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怒杀“二奶”恋人,硕士生的畸形之爱何处是黎明

时间:2016-03-1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眼中可谓是“郎才女貌”。然而,命运偏偏和这对恋人开了个玩笑:就在他们的爱情指数达到最高时,这个漂亮女人背后的丑恶故事却不胫而走…… 
   
   “谣言”中撒下爱情种子 
   
  2001年7月中旬,毕业于四川大学的硕士研究生周勇回到了家乡四川崇州市,并很快在该市一个颇有名气的汽车运输集团找到了一份技术工作。由于工作原因,他和公司的材料计划总监林娜常有接触,或许是她清秀的容貌打动了这个才貌双全的小伙子。随着时光的流逝,周勇的心逐渐被林娜所占据。 
  终于,有一天周勇掩饰不住对林娜的爱恋,向知心的同事诉说了自己对林娜的爱慕之情,好心的同事劝他说:“林娜与总经理的关系可不是上司与下属那么简单啊,这样的女人你可要当心,慎重考虑才是啊。”可此时被爱情迷蒙了双眼的周勇哪里还听得进去同事的劝说。 
  由于周勇工作认真努力,逐渐受到上级领导的认可,一年以后便被公司委派到北京短期培训两个月。在北京,周勇抑制不住对林娜的深情爱恋,于是他给林娜发去了一封又一封热情洋溢的求爱信。可令周勇感到沮丧的是林娜收到他的邮件后从不回复。 
  2002年9月初,结束了培训的周勇迫不及待地回到公司。令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是,林娜竟然亲自开车到机场来接他,此时的周勇既觉得受宠若惊,又显得不知所措。 
  从那以后,两个人开始谈起了恋爱,但是令周勇奇怪的是,恋爱伊始,林娜就向周勇提出约法三章:一是两人的恋爱关系不能让周家父母知道;二是不许周勇私自到她的住处找她,她可以给周勇打电话,但是周勇不能给她打电话;三是她可以嫁给周勇,但要等她30岁以后。 
  听着如此苛刻的条件,周勇显得十分无奈。但转念一想,既然爱她,何必在乎这区区几年时间?就这样,在爱情的掩盖下他答应了这些棘手的条件。 
  两个月后的一天,林娜第一次把周勇带到了她的住处——金泰花园B座的一套房子。在林娜的床上,两人第一次享受了鱼水之欢。 
  从此以后,周勇每个月都与林娜有几次这样的约会,但是林娜宁肯在宾馆开房也不肯再带周勇回住处了,并解释道:因为怕被别人说闲话。 
  不久后,林娜告诉周勇,市政府正向全市招收公务员,让他去报考。周勇感到很困惑:现在的公司是个人人都向往而且远近闻名的上市公司,自己又很受领导的器重,为什么要轻易放弃?为什么要去报考一个区区县级的公务员?但他最终还是被林娜的一番甜言蜜语劝去参加了公务员的报名。 
  公务员的考试进行的非常顺利,周勇很快接到了录取通知,便立即向公司递交了辞职报告。 
  2005年春节,周勇回家探望父母。在父母的唠叨抱怨声中,周勇说出了自己有女朋友的事情。高兴的老两口连忙催促他赶快结婚,还拿出了他们积蓄多年的5万元钱交给了周勇。 
  回到林娜身边,周勇用1.5万元买了一枚钻石戒指,又把乡下的父母接到了城里,瞒着林娜在市内最高档的餐厅订了一桌酒席,准备当着父母的面正式向女友求婚。周勇父母的突然出现让林娜感到非常意外,她只好尴尬地强作欢颜。当周勇把戒指戴到她手上时,心里有着太多故事的林娜双手颤抖了……这晚,他们把婚期订到了8月8日。 
   
