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林更新 无心插柳大侠梦

时间:2016-03-07   栏目:人物故事   来源:网络

  更新还是个一心一意向前冲的26岁青年。尽管在结束了三部戏的拍摄后,他开始有一个悠闲舒适的假期:他在微博上晒出自己在意大利旅行的照片,背着双肩包,倚靠在罗马斗兽场的栏杆上,那是一张标准的游客照。他还和我们分享了在佛罗伦萨参观美术馆的经历,为了目睹“我们在网上经常看到的那些东西”,他心甘情愿地排了长长的队,最终参观了“每个人都要过去合个影的”大卫雕像。毕竟,他在旅途中拥有足够宽裕的时间。 
  对于这趟旅行,已经很少有人再猜测陪同他的是“哪个女孩”。当你打开他的微博评论,会发现更多的人把讨论的重点聚焦在他和王思聪的关系上。 
  过去一年,无数网民前仆后继地与王思聪“相认”,使得这位年轻的万达董事变成了,人民的“老公”。接着,网友被王思聪和林更新在微博上的互动激怒了——他们快速又直接地把林更新当成了“全民小三”。 
  “那么,你和王思聪的关系进展得怎么样?”尽管大家都知道是个玩笑,但我还是决定这样问他。 
  “昨天晚上还在一块儿呢!”他说,语气自在得就好像我刚才的问题是他早上吃了什么。“昨晚我们在一块儿去KTV唱歌。”他补充说,“我们没有什么太多利益上的关系——人家也不带我玩那些东西呀!比如,他说他在国外发现一种特别棒的、豪华型的KTV,准备也弄一个,我就开玩笑说我也有这方面的想法,我们可以一起来弄。结果人家就是不带我玩!” 
  包括王思聪在内,林更新会在微博上和很多人插科打诨(其中不乏段子手),因此“男神经病”的形象总是活灵活现。“其实我现在上网也不多,在外面每天工作的话根本也没有时间,也不特别关心——除非有时候突然冒出了我的绯闻,我就赶快查一下。” 
  事实上,林更新还在念大学的时候就感受到网络对自己的影响,那时电视剧《步步惊心》正在热播,他是当中最受欢迎的演员之一。三年过去了,他从电视转战电影大银幕,工作从不间断,他觉得自己非常努力。当他拍完最近一部戏《三少爷的剑》时,你会发现,这已经是他和徐克的第三次合作了。 
  林更新的疑惑和收获 
  徐克导演是挺严肃的一个人。他的气场很强,往那儿一坐,穿一身黑,戴一个墨镜,很酷,无形当中你就感觉到一种气场。他其实不凶的,不会对着你发狠,但你就是会觉得,“我是不是该站在他后边跟他说话”? 
  很多人都觉得徐克导演特别爱我还是怎么着啊?真是很多人都说。莫非有什么关系?我自己也挺有疑问的。从最开始让我拍《狄仁杰之神都龙王》时我也挺意外的,毕竟自己是初来乍到……不能说是新人,毕竟《步步惊心》已经热播了一年了,但还是个比较新的人。我们就见了一次,可能是我和他要的感觉比较相似吧。 
  我心里纠结的东西还挺多的。好像进入了一种自问自答的境界,为什么是我,因为怎么怎么样,为什么会选我。无论是《智取威虎山3D》,还是上个月刚刚结束的《三少爷的剑》,他就是敢给新人一个机会。 
  不过他不让我再演“三少爷”这样的角色了。我是在《智取威虎山3D》刚杀青的时候直接过去拍的,两个角色在性格上会有一些相似的东西,但我很快就发现,《智取威虎山3D》里的角色会更沉重一些。我记得那时徐克导演身为监制,他说这两部戏拍完,你可千万别再拍这样的角色,我怕你会活得不开心。 
  三少爷就是苦大仇深。威虎山里的邵剑波还好,我能理解说,作为一个年轻的首长,他要稳重、不能笑。拍《三少爷的剑》的时候,我甚至不能在片场笑嘻嘻、打闹说笑。 
  那段日子真的觉得挺丧的。当时正好何炅、李维嘉他们都去另一部戏,我们有时候会约着去KTV,结果维嘉就说,你这个……太丧了。你想啊,在KTV那么多朋友,也是蛮熟的,应该没什么包袱,也应该挺开心的,结果我去了之后,也不唱歌,一人拿一瓶小啤酒,慢慢喝,何老师看不下去了,赶紧说只许我拍这个戏的时候丧,拍完了赶快high起来啊! 
  往好处想,我暂时可以告别“逗比”的形象了。最近我接受了几个电影报道的采访,聊到从《狄仁杰》到《痞子英雄》,两次和赵又廷合作,之前在电影里面几个角色都挺逗比的,《同桌的你》虽然说没那么滑稽,但是也挺孩子气的,学生气很重,幸好来了一部《智取威虎山3D》,观众对我的印象可能会完全改变。 
  《智取威虎山》这种样板戏,特别对我们这一代来说,好像有点儿遥远。在我们父辈那个年代、我们爷爷奶奶那个年代,他们会把它当成现在的《碟中谍》来看,特别刺激。我们80后还比较能理解,但这些90后、○○后可能不会有这种情怀。但我为什么就有呢?我觉得是受家里人的感染。作为一个东北人,这个故事发生在东北,很自然就会喜欢,因为这个故事简直家喻户晓,杨子荣、邵剑波、“座山雕”,都是耳熟能详的名字。不过我小时候吧,也一直不知道“座山雕”究竟是什么东西,是个貂儿还是什么? 
  我的东北口音为我拍这部戏带来了很多便利。我想过,可能因为我是个东北人才获得这个角色也不一定呢?其实我的口音从大学毕业之后,改得还可以,拍完《智取威虎山3D》之后就有点儿放肆了,收不住……说到东北话,我感觉自己上学的时候还好,因为我们班东北人多,加上我们班主任是沈阳的,主讲老师是吉林的,基本上他们认为东北话就是普通话,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从小就想演个大侠。警察、特警部队、军人,这一类的职业都是比较干练的,现在自己能演一次也挺好的。演邵剑波的时候,我心里想的就是,他是那个时代的侠客。但我吧,还是想演一个武侠片里的大侠,最后,我终于在《三少爷的剑》里过了把大侠的瘾。 
  我花了一段时间才适应了互联网对我的影响。包括一些恶毒和谩骂。开玩笑说,我当时特别想追杀“黑”我的段子手。可能当时你作为一个旁观者,会觉得我这个人心眼儿真小,别人骂你,你忍一忍不就过去了吗? 
  但是,被骂一万次就无所谓了。心态就好了,觉得无所谓,我的事业没有因此受到多大的阻碍。我的底线就是说不要造谣,以及一些太恶毒的东西,别影响到我自己的生活、我的家人。

