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随风飘逝的缘

时间:2016-03-0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我和林欣开始了那种若即若离的感情。只记得大二的那个冬天,我过得很不快乐。 
  我能感到他喜欢我,凭我的直觉。可他有时逃离似的目光,捉摸不定,让我一度怀疑自己的判断力。我那时坚信世界上最具魔幻效力的感情就是这种似乎存在但又未挑明的感情,能让人从幻想中感到理智,从快乐中感到痛苦,从希望中感到失望。一种巨大的思念和痛苦让我心力交瘁。 
  终于,在一个朋友的生日聚会上,我喝醉了,因为林欣的出现。觥筹交错的瞬间我又看到了他那捉摸不定的眼神,我一阵心寒。我举起杯子,四处敬酒。我没醉到人事不醒的地步,只是头很沉,恍恍惚惚。我记得我一直在哭,是林欣扶着我。以前大家在一起玩时,他也是爱照顾我的。我反复说着一句话,为什么要欺骗我。所有的人都以为我是在说醉话。其实,我心里明白,只想林欣回答我。 
  散席后,林欣说陪我走走。我像个受了很大委屈的孩子,一直不停地哭着。到操场边,已是夜幕降临,我不知哪儿来的勇气,紧紧地抓住他的手,像抓住生命似的。 
  林欣吻我了,就在那个晚上。拜伦说初吻并不能当作永久相爱的保障,但它却是盖在生命史上一个永久记忆的印章。我相信这句话,因为很久以后,我还能感觉到他吻我的气息。 
  他并没有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依然是那样捉摸不定。我不是一个暧昧的人,我需要的是轰轰烈烈的爱情。 
  我想,解脱的最好办法是找个人恋爱。 
   
  2 
   
  学校在大搞修建,我住的那幢楼要被拆掉。于是,大二的下学期,我换寝室了。 
  8个人挤在一个狭小的空间,潮湿的地面连同杂乱的东西散发出的霉味让人感到窒息。有些安慰的是班上的女生从不同的寝室到这里“聚会”了。我更欣慰的是和小南成了好朋友。 
  她漂亮、热情、宽容,叽叽喳喳,有时高兴,有时忧伤,骨子里却是个寂寞的人。与我像极了。我们之间总有讲不完的话。很多次,寝室的人都睡熟了,我们的谈话还在继续。 
  我开始避免和林欣对话甚至对视。上课时,我总挑视野范围内没有他的位置坐下。他似乎也意识到什么,从不主动找我说活。 
  那学期过了一半时,我真的开始恋爱了。我是通过小南认识他的。 
  他叫陈浩,一个懂得哄女孩子开心的男孩。 
  在一次讨论班上男生的卧谈会上,小南向大家公布了她心中的一个秘密,她从大一时开始喜欢林欣。 
  我更喜欢小南了。我常常一个人想,我们之间有太多相同的地方,连喜欢的人都是同一个。 
  当小南向人家公布她和林欣恋爱了时,已是大三的夏天。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像寝室其他人一样笑着说些调侃的话。可我嘴角的笑越来越牵强,甚至连牵强也维系不了的时候,我钻进了帐子里。没人觉察到,因为到了该睡午觉的时候了,因为我是有了男朋友的人了。 
  我觉得自己莫名其妙。 
  我开始很依赖浩了。 
  浩快毕业了,我有些舍不得。 
  一年多了,习惯了浩在身边的日子,大四一年怎么过哟,想着想着,眼泪更多了。 
  载着浩的车开了,我冲他使劲儿挥手,一定要回来看我哟。 
   
  3 
   
  大四一年,并没有想象中的那样难过。 
  寂寞是一种自由。我花大把大把的时间看书。直到那时,才发现图书馆里有很多有意思的书。 
  小南有时也向我说和林欣吵架了,心情不好。我说争吵,和好,再争吵,反反复复,恋爱就是这么一个过程。我已经能很坦然地听关于他们的事了。 
  浩工作的城市离学校不远,能经常回来看我。 
  又是夏天,又是离别的季节。 
  毕业是一场盛宴。仿佛4年的同学感情都融在了餐桌上、酒杯里。 
  毕业前的一个晚上,我洗漱完毕后准备上床睡觉了。接到电话,是林欣打来的。他说,你现在能下来吗,我想见你。 
  我很吃惊,我说,来不了,还有5分钟宿舍就关门了。 
  他态度很坚决,说只是见一面而已。 
  我下去了,没告诉寝室任何人我去了那里。 
  好了,见着我了,你喝多了,快点回去吧,宿舍马上就要关门了。 
  他拉着我就往外跑。我反抗,无济于事。 
  凉风渐渐地吹散了酒意,他不再像开始一个劲儿地说我真正喜欢的人是你。我们牵着手在校园里转,月夜下的校园显得特别静谧、漂亮,聊着关于生活中的琐事和快毕业时的感受。 
  我们都清楚我们是错过了,有些遗憾,但又觉得错过其实也是一种美丽。 
   
