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谁说灰姑娘一定是个瘦姑娘

时间:2016-03-2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说起宋朝辉,我和他可不是一天两天的交情了,自我和他来这个世界之前,就被我妈和他妈用一份口头协议联系在一起了,我妈和他妈是同事又是干姐妹,说要亲上加亲,皆大欢喜。于是,我和宋朝辉便成了她们姐俩儿友谊的“牺牲品”,说了这么多,是的是的,我和宋朝辉是指腹为婚的土得掉渣的“娃娃亲”。 
  对于这件事,我的态度是反感,宋朝辉则很热衷,尤其小时候。比如5岁那年,在幼儿园,一天,阿姨不在身边,他忽然指着我对小朋友们说:“她是我媳妇!”我气得要死,冲上前去就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因为这个耳光,我妈狠狠地批了我一顿,说哪有一点点女孩子的样子?我知道一定是宋朝辉这小子告的状,心里更加恨他。好在很快上学了,学生的任务是学习,何况我和宋朝辉都是那种爱争强好胜的主儿,精力全用在了学习上,在班里你追我赶,拼死拼活。“娃娃亲”的事儿早都抛到爪哇国去了。16岁那年暑假,读李白的诗: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忽然想起什么,来到阳台上往外一瞥,正瞅见宋朝辉领着一帮小孩子在院子里打篮球,他左冲右突,上下腾挪,好不卖力。我“扑哧”一声乐了,至于嘛,和一群小孩子还这么在乎输赢! 
  大学我是在北京上的,宋朝辉说自己是个孝子,怕自己走远了爸妈孤单,于是选择了家门口的大学。对此我妈还夸宋朝辉,说这孩子懂事。我嗤之以鼻,说他没男子汉样儿。大一寒假回来,宋朝辉来我家找我,约我去咖啡馆坐坐。我说拿爸妈的血汗钱冒充小资啊?我不去。他摇头说不是,是自己做家教赚的。可我还是不去,那种地方太受拘束。于是我们去泉城广场玩。广场上有很多鸽子,我逗着鸽子玩,宋朝辉蹲在我身边一副满腹心事无从说起的样子。我说你想说什么就说吧,别吞吞吐吐的,让人看着怪难受的。他直了直身子,说你还记得娃娃亲这回事吗?我听了捧腹大笑,身边的鸽子被吓走了一大半,我说宋朝辉你可真老土啊,都什么年代啦,你还娃娃亲!宋朝辉一脸的茫然。 
  其实我懂他的意思,但青春才刚刚开始,后面一定还有更好的麦穗吧?大二时,有个外系的高个儿帅哥追我。在他送我第一枝红玫瑰的时候,我对自己说,你瞧,后面果然有更好的麦穗!但这颗麦穗很快就移情别恋了,因为他也发现了更好的麦穗。 
  我心情沮丧极了,自信心大减,暴饮暴食,然后我就变胖了。后来就减肥,但怎么减也减不下去。 
  转眼毕业,我回到济南,万万没想到会和宋朝辉在同一座写字楼里工作,他在27层,我在23层。更没想到几年不见,宋朝辉会变得那么帅,极具明星气质,和韩剧《冬日恋歌》里那个帅哥裴勇俊不相上下。那是九月的一天,当我走进电梯抬眼看见他的时候,我几乎要惊呼“上帝”,他冲我阳光般地微笑,然后绅士般地接过我手中那一大摞材料,说,来,我帮你。电梯在快速地上升,我偷眼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自己是多么胖啊,简直像个灰姑娘。 
