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毁容让你变丑,危险男人难拴情人心

时间:2016-03-0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个漂亮的女人突然遭到不明身份的歹徒泼硫酸毁容,听到呼救声,他急忙赶来相救并将伤者送进医院。孰料,歹徒逃脱,“救人者”却遭到警方的盘查…… 
  果然,这位“救人者”在被审讯时交代,被毁容的漂亮女人是他的情人,是自己雇凶伤人,他的犯罪动机竟然是想让她变丑,以此来拴住情人的心…… 
  2005年4月21日,辽宁省东港市人民检察院以故意伤害罪对此案提起了公诉。 
   
  邂逅生情,小老板怜香惜玉家外包情人 
   
  梁志强今年36岁,辽宁省东港市人,大学毕业,一表人才。他的妻子张美秀在一家事业单位作中层领导,贤惠而有素养。他们有一男一女两个孩子。由于梁志强脑瓜活络有点子,前几年靠倒腾煤炭和海鲜生意很快发了家,成了远近闻名的小老板,周围的邻居对他们美满幸福的生活都很羡慕。 
  2000年秋季的一天,梁志强在一家酒店吃饭时,认识了服务员雨欣。在梁志强的眼里,22岁的雨欣是一个很漂亮却很不幸的女子,她离婚后自己带着孩子,靠打工挣钱度日。随着交往的增多,他们成了朋友。 
  2000年末的一天晚上,梁志强正在打理生意,突然接到雨欣打来的电话,他感到有些意外。雨欣在电话里说:“强哥,你祝我生日快乐吧,你在电话里说一句就行,我多可怜啊,过生日的时候都没有人祝福……”说着,她在电话里哽咽起来。 
  梁志强心里一酸,马上问清了她的住处,开车赶了过去。他为她买了生日蛋糕,还买来了许多食品,摆了满满的一桌子。 
  就在吹蜡烛的时候,梁志强祝雨欣生日快乐后,郑重其事地说:“今后,你有什么困难就吱一声,你强哥一定帮你!” 
  雨欣眼里闪着泪花点了点头。天已经很晚了,梁志强还没有回家的意思。终于,两个人谁也控制不住,在雨欣的住处,他们享受了富有刺激性的一夜激情…… 
  2002年的春天,梁志强为雨欣在前阳镇某小区买了一套位于6楼的房子,雨欣也按梁志强的要求辞掉了当服务员的工作,在家里当上了“全职太太”,一切生活花销全由梁志强提供。雨欣曾向梁志强保证:第一,她不破坏他的家庭,不要名分;第二,她只对他一个人好,决不和其他人产生感情。从此,梁志强过上了家外有“家”的生活。 
   
  生意惨败难扛家外“家”放飞情人猜疑生怨 
   
  然而,事情并不像梁志强预料的那样简单。他原本以为靠额外的收入在外面偷偷地供养一个3口之家不成问题。可是,他想错了。 
  对他的第一个打击是2003年的“非典”。“非典”期间,海鲜市场遭到了很大的冲击,原本很火的市场,一下子蔫了。无奈之下,他将摊位低价兑给了别人。 
  紧接着,全国开始清理小煤窑,他的煤厂也不得不关了门。 
  收入锐减,梁志强心急如焚,为了寻找新的出路,他集中资金,又急切地投资了一个经营石材的项目。但因考察失误,他的石材门市开张以后,日日门可罗雀,经营了一段时间后只好收摊,投资的十几万元钱也随之血本无归了。 
  梁志强一下子从一个颇有建树的小老板沦为无业游民。看着梁志强在事业上不顺,雨欣也很着急。尤其是她的女儿一天天长大,吃饭穿衣需要钱,上学更需要钱,她就和梁志强商量着要出去找活儿干。起初他不同意,后来他也感到单单靠自己来维持这个额外的“家”的确有些力不从心,也就勉强答应了。 
  雨欣找的活儿是在一家洗浴中心给人做足疗,虽然是伺候人的活儿,但收入还是很可观的,几乎是其他行业雇工的两倍。所以,雨欣很珍惜这个工作。可以说,在那段时间,由于按脚工中多了雨欣这个漂亮的女人,洗浴中心的足疗业务异常火爆,天天顾客盈门。雨欣心情也舒畅起来。 
  这天,雨欣正有说有笑地为顾客按脚,一抬头,看见梁志强正阴沉着脸站在门口,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转身走了。雨欣的情绪也一下子低落下来。 
  回到家中,梁志强果然在,他先是恳求她不要再做按脚工了,他说他受不了她成天给别人按脚。雨欣便向他解释说:“我们不是为了挣钱吗,没有钱怎么能维持生活呢?” 
  梁志强话里有话地说:“没那么简单吧?” 
  雨欣问:“这话怎么说?” 
  梁志强急了:“你当我是聋子瞎子,别人说你和工程队的林老四好了,你当我没听见?该不是真的吧?” 
  雨欣听后委屈地哭了:“谁在那瞎嚷嚷都没有用,他说好就好了?我不是和你说过吗,我保证就和你一个人好,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你相信他们就找他们去得了。” 
  看见雨欣哭得粉面桃花泪水涟涟,梁志强心里也不好受,这是他们相处以来第一次不欢而散。 
   
