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网恋受骗,女教师命丧“最后一夜”

时间:2016-03-1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女教师和小木匠,这两类几乎风马牛不相及的人现实中让人很难把他们联系在一起,而在网络里他们就联系在了一起。刘忠心,这个近乎文盲的23岁小木匠,冒充大老板通过网络聊天“钓”到了一位大专文化的女教师作情人。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女教师得知受骗后,竟还与小木匠过“最后一夜”,结果被小木匠残忍地杀害了。 
   
  平凡的女教师 
   要在网络中寻找“白马王子” 
   
  吴玉出生于广西宜州市一个贫困的家庭,但她学习很用功,考上了广西一所师范学院。2001年7月毕业后应聘到合浦县的中学当老师。一毕业就能参加工作,那段时间,吴玉天天都是快乐的,宿舍里经常传出她快乐的歌声,乒乓球室里也常看到她活跃的身影。 
  渐渐地,吴玉快乐不起来了。因为她身边的女同事、伙伴一个个谈起了恋爱,可她连一封求爱信都没收到过。她知道她的相貌太平常了,身材矮胖,五官也没多少迷人的地方,她内向的性格也不善于与人交往。 
  吴玉意识到周围的男人可能不会对自己有什么兴趣了,她决定上网去寻找她的白马王子。在她看来,上网认识的男人,最先感受到的是她的内心世界,其次才会见到她的人。她会让一个男人先沉迷在她的精神世界里,等见到了她的人,发现她相貌平常也割舍不下她了。 
  不上课的时候,吴玉总是泡在网吧里。她把很多网友加进自己的QQ里,一个一个地与他们谈“精神”。然而广种并没有带来丰收。一年过去了,却没有哪个Q友跟她“来电”。 
  2002年7月的一天,吴玉从北海乘大巴去南宁看望同学。“你是回南宁?”邻座的小伙子问。出于旅途的无聊,吴玉与他聊了起来。他告诉吴玉他叫刘忠心,是从事房屋装修的包工头,年收入有几十万元,并请吴玉帮他介绍点儿工程,如果成功可得一笔不少的介绍费。吴玉解释说,她只是一名教师,介绍不了工程。刘忠心听她说是教师,忙转话题,和她聊起了学校里的生活。 
  两人从北海一路聊到南宁。很少有一位异性和她聊这么长的时间,吴玉顿时对刘忠心产生了些许好感。虽然她觉得这个身材和她差不多高的男子并不是很有文化的样子,但他年纪轻轻就事业有成,也是很不简单的。下车时刘忠心向她要QQ号时,她答应了。 
   
  白马王子只是 
   一个近乎文盲的小木匠 
   
  这个刘忠心哪是什么包工头,只是一个近乎文盲的小木匠。 
  刘忠心1979年出生于湖北省仙桃市一个偏僻的小山村,他才读了小学4年级便辍学回家了。他父母把他带到一个会木工的叔伯那里学了点手艺。3年后,14岁的刘忠心基本出师了,开始跟着师傅四处闯天下。 
  2002年初,刘忠心来到南宁寻找木工活,在一个有电脑的人家干活时,学会了上网。从此刘忠心一有空就泡在网吧里,交了很多女网友。 
  对于刘忠心来说,网聊不是目的,而是手段,现实中的接触才是目的。聊了几句后,他总会频频向女网友发出喝茶的邀请。有几个女网友跟他见了面,但这些会面,无一不是见光死。因为他只有1.60米的个儿,因为只有小学4年级文化的他根本没有一点儿文化修养,因为长年干木工活让他显得十分粗俗。 
   精心包装骗得女教师欢心 
  这次刘忠心终于“认识”了一个女孩子,他十分高兴。他通过网络向吴玉发起了爱情攻势。刘忠心每天都要往吴玉的QQ里灌甜言蜜语,也就是那些从情感类文章里学到的句子,若是吴玉在线,他更是毫不吝啬地贴贴贴。看着这些火辣辣而又富有诗情画意的语句,吴玉不由心有所动,也许刘忠心就是她的白马王子? 
  从吴玉的一些回复话语中,刘忠心感到时机成熟了。2002年12月底,在他们认识5个月后,刘忠心向吴玉发出了相会北海的邀请。带着青春的躁动,带着沐浴爱河的渴望,吴玉踏上了去北海的大巴。 
  为了使这次约会成功,刘忠心把存折里仅有的10000多元钱全取了出来带在身上。在北海汽车站,两人相见后,刘忠心拿出了包工头的派头。从市区到银滩,有十多公里的路程,尽管有3元钱车票的公交车,但刘忠心打的眼都不眨一下。吃饭进海鲜馆,他任由吴玉点菜。刘忠心还买了一条600多元钱的项链送给吴玉。这一切,使吴玉对刘忠心的老板身份深信不疑。吴玉想自己终于找到了一个喜欢自己又有钱的男人了。虽然他其貌不扬,但自己也是个平常人,没必要拿这点去苛求他。 
  当天晚上,吴玉带着刘忠心去了她来北海出差常住的北海市某招待所开房同宿。 
  有了一夜之欢,两人顺理成章地成了恋人关系。但每次与吴玉见面,刘忠心依然是打肿脸充胖子假装“大款”,一切花销由他付账外,还不时给吴玉买衣服。 
   
  善良女教师与狼共度“最后一夜” 
   
