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泄愤少妇勒死“儿子”,只为报复花心“丈夫”

    作者:admin来源:未知时间:2019/07/23
      渴望幸福的她从一个家逃到另一个家,尽心尽力地照顾着“丈夫”和“孩子”。可是,原以为能够得到幸福的她,却又一次被抛弃被伤害。当这个女人被逼到了绝境,一颗心从希望变成绝望后,她竟然勒死了“丈夫”的儿子。自杀未遂的她又将怎么样面对自己的罪行? 
       
       命运不公:幸福的梦想一次次破碎 
       
      刘惠出生于湖北山村一户农家,重男轻女的父母对她从不重视。念完初中后,在刘惠表姨的介绍下,刘惠嫁到了河南。那年,她才17岁。从小没人疼爱的她以为找到一个好丈夫,从此可以过上幸福的生活。可没有想到的是,她的丈夫王勇是一个不成器的男人,好吃懒做不说,还染上了赌博的恶习。每次在外面输了钱回来就拿刘惠出气,遭受丈夫的打骂对刘惠来说成了家常便饭,这让本对新生活充满希望的刘惠彻底灰了心,抱着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心态麻木混起了日子。 
      后来,刘惠为丈夫生下了一子一女。有了孩子后,生活的开销越来越大。当一双儿女都上初中了,王勇便向刘惠提出去新疆打工,以缓解家中经济紧张的局面。刘惠觉得丈夫的提议有道理。于是两人在2000年春节过后一起来到新疆,在同村一位乡亲的介绍下一起为当地的一户地老板种地。异地谋生的日子是忙碌而艰辛的,可让刘惠伤心的不是生活的艰难,而是丈夫不但不体贴,居然还在外面沾花惹草,把自己辛苦赚来的钱偷去讨好外面的女人。正当刘惠为自己的命运悲伤不已的时候,她认识了一个人——郭军。 
       
      绝处逢生:握住他强有力的手 
       
      郭军数年前从内地来新疆打工,经过自己的拼搏和努力,终于从一个打工仔变成一个地老板。可是妻子却早早地和他离婚回了内地,还留给他3个年幼的孩子,最小的儿子还不到两岁。一边是上百亩需要打理的棉花地,一边是嗷嗷待哺的孩子,郭军顾了这头顾不了那头,整天忙得焦头烂额。 
      刘惠和王勇劳作的棉花地就在郭军家的隔壁,而王勇不是去赌博就是去会情人,地里的活就都由刘惠一人承担了下来。为了能让孩子过的好一点,刘惠起早贪黑,辛勤劳作,非常能吃苦。这一切都被时常来棉花地查看的郭军看在眼里。 
      后来,王勇和外面的女人租了套房子,便要求和刘惠离婚。为了孩子,刘惠忍气吞声,希望丈夫能够回头。可是王勇一点也不体谅刘惠的用心,偶尔来地里干活时也对刘惠百般指责,刘惠稍有微辞他就大打出手。有一次,刘惠发现丈夫把自己给孩子存的学费偷走了,便怒气冲冲地找到正在田边和人赌博的丈夫,生气地说:“你怎么能连孩子的学费都偷?快还给我。”被败坏了赌兴的丈夫跳起来一巴掌把刘惠打倒在地:“我是你的男人,拿你的钱叫偷吗?就是偷了,你又能怎么样?”说着,又狠狠地踢了刘惠几脚。忍无可忍的刘惠从地上爬起来向丈夫扑过去,一边打一边哭喊着:“你拿我的血汗钱去养女人,还拿孩子的学费来赌钱,你不是人……”这时候郭军正好路过,立刻拉开了他们。王勇骂骂咧咧地走了后,郭军就劝刘惠:“这样的男人靠不住的,你还是早点离开他吧。”刘惠哭着说:“大哥说的我都知道,可我一个女人家,又能走到哪里去呢?”郭军沉默了一会儿,向刘惠伸出自己的手说:“你要是愿意,以后可以跟着我。” 
      听到这话,刘惠惊讶地看着这个和自己丈夫差不多大,却比自己丈夫勤劳能干,已经有了自己的地和房子的男人。怀着对幸福的重新期盼,刘惠答应了丈夫的离婚要求,搬进了郭军的家。 
      然而,正是她对幸福的盲目追求,再一次把她推向了悬崖。 
       
