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可怜的老公,让我带你走出玫瑰陷阱

时间:2016-03-10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眼见老公一点点消瘦下去, 
  她流下了心痛的眼泪 
   
  白玉萍发现老公李景军跟以前比起来仿佛有了些莫名其妙的变化。以前,无论怎么忙,只要他不出差,每周至少要和她亲热两次,可是自2004年4月以来,亲热的次数越来越少了。到了8月以后竟然一次也没有了。她记得有一本书上曾说过,如果老公正在壮年而不喜欢和老婆亲热,那原因很可能是他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这一点嘛,她根本就不会相信。要说她老公的人品,那绝对是有口皆碑的。不仅单位的人夸他好,连街坊邻居也都这么夸他。但是为了预防万一,白玉萍还是着意留心观察了多日,只是怎么看老公也不像在外面有情人。 
  没办法,白玉萍只好自己亲自去医院,找到老同学问计。老同学说外面没人那就是你老公肾亏了,开点补药吃吧。可是白玉萍刚把补药送到老公面前,他就大光其火:“你什么意思啊?我工作这么累,你难道心里只有那点儿小九九吗?拿一边去!” 
  结婚15年来,家务活他根本不让她插手,怕她累着,就连洗衣服这样的细活,他也会代劳而从没叫过屈。她对此真的是很感激。 
  老公对她一向这么好,今天突然说出这种话来,她委屈得就像个孩子,坐到床上抽泣起来。 
  大概李景军也意识到自己错了,凑上前给她擦眼泪。她乘机抓住老公的手,轻轻地咬了一口,算是既爱又恨的报复。 
  如果李景军仅不喜欢性事让白玉萍可以不担心的话,那么从8月份开始他身体的日渐消瘦却让她有点怕了。 
  李景军还不到40岁,很多男人到了这个年龄脸上正该是放着光泽的时候,他倒好,已像个50多岁的老头了。联想到他的饭量也大不如从前,白玉萍不禁倒吸一口冷气:他会不会是身体上真的有了毛病? 
  可是,在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们两个跑遍了沈阳、北京等有名的医院,却没有查出李景军有任何器质性毛病。这可真的怪了,他究竟是怎么了呢?连续几天夜里,白玉萍睡不着觉。一天夜里,睡不着觉的白玉萍披衣下床,踱到老公的房间,不经意地一瞥,忽然发现老公的钥匙放在床头柜上。她刚想给他打电话,忽然又改变了主意:老公出差了,得到次日下午才能回来,我何不拿着钥匙到他办公室看看?想到这儿,白玉萍吓了一跳,暗骂自己太无耻了,怎么会有这个恶念,难道还不相信自己的老公吗?可是这个念头一旦产生,就不可抑制。 
   
  看着厚厚的一叠存单,她呆了 
   
  白玉萍打开李景军的办公室,就像做贼一样心虚地翻看着老公的抽屉和文件橱,可是仔仔细细找了一遍,累得满头大汗,她也没找出什么。她不经意摸了一下键盘,忽然感到手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挪开键盘露出一只信封。白玉萍把信封拿在手里,抽出里面的东西,一看,是一叠存单,但存单上的名字并非李景军,而是王莹。 
  老公的手里怎么会有别人的存单呢?此时的白玉萍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心跳顿时加速了,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她理了理思绪,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然后一张张地数存单。最上面一张是2005年3月20日存的,数额为3万元,往下数共有6张,数额最多的4万元,最少的是5000元。当数到最后一张时,白玉萍发现下面竟还有10多张电话费收据,电话机主也是王莹。盯着那一串号码,白玉萍的心跳得更加激烈,她颤抖着双手拨出了那一串号码,还好,对方开着机,在电话响了20秒后,那边传来了一个女人娇嗔的声音:“干什么呀,烦人吧,不知道我已睡着了吗?” 
  “啪”地一声,白玉萍的电话掉在了地上,同时,她自己也如一堆泥,软软地倒下去……
  白玉萍和老公是在大学读书时恋爱的。那时候他家里穷,她的家人没有一个人同意她嫁给他。可是她认准了他,说他人穷志大、头脑聪明、人又很守本份。婚后,老公一年比一年进步,从职员升到总管,再从总管升到经理助理,又从经理助理升到副总经理,直到2年前升为总经理,他们的日子总算安定下来,她有再多的苦也都化为了甜。可是没想到啊没想到,这老公当了官就变了!! 
  白玉萍坐在地板上,委屈的眼泪哗哗地流淌,不一会儿前襟就湿了一大片。直到凌晨2时,她才跌跌撞撞地回到家。 
   
