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那时我们太年轻

时间:2016-03-1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电话里再次传出英幽幽的声音:“不要说对不起,其实从那一刻起,我已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你,只是你那时并不知道而已……今天我终于说了出来,也算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再见,我不会再打扰你了。” 
   
  升入初三,人开始变得多愁善感起来,世界一瞬间似乎都发生了变化,花草鱼虫在我眼中都有了情感。最要命的是,一向只知道埋头读书的我,疯狂地喜欢上了同班的女生英。 
  这种喜欢来得突如其然、莫名其妙。英是一个高高大大的北方女孩,健康而飞扬,随父母来到我们这个鄱阳湖畔的小城。或许是北方人的缘故,或许是因为女孩发育较早,初三的英前凸后翘,已很有女人味。有女人味的英令少年冲动的我魂牵梦萦,寝食不宁。 
  我到现在都不敢肯定那种喜欢算不算爱,那时的我还不懂什么是爱,恋爱更是遥远而神秘的事情。我对英的那种迷恋更多的应是青春期对异性的渴望,是在不自觉中把英作为了女人和性的一个实实在在的对象。 
  那是封闭的年代,男生和女生说话都会被同学嘲笑。因此,我对英的喜欢只能深深埋在心里,只是眼睛的余光总是不由自主地笼罩住英健康的身影,与英不期而遇时总是心跳不已,脸无端地发红。 
  对我内心的变化英似乎并没有察觉,她始终是快乐的。当几个女生在教室叽叽喳喳围聚时,英常常会发出爽朗而肆无忌惮的笑声,每当这时,正在看书的我全部神经就会被这笑声吸引,牵动着全身微微颤抖。这于我是一种幸福的折磨,可又实在不知如何调节自己这种难熬的感觉。 
  这种情形持续了半个学期。 
  第二个学期一个星期五傍晚,我在操场上打完篮球,跑回教室准备取书包回家,意外地发现英还没走,正一个人把放在课桌上的凳子放下来,想来又是贪玩的男生偷懒不做值日,留下英一个人打扫卫生。天色渐暗了,空荡荡的教室里只有我和英,气氛一下子变得朦胧起来,我浑身如爬满蚂蚁般不自在,既想赶快逃走,又心有不甘、恋恋不舍,只是手忙脚乱地收拾着书包。而英也好像不太自然,加快了放凳子的速度。 
  凭感觉,我知道英已来到了我的身边,开始拿起我桌上的凳子。在高大的英面前,发育不充分的我有一种压迫感,英成熟的气息令我窒息,我的脑海一片空白,呼吸一下子急促起来,在没有任何前奏的情况下,鬼使神差般,我突然抬起头,双手猛地伸出,一把捧住了英的脸。时间一下子凝固了,英手中的凳子“咚”地落到了地上,白嫩的脸刷地涨得通红,微微翘起的嘴唇由于我双手的挤压而啜起,仿佛充满了委屈和娇嗔。 
  由于我的莽撞,英和我一时都不知所措。与英近距离的对视,面对她涨红的脸和慌乱的神情,我不知下一步该做什么,只是保持一种定格的姿势怔在那里。时间一秒秒过去,英的眼泪突然涌了出来,流泪的英让我猛然清醒,我慌忙松开手,提起书包跑出了教室。 
  随后的几天,我一直处在惶恐和害怕中,总担心英会向老师报告,又担心英的父母会突然找到我家里来,脑海中不时闪现一切可怕的后果,觉得同学们都在背后对我指指点点,有时半夜都会被噩梦惊醒。偷偷观察英,她却依然如常,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那爽朗的笑声继续时不时地在教室响起,渐渐的我也就心安了。 
  转眼中考来临,我也收拾起心情应考。高中分班时,我意外地发现名单中没有英,听同学讲,英没有考上高中,回北方老家复读去了。英的成绩虽然一般,但考上高中应该是没问题的,大家都为她感到惋惜。我不知道这一切是否与我有关,但英的离去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怅然神伤的滋味。只是年少而懵懂的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烦恼,紧张的学习生活很快淡化了脑海中英的形象。 
  二十年后的一个深夜,我突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还记得我吗,我是英。”声音尽管沧桑了许多,但我还是一下子听出了熟悉的声音,电话里有呼呼的风声和汽车的喇叭声,显然是在公用电话亭打的。“英,真的是你吗?”我非常惊讶,可容不得我多问,英接着说:“好不容易打听到你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随着年龄增大,我特别想告诉你一件事,初三的那个傍晚,你的勇敢影响了我的全部生活,尽管后来我强装镇静,可却心乱如麻,只是在那个年龄,你幸运地把握住了自己,而我却再也无心读书,致使高中也没考上。”英的话让我震惊和愧疚:“对不起,英,是我伤害了你。”停顿了片刻,电话里再次传出英幽幽的声音:“不要说对不起,其实从那一刻起,我已不可救药地喜欢上了你,只是你那时并不知道而已……今天我终于说了出来,也算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再见,我不会再打扰你了。”我急切地说:“等等,英,告诉我你在哪里?你现在过得好吗?”可回答我的只是电话挂断后的“嘟嘟”声。 
  身边的妻子醒过来,睁开眼睛疑惑地问:“谁呀,这么晚还打电话?”我搂住她的肩,说:“来,让我告诉你一个青春期的故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