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褪尽花裳的情缘童话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一 
   
   我和珂珂,是一见如故。 
  0型血使我天生如男子般豪迈,有时热情得连自己都烦。而珂珂,所谓的楚楚可怜就是珂珂,五官纤细,肌肤雪白,珂珂是纯粹的女子,让人心怜。 
  大学4年,我和珂珂形影不离。我是中文系的,而珂珂,却是化学系的。珂珂喜欢那些化学实验,这种液体加那种液体会变颜色;那种粉末加到这种液体里沸腾焦躁如18岁女孩的怀春心事。我天生缺一根理科的筋,文理双慧如珂珂这样聪明绝顶的女子,本不多见。 
  “如我是男子,必娶珂珂为妻。”我半开玩笑地对珂珂说。她莞尔一笑:“那阿尊呢?” 
  阿尊,是我的秘密,只有珂珂知道。阿尊在我家隔壁住了15年,这个浓眉大眼的少年,英俊而霸气,喜欢穿咸菜绿的毛衣,很早就把头发染成棕色,鄙视长辈的目光可成绩好得出奇,他是特立独行的孩子,却宠我这个邻家小妹。可惜,我15岁时阿尊去了欧洲留学,后来我们搬家了,我和他便失去了联络。 
  阿尊把我的少年时光染成杨柳碧色,从此心中再容不得芜杂颜色。双鱼座的珂珂为我的暗恋落泪,她说她最大的愿望是去英国留学找到阿尊,告诉他稚园爱他,从3岁,一直爱到现在,足足18年。如果有段爱情像18年那么长,任何男子都会感动,珂珂说。 
   
   二 
   
  毕业时,我和珂珂执意不愿分开,我们把档投到同一个公司,录取其中一个,都不愿意去。好成这样的朋友,很难见呢。 
  终于有公司肯录取我们两个,还是知名的化妆品公司,让我们着实欢喜。虽然一个在人力资源部,一个在新品研发部,但是可以一起吃早饭,一起搭地铁,一起下班,还是如双生姊妹一般地分享闺中秘密。 
  工作半年,大家都颇有成绩。圣诞夜珂珂在烛光下告诉我,研发部要来新主管,是英国总公司派来的:听说是工作狂。珂珂有些郁闷,她害怕加班,加班会令进食不定时,胃里发生化学变化,久而久之会溃疡。“没关系,只要一加班你就在他的咖啡里加泻药。”我出馊主意,珂珂大笑,随后感动地握住我的手:“稚园,如果我们要嫁人,房子也要买在隔壁。天天在一起抹指甲油谈八卦新闻,还有……”我立即接口:“制造加班泻药,专投老板咖啡。不过,这是化学系高材生的特长。”珂珂嫣然:“当然,中文系的特长是制造稀奇古怪的想法。” 
  珂珂果然常常加班。但加班并没有让她脸色苍白西子捧心,而是精神百倍面如桃花。果然,公司新出品的眼霜清新滋润,备感舒适,一上市就销量大增。“那个令我们想加泻药的主管,看来很有本事。”我无意地说,珂珂立即欣悦:“他,果然是不一样的。很酷,但对人很好。与他在一起工作,很有成就感。他是个幽默的人。”“好像爱上他了?”珂珂淡然:“哪有可能?” 
  本来想开她的玩笑,但是她这样冷淡,倒教我说不下去了。关于主管的话题,就此打住。 
   
