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6天速成一生缘

时间:2016-03-2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05年6月20日,在辽宁省宽甸县城的一座教堂里,一场特殊而别致的婚礼正在举行。新郎是被诗刊社誉为“国内诗歌界的中坚力量”的中国作协会员、“中国第一盲诗人”姜庆乙,新娘是来自葫芦岛市的沈阳师范学院中文系毕业生明秀清。婚礼进行曲中,一身西装的姜庆乙和一袭洁白婚纱的漂亮新娘互相搀扶着缓缓地走进教堂,周围响起了长时间的热烈的掌声。但在交换定情物时,新郎却把一块石头放在了新娘的手心,而新娘似乎并不见怪,她把一瓶水作为回赠新郎的礼物。在人们吃惊的目光中,新郎说,这块石头是从黄山采来的,象征他对秀清的爱坚如磐石。新娘说,这瓶水是从渤海灌来的,象征她对庆乙的爱清澈见底,将它们合在一起就象征着我们的爱情海枯石烂心不变!见此情景,教堂里再一次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有谁知道,如此浪漫的婚礼是6天速成的缘分…… 
   
   文学为媒,千里姻缘一线牵 
   
  1969年12月1日出生在辽宁省宽甸县的姜庆乙,因患青光眼在12岁时彻底失明了。 
  骤然跌进黑暗的小庆乙无法接受残酷的现实,常常以泪洗面。无奈,母亲汪翠艳便用读书哄儿子,一晃20多年过去了,正像庆乙在一首诗中写的那样:“天只亮了短短的童年,从此母爱成了我的一双眼。”博大的母爱,安慰了庆乙不幸的童年,也在庆乙的生命里注入了文学基因,为他日后进军诗坛奠定了基础。 
  1991年,在沈阳盲校毕业取得医师资格后,22岁的姜庆乙在宽甸县城开了一家按摩诊所。除从医外,姜庆乙最大的爱好就是文学创作。他虽然无法亲眼看到外面的世界,但他的心里有一双灵慧的眼睛,会看到常人所看不到的精彩,他把这精彩一行行地描绘了出来。母亲便为儿子抄稿子。因为盲文只能靠音译,译成汉字时难免有误,因而有的稿子要抄写十几遍才能定稿,但为了儿子,她从无一句怨言……母亲多年的努力和庆乙的苦苦求索终于取得了丰厚的回报,姜庆乙的诗歌创作进入了极佳的状态,先后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诗潮》、《诗歌月刊》、《中西诗歌》等20多家国内外有影响的大型文学刊物发表随笔60万字,诗歌300多首,他的诗以其独特的艺术感觉在中国诗坛上独树一帜,被诗刊社评价为“国内诗歌界的中坚力量”。 
  2002年,姜庆乙应邀参加诗刊社举办的第十八届青春诗会。他是辽宁省22年来有幸参加青春诗会的第7位诗人,被誉为“中国第一盲诗人”。 
  看到姜庆乙在创作的道路上越走越坚实,母亲想,儿子创作道路要走得更远,就必须有一个志同道合的人生伴侣。但沉浸于诗歌研究中的姜庆乙却一直抱着独身观念,他在冥冥中隐隐地感到,命运中有一段最美好的缘分让他等待着…… 
  明秀清,这个1975年出生在葫芦岛市绥中县渤海岸边的文静内向的女孩,从小学到中学成绩一直都在班级里名列前茅,高考时考进了沈阳师范学院中文系。那时,她的生活里洒满了阳光。 
  1999年10月,命运却对这位单纯美丽的女大学生露出狰狞,她被确诊为骨巨细胞瘤后,对右腿膝盖以下进行截肢手术。截肢后,极度绝望的明秀清几次想离开这个世界。母亲看着不哭不闹似乎过于平静的她,害怕了,便紧紧握着她的手,哭着说:“小明,要想开呀!就算是为了父母,你也要活下去。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妈也不想活了……”听了妈妈的话,明秀清的心碎了,她意识到,自己的生命不仅仅属于自己,还担负着诸多未尽的责任啊。 
  换上假肢后,为了排遣心中的苦闷,明秀清开始大量阅读文学书籍。大学毕业后,明秀清被分配到了绥中县大庄子镇担任中学教师。她笔耕不辍,先后在省、市级报刊上发表了多篇散文、随笔,成为当地的一位文学新秀。 
  2003年末,明秀清被葫芦岛市文联选送到辽宁文学院新锐作家班进行深造,恰与姜庆乙的好朋友秦萧住在了一个宿舍。两个好姐妹常常在半夜里讲悄悄话。当秦萧发现明秀清因残疾而自我封闭时,便向她讲起了道理:“你这算什么呀,我的朋友姜庆乙是个盲人,人家不仅开了一家按摩诊所,还参加了青春诗会。能够战胜命运的人才最值得尊敬……”听着听着,明秀清情不自禁地在心中勾画着姜庆乙的形象。 
   
