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90后创业者

时间:2016-03-10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THE MILLENIAL ENTREPRENEURS在广阔的互联网创业领域活跃着一群活力四射、自信百分百的90后,他们大多认为自己将是中国的扎克伯格,坚信所做的事情未来会很牛。尝过失败的滋味,经过创业初期的煎熬,摸爬滚打之后,他们如今都拿到了至少A轮,甚至B轮的融资,在创业的路上勇敢前行。 
  近两年,90后创业者如雨后春笋般大量涌现,在他们之中已成气候的不在少数。这群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左冲右撞,生龙活虎,在各自最擅长的领域迅猛崛起。他们可以侃侃而谈,在拉投资谈合作的时候把行业大佬聊high了,热血翻腾地认同他们对明天的规划。更具说服力的是,这批90后创业者前所未有地快速挖到人生第一桶金,创造财富的速度惹来不少艳羡目光,而就在不久前,90后还被贴着“满嘴火跑车,做事不靠谱的一代”的标签。让我们走近这群真实的创业者,听他们讲述自己的故事,也许能还原一个时代的真相。 
  互联网一代 
  从五岁就开始接触电脑的姚欣宇,走的是科学怪童般的成长路径。他高中毕业后并没有选择上大学,像比尔·盖茨一样,他认为那既无趣,又浪费时间。为了安抚父母,他报了一所大专,但从不去上课,而是租了間房子,养了条狗,自己研究编程,后来为了安抚校方,他代表学校去参加编程比赛,拿了个地区第一。他完全按照自己的意愿和方式走上了编程之路,19岁时姚欣宇开始负责国内最大的本地开源社区Shanghai Linux user Group——一个纯粹的非盈利社区,给热爱编程的人组织线下沙龙,管理线上论坛。22岁时姚欣宇已经在编程界拥有难以想象的声望,他被很多高校请去演讲或者是参加活动。这是伴着互联网长大的一代人,接受信息的范围之广、速度之快前所未有。对于80后、70后来说,互联网是一个工具,他们大多从上大学或者工作后开始接触,而90后是与互联网共同生活,知识汲取、信息传播、人与人的沟通都可以通过互联网轻松完成,也可以通过互联网完成目的性强的自我教育。来自高考大省山东的高阳,18岁那年没能考入理想的大学,他不想再经历一轮死板的应试教育,于是选择在一家物流公司工作,业余时间则泡在当时的校内网上,帮着拓展在江苏的高中市场渠道。也就是在这个仅知道对方ID,就可以任意交换思想的互联网上,高阳结识了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后来他所创立的开发者社区Segment Fault在一年时间里聚集了超过10万的开发者,成为程序员们混迹的网络聚集地,为这些人才搭建了一个更专业的平台。高阳也在他23岁时获得了IDG数百万的天使投资。 
  不畏惧,爱冒险 
  这些90后创业者同时也是在宽松的经济环境下成长的一代,他们没有遇到过前几代人所背负的经济压力,纯粹的兴趣、强烈的个体感、理想化色彩驱使他们更忠实于自己的内心,出发点并不完全是冲着赚钱。尹桑就是从消费者的角度,基于想要改善用户唱KTV的体验,才开发了预定软件“一起唱”,将传统的KTV娱乐属性来了个彻底颠覆。在成为互联网金融创业者之前,孙宇晨有很大可能会做职业围棋手、历史学术新星或者一名成功的律师,但他就是喜欢去冒险,就像他说的,人生充满了太多不确定性,他不愿意按部就班、循规蹈矩。在美国读研究生时,孙宇晨把他的生活费都投在了特斯拉的股票上,“我感觉特斯拉在理念上就是很靠谱的产品,它代表着未来,但在当时也意味着巨大的风险,如果股票跌了我也只好选择退学了。”三个月他赚到了30万美金——人生的第一笔巨款。紧接着,他又把目光投向了比特币,去中心化的货币清算、匿名性和黑暗互联网的核心特征让他深深着迷,“我既震撼,又激动,比特币并不仅仅是酷、神秘,它还很厉害、可信,解决了以前很多根本解决不了的问题,让我感觉到在金融历史上第一次实现了货币自由。”孙宇晨再次把所有的钱都用于购买比特币,两个月后,他的资产翻了至少10倍。 
  脑洞大开 