  老婆我错了,可是我 
  该怎么办啊,你救救我啊 
   
  次日一早,白玉萍送孩子上学后,回到家里,躺在床上,就再也不想起来了。她刚躺在那儿不到半小时,门铃不停地响起来,还传来了隐隐约约的声音:“玉萍,玉萍,开门,是我。”声音虽不很清晰,但白玉萍知道,是老公回来了! 
  他不提前回来就怪了:她给王莹打了电话却不说话,王莹回拨时电话一直占线,于是王莹就拨打李景军的手机……当时,李景军惟一的反应就是:白玉萍不是离婚就是死,凭她的性格,她不会有别的选择!可是这并不是他想看到的结果!!不是!!他爱她,他只是一时糊涂啊!他在大连已无心再开会,连夜往家赶。 
  李景军几乎是跪着爬进屋子里的。进来就哭了,白玉萍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男人哭得那么伤心,那么动情。没有等她追问,他就向她坦陈了一切。 
  李景军和王莹相识于2003年的秋季,那年,王莹刚刚大学毕业,但还没有找到工作,只好回到老家辽宁阜新市。一次李景军去阜新见朋友,在一个场合意外与王莹相识。年轻漂亮的王莹博得了李景军的好感。在分别时,他要了她的电话。一开始,两人只是电话聊聊天,也没说过什么特别的话。但每次聊天她那娇柔的声音都令他心动,他有点儿把持不住自己了,想再去见王莹。 
  仅仅相隔一周后,李景军再次来到阜新,这次,他直接给王莹带来了一张1万元的活期存折。王莹见李景军出手那么大方,就动起了心眼儿。她一手“接钱”,一手“交货”,令李景军欲罢还休。 
  然而,这种新鲜感只持续了不到半年,李景军就感到力不从心了。那个在他眼里温柔美丽的王莹不再像从前,每次在做完后总是说她缺这少那张口要钱。到2004年8月,为了满足小情人无休止的欲望,他不得不开始借公款了。 
  这样下去何时是个头?随着对王莹认识的加深,李景军对老婆的负疚感也越来越深。经过痛苦的抉择,他决定“慧剑斩情思”。可没想到,王莹于2004年10月9日找上门来,到了他的办公室,一改往日的温柔,小杏眼一瞪,拿出一张光盘晃了晃:“李景军,你玩够了我就想甩?你以为我是小姑娘好糊弄,这张盘我只要往你的上司手里一送,你的家庭、事业就得全部玩儿完……”面对成竹在胸的小情人,软弱的李景军傻了。 
  老公的悔泪,滴滴都滴在白玉萍的心上,让她隐隐地疼。她扶起李景军,很坚定地告诉他:“我和你的事我们暂且放放,即便我不原谅你,可是我们不成夫妻还是朋友,目前的当务之急是怎样才能摆脱王莹的纠缠。如果你相信我是为你好,你就把这事交给我!”面对老婆的善良和大义,李景军更加泣不成声。 
   
   老公平安了,情人悔悟了, 
   老婆茫然了 
   
  2005年3月25日,按照老公提供的地址,白玉萍找到了王莹。白玉萍忍着内心的屈辱,平静地对王莹道出此行的目的。王莹表面上答应以后不再找李景军纠缠,可是白玉萍走后仅仅两天,她再次给李景军打去电话,威胁说:“你想一次了结也可以,你给我50万元青春补偿费,否则不管你老婆对你怎样你都会完蛋!我还要把这件事告诉你的女儿和父母,要让他们一辈子恨你!让你的爹妈都被气死!” 
  放下电话,李景军牙齿咬得咯咯响。王莹啊,你怎么一点人情味都没有呢?李景军来回踱着步,突然一个恶念在脑中升起…… 
  次日一早,李景军跟白玉萍告别,说要出一次远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从他说话时闪烁不定的眼神,白玉萍猜他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自己。当他离开她的一刹那,她突然发现他的一滴泪,晶莹地滚落在地,而他的脸上是一种琢磨不定的复杂表情!那是一种怎样的心痛啊!!白玉萍不顾一切地追出去抱住他:“老公,我知道你还爱我,如果你真的爱我,你就要为这个家、为我和孩子着想,你告诉我,你想干什么去?”李景军此时再也忍不住了,扑在白玉萍的怀里失声痛哭! 
  “王莹啊王莹,你既然不仁我也只好不义了!”白玉萍安慰好了老公,即刻出发了。她把王莹约到一间咖啡屋里直言不讳:“王莹,你听着,这是我最后一次见你,你不要以为你没有工作就可以什么都不顾了。我希望你能明白,你看看我的手里是什么?”说着白玉萍从包里掏出一张光盘,“你不要以为只有你才有,如果你不怕,我就把这张光盘复制一千份,送给你的亲朋好友,你这辈子不用指望再嫁人了。我告诉你,为了还在爱我的老公,我什么都做得出来!” 
  这下子轮到王莹惊诧了。她没想到白玉萍会来这一招,更没想到她也摄了像,刚才还在趾高气扬的她一下蔫了。王莹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声泪俱下地说:“姐,求求你,不要告我好吗?我错了,我知道我错了,求求你救救我吧,我把钱全退给你们好不好!” 
  白玉萍知道王莹再也不会有什么脾气了,她也见好就收,扶起王莹说:“你既然这么说,过去的就让它过去了。那钱我们也不会要了,我希望你拿着它做点生意、干点正经事。如果你不听我的,有你后悔的时候!”王莹擦干了眼泪,千恩万谢,一步一回头地走出了白玉萍的视线。 
  回到家,白玉萍把那张空白光盘扔在垃圾袋里,告诉李景军这次你完全可以放心了。此时的李景军纵有千言万语也已无法表达,只是点头、点头,流泪、流泪…… 
  面对老公真诚的忏悔,白玉萍该说些什么呢?一段孽缘就此结束了,老公的形象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他终于又可以安心做他的官了。可是,老公怎么能体会到她心中的那份悲伤呢?面对出轨的老公谁还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就像一个破碎的花瓶,虽然粘上了,但能不留下模糊的疤痕吗……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