  在金钱与自由间徘徊 
   
  周勇本以为婚事一订,心中的石头就落了地。可让他万万没想到的是自从这顿饭后,林娜却一直不肯见他。一周后,被冷落的周勇跑到林娜所住的小区门口堵住了她,在周勇的执着追问下,林娜哭着说出了实情。周勇一下子傻了,他没有想到原来那些谣言都是真的,自己倾心爱了两年多的恋人,原来真的是别人的“二奶”,这对他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 
  林娜告诉周勇,6年前,她大学毕业就被分到了市汽车运输集团做一名普通的文员,由于那时涉世不深,阅历也尚浅,在公司常常受到委屈,因为工作不顺心,为此她时常在宿舍里抹眼泪。就在这个时候,吴昌海出现了,他是公司的副总兼供应处处长,是响当当的实权人物,虽然他比林娜大了20多岁,但在生活上他给了林娜无微不至的关怀以及莫大的鼓励,在工作上也时时照顾她,林娜对他的依恋之情也与日俱增,在几次约会之后林娜就把自己交付给了他。 
  林娜原本以为吴昌海是真心爱她的,可是在交往之后才发现原来吴昌海的情人不止她一个,他只是为了寻求新鲜刺激而已。可不甘心的林娜决定通过吴昌海来改变自己的生活状况,于是继续当着他的情人。 
  2002年6月,她与吴昌海达成了协议。协议规定:林娜30岁后两人了断关系,吴昌海为她在金泰花园买的房子归林娜,另外再给她30万元现金,但是在林娜30岁以前不准谈恋爱结婚。 
  林娜本想用3年的时间赌未来,等和吴昌海解除关系后就带着30万元钱离开这个伤心之地。但是周勇的出现,打乱了她原来的计划,她不得不向爱情举手投降。 
  周勇感觉自己的心像针扎般的疼痛,这时的他才恍然大悟,原来林娜要自己老老实实遵守的“三大纪律”竟然是为了方便她“规规矩矩”地做吴昌海的“二奶”。而当初她之所以急着要自己离开运输集团,也是因为怕自己发现她和吴昌海之间的丑事。 
  回到家后,感情受挫的周勇一病不起。病床上,他的嘴里不时呼唤着林娜的名字,他始终忘不了林娜。第二天,周勇在医院输液,腰间的手机突然响起,“周勇,我想你……”电话里传来林娜的哭泣声。周勇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拔掉手上的输液管,一路狂奔到林娜的住处,两人拥抱在一起放声痛哭。 
  周勇哭着对林娜说:“只要你和吴昌海断绝关系,不再有任何来往,我可以原谅你,我们从头开始。”林娜哽咽着说:“周勇,你要相信我,我对你是真诚的……”她告诉周勇,到2005年6月15日,她和吴昌海的协议就结束了,如果他们再忍耐几个月,她不但可以拥有这套高档房子,还可以得到30万元现金,到时候他们可以把房子卖了,再带着钱离开,一切从头开始…… 
   
   生命无法承受的爱 
   
  周勇虽然再次向林娜妥协了,可是每次与林娜见面他的脑海里都会冒出她和吴昌海在一起的亲热缠绵的情景,心里就会升起无名怒火。有好几次,他都因控制不住自己,扬手打了林娜。林娜因心中愧疚,惟有默默忍受。 
  2005年3月中旬的一天,林娜约周勇和她一起过周末。周勇接受邀请后很高兴,准备了很多东西,岂料一切刚准备好,林娜却打电话来吞吞吐吐地说:“吴昌海要到我这里来过夜,我不能陪你了。”周勇一听,气得把买好的东西摔得粉碎,牙齿咬破了嘴唇,殷红的鲜血沿着嘴角往下流淌。 
  那晚,周勇在林娜的楼下徘徊了一夜。第二天早晨,周勇看着吴昌海离开后便不顾一切地冲上楼去找林娜,抱着林娜放声大哭:“与他断了吧,咱不要那30万元了!”林娜也哭得一塌糊涂:“周勇,都是我不好啊……” 
  可哭过之后,林娜还是主张再等几个月。她说:“目前,什么都没有这套房子和30万元钱重要。”之后,林娜对周勇百般迁就。两人就这么小心翼翼地继续维持着阴影里的畸形爱情。 
  2005年6月,周勇和林娜都从心底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还有15天,黑暗的日子就要到头了,周勇压抑的心里透进了一丝明媚的阳光。 
  6月4日,周勇在成都工作的一对同学夫妇回家探亲,路过来看望他。周勇早早地给林娜打电话,让她晚上过来一起吃饭。吃饭时,那同学拍着周勇的肩膀打趣地称赞道:“你的眼光不错嘛,弟妹很出色呀!”听了这话,周勇的泪珠儿差点掉下来,心里的痛苦无法言表,惟有一杯接一杯地喝酒。 
  此时林娜的手机突然响了,接完电话后她表情异样地把周勇叫到一旁说:“吴昌海让我回去!”周勇脸色顿变:“你走了,我对同学怎么交待?” 
  林娜不想让周勇扫兴,回到桌边坐下来。刚坐下,她的手机又响个不停。周勇终于忍不住了,喊到:“把手机关了!”同学夫妇看他们脸色不好看,便说要早回去休息,结果四人闹了个不欢而散。 
  送走同学夫妇,林娜急着要赶回去,周勇上前一把拉住她的手大声喊道:“不行,我今天就不让你回去!”林娜看到周勇借酒发疯,就说:“别傻了,我先走了,有什么事明天再说。”林娜无法劝说他,抬腿就准备往外走。“你敢!”周勇气急败坏,抓起地上一块石头扔向林娜,石头正好砸在林娜的后脑上,她一下子倒在了血泊中。周勇上前抱起她,把她的头往石头上猛撞,边撞边撕扯她的衣服说:“我让你卖自己,卖啊,去卖啊……”渐渐地,林娜的身体变冷了,周勇的酒也醒了,他哭着狼狈地逃离了现场。 
  6月6日,周勇到市公安局投案自首,等待他的将是法律的严惩。这对般配的恋人就这样走完了自己的路,失去了自己的生活。这个悲剧足以告诫那些行走在危险爱情边缘的人们,正所谓平平淡淡才是真,金钱能让一个人幸福,但它也能使一个人痛苦……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