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上一篇:动物总动员

华丽回归

时间:2016-03-21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VIVE LA EIGHTIES本季设计师们不约而同地把目光转向了80年代,从这个享乐时代中汲取时装的极致廓形以及放浪形骸之精神。 
  本季,Miu Miu秀场以新浪潮乐队SigueSigue Sputnik和Talking Heads的音乐作为背景音,为80年代灵感的设计做了最好的配乐。蓬蓬袖搭配束高腰短裙,以及漆皮尖头鞋和大号项链的装扮,将观众带回到了二十年前那个宣扬夸张与极致的黄金年代,空气中弥漫着躁动的情绪、寻求刺激的荷尔蒙,以及金钱的香气。在Sigue Sigue Sputnik(乐队的名字取自菲律宾一个犯罪团伙)的专辑《Flaunt It》中,它们甚至史无前例地在其中插入了包括《i-D》杂志、L'O réal等品牌在内的高价广告。对于外界的非议,乐队创始人TonyJames不以为然,“商业本来是这个时代的主角,况且我们的专辑听着就像广告。”在专辑中,他们大胆宣扬“欢愉是我们的生意”。 
  的确,80年代的时装业是一桩庞大的生意。Versace、Thierry Mugler、Chanel等品牌纷纷建立或是巩固了他们庞大的商业帝国。1984年10月,法国总统密特朗在巴黎爱丽舍宫作政府报告宣称:“我们应该严肃地对待时尚这个产业,它首先是一门艺术,甚至都不是小众艺术,而是主流艺术。而时尚的创造性,可以和纯艺术相提并论。”自此,时尚开始跻身社会主流产业,获得了前所未有的关注。时装设计师作为受人追捧的明星,登上当时最重要的脱口秀以及新闻报道。不仅时装秀成为重要的新闻事件,看秀的观众也极尽着装之能事,秀场外摄影师如同追寻猎物般追逐前来看秀的明星,看与被看同样重要。比起今天秀场内外人潮涌动的声势,80年代的秀场有过之而无不及。除此之外,包括ThierryMugler、Jean Paul Gaultier在内的设计师也纷纷推出各自的香水业务,在全球范围内获得巨大成功,更为他们赢得了品牌财务上的独立。而《Vogue》杂志封面上更是不断出现诸如“明星!更多!成功!”这样的标题,为80年代定下了基调。 
  秀场的规模和声势之浩大,也在80年代达到极致。法国设计师Thierry Mugler的秀场与其说是服装展示,不如说是一场盛大演出。Mugler声称:‘我爱剧场,更爱戏剧化的一切,舞台让我心动。”在品牌秀场上,模特们插着翅膀从天而降,圣母玛利亚怀抱耶稣登场,男女模特们打扮成超人的模样走秀。模特们穿着廓形夸张的服装,大幅度扭动着身体走到台前,在T台尽头摆出平衡失调的怪异造型。一切在今天看来都显得矫饰到有些病态。设计师Jean Paul Gaultier却声称:“美和幽默感可以兼得。”他让模特们穿着潜水脚蹼走上T台,让男模们第一次穿着裙子上场。“时装最让我感兴趣的是,它赋予人自由感,无论是对穿着者还是设计者来说。”Gaultier说。而80年代,无论秀场内外的人们都呼吸着自由的空气。1983年旨在消除被雇佣者不平等待遇的法案通过,巴黎的年轻人以及不敢公开发声的边缘人群纷纷走上街头,宣扬机会平等,一切皆有可能。 
  T台上的时装也展现了这一时代积极乐观、无拘无束的精神状态。ClaudeMontana、Thierry Mugler、Azzedine Alaia、Gianni Versace的出现,颠覆了70年代末由Yves Saint Laurent、Hubert de Givenchy等高级定制大师所制定的规则。秀场从高级沙龙移至年轻人聚集的潮流街区搭建帐篷举行,秀上年轻的设计师们大胆地塑造自己心中完美的身体廓形,用垫肩、束腰等细节勾勒出极富棱角的身体线条,像一个倒三角形般别有气势。另外,鲜亮的色彩以及超乎常规的色彩碰撞,性感贴身晚装裙以及大片的金色装饰,无不彰显当时纸醉金迷的生活态度。 
  在本季的秀场也能明显看到80年代廓形和装饰细节的影响。Moschino秀上模特们颈间挂着的和迷你裙上印着的金链,像是设计师Jeremy Scott在向创始人Franco Moschino于1983年创立的品牌风格致敬。年轻的Jonathan Anderson无论是在个人品牌J.W.Anderson,还是在由他担任创意总监的Loewe品牌,都极尽可能地吸收80年代的养分:复古色调神奇地搭配出新颖又时髦的色彩组合,大廓形的皮革上衣带来放松的着装态度,鲜亮的颜色彰显乐观主义精神,充分满足了当今年轻人和80年代年轻人一样对于亮眼时髦穿着的渴望。 
  正是在80年代对于新事物的热切渴望中,各个领域都迎来了创造力的高峰。从朋克发展而来的新浪潮音乐,凭借合成器制造出的丰富音效、节奏感强烈的节拍,应和着这个时代躁动和实验的脉搏。1981年创办的MTV电视台最理想地把这一时代的音乐“视觉化”:那些看着木讷和紧张的新浪潮乐手们,穿着将身体遮挡得严严实实的大号西装外套或是戴着大号眼镜,跳着机器人舞或是略显神经质地摆动。新浪潮音乐风格的影响力在本季Missoni秀上荧光色闪现的服装印花以及电子乐风格的地板上清晰可见。设计师Anaela Missoni说:“我想要展现身体线条,于是很自然地就回到了80年代。”而Balmain秀上金属色的褶皱短裙,则让人想到780年代夜晚被各种夸张造型和服装上的耀眼光泽点亮的巴黎Le Palace夜店——每晚近1500人在夜店门口排起长队等待狂欢。它也因为拥有最炙手可热的DJ以及声势浩大的表演而成为时装、电影以及地下亚文化领域不同人群集会的场所。在此,它慷慨地接纳不同身份、种族、背景的客人,就像宣扬“自由、平等、享乐”的80年代一样。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