  雇凶毁容让你变丑,危险男人想以此拴住情人心 
   
  此后,梁志强又多次劝阻雨欣,让她改行,均未奏效。雨欣的理由是,你能给我找个每月一千元工资的活儿,我马上就改行。 
  梁志强开始郁郁寡欢起来。他断定雨欣如果老干这个活儿,天长日久的,早晚会成为别人的人。想到这一点,他非常痛苦。他很爱雨欣,很怕失去她,他苦苦地想着能挽留住雨欣芳心的办法。 
  一天,他和朋友聊天,朋友无意中的一句“丑女家中宝啊。”启发了他,他想,假如雨欣比现在稍微丑一点,没有那么多的人欣赏和接近,她不就会永远和自己好了吗? 
  可怎样才能让雨欣变丑呢?梁志强苦思冥想,竟想到了硫酸。假如在她的脸上泼一点硫酸,让她的脸上留下一点疤痕,她不就变丑一点了吗?她不就永远也不会和自己分开了吗?梁志强忽然为自己这个可怕的念头感到恐惧,但他心底里更怕失去她。于是,他开始策划着往雨欣脸上泼硫酸的罪恶行动,并物色能帮他实施这个计划的人。 
  2004年6月末的一天,梁志强以到外地考察为由来到山东省威海市,找到了其表弟赵骏武。 
  几天以后,赵骏武将自己的朋友杨文斌介绍给了梁志强。杨文斌今年33岁,山东威海人,曾因抢劫罪被判过刑,刚刚刑满释放不久,此人心狠手辣,“是干这种事的材料”。见面后,双方以5000元的价格将泼硫酸的事定妥。 
  9月2日,杨文斌如约来到东港市,和梁志强取得联系后,梁将一小瓶浓度为95%的浓硫酸交给了他,并暗中领杨文斌指认了雨欣,然后他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掌握好分寸:“仅仅让她稍微丑一点即可”。交代完“任务”后,他便回到他和雨欣同居的房子。 
  傍晚,梁志强打电话让雨欣早点回家,并用电话通知杨文斌在附近守候,此时,他放不下心,还在电话中一再嘱咐杨文斌说:“不能泼太多,不能把眼睛给伤了,也别伤着孩子。” 
  18点30分左右,雨欣领着4岁的女儿回来了。当她走到楼梯口时,早在那里埋伏的杨文斌突然冲出来截住她的去路,掏出硫酸朝着雨欣的脸上和头上乱泼,最后连同瓶子一起扔向雨欣,然后仓皇而逃…… 
  雨欣面部和身体顿时被浓硫酸烧得“滋滋”作响,一股钻心的巨疼几乎让她窒息,眼睛也一片模糊,但是,强烈的求生欲望使她挣扎着跑到她在6楼的家门口,拼命地喊:“强哥,快来救救我……”然后便昏倒在地。 
   
  一瓶硫酸毁了4个家,情人走了锒铛入狱今生悔恨无绝期 
   
  听到呼救声,正紧张地强迫自己平心静气的梁志强急忙从房中跑了出来。一见到雨欣的惨状,他立时目瞪口呆,雨欣秀丽的脸庞竟被烧得面目狰狞、血肉模糊! 
  他心里“咯噔”一沉,当时就悔恨交加:他原本想让雨欣变得稍微丑点儿,没想到竟惹出这么大的乱子。他从心里对杨文斌产生了一种强烈的怨恨,在心里骂道:妈的,这小子下手也太狠了。 
  看着惨不忍睹仰面躺在地上的雨欣,他心疼地流下了眼泪,这毕竟是自己深爱的女人呵!他抱起雨欣,跌跌撞撞地冲下楼,拦了一辆出租车将雨欣送往医院治疗。 
  生命被保住了,但雨欣先前美丽的脸上却落下了永久的疤痕。 
  经医院诊断,被害人雨欣的头部、面部和身体大面积被烧伤,双眼也重度烧伤,经法医鉴定:雨欣的伤情为重伤。 
  东港市公安局前阳分局接到报案后,对这起严重的硫酸毁容案件非常重视,立刻派出精干警力对这起案件进行调查。随着调查工作的逐步深入,始终以一个好心的救人者的姿态出现在人们面前的梁志强,渐渐地浮出水面,被公安人员戴上了手铐。 
  梁志强的妻子张美秀对丈夫和雨欣相好的“绯闻”虽有耳闻,但终因没有实据,也就没太往心里去。当前阳公安分局的民警出现在她家将她的丈夫带走时,她才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马上到公安局及检察院四处奔走营救丈夫,然而,一切都晚了。 
  当梁志强坐在公安分局被讯问的长椅上时,也许是良心的发现,也许是慑于法律的威严,梁志强对案情的交代几乎是脱口而出,他供认了他策划和实施整个案子的全过程。 
  就这样,雨欣面部被毁容,落下了终身残疾,不仅丢掉了按脚的工作,就是收入低的工作也很难找到,她和她的女儿注定要在贫困线上挣扎了;梁志强因故意伤害罪锒铛入狱,他妻子将带着两个孩子苦熬岁月;赵骏武和杨文斌也分别因故意伤害罪正在被公安机关追捕,他们开始了惶惶不可终日的逃亡生涯,他们的家人可谓一夜之间跌入了苦难之中,正四处打听他们的下落劝他们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 
  当雨欣得知这一切竟然是她的“强哥”一手导演的时,她懵了,半晌她才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这个混蛋,我恨死他了。”仅仅几个字,梁志强以往在雨欣心中的高大形象就轰然倒塌了。 
  雨欣流着眼泪对前来看望她的民警说,我真后悔啊,但愿我的遭遇会让世人警醒,让他们不再步我的后尘啊。 
  梁志强在商场上弄潮,有赚有赔,都情有可原。不过在人生这出棋局上,这次可赔惨了。在看守所里,他说,他的一番“苦心”有谁能理解和原谅呢?没有人了!因为他的罪孽,连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