       幸福短暂:绝望的她何去何从 
       
      2000年底,刘惠搬入郭军的家,他们对外以夫妻相称。而事实上,由于刘惠和丈夫的离婚手续要回河南去办理,因为来回一趟的开销实在不便宜,这事便暂时搁了下来。 
      此时的刘惠觉得属于自己的幸福日子开始了。刘惠的加入让郭军一家人的生活有了很大的改善,她拿出一个女人全部的爱细心地打理起这个家。房子收拾得干净整齐,郭军两个女儿能够按时地吃饭、上学,回家后刘惠还认真辅导她们写作业。刘惠最为疼爱郭军最小的儿子辉辉,常常给他买新衣服,做他爱吃的食物,不管上街买菜还是去邻居家串门都带着他,他要什么刘惠也是二话不说就买给他。通过一段时间的相处,不只郭军对刘惠很满意,连本对她心存戒备的两个女儿都愿意开口叫她“妈妈”。小儿子辉辉更是把刘惠当作亲生母亲,什么事情都护着“妈妈”,让刘惠感动不已。见到孩子们和刘惠相处融洽,家务有人整理,还能吃上热饭热菜,郭军彻底没有了后顾之忧,专心侍弄自家的棉花地。慢慢地,家里的收入增加了,郭军也时常给刘惠一些钱,以此来感谢刘惠的照顾。刘惠也很感激“丈夫”对自己的体贴。家里的大小事情,两个人都商量着办,日子过的美满幸福。就在刘惠以为美好的生活会一直这样幸福下去的时候,郭军却变了。 
      一天天富裕起来的郭军买了小轿车,花钱开始大手大脚,脾气也一天天坏了起来。他时常出去和一些所谓的朋友喝酒,半夜才回来,对刘惠更是百般挑剔。刘惠则一再地忍让,希望维持目前平静幸福的生活。到了后来,只要刘惠对郭军的事情问上两句,也会换来郭军的训斥:“你一个女人家管男人的事情干吗?有你的饭吃就是了,你哪来那么多事啊?”不明就里的刘惠把委屈放在心里,常常独自躲起来哭泣。 
      到了2005年初,刘惠听到一个令她震惊的消息,郭军在外面让人给他介绍一个新的女朋友。等郭军回到家刘惠连忙质问他这是怎么回事,郭军只是不耐烦地让她不要听别人乱说,没有这样的事。但刘惠一直忐忑不安,为这事和郭军吵了很多次。6月初,刘惠对郭军说要回河南把自己和王勇的离婚手续办一下,让郭军给她一些钱做路费,顺便也探望一下自己的儿女。郭军虽然满口答应,却总找理由搪塞不给刘惠钱,这让刘惠很气愤:“自己这5年来为了这个家做牛做马,现在只是想回家把离婚手续办了,看看自己的儿女,而郭军连这点钱都不肯给,心里还想着找个比自己年轻的姑娘。”刘惠越想越生气,两人更屡次为这些事情吵闹不休。 
      7月25日那天,刘惠又为回河南的事情和郭军发生争执,这次郭军没有和她争论什么,在刘惠说完后,郭军平静地说:“到现在我也不瞒你什么了,你要回去就回去吧,我给你3万块钱,你回家好好过,就别来这里吃苦受罪了。”刘惠呆住了,连声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郭军低着头说,“咱俩不合适,就不一起过了,这些年你在我家帮了不少忙,我都知道,这3万块钱就算我多谢你了。”听到这些话,刘惠“哇”地一声哭了起来:“郭军,你怎么能说这样的话?我是怎么对你的,怎么对你孩子的,你现在居然这样对我,你的良心让狗吃了啊?”郭军站起来,很不耐烦地说:“我再多给你一万行吧,你又没离婚,我和你也没结婚,这钱我不给都是有理的。你拿上钱走吧,别再闹了。”刘惠拉住郭军的衣服哭着说:“你当我是什么?要我走,除非我死了!”郭军生气地甩开刘惠:“行了,我又不是你老公,你死不死关我什么事情?给你钱你就拿上走人,别闹腾到最后连这些钱都拿不上。”说完,郭军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刘惠呆坐在卧室的地板上悲戚不已。她想到了死,可她又不甘心就这样被郭军抛弃,她发誓要让郭军也和她一样伤心。想着想着,一个残忍的计划在刘惠绝望的心里产生了。 
       
      狠心报复:亲手勒死8岁的“儿子” 
       
      第二天中午,郭军吃过午饭就带大女儿出门去了,临走前他还要求刘惠早点搬走。刘惠只是沉默相对。看到郭军走远了,刘惠回到卧室写下了遗书,字里行间充满了对郭军玩弄她的感情的怨恨。之后,她给了二女儿10元钱,让她出去玩。这时,家里只剩下她和8岁的儿子辉辉。辉辉一直躺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刘惠扣好门,拿了一块红布走过去,她一边围住辉辉的脖子一边说:“看我能不能勒死你。”天真的辉辉以为“妈妈”只是和他闹着玩,他笑呵呵地说:“我才不怕呢。”刘惠开始用力,辉辉开始拼命地挣扎,脸色全都变了,可是却无法发出声音。刘惠的眼睛一直盯着这个孩子,手却没有丝毫放松,她心中只有对郭军的怨恨。没过多久,孩子不动了,刘惠把他抱进卧室,开始烧一些自己的证件和物品。突然,昏死过去的辉辉发出微弱的哭声,刘惠一看才发现,辉辉并没有被勒死。他坐了起来迷迷糊糊地看着刘惠,或许在想刚才发生的一切会不会只是一场噩梦?但是刘惠并没有放过辉辉,为了让郭军后悔和痛苦,她又一次勒住了辉辉细小的脖子。等孩子再度失去知觉后,为避免辉辉再次醒来,她把孩子的脖子用红布挂在了暖气管上。之后,她喝下了预先准备好的硫酸。 
      傍晚,二女儿回家,可不管她怎么叫也没有人来开门。她只好打电话给父亲。接到电话的郭军预感出事了,立刻开车赶回来。一进门他就看见刘惠倒在地上,嘴巴周围一片血肉模糊,郭军马上把她送到了医院。等把刘惠安顿好,郭军想起了儿子,又飞快地赶回家,却只看见孩子的尸体被拴在卧室的暖气管上。看到这样的情景,这位父亲痛不欲生,已步入不惑之年的郭军只有一个儿子,却没有想到一向疼爱孩子的刘惠会这样残忍地把孩子杀害。现在,郭军的亲戚从内地赶来照顾他,生怕他会一时想不开走了极端。这些日子以来郭军不言不语,一直对着儿子的照片发呆,什么话也不说。他的心中是后悔?是怨恨?谁也不知道。 
      经过救治,刘惠脱离了危险,同时被公安机关逮捕。在审讯过程中,刘惠对犯罪事实供认不讳,现已移交检察机关等待法律的审判。在采访过程中,刘惠表示自己并不后悔杀人,因为只有这样才可以报复郭军。可她又说:“我觉得很对不起辉辉,他是真的把我当成他妈妈,可我也是没有办法,或许我不该认识郭军。现在我很想念我的儿子和女儿,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