   一见钟情,6天速成一生缘 
   
  2005年2月12日,距离情人节只有两天的时间,明秀清从葫芦岛市坐车赶往宽甸。一路上,她的心怦怦直跳,这不仅因为快要见到老同学秦萧了,还因为秦萧提及的一个秘密…… 
  到达宽甸后,秦萧把明秀清领进了宽甸的一个小饭店,要为她接风洗尘。几个文友早已等候在那里,他们心照不宣地把明秀清安排在姜庆乙的旁边。虽说有些拘谨,但初次见面她对姜庆乙的印象还是蛮好的,吃饭的时候,善良的明秀清主动担当起给姜庆乙夹饭菜的任务。在场的几个文友注意到了他们俩脸上喜悦的表情,忍不住发自内心地笑了。末了,姜庆乙还貌似调皮地对一位男文友附耳低语:“告诉我,她长得是什么样?”那位文友略一端详,也附耳低语说:“有点儿像陈慧琳。”姜庆乙不知道陈慧琳长什么样,但他知道陈慧琳是个漂亮的大歌星。 
  明秀清也感觉到,现实中的姜庆乙比《诗刊》上登的照片更儒雅,更有英气。姜庆乙语言幽默而睿智。明秀清虽然内向,但大学生活和爱好文学也为她积淀了丰厚的知识底蕴。他们很自然地聊起了文学,姜庆乙谈诗和诗坛动态,谈创作走向和态势,他独特的视角和深刻的见地,不时赢得了明秀清的赞叹和敬佩;而明秀清则谈她近期创作的状况,谈在文学院和文友相处时的一些难忘的往事,他们聊得像一对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个下午浑然不觉地过去了……直到姜庆乙听到明秀清说:“姜哥,我该回去了,天黑了。”他才忽然有了一种失落感,他没想到时间过得这么快,只得相约第二天再见面。 
  第二天上午,姜庆乙在按摩诊所打理生意,因为有一些固定的患者是每天必来的。他盼过了中午,就早早地歇了工,急切地等待明秀清的到来。下午一点多钟,明秀清如约而至。寒暄之后,姜庆乙吸取了昨天的教训,绝口不谈文学,但他又不好意思直奔主题。而明秀清则是个文静内向的女孩儿,一时也没提出什么话题,俩人竟然“冷场”了一小会儿。还是姜庆乙率先打破了“僵局”,他打算从童年开始,以便迂回地提到爱情和婚姻。童年的话题一被点击,两个人立刻放松了心情,童年有趣的往事,被他俩如数家珍地一件件捧出来,就连文静的明秀清也被逗得咯咯地乐着,聊着、聊着,姜庆乙又忘了今天的主题。时间悄悄地逝去,及至日暮,姜庆乙才猛然省悟,又耽误了一天的好时光。 
  第三天,姜庆乙上午照例要打理生意。下午,姜庆乙还是早早地歇了工,等待着明秀清的到来。当他听到明秀清的脚步声时,心不由得突突地跳起来,因为,他决定不再等下去了,他要挑明这个从前从没涉及过的话题。他将明秀清让到座位上后,开门见山地说:“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明秀清聪明至极,只是笑而不答,反问:“你说呢?”姜庆乙迫不及待地说:“今天是情人节,你知道吗?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一起过情人节。”听了这话,明秀清很感动,她说:“是的,过情人节我也是生平第一次。”一句话,两个人心理距离一下子缩短了。 
  接下来的几天,他们便时常牵手到郊外的小路上漫步,依偎在一起倾心畅谈。有一次,他们去美丽的鸭绿江畔畅游,当他们返回姜庆乙家的时候,明秀清发烧了,这可急坏了姜庆乙。他亲自给明秀清配了药给她服了,然后施展了他的拿手绝活——穴位按摩,他非常认真地为她整整进行了一个多小时的穴位按摩驱除风寒,而他自己却累得汗水淋淋,然后又亲手熬了姜汤给她喝了让她睡下,姜庆乙便坐在床前静静地守着。一直守到夜半时分,明秀清醒来时,她发现自己不但烧退了,而且神清智怡,她十分惊叹姜庆乙的医术。当她看见守在一旁的姜庆乙时,更是十分感动。她想:这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啊。但是,她还是克制着自己的感情,用电话喊来出租车,与姜庆乙告别回到了秦萧的住处…… 
  经过6天的接触,明秀清觉得姜庆乙那富有穿透力和感染力的语言,为自己开启了一扇门,在那里,她读到了姜庆乙的善良、坚强、执着和睿智。而在姜庆乙看来,明秀清单纯透明的性格,让他感受到了人性的美好。不知不觉间,姜庆乙在与明秀清相处的短短6天中,曾经顽固坚持的独身观念已经在悄悄地如冰雪消融,他竟渐渐地对明秀清萌生出一种深深的无法遏制的依恋。 
   