  三 
   
  偶然的心血来潮,想等珂珂一起下班。早晨我出来时,炖了一锅很好吃的牛肉卤蛋。在寒冷的夜里开着电暖器,温暖的灯光下吃牛肉卤蛋的滋味一定好极了。 
  “稚园,乖,先回去,不要等我。”珂珂温和地对我说,可却有一丝浮躁的气息慢慢在她瞳仁里泛开,她分明是急的。柔和的灯光下,珂珂的脸却苍白,她真是太累了,我执意要等她,我想给她惊喜,当我们一进门就闻到牛肉卤蛋的香味儿,她一定开心得欢呼起来。 
  “珂珂。”不耐烦的声音响起来,“那份文件呢?” 
  “喔,我就来。”珂珂急着进去,但是那个声音很冷的男人出来了。高高的个子,穿咸菜绿的毛衣,头发是棕色的,五官英俊,眼睛里带着霸气,天,是阿尊! 
  他也呆住了,半分钟后,我们同时惊呼,不顾珂珂在场,他把我搂在怀里。淡淡的荷尔蒙气息传来,我眩晕,眼前飘过云彩,却见珂珂失落的目光,退缩一边,伶仃凄凉。 
  我赶紧拉过她:“这是我最好的朋友,珂珂。” 
  “是吗?”阿尊随意地说,随后又兴致勃勃,“稚园,你知道吗?我写了多少封信,可是全无回音,我一回国就按老地址找你,可是你搬家了,很早就搬了。我们足足有7年没有联系上了,对吗?你还是那样,一点都没变,连成熟一点都没有。” 
  我却惊喜之中夹杂着几分尴尬,在珂珂的面前,阿尊这样活泼欣悦肆无忌惮,倒像两个陌上少年,只管牵手相问,却忘了寂寞佳人。我搂过珂珂的肩:“不如一块去吃我煮的牛肉卤蛋?” 
   
  四 
   
  阿尊从此便常常来我和珂珂的小屋。他对珂珂几乎是视而不见的,和我却无所不谈,兴浓处眉飞色舞,珂珂只在一旁温婉静听,阿尊偶而对她说话,也含几分威严,倒仍像对下属一般。 
  “稚园,总随了你心。恭喜。”我在厨房里洗菜,珂珂剥葱,突然没头没脑地那么几句。我苦笑:“珂珂,你知道什么啊。他只当我如邻家小妹。不过,免了你去英国留学告诉他我的暗恋,省了好大一笔学费呢。” 
  珂珂却不接我的话,依旧低头,葱撕得不像样,一缕一缕的,我呆了,珂珂做事向来认真如做实验,每一样都中规中矩。散落的满池葱片,如她混乱的心事。她是聪明女子,我亦不笨,想说什么,却见她叹气:“有些人,命就是好。” 
  窗外繁星满天,夜色浓稠,缓缓流过。洗菜的手势渐渐迟钝,我突然想起珂珂知道阿尊的大名,但是她没告诉我主管就是阿尊。客厅中阿尊心无城府地看着搞笑的电视剧,只听他笑声朗朗,可是我和珂珂之间,却有了嫌隙。 
  三个人吃饭,只有阿尊的声音。他说了半天,突然停住,诧异地问:“怎么啦,你们怎么啦?” 
  这个傻瓜。 
  晚上睡到半夜,珂珂突然来挤我的被窝。抱住我,贴住我的脸,是满脸温热的泪。我的泪也无声而下,不约而同地,我们同时说:“我们还是好朋友,对吗?” 
  那个阿尊,先把他丢到角落,藏入少年的宝箱,和青草一起老去。 
   
