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高冷”美妞王丽坤

时间:2016-03-07   栏目:人物故事   来源:网络

 王丽坤不笑的时候看起来有些“冷”,那种自得自在、周身似乎被笼在一个透明气泡中的清冷。不过,那显然只是表象,多聊几句,她的直接就会猝不及防地冒出来,像把小锤子,把她的每句话都敲得清脆叮当。 
  她是个典型的白羊座,自嘲本星座“长个脑袋就是为了增加身高”,同为白羊座的徐静蕾了解这种性格。徐静蕾执导的新电影《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即将在2015年情人节上映,王丽坤是她定下的第一个演员。两人第一次见面只是匆匆一聚,并无多话,而彼此之间留下了欣赏。即使电影拍了些时日,两人的交谈也算不上多,开会时还常常出现沉默。不过徐静蕾会尽导演的责任打破尴尬,笑着叹口气,“我不爱说话,你们也不爱说。” 
  电影取景于布拉格,一个几乎能直接与“浪漫”划上等号的地方。王丽坤之前去过一次,“出发前觉得总该发生许多浪漫的邂逅”,可惜只是走马观花,留些意犹未尽。这一次借拍摄的机会她好好住了些日子,她喜欢那些老建筑,喜欢街上那些随性歌舞的人,喜欢那种娱己多于娱人的气氛。清晨或者半夜,当城市里没有那么多游客拥塞的时候,她喜欢一个人随处溜达溜达,看查理大桥和古堡露出一些不为人知的倦怠表情,她觉得那有种别样的温柔。 
  她和吴亦凡饰演一对小情侣,两个人的笑容里写满了“年少”——当他们还来不及细听命运之梁细微的“喀嚓”转折声,当一切都如阳光下沾了水的叶子,闪闪发光。徐静蕾觉得王丽坤眼神很干净,天真而坦荡,仿佛世界的美好刚刚在她眼前铺展开,她可以无畏地去相信任何人、任何事。 
  这种干净,并不是“演”出来的。徐克曾评价王丽坤“没有脂粉气”。十年前,徐克去舞蹈学院为他所监制的《七剑下天山》选角,偶然路过排练室,看到了正在练习民间舞的王丽坤。徐克反复对她强调,一定不要刻意地去学习任何表演技巧,要完完全全地本色出演,这样才能展现出那种“侠气”。“至于他所说的这种‘侠气’究竟是什么,我也说不清楚,但他却是很看重这一点,可能就是‘本真’。”徐克当时甚至不让她看太多回放,“他怕我忍不住去修正。一旦搀杂了太多技巧,就会失去了自己的本色,那才是真正与众不同的地方。” 
  天然去雕饰 
  起初她很紧张。徐克虽然有一颗老顽童的心,但初见时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也让人不敢轻易接近。并非科班出身的王丽坤最初毫无方向感,背对着镜头就开始说台词,“还好大家都很照顾我,让我放松,给我心理上的支持。”起点如此之高,她却没有半点“乘胜追击”的念头。之后的一年她没有接戏,也没有安排别的工作,一心还想着出国念书,除了宅在家里看书,至多只是去练功房练练舞蹈形体,直到被海岩钦点为女主角,她才坚定了在表演这条路上继续走下去的心。 
  多年的舞蹈学习不仅给了她良好的身体姿态,也让她扛得住各种辛苦。天天吃盒饭,时不时熬夜,永远生活在布景板搭建出的四季景色中,这些都让她感到过沮丧。但更让她无助的是那种漂泊感,“我特别不适应这种从熟悉到陌生、从陌生到熟悉的过程。大家刚刚熟悉了就又要分别,然后各自进入下一个陌生的组,周而复始。”外出拍戏时,她曾经带着枕头上路,求一片熟悉的安稳,现在行李精简了许多,但迷你音响、机顶盒、路由器仍是随身物品,它们可以迅速构建起一个跨越空间、貌似安稳的小环境,让她安心。“我特别不喜欢经常收拾行李、四处漂泊的感觉,但是你就是要去适应,去接受,这是你的职业对你的要求。” 
  对于并非科班出身的背景,她感到坦然,“科班”不是一个好演员的定义和必备条件,生活中遇到的任何人和事都能触类旁通,为演技做积累。“我和其他演员接戏的出发点可能不同。很多演员很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会很明确自己的表演类型,可能会把一种类型的人物演到极致。但我没有那么强的目的性,完全从自己兴趣出发,去了解不同人的心理状况,我觉得是特别有趣的一件事。”角色是否能够走红,也从来不是她排在首位的考虑因素。“左右一部戏成功的因素实在太多了,不是我所能够掌控的。我能做的就是挑选我最有感觉的角色,尽全力演到最好。” 