  我没毕业的时候,就已经感受到被人喜欢,被人追捧是怎么回事了。开始觉得很新鲜,拍摄《步步惊心》的过程当中,那个时候郑嘉颖、吴奇隆,他们都是有许多粉丝的,就我没有。(他们借了一点给你?)对……可能真的是顺带了些给我,也给了我一定的鼓励。开始有粉丝拍了我的照片,让我签名,那时我哪儿懂签名是什么东西,一笔一划地写上了自己看着都特别丑的字。这些粉丝,当我去某些城市宣传的时候,还会碰到他们。我有的时候记不清他们的样子,他们就把照片拿出来,我就知道,他们这一路都在默默地支持我。 
  我也会尽量对他们好。拍《三少爷的剑》的时候,我的粉丝就集体……不光是浙江的,还有很多从武汉、北京飞过来,或者有一些学生自己坐火车过来,他们在那等我。那天正好我们拍摄,尔冬升导演挺照顾的,我们的戏一般不让进去看的,也不让拍照,但那次他就组织大家坐一排小板凳,分批进去,五个换五个,观摩尔冬升导演看的3D电视。这个待遇,真的太感谢导演了。本来以为就是观摩一下,结果一直拍到了凌晨两三点,那群粉丝还在等。我就花钱去包了一个当地四星级级别最好的一个酒店的会议室,那边横店集团也有朋友,挺照顾我的,给了我一个很低的价钱,我就请大家休息一下,吃点东西。他们大老远过来,起码我该让人觉得心里踏实,不能饿着肚子啊。 
  没毕业的时候,我有时会和同学们聊毕业之后的打算,还想跟他们去考话剧团。那个时候我哪有信心去考什么话剧团?那就从跑龙套开始好了,一般演员不都这样?除非你真的比较幸运,有好的人去捧你,有经纪人去带你,否则谁会让一个学生去演个男一号?不会的。 
  拍《步步惊心》那会儿,我觉得自己还挺努力的。有时候反思一下,觉得后面几部戏可能少了些当时的冲劲,那个时候真的是,要是台词记不住,晚上就拿着台词本楼下走个十来圈,就背吧。那个时候特别用心,就是下死功夫。 
  当然,我现在也努力。平时除了正经拍戏,我还会给自己布置额外的任务,去看表演,看一些舞台剧、歌舞剧,这些都是能间接学习新东西的渠道。甚至,我跟上戏的老师也说过,今后学校有什么出国学习、与国外的剧团合作交流学习,哪怕自费我也想过去看看。但是现在毕竟还是时间比较忙,我觉得有机会把自己的演艺生涯实现到想接戏就接、想不接就不接的地步,我就有充分的时间去学习。学习还是挺快乐的,因为你要是喜欢那个东西,就会发现它能打开你的眼界。 
  在这个行业里,很多年轻人经过几年的努力,或多或少都会感到疲惫,你呢? 
  现在这个阶段我肯定是为了工作可以拼一点,有的时候一熬二十几个小时、三十几个小时拍戏,对身体是危害挺大的,但做这件事我还是开心,宁愿牺牲这些来拍摄。我还是个愿意向前冲的人。 
  你能感觉到自己的成长吗? 
  我性格挺猛的。我觉得自己身体条件不错,没什么可以惧怕的。现在回想大学的时候,自己混也好,淘气也好,非常热血,可能和同学一起聚会或者一起干嘛去了,喝喝酒吵架都是很正常的一件事,原来不计后果,很冲动。现在我轻易不会这么做了。 
  你最喜欢的一个英雄形象? 
  古今中外,我最喜欢的英雄是《勇敢的心》里梅尔·吉布森那种,他不是靠打出来的,也不是那种飞来飞去的。他凭借的是一种领导的精神——精神是一种特别稀有的能力,相比起来,能打的太多了。 
  跟粉丝之间有什么样的约定? 
  大家理性相处。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