   五 
   
  过了旧历年,阿尊被总部又调回英国。近来公司上层人事变动不可捉摸,阿尊虽然心有不甘但也无可奈何。我们送他去机场,他用力拥抱我,几乎喘不过气,一如少年时的离别。我含住泪,把珂珂推到他面前,他们俩,拥抱得非常拘谨羞涩,但是他一登机,珂珂的泪就流了满腮。只是半分钟,半分钟后珂珂就擦干泪,轻声对我说:“这泪,不该是我流的,对吗?” 
  我不知说什么好,我们很敏感地回避这话题,还是不要再提起。 
  如常的工作,如常的生活。我和珂珂,还是最好的死党,只是,不再分享秘密。 
  阿尊的信是珂珂拿给我的。蓝色的航天信封上是阿尊遒劲的字迹。珂珂把信一给我就不知去了哪儿,一个小时后她出现在我面前,装作不经意地问:“阿尊好吗?” 
  “好。”我轻轻说,“他问我一些事,我不知该如何回答。珂珂,你喜欢阿尊吗?” 
  珂珂怔愣片刻,苦笑道:“我喜欢他又能怎么样?” 
  “不,很重要。”我执著地说。 
  珂珂沉思:“稚园,这封信是关于你们的未来吗?” 
  “也许是吧。”我深吸一口气,压住胸膛里渐渐溢出的酸楚,露出明亮的笑容,“他要我马上回信。” 
  珂珂的脸上,飘过刹那的阴云,娟秀的五官,片刻竟是扭曲。天使一样的珂珂出现了恶魔的神情,我的心刹那一冷,尚未明白,她已背转身。我还想问什么,可是零下的温度冻住了我的唇,无法开口。 
  5分钟后,珂珂回转,手中拿着墨水:“稚园,给他回信,告诉他你爱他。” 
  “不。”我尚未说完,她就不由分说把墨水给我,又璨然一笑:“我不看,我等着帮你粘信封。” 
  那封信,我写得很短,珂珂一直在我身后看小说,有种无声的寒意,像刀片一样划过我的背,我几乎是草草几笔,正在犹豫什么地方好像有些不对劲,珂珂清脆的声音已经响起:“稚园,写好了吗?我帮你封信。放心,我不会看的。” 
   
  六 
   
  那年秋天,珂珂就嫁人了。和对方才认识3个月,虽然家世职业都不错,可是嫁得这般匆忙,总让人诧异。出嫁那天盛装的珂珂如花似玉,艳惊四座,却无新嫁娘的半点娇羞,只是平静,平淡。 
  宾客众多,喝酒、喧哗,要新郎新娘介绍恋爱史。但他们的恋爱是那样平凡,根本就没爱过。对方却不肯放过,珂珂终于逃了,拉住我的手,穿过酒席,来到外面的游廊。月亮正好,珂珂的声音带着悲哀:“我从此不能爱上什么人,只是枯萎了。”夜露濡湿了她的嗓音,泪流在了她的前襟,她突然抓住我的手:“稚园,对不起。那天你给阿尊回信,我给你的是一种特殊的墨水,用淀粉加碘调制的,它看上去和真的墨水一样,但是几个小时后字迹会褪尽。阿尊看到的是一张白纸,稚园,再写一封信,告诉他你接受他的爱。稚园,你原谅我好吗?我是妒忌,我那样那样地爱阿尊,爱得几乎疯狂,所以我才对你的幸福失去理性。” 
  她的眼神碧清,是忏悔者解脱后的宁静。但是我的心,却惊得如天崩地裂,化学系的珂珂,那样聪明,却把终生幸福输在了卿卿聪明上。阿尊的信,是问我珂珂到底爱不爱他,如果爱,他愿意放弃一切回国娶她。我告诉他珂珂很爱很爱他,珂珂是值得他娶的女子,她有一切优点。 
  我已看出,阿尊爱的是珂珂。阿尊从小就是这样,对最爱的人永远不会表达,对朋友却是肝胆热肠喜怒毫无保留。珂珂是他最爱的人,我是他的好朋友。所以在珂珂面前,他永远是羞涩拘谨,千种爱意埋伏在看似冷淡的外表下,却有患得患失的火热之心在跳动。好不容易伸出爱的触角,得到的却是一张白纸,告诉他什么都没发生,这是珂珂对他的感情,什么都没有。 
  珂珂见我傻了一样,伤心地转身,喃喃地说:“是我傻,你怎么会原谅我?” 
  月亮躲入云中,我的泪,终于看不清面前的路。珂珂,终于枯萎在她自己手中。“稚园,如果我们要嫁人,房子也要买在隔壁。天天在一起抹指甲油谈八卦新闻……”珂珂的声音犹在耳边,但我知道,那是童话。一个曾经纯美的童话。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