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遭遇“冷博士”,爱情“冰川期”过后我重获新生

时间:2016-03-22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当我睁开双眼再次看清这个世界的时候,我看到了窗外射进的明媚春光,看到了年迈父母满是沧桑和忧郁的面庞……还看到了一双眼睛,温情而挚诚。那一刻,我忽然明白,我不惜以生命为代价苦苦追寻的至情至爱,其实就在我身边,我曾经因为唾手可得的平常而忽略了它的存在,而实际上它就像空气和水一样,始终在默默无闻地支撑我的生命。 
   
  (1) 
   
  大学毕业后,我如愿进入北京一家著名的新闻单位做记者,男友顾清明进了一家建筑公司。经过几年打拼,我们都小有成就——我被提升为记者部副主任,顾清明则荣升为项目经理,被派驻昆明担任一个大型基建项目的负责人。 
  清明临走那天,我们在机场依依惜别,直到最后一刻,他才不得不松开我的手。那一刻,我的双眼模糊了,感受到了一种痛彻心肺的感伤。 
  没有清明的日子,我的生活一下子变得索然无味,每天除了工作,几乎再没有什么事情能提起我的兴致。4月底,单位组织和几个大型科研机构“五·一”联欢,每个部门必须出节目。同事们见我整天无精打采,就把我拉进他们的合唱团,还给我分配了诗朗诵。 
  联欢那天,礼堂里坐满了人,我穿着红丝绒礼服,站在合唱队伍的前面,用抑扬顿挫的声音完成一段配乐诗朗诵,赢得台下一阵阵热烈的掌声。演出后是舞会,我还没有来得及去后台换服装,就被一位男士邀请到舞池中央。悠扬的乐曲响起,我借着幽暗的灯光打量了一下他,一张端正厚道的面庞,35岁上下。 
  “冷吗?”大概是我冰凉的双手让他有点意外。“有一点。”礼堂的气温的确有点低,而我又穿着低胸无袖长裙,阵阵凉意使我微微颤抖。他握住我的手掌微微用了一下力,一种温暖的感觉让我有一点心动。 
  一曲结束,他把我送回到座位,然后坐在我的旁边。交谈中我知道了他叫高柯,是某科研所的研究员,曾留学美国杜克大学,获得硕士博士学位后回国,现在参与研究的生物遗传工程项目是国家重点投资项目,工作非常紧张,这次联欢是他近一年来唯一的一次娱乐活动。说到这里,我看见他的眼里略过一丝落寞。 
  这时舞曲又响起,我不由分说拉起他步入舞池。我只有一个简单的愿望,就是让他在今晚玩得开心,过得快乐。高柯的心情这回显然开朗许多,他还教了我一种新的舞步,是他在美国念书时非常流行的跳法。那一晚,我们玩得很尽兴。临告别时,他留了一张名片给我,然后在通讯录上工工整整地记下了我的联系电话。 
  第二天下午,我正在赶稿,手机响了,“昨晚睡得好吗?”是高柯的声音,低沉,还有些沙哑。他说难得今天不用加班,想请我吃晚饭。我看了看笔下的新闻稿,估计晚饭前能完成,就爽快地答应了。从那天开始,我们成了很谈得来的朋友。 
   
  (2) 
   
  顾清明在昆明的进展很不顺利,合作方的一些不良风气使他的工作处处受阻,我从电话里明显能感觉到他情绪低落。为了安慰他并给他一个惊喜,我决定事先不打招呼去看他。7月初的一个周末,我乘飞机赶到昆明,当时天色已晚,我找到顾清明的住处,敲开房门,里面出来的是他同事,说清明今晚有应酬,正在陪客户吃饭。我放下旅行包赶到同事告诉我的酒店,在服务小姐的带领下推开一个包间的房门,却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只见一桌红男绿女觥筹交错,烟雾缭绕。顾清明愣愣地看着我,仿佛见到了天外来客。而在他的身边,一个坦胸露背的女人正举起酒杯向他敬酒。 
  顾清明追上我,拼命解释那只是逢场作戏,他绝对没有做任何对不起我的事情。可是无论他怎样辩解,我始终难以挥去内心的羞愤,决定第二天就买机票回北京。看着顾清明欲语还休和懊悔的目光,我茫然若失。 
  再见高柯时,我向他倾诉了心中的苦闷。那天晚上我喝了很多酒,高柯扶我走出酒吧,开车到我的楼下,扶我打开了房门……后来的事情我就不记得了。清晨醒来时,我发觉自己躺在床上,头上放着一块毛巾。我起来走进客厅,看见高柯躺在沙发上合衣而眠。 
  我和高柯的友情从那个清晨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我常常在伏案工作时,脑海中不由得出现他睿智冷峻的目光,耳边回响着他充满思想火花的话语。这是一种危险的预兆,我对顾清明的感情正在渐渐冷却。 
  就在这时,顾清明传来消息,说竞标的工程失败了,他的失误为公司造成重大经济损失,他被公司解聘了。见面时,他面容憔悴,目光凄凉,这完全不是我熟悉的顾清明,像是一个陌生人。 
  “我现在已经负债累累,不能给你安定的、衣食无忧的生活,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如果有一天,我能做到这些了,我会再来找你。” 
  这样做一定让他痛苦不堪,但男人的尊严让他不得不这样做。8年了,我们的爱,从校园到社会,从懵懂的少年到今天的成年,其间经历了无数风风雨雨,可最终还是没能走到一起。 
  望着顾清明离去的背影,我再也忍不住,流下一脸泪水…… 
   