  从那以后,宋朝辉坐电梯总坐到23层,经过我的办公室,冲我摆摆手或扮个鬼脸,然后再去爬楼梯。同事柔柔说,秋秋,那个宋朝辉爱上你了吧?我心里虽然乐开了花,但脸上却假装平静。什么爱不爱的,我们只不过从小一起长大。宋朝辉常给我打电话或约我出去玩、吃饭,但他从不谈及感情的事。我暗地里急得抓耳挠腮,几次都想问他,你到底还记不记得那个“娃娃亲”啊?但张了张口,还是咽了回去。我在他面前,一向是骄傲的。 
  一天,下了班,宋朝辉又约我一起吃饭。他一直笑笑的,我以为他要说娃娃亲的事,但他却说,秋秋,我恋爱了,恭喜我吧?有空介绍你们认识。我听得措手不及,看着他一张一合的嘴巴,忽然觉得桌上的菜一点滋味也没有了。但宋朝辉似乎胃口很好,一个劲儿地给我挟菜,说秋秋,你不饿还是想减肥?我想抽他。 
  三月,春光明媚,我的生日,不知不觉我已经25岁了,这个年龄真是个坎儿,我妈整天都摆出一副要和我正式谈心的架式,主题就是何时领一个男孩子回家?我烦这些唠叨,就撒谎说为了方便工作,公司让我住到集体宿舍去。 
  我提着行李满大街转了一圈,才知房租并不是我想象得那么便宜,600大洋,完全够我买一件漂亮裙子了,我坐在街心花园里叹气。这时手机响了,是宋朝辉的短信:秋秋,你在哪里?嘻嘻,宋朝辉!送上门来了,不宰他对得起谁呀?他的两室一厅闲着也是闲着。拖着行李爬上六楼,宋朝辉来开门,他一只手撑在墙上,说无家可归了吗?投奔我而来?我实话实说:外面的房租是600元,我会打扫卫生会洗衣服会做饭,你就看着办吧。他说只有一条,你别耽误我找女朋友。我说,不耽误不耽误,你有了女朋友我立马就走人。进了客厅,我打开冰箱一瞧,除了速冻食品就是饮料、啤酒,沙发上是一箱泡面。我拍手大笑,标准的单身汉。宋朝辉在身后嘿嘿一笑,你放心了吧,我一个人住。 
  每个月宋朝辉收我100元钱,然后他拿着这些钱到楼下小酒馆请我的客。有一次,花了80元,老板娘找回20元。我说,不能老让老兄破费啊,这回AA制吧。说着我便拿了一张10元的塞到自己口袋里。回去的路上,他想起什么,说不对呀,我被你这个小丫头给算计了,而我早已狂笑着跑远了。 
  我有了男朋友,JOHN在一家外企工作,我们是网上认识的,他对我说,秋秋,我爱你一生一世。我沉浸在恋爱的喜悦之中。晚上和JOHN煲电话粥,宋朝辉一边翻找中央5,一边哼唱:借我借我一双慧眼吧。JOHN在电话里听见了,问谁在唱歌?我压低了声音:我哥。宋朝辉说网上没有好男人,叫我小心。我则说他嫉妒。然后我穿了高跟鞋下楼去,JOHN在楼下等我。 
  6月的一天,我忽然发现脖子上一块皮肤有些异样,于是去医院检查,帮我检查的是个年轻的医生,他看了看说是白癜风,你用中药治还是西药?停了停又补充说,其实这种病没得治。我听了几乎晕过去,想起那些白癜风病人的脸,简直要崩溃了。我趴在桥上,望着桥下流水,泪水流下来。我想起了JOHN。 
  第二天是星期天,我一早就起来了,精心地化妆,然后穿上那身粉红色的套裙。宋朝辉来客厅拿烟,说这么早就赶着去约会呀?我没理他。 
  在名典咖啡馆,我对西装革履的JOHN说,我得白癜风了,这是化验单。JOHN沉默了半晌,说对不起,我还有事,先告辞了。在我走出咖啡馆时,JOHN的短信就来了:秋秋,也许我们不合适。看着手机幽幽的蓝屏,我大笑,这就是我喜欢的人?这就是我笃信的爱情!一点点风雨就给吓回去了。 