  90后的父母大多是70后,除了有较轻松的经济环境,更重要的是,他们有非常开放的心态,愿意给孩子自由发展的空间,这一点在孙宇晨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他小学四年级在《家庭》杂志上看到了常吴如何一战成名,就突发奇想说也要当个围棋神童,在他的强烈坚持下,孙宇晨的父母把这个坐飞机还需要挂牌子的“小狂人’送到了武汉一所有名的围棋学校,正式开始了不需要家长陪伴的寄宿生活。在同龄孩子中孙宇晨鬼主意最多,由于学校规定学生不能携带现金,他拿学校的硬纸名牌来代替钞票,居然在校园里流通了起来,货币学的高深理论都在这些游戏般的交易问得到了一一实践,让孙宇晨大长见识,并领略了金融的魔力。虽然来自传统知识分子家庭,但尹桑的成长环境更宽松,也是一个人在异地生活学习,从小学开始直到高中去美国。“家庭对我最大的影响就是不给我影响,而是完全自由地去吸收这个世界上的知识。”小学就读了比尔·盖茨传记的尹桑,觉得能成为世界首富还不算牛,通过技术改造全人类的生活方式才最酷。 
  年轻的世界 
  除了有过硬的技能、脑洞大开的创意,90后的创业项目也有一个共性,就是“年轻人做年轻人的生活方式”。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脸萌”的郭列和弹幕视频网站Bilibili的CEO徐逸。郭列当时的逻辑是想在手机上做一款应用,以动漫的形式满足年轻人的情绪表达需求,这是一个大的方向。徐逸是弹幕的“始作俑者”,他是最早把弹幕做成一种观看方式的人,90后里没有人不知道的。这五位创意者里唯一的女生陈桦的经历,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2012年底,还在念数字媒体艺术研究生的陈桦,被扎克伯格的脸书神话激励开始学做产品,当时她在IT圈几乎谁都不认识,处于没钱、没团队、没资源的三无时期,在设计语音社交产品“声声”的时候,她一行代码都没写,只是用自己做的一个交互视频,就拿到了徐晓平的真格基金的天使投资。“但这款产品让陈桦遭遇到了创业的滑铁卢。“虽然‘声音+社交’在当时被认为是一个正确的方向,但声声的格调太高了。”陈桦如此总结。声声是一个语音问答社区,提问和回答都用30秒语音进行,“比如有人提问‘幸福是什么?’你可以收到不同的语音答案。”上线后,陈桦发现声声怎么运营都无法突破数据天花板,用户的新鲜感过去后留存率也很低。“做到后期,连实习生都要走光了,我整夜都睡不着觉。”陈桦想起那段时光还是心有余悸,但她当时觉得完全放弃太丢脸,索性还剩点钱,于是决定转型,避免公司破产。“用户并不喜欢文艺小清新,还是逗趣的、接地气的内容才最受他们欢迎,所以这才有了’节操精选”。”陈桦用了半年时间进行调整和反思,将用户定位90后,内容从文艺走向了恶搞和吐槽。节操精选的上线数据非常好,出乎陈桦的意料,90后喜欢的呆、蠢、萌、贱,再加一点点的正能量,让节操精选里的段子、糗事、吐槽恶搞、冷知识、心灵鸡汤都结结实实地击中了90后用户的心坎。被戏称为“节操姐”的陈桦说:“虽然90后很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文化是亚文化,但这一代人确实更愿意用一种调侃、自黑、互黑、吐槽的方式来表达自我。所以我们之间说没节操,真的不是说没人品或者不道德,而是一种互相娱乐的姿态。”
  正如与许多90后创业者打过交道的IDG资本合伙人李丰所说:“这些年轻群体的成长环境发生了巨大转变:和前辈人不同的是,这一代人的物质基础和家庭环境都比较好,这让他们对物质本身的基础追求没有那么大的欲望,更愿意做符合他们习惯或者文化的事情。” 
  创业让90后成熟 
