亲的条件,用她自己的话说:“我想趁年轻多玩儿几年,不希望这么快就被孩子拖累成老太太。”而江鸥却非常想要一个孩子,对于已经年过不惑的他来说,没有理由再拒绝这迟到的天伦之乐,何况他很喜欢小孩儿。这一点,冯娟其实也非常清楚,许多时候,当她看见江鸥对别人家的孩子爱不释手时,也想过立即要一个孩子。可冯娟最终没有说服自己,她一脸乖巧地对江鸥说:“你就先把我当成女儿吧,等我做好了女儿,再做你孩子的母亲。”江鸥无奈地笑了笑接受了这个事实。江鸥不想勉强妻子,在他看来,妻子的确还是一个小孩,他也不希望因为有了孩子让她变得手忙脚乱。 
      随后的3年时间,两人尽情地享受着二人世界的自由自在和无牵无绊。除了工作,他们的时间都是属于对方的,即使偶尔争吵,也显得那样和谐和充满情趣。可让他们两人都没有想到的是,2004年5月,冯娟却意外地怀孕了。那天从医院检查回来,冯娟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江鸥,已经45岁的江鸥仰天大笑了一声说:天意,这是天意啊。看着欣喜异常的老公,冯娟却有些犹豫了,她实在不希望任何一个人打搅了他们的二人世界,更不愿意这么早就让自己背负起养育孩子的负担。她再次提出打掉孩子。那天,从不跟妻子红脸的江鸥急了。为了这个尚未成形的孩子,两人争论了几天,在江鸥充足的理由面前,冯娟终于妥协了。看着老公从未有过的激动,冯娟知道,这一次,江鸥不会再迁就自己了。对于一个45岁的男人来说,看着自己孩子的出世和成长本身就有点儿奢侈,更何况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整整3年。 
      当两人终于决定留下孩子以后,江鸥彻底变了,原本就很细心的他对妻子更加无微不至,像是生怕一不小心就会伤到腹中的孩子。也许是这种期待压抑太久,江鸥把做父亲的准备工作做得略显夸张。由于江鸥的工作比较繁忙,为了让冯娟生产时有人照顾,冯娟家人与他们商量后,决定让冯娟回成都娘家等待孩子的降临。2004年12月,冯娟在老公的护送下,回到成都母亲的家里,安顿好妻子以后,江鸥依依不舍地返回重庆上班。冯娟做梦都没有想到,这婚后与老公的第一次分开,最后竟会变成生命中的生离死别。 
       
      二 
       
      人常说天有不测风云。2005年1月,江鸥在单位组织的体检中检查出患有“肾功能衰竭”。让他自己都始料不及的是,他的病情已经相当严重,医生甚至直言不讳地提醒他,这是一种不治之症,这样的危症随时都可能夺去生命。江鸥宛如被人一下子推向了万丈深渊,原本等待做父亲的喜悦被这飞来的横祸带走了。 
      那是一个异常沉重的下午,仿佛身边的空气都凝固了,在电话的那头,江鸥吃力地对冯娟说:“老婆,我真的不希望我死后你一个人有个拖累,你应该再去寻找新的幸福。”江鸥的声音有些哽咽,他的语气就像是一种诀别前的嘱托。冯娟强忍着内心的痛苦,竭力安慰着病痛中的老公:“你没事的,你不会有事的,我和孩子都需要你。”放下电话,冯娟立即收拾好行李,她要回重庆,她要回到江鸥身边。这一次,家人没有让冯娟离开,因为家人知道,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人,再去面对巨大的悲伤,那样的后果是不堪设想的。整整两天时间,冯娟没有吃一粒米,也没有喝一口水,每一分钟都被回忆占据着。想起和老公在一起生活的点点滴滴,冯娟哭了。“我不该那么任性,我应该早点为江鸥生个孩子,他那么爱孩子……”当眼泪已经哭干以后,冯娟做出了一个让所有人都感到惊讶的决定:我要迅速把孩子生下来,我要让江鸥在世时看到他自己的孩子。 
      家人坚决不同意冯娟的决定,他们把这一决定告诉了远在重庆的江鸥。已经住进医院的江鸥在病床上给妻子打来电话,坚决不同意她提前剖宫产:“我知道你是因为我,可你想过没有,你一个人今后怎么办?”冯娟没有听从所有人的劝说,2005年2月6日,她独自走进了成都市某妇产医院。而此时,远在重庆的江鸥已经被医院连续下了3次病危通知,并且住进了重症监护室,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生命。“求求你,医生,我一定要让他活着看到自己的孩子。”面对医院的再三劝说,冯娟泪流满面地跪在了医生面前。 

      当得知冯娟的特殊情况后,医院的医生有些犹豫了。虽然他们很为这个特殊产妇的行为而感动,但作为医生,他们非常清楚,冯娟的预产期是3月27日,如果要提前近两个月让胎儿出世,这将意味着产妇和胎儿都要承担很大的风险。一个婴儿只有在母体中自然成熟,才是最好的。可他们更明白,现在冯娟的状况非常不好,即使让胎儿继续留在她的体内,她每天面对的巨大悲伤,对胎儿也是不利的。为了尽可能让孩子足月后生产,医院开始给冯娟做工作。可无论医生如何劝说,冯娟仍然坚持要提前剖宫产下孩子:“如果你们不做,我可以找另外的医院。”听了冯娟如此决然的话医院没有再犹豫,他们知道,眼前这个产妇已经不会再动摇了,他们害怕万一她离开这里,去了一家医疗条件差的医院,那样的结果是医院和家属都不希望看到的。为了慎重起见,医院产科几名专家反复为冯娟做了详细的体检。经多次体检确认:孩子已经基本成熟,可以实行剖宫产。冯娟得知这个消息后,十分激动,她要求医生立即为自己做手术。但医院经过慎重考虑,为了尽可能减少过份提前带给母子的风险,还是把手术时间定在了2月21日。 