  回到家,宋朝辉正在网上玩游戏,见我无精打采,他凑过来,失恋了?听他这么一说,我的眼泪就流下来了。我把一切都告诉他,说你高兴了吧?宋朝辉拍拍我的肩膀,说别哭了,不就是失个恋吗,不就是白癜风吗,有什么大不了的,若嫁不出去,来算计我好了。然后他又嘟囔:爱一个人,就是无论她变成什么样子。 
  次日,宋朝辉陪我去中药店买药,说要亲自熬了给我喝。药店的老中医看了看药方,看看我,说姑娘,你不是白癜风。我说何以见得?老中医笑了,白癜风最明显的特征是皮肤发滑,而你的发涩。我一阵惊喜,拉了宋朝辉就跑。在省级医院,经验丰富的皮肤科专家肯定地告诉我:不是。然后给了我一点药膏,敷了,3天后就好了。宋朝辉对我说恭喜,我则盈盈地望着他。他说千万别说爱我。 
  转眼半个月过去了,宋朝辉像蒸发了一样,连家也不回了。那天我办完事回来,一进办公楼的大厅,就瞥见他和一个穿红色吊带裙的女孩子在咖啡座里坐着,那女孩有着魔鬼般的身材。我心一凉,哦,怪不得见不到他,原来有美人相伴。我走过去说宋朝辉你的女朋友真漂亮。女孩笑说多谢,我叫lily。我见过Iily,知道她是宋朝辉的同事。 
  我忽然很伤感,不仅仅是伤感,在我转身离去时几乎要流下泪来,因为我突然明白,自己竟是那么爱他,也许爱一直在那里,只是我没有发现。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他的存在,而当我爱上他时,他却心有所属!我的心很苦,而宋朝辉却调皮地冲我眨眨眼,说拜拜,秋秋。 
  我食不下咽,一个人在餐厅里默默地吃着饭,我的托盘里只有二两米饭和一小盘青菜。有人拍我的肩膀,说就算是个胖姑娘也不能吃这么点东两虐待自己啊?我生气地回头,是宋朝辉。我刚要骂他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他则把自己的托盘往我这边一推,是虾仁炖冬瓜和糖醋排骨,我平常最爱吃的。他坏坏地笑,吃吧吃吧,再减也不可能成为lily那样模特般的身材的。 
  我的泪终于肆无忌惮地流下来。 
  圣诞节,写字楼里搞party。我深知自己和宋朝辉无望,也就无所谓表露感情了。我在party上一直不停地唱,当唱《盛夏的果实》时我明白无误地说送给宋朝辉先生,祝他爱情甜蜜。我只想在新年来临之前狠狠地说一次爱他:也许放弃,才能靠近你,不再见你,你才会把我想起…… 
  唱完后我一个人跑到洗手间去擦试泪痕。当我再次抬眼时,却发现宋朝辉正笑逐颜开地站在我身后。哭了?他说着递上一沓纸巾。我一把夺过纸巾,嘴巴依然强硬,谁哭了?我干嘛要哭啊?他并不接我的茬,说和我去跳舞吧?我说跳舞去叫你的女朋友lily,找我干嘛?他笑了,我不说恋爱了你能着急吗?至于lily,她和男朋友闹别扭,求我帮忙气气那个家伙!我半信半疑,宋朝辉拉住我,说不信就去看看,人家正在跳舞呢!我心大悦,赶紧见缝插针地说那娃娃亲的事还算吗?这回轮到宋朝辉捧腹大笑了,我以为他会说我老土,但他说,傻丫头,是你三心二意不想算,在我这儿可从来都是算数的!真的吗?但我却依然不走。他说又怎么了?我说我这么胖,像个灰姑娘,不好意思和你一起去跳舞。宋朝辉弹了一下我的脑门,谁说灰姑娘一定是个瘦姑娘呢?也许就像你这样,是个十足的胖姑娘!我一怔,然后我微笑着跳起来,我,我亲了他一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