  从这五位90后创业者身上,我们也看到他们高于同龄者的成熟心智,这跟他们的个人经历也不无关系。在互联网上结交到朋友的高阳后来来到北京,进入了社交游戏创业团队,亲历了从发不起工资到一年之间就流水过亿的跌宕起伏。磨练了四年后,高阳与前雅虎口碑员工、开源软件Typecho发起人祁宁以及设计师董锋一起在杭州创业,建立了segment Fault。拿着自己的钱投资的高阳与其合伙人在创业初期经历了许多困难,他最感到窘迫的时候是在杭州过的第一个春节。—直以来,他的家人都不了解互联网是什么,总以为高阳在外面搞传销,他不敢回家,就在公司里和一只猫一起寂寞寥落地过年。高阳说:“我们总在开玩笑,我们就是比别的同类型的公司能熬,才能等到钱来的那一天。”提早进入锤炼模式,与创业过程中的繁复、琐碎还有风险做斗争,让高阳变得老练。靠翻了10倍的比特币为自己赚到创业基金的孙宇晨曾经对自己的人生规划做了许多次推翻重来。尹桑高一时就被美国宾利商学院全额奖学金录取,主修创业学,高三第一次创业,先后做了本地家政以及生活品配送的O2O,2012年他成功“忽悠”了女友以及两个同学一起辍学回国创业,靠之前的积累,尹桑不仅有创业经验,手里也攥着数目不小的启动资金。没有上过大学的姚欣宇发现即使全国排名前十的学校培养出来的IT专业学生都在学着与现实不挂钩的知识,于是姚欣宇萌发了做IT教育的想法。他打造的GitCafé项目是一个世界性技术教育平台,从开源项目社区入手,联合企业与学校。通过这个技术协作与分享平台,程序开发爱好者以及对计算机技术感兴趣的学生能够接触到许多优秀的实战项目。跟着日新月异的互联网及时调整思路,无疑加速了这些年轻人的步伐和思考让他们飞速成长。 
  李丰还说过,管理能力对90后创业者是挑战,他们自己也点头同意,他们5个人几乎都经历过初创时期招人难的情况,从光杆司令到两三人,再到30人、50人,甚至几百人。孙宇晨和姚欣宇说:“感觉每天都在找人招人,各种交流与说服,嘴皮都要磨破了。”学创业学的尹桑说:“在中国做CEO,其实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他必须是一位执行力很强、商业敏感度很高的人,不仅要懂得如何把产品做好、推好,更要了解法务、财务、初始员工怎么招等,各种事情都能应付,这是一个极大地锻炼心智和体能的职位。”21岁即拿到天使投资的尹桑有一套自成体系的管理方式,作为公司唯一创始人,他直接领导着19个部门经理,统管近500名员工,写代码、招人、融资都有参与,甚至亲自起草公司的销售指南、培训纲领,事无巨细,插手所有环节。“很长一段时间里,我没有哪一天晚上是11点以前可以回家的。但创业就是这样,我要把这个事做好,让投资人和员工都能获利。” 
  追赶创业大时代 
  姚欣宇在与投资人的交流过程中,往往把自己放在一个更强势的位置,“向投资人表达清楚自己的观点和诉求后,如果无法被满足,说明他并不适合参与你的项目。因为一旦确立了投资与被投资的关系,投资人并不只是一个简单的给钱的角色,而更应该是团队成员之一。在这个领域,有许多创业团队为了拿钱而过于急功近利,导致很好的项目最终被扼杀在了摇篮里。我是绝对不会因为钱让这样的悲剧发生在我的理想国里。”孙宇晨说,中国互联网金融改革是大势所趋,他做的事情,正是一个黄金时期的开始,所以这波浪潮他是绝对不能错过的。赚钱已经不是他最大的追求,他更希望在一个领域证明自己,让别人不再因为他是90后而去关注他,而只是因为他做的事情有多么牛。 
  这批经历都比较奇特的90后创业者,也让中国的投资者看好他们身上的创新价值,在他们眼里,“90后创业者更有活力,可以不计时间、不计代价地深入到产品结构中,并能驱动许多潜在的商业模式”。遥想当年硅谷的一些科技传奇,例如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索斯在餐巾上写下商业计划书并获得20万美元投资的故事,在今天的互联网创业大时代已经变得稀松平常,几个人的小团队,合力一个项目,就能拉到初始创投。“节操精选”的创始人陈桦,她可以不懂交互、原型,不会写一行代码,但只要有准确抓住用户的某种需求并把它落实在产品上的能力,快速拿到一两百万的天使投资去启动项目变得比历史上任何时期都要轻松,先动起来就是这个时代最激情的特征。如果创业者再具备一些罕见的品质,例如表达、沟通以及强烈的感染力,只要项目远景看起来是可行、可操控的,A轮、B轮的大额投资就会毫不含糊地砸过来。 
  有冒险精神,因为年轻而不怕失去;与互联网共生存同呼吸;用年轻人的眼光做年轻人感兴趣的产品;追赶着创业的大时代,在管理之路上摸索着前行,这就是如今的90后创业者。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