  她觉得,保持自己的安静和低调、没有企图心,和身为演员并不矛盾。不擅宣传也让她的公司颇为头疼,她说话极其直接,对自己的想法没有任何的加工和润色,有时颇让身边的人烦恼。“就算是和导演聊一个角色,我也是有想法就说,没话就保持沉默。”虽然她也有活泼的那一面,但归其根本,她认定自己是个内向的人。“外向的人是靠和朋友接触、交际来吸收生命所需的能量,而对我来说,当我觉得自己需要汲取力量来鼓舞自己的时候,我一定会一个人静静待着。” 
  唯有真实才能动人 
  虽然王丽坤有不少叫好叫座的作品,但“素颜女神”的称号让她进入了更多人的视野。对王丽坤而言,那完全是意料之外的事。录制真人秀节目《星跳水立方》时,她出水时的清丽模样让监视器后的导演一惊,当时就转身问工作人员,王丽坤是不是没有化妆?得到肯定的答案后,导演说,这姑娘肯定会大红。 
  不出所料,第二天,王丽坤的出水照片登上了各大网站的头条,“素颜女神”的称号也不胫而走。事实上,王丽坤差一点就拒绝了节目的邀约,因为她不会游泳,是“出生在内蒙牧区的旱鸭子”。当时她的念头是不如趁此机会圆了多年来学习游泳的梦,结果第一天去就被扔进深水区考深水证。“我说这不是乱来么?我就一直抓着边沿,游两下就又死死抓住,完全不敢松开。”接下去她就被“押”上了三米跳台,“往下看的时候我腿都软了,整个儿晕得不行。水深大概5米,加上反射的效果,简直深不见底。”但她没有逃开,“我特别受不了自己的胆怯。战胜自己的恐惧很难,但就算我不继续录节目了,我站在这儿,也要跳下去再走。” 
  录制节目当天,她从另一档颁奖活动直接赶去现场,路上卸了大浓妆,本来打算到现场再补一下防水妆,可到达时已经深夜,所有人都在等她一个,而且水立方的灯光即将关闭。为了不耽误时间,她换了泳衣便直接素颜出场。“同事告诉我说网上都是我的照片时我也没什么概念,就是挺高兴的。其实人还是喜欢真实的东西。” 
  她对素颜早已习以为常。她是个“家里连瓶粉底都没有的人”,不会自拍,甚至很少照镜子。刚入行的时候,她也没有随行的化妆造型师,自己扣了顶帽子就去参加新片发布会,同事们都惊呆了,哪儿有女演员不化妆就出席公众活动的?她倒是理直气壮,“我真的不会化妆,化了还比不化难看。”常年的舞蹈学习让她对于精气神的追求远远多于对妆容精致的在意,“都说学舞蹈的姑娘挺挺的,其实不是,我们成天都是松垮的练功裤,逮哪儿坐哪儿,能躺着绝不坐着。” 
  许多学习舞蹈的姑娘为了站在舞台唯一的正中央,多少会有一些心眼和计较,王丽坤却从来没存过这样的心思。“也可能是因为小时候我没有想过要站在中心,可中心的位置也慢慢给了我。我自尊心很强,不能被老师说,但并不是说我有多强的自我意识。大学时期末考个好分数,拿了奖学金,打电话回家父母很高兴,觉得女儿有出息,其实我只是觉得自己的任务完成了。” 
  每当和别人聊起与角色相关的话题,王丽坤总是避免将主题聚焦在表演技巧上。“我的表演其实大部分还是靠天性,靠我的感受力。技巧的东西归根结底,永远都不够真实。我一直还是信奉一点,最真实的东西才能够打动人。技巧当然重要,但是有的时候用太多了,它会削弱角色的魅力。” 
  演戏之外,王丽坤最大的爱好是滑雪。从山顶一跃而下、如腾飞般的高速滑行中,她可以全心全意地与自己独处。她玩级别更高的单板,说起来格外得意,“滑惯了单板就会特别讨厌双板,会觉得那些人只会横冲乱撞。”为了滑雪,她会期待不把工作尽量安排在冬天,实在调不开档期,只要收工时间不太晚,她就会带上心爱的雪板前往最近的滑雪场,尽情享受这只属于一个人的游戏。 
  她知道自己“特别不善于和人沟通”,最喜欢做的事就是一个人宅在房间里。她很少参与各类party,用她自己的话来说,工作之外的生活简单到“有些无聊”。她希望自己生活在作品里,而不是娱乐圈中。娱乐圈中的人应该是怎么样的?她不知道答案,也不在乎。“人无完人,此消彼长,你总是有你不擅长的事情,但也会有你擅长的事情。我还是相信,人应该集中精力把自己擅长的事情做到最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