  (3) 
   
  我和高柯的感情进展很快,几乎到了一日不见如隔三秋的地步,后来高柯索性经常在我的住所留宿。每到下班时间,我都急切地赶回家,在附近市场买回各种食物,然后扎起围裙,热火朝天地做出一桌香喷喷的饭菜。有时我们还会喝一点酒,酒至酣处,高柯会起身搂住我,在悠扬的音乐声中起舞……高柯的目光深沉专注,我融化在他的深情中,也融化在幸福里。 
  一天下午,我忽然接到高柯的电话,说中央领导要在第二天接见国家中青年科研工作者,他也在被邀请之列。我听了也很激动,这可是一名科研人员至高无上的荣誉啊!我立刻向单位请假,领导和同事们纷纷向我祝贺,他们为我拥有这样优秀的男朋友而高兴。从单位出来,我就冲进商场,花几千元为高柯买了一套西装,又配了衬衫和领带,我要让高柯以最出色的形象出席明天的隆重仪式。那天晚上,我和高柯都兴奋得难以入睡。 
  第二天早晨高柯走后,我忽然发现高柯的手机忘了带,接近中午时分,他的手机急促响起,而且连续不停。我一看,是北京市内的号码,一定是他的朋友有急事找他,于是我接听了电话。听筒里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请转告高柯,让他立刻回家,他的儿子得了急性肺炎,马上要住院。“什么?!”我重复了一遍高柯的手机号码,问对方是不是搞错了。“没错,”女人的声音依然冷静,“我是高柯的妻子,我们的儿子已经快一岁了,现在得了急性肺炎,请让他立刻回家!” 
  我不记得接下来自己都做了什么,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直到房门被打开,高柯出现在我的眼前。羞辱、愤怒、绝望一下子涌上来,我冲过去死死攥住他的臂膀拼命摇晃:“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你告诉我——”我拿着手机,歇斯底里地呼喊。 
  高柯起初有点惊讶,但很快就恢复了常态,冷静得像是面对与他无关的人和事:“我本来不想告诉你,既然你已经知道了,那么你就应该知道最真实的情况。”接着他讲述了他和他妻子的故事,语调平稳,思路清晰,就像是在述说一个遥远而又熟悉的朋友的往事。 
  他妻子是他大学教授的女儿,她非常爱他,教授一家人都非常喜欢他。他也喜欢过她,但算不上爱,只是年轻时候他分不清爱和喜欢有什么太大的分别。顺其自然毕业后他就娶了她,一年后去美国留学,一走4年。其间妻子一如既往地等待他。他说见到我以后,才知道爱情依然能够点燃他那颗荒凉已久的孤寂之心,他的生活有了意义,他的身心从里到外都焕发出从未有过的光彩,他真正爱的是我。 
  说完这些,高柯告诉我,他要回家去看儿子,毕竟孩子是无辜的,他得履行父亲的职责。 
   
  (4) 
   

  高柯走了。我不吃不喝在床上躺了两天,拒绝任何人来看我。当我再次走出房间时,眼前一片晕眩,还伴随着恶心,呕了好几次。我知道自己一定是病了,就去医院检查。然而检查结果又给了我致命一击:我怀孕了! 

  我约出高柯,把怀孕的事告诉他。他一听就急了,让我尽快把孩子处理掉。听着他干脆甚至有些冷酷的话语,一阵阵凉风从我背后冒出。 
  我欲哭无泪。悲伤之余我想到了高柯的妻子,高柯不爱她,这样的婚姻生活对一个女人来说是最大的折磨。我想把我和高柯的关系告诉她,希望她能退出,这样我还会有一线生机。 
  这是一个纤细苍白的女人,见到我脸上的神态没有任何变化,自始至终一副麻木冰冷的表情。我把和高柯从相识到后来感情发展的过程一股脑儿倾诉完,说到激动时禁不住泪流满面。然而让我震惊