   闪电结婚,携手走上红地毯 
   
  6天很快就过去了,明秀清于2月18日离开姜庆乙回家了,姜庆乙头一次感到了为爱相思的痛苦。 
  不久,两人便开始鸿雁传书,倾诉彼此的相思之苦。和明秀清通了几封信后,姜庆乙又为女友写下了诗歌《你的名字》。写完,他兴奋地把电话打给了正在上班的明秀清,用富有磁性的男低音大声朗诵了起来:姑娘,你是第一个春天里/这枝花开/明媚、秀美/我献上倾媚的眼神/……/原来举案齐眉下面/有一双我的眼睛/像一个谜底/你的名字/送来答案。明秀清静静地听着这首仅仅是为自己而做的诗歌,一种幸福的感觉使她的心醉了。 
  2005年4月23日晚上,抽了十几根烟后,姜庆乙终于下定了决心,他打电话给明秀清,轻轻地说了一句:“小明,老天已经安排我们相互等待了太久,我不想再浪费任何属于我们的幸福时光了!我们结婚吧!既是成全我,也是成全你自己!”明秀清听后愣了一会儿,也许是太过幸福,她的泪水溢满了眼眶,然后在电话里颇为干脆地回答:“好!” 
  4月28日,姜庆乙和明秀清在双方家长的祝福下领了结婚证。连婚纱照都没来得及拍,姜庆乙等不急了。2005年6月20日,在亲朋好友的帮助下,他和明秀清在宽甸县城的一个教堂里举行了婚礼。双方亲友、同学、文友,还有小镇上的许多居民也闻讯赶来了,纷纷为他们献上最诚挚的祝福…… 
  诗刊社给两位新人发来了贺信,宽甸县委为给两位新人解决实际困难,将明秀清安排在宽甸报社工作。6天速成一生缘,姜庆乙和明秀清的爱情故事感动了很多人。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