  4 
   
  我,浩,林欣,小南还有班上的一些同学都在一座城市工作。 
  我们呼吸着同一片天空下的空气,行色匆匆,穿梭于城市之间,我们真的成了上班一族。 
  我隐约地感到浩有些变化,一种不祥的预感常让我感到不安。他总以多一年的社会经历说,活着很累很累,你知道吗? 
  毕业一年以后。 
  一天出差回来,已是傍晚。给浩买了礼物,我想给他一个惊喜,也想主动谈谈我们的婚事。于是,提着礼物去了他的宿舍。 
  担心的事终于发生了。他正和一个女生在亲热,我甩了他重重的一记耳光,连同3年多的感情也一起甩掉。 
  我转身离开,再也没有回头。 
  一个人,流着泪,拖着重重的脚步在街上走着,走到街灯都亮了。 
  有人在喊我的名字。好熟悉的声音,回头看,是林欣。 
  世界上有很多事情就是那么巧。 
  我们很落魄似地坐在街边的台阶上,喝着易拉罐啤酒,一瓶接着一瓶。我喝着、说着、哭着、闹着。 
  那天晚上,我们很自然地住在了一起。 
  林欣说,我们重新开始好吗? 
  好好待小南吧,她是一个容易受伤的女孩。 
  我相信这是我们之间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第二天,我急着找到小南,我有一种很深的负罪感和愧疚感。 
  小南,你们要赶快结婚,赶快。 
  小南和林欣的婚礼定在一个月后。 
  小南要求我做她的伴娘,我没有理由拒绝。婚礼那天,小南穿着雪白的婚纱,那么地漂亮,是我喜欢极了的样子。对,圣洁,我用这两个字形容,一点也不过分。 
  我不敢正视林欣,不小心和他对视,我的目光会慌忙逃离。 
  我看着他们交换结婚戒指,喝交杯酒。 
  我的心不应该疼的,只要,只要他们幸福。他们都是我爱的人。 
  我同其他人一起起哄、笑闹、敬酒。只是我早早地退了场,没跟他们道别。 
  没人知道,我已经有了林欣的孩子。 
  我必须离开这座城市。我逃也似地到了另外一座城市生活,不告诉任何人我的联系方式。 
  我白天工作,晚上写作,努力挣钱。 
  肚子一天比一天隆起,大到不能再上班的时候,我就只有写作,给稿酬高的报刊杂志投稿,靠稿费支撑生活。 
  孩子出生了。 
  他有一双很大很亮的眼睛,是个长得乖巧的男孩。 
  我打电话给妈妈说,我已经结婚了,还有几个月就要做妈妈了。妈高兴之余又责怪我迟迟不带女婿回去看看。我是个骗子,骗了小南,又在骗妈妈。 
  孩子会走路时,我骗妈说她的女婿出车祸死了。 
  妈说,你是个苦命的孩子。 
  一晃,7年。7是个命数。在这座寂寞的城市,我生活了7年。一直单身。从25岁到32岁,我已不再年轻,我想这是老天给我的最好的惩罚。 
  我希望小南,我曾经最好的朋友,能幸福地生活着。 
  毕业8年了。在聚会上,我见着林欣了,可是小南没来。我们的谈话近乎是寒喧。生活已让我们改变得太多。我听见他一声长长的叹息。 
  我们的缘已随岁月流逝了。我们回不去了。 
  我没告诉他,我们的儿子已经上小学了。 
  辗转,我联系到了小南。 
  她还是那么漂亮而且更有风韵。她一个劲儿地怪我怎么像失踪了似的,这么多年一直不跟她联系。 
  她和林欣在结婚一年后就离婚了。她说她能感到他心里面一直装着一个人,虽然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是我害了小南。但看得出她现在的老公很疼她,给她买很好的保养品和名牌的衣服。她生活得幸福、平静。我也稍感安心。 
  我对不起她。可我也得到了惩罚。7年,我的青春年华里又有几个7年呢?7年来,我单身一人,还带着个孩子,生活于我,真的很艰辛。 
  小南见着我的儿子了。她看着他,像是看到了林欣的影子。我让儿子叫她干妈。我说他的爸爸出车祸死了。她更疼爱他。 
  是的,他是我和小南的儿子。上天注定,我们是有很多共同喜好的人,包括孩子。 
  妈怜惜我说,你是不是该重新考虑一下你的个人问题。 
  是啊,32岁的人了,不再有青春可供挥霍了。 
  我答应妈,我会的。 
  走出屋子,尽是满眼满眼的绿。不知不觉冬天已经走了,春天真的来了。很好的阳光。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