  虽然刘忠心与吴玉在一起时比较注意自己的“风度”,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刘忠心以为吴玉非他莫属了,渐渐地也就显现出了本性。有一天,刘忠心来学校时,过来玩的吴玉的几个同事谈古论今,刘忠心竟然把地摊杂志上的故事当成了历史典故,引得哄堂大笑。吴玉羞愧不已,不由得怀疑刘忠心的身份。 
  在吴玉的追问之下,刘忠心只好承认自己只是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的小木匠。吴玉怎么也不敢相信,一个只有小学4年级文化的小木匠竟然骗过了她这个有大专文化的教师。她为自己的轻率有说不出的后悔。这场荒唐之恋自然不能再继续下去了。在严厉地斥责了刘忠心一顿后,吴玉正告刘忠心不要再找她了。 
  刘忠心岂肯就此罢休,在他看来,好不容易钓到了一条鱼,怎么会轻易地放弃呢?说实话,开始他上网只是想骗骗色,现在钓到了一位女教师,跟她结婚他也愿意,毕竟他是高攀了。“吴玉,嫁给我吧,我是真心喜欢你的。”他干脆直接表白了,怕吴玉以为他是在玩弄她。 
  “你做梦!我一个中学教师怎么会嫁给你这个小木匠。” 
  见吴玉不理自己,刘忠心便采取了死缠烂打的方式,一有空就往吴玉的学校跑,令吴玉叫苦不迭。刘忠心还看出了她的软弱,向她发出狠话,“你敢离开我,看我不杀了你!”吴玉陷入了极度的苦恼之中,她甚至想到了辞职,躲到一个他不知道的地方去,可辞了职另找工作又谈何容易?她还向南宁的一位同学写求救信,请教她该怎么办?同学除了安慰她,也拿不出办法。 
  2003年4月3日,刘忠心从南宁再次来到吴玉的学校,说过几天是吴玉的生日,他专程赶来为吴玉过生日,想以此打动吴玉回心转意。不料吴玉对他十分冷淡,留他在自己的房间里住了一夜,自己却住到女同事的房里。 
  第二天,吴玉叫他离开,刘忠心灰溜溜地走了。到了北海后,他想想还是不甘心,又打电话给吴玉,要吴玉到北海来见面。为了能摆脱刘忠心,吴玉答应4月5日到北海,与他作最后一谈。4月5日下午吴玉在北海市中心北部湾广场旁的天桥上与刘忠心见了面。“虽然当初我是骗你的,但我是真心喜欢你。你知道吗?为了你,我花光了我所有的钱。”刘忠心两眼是泪地说。吴玉想着他以前为自己大把花钱,也对他为了追求爱情的一番苦心而感动,竟心软了。她想了想,说:“我再迁就你一次,今晚我们可以以情人关系住一夜,明天天亮就分手。” 
  两人到一家小餐馆吃了晚饭后,便一同来到某招待所登记住宿。接着两人发生了关系。事后,刘忠心以为经过他一番爱抚,她又回心转意了,提出两人还是继续下去。吴玉一听大为生气,“你骗了我,我都没拿你怎么样,你不要得寸进尺!”“我是真心喜欢你的!”刘忠心说。“你喜欢我让我在全校抬不起头来!”两人越吵越激烈,气愤中吴玉打了刘忠心一巴掌。本来心里就委屈的刘忠心不由大怒,回敬一拳,将吴玉打倒在床上,接着便操起茶几上的水果刀朝吴玉的腰部捅去,吴玉拼死反抗,一边大呼救命一边夺刀。争夺中,水果刀将刘忠心的右手的小拇指划破了一条口子,这更加激怒了刘忠心,他一连数刀,将吴玉刺倒在床上…… 
   
  四处逃窜终究落网 
   
  杀死吴玉后,刘忠心曾经想用刀自杀或服毒自杀,终因怕死而放弃了自杀的念头。他居然冷静地坐在一具血淋淋的尸体旁边,看电视到凌晨6点。天亮后,他脱下沾满鲜血的衣服,从随身携带的一只大纸袋里取出一套干净衣服换上,将纸袋拿到卫生间里撕碎烧了,又从吴玉的挎包里搜出身份证、一只白色的中文传呼机和房卡,裹进自己换下的血衣里,踏上了逃亡之路。他逃回家乡,待了几天,终究怕警察找上门来,便偷了堂哥的身份证、退伍军人证和银行储蓄卡,随后假冒堂哥的身份,先后逃亡到南宁、武汉、广州、深圳、东莞和岳阳等地,最后他选择在岳阳租了一间房住下藏身。 
  4月28日上午,警方通过多方侦查,掌握了一条重要线索:刘忠心已逃亡到湖北岳阳市,租住在火车站附近。他打电话给南宁的堂哥堂嫂,要堂哥堂嫂汇200元钱给他。岳阳警方迅速派出警力,在火车站一带的银行储蓄所布控。当天中午11时50分许,刘忠心到岳阳市火车站附近的一家邮政储蓄所取款时,被岳阳警方抓获。北海警方当天下午2时,驱车千里赶赴湖南岳阳,于5月3日清晨将刘忠心押解回北海。 
  2003年12月初,北海市中级法院以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刘忠心死刑。刘忠心不服判决,上诉至广西区高级法院。广西高级法院再审此案后,驳回了刘忠心的上诉,维持原判。2005年5月17日上午10时许,刘忠心在北海市中级法院被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枪决。 
  一段不“般配”的爱情以骗局开始,以悲剧收场,不能不让人感叹。刘忠心的卑劣伎俩固然可恨,然而,当一段网恋摆在我们面前时,要不要把眼睛睁大些?当一个你不熟悉的人向你示爱时,要不要多想一想?当知道眼前站着的是一个感情骗子,理智和冷静更为重要。如果吴玉及早抽身,不拖泥带水地与刘忠心共度“最后一夜”,也许这场悲剧可以避免。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