       
      三 
       
      2005年2月21日早上6时,冯娟被推进了产科手术室。在医护人员的共同努力下,两小时后,冯娟生下了一个重3公斤的女婴。当医生抱着孩子来到冯娟的病床前时,冯娟激动得紧咬着双唇,泪水悄悄地流满了她憔悴的脸。冯娟用手轻轻抚摸着孩子的身体:“宝贝,你终于来了,你知道吗?你爸爸在等你,他在用最后的生命等你。”冯娟的话让所有在场的人都流下了眼泪。 
      在医院的精心照料下,冯娟产后情况比较稳定,惟一让她平静不了的是对丈夫的牵挂,因为每一次与重庆的家人通话,她都会有一种不详的感觉。由于一直处在极度的悲伤之中,原本就因为生产而虚弱的冯娟身体状况非常差,情绪也异常激动。为了让丈夫尽快看到自己的女儿,2005年2月28日,冯娟不顾自己尚在恢复的身体,带着仅出生几天的孩子回到了重庆。可让她没有想到的是,由于病情加重,江鸥处在昏迷中,他已经无力为自己的孩子取一个好听的名字,也没有力气抱一抱自己的女儿。“老公,你快看看,看看我们的孩子啊。”冯娟引导着丈夫的手,轻轻地抚摸着孩子的脸庞。冯娟不知道丈夫什么时候能醒来,但她相信,他一定会睁开眼睛看到自己的孩子。 
       距冯娟生下孩子5个月后,本文作者再次联系上了早产妈妈冯娟。冯娟看上去比刚出院时憔悴了许多,但让她感到欣慰的是,一直在死亡线上挣扎的丈夫,终于被暂时拉回到了她们母子身边。虽然丈夫常常处于昏迷状态,但由于医院有效的救治,丈夫的病情已稍稍稳定了下来。据医生说,冯娟的丈夫仍然没有真正脱离危险,要想彻底治好他的病,惟一的办法就是换肾。冯娟说,能够让丈夫活到现在,除了医院的努力,就应该是孩子的功劳,是孩子让他看到了生的希望。所以,对于自己当初的决定,她绝不会后悔。据悉,他们目前正在多方联系肾源。但愿冯娟对丈夫的爱能够再次创造奇迹,我们也由衷地祝愿他们一家幸福平安。 
      冯娟成功了,在现代医学科学的帮助下,她实现了对丈夫的承诺,她在丈夫生命垂危之时,给了丈夫一个新的生命和希望。可冯娟用生命所表达的爱,却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的震动。对冯娟行为的是非争论一时间不绝于耳,为此,记者采访了有关权威人士,也许他们的意见能让我们对生命和情感的理解更为清晰。 
      应伟(文化工作者):上溯到几千年以前,人类的祖先,就用各种不同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坚贞不渝的爱情,“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就是最真实的写照。本文当事人的行为是另一种对爱情的书写和诠释,爱是无价的,也是无畏的,与其说她是为了让丈夫在有生之时看到孩子,不如说她是在用自己的勇敢和执着证明自己的爱情。 
      王昭喜(妇幼保健专家):对于这个女子的行为,作为女人,我的确也很感动。可作为一个产科医生,我不赞成她采取这样的方式。众所周知,十月怀胎是一个孕育生命的过程,就像一种植物的生长一样,瓜熟才能蒂落。虽然近些年来,剖宫产仿佛成为了一种时尚,但作为医生,仍然希望产妇不要选择这样的方式。胎儿从在母体的自然形成到落地,有其本身的也是科学的道理,选择剖宫产就像是减少了一道生育程序,这样对孩子的生长不利,更何况是提前剖宫产。虽然医院会对胎儿的形成进行一定数据的考证,但总的来说,让胎儿在未足月的情况下出生,是肯定存在一定的风险的。 
      卓谦(社会学家):仅仅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或者说为了表达自己对丈夫的爱情,而让未到产期的胎儿提前出世,我觉得这个方式是不可取的,甚至是自私的。我们试想一下,提前采用某种人为的方式把未到产期的胎儿取出来,即使不考虑孩子的身体健康,这本身就具有太大的风险。假如胎儿的生命真的可以成为父亲生命的一种延续,那么我相信,孩子的父亲也不希望这样做。因为没有哪个父亲会希望自己的孩子尚未出世就承担一定的风险。何况这个父亲已经生命垂危,孩子提前出生对他应该说没有太现实的意义。 
      林俊艾(妇联工作者):我们中国有许多传统习俗,尤其是对于一个产妇。虽然我很为故事主人公的行为感动,但我依然不赞成她选择这样的行为。这样做不仅不科学,而且对她和孩子都不好。我们都知道,一个处在哺乳期的妇女,有许多的禁忌,尤其是不能大悲。主人公选择了这样十分感性的行为,不仅对于病危的丈夫无济于事,反而会给孩子的健康带来隐患。情感固然是让人动容的,但以生命为代价,尤其是以孩子的生命健康为代价的情感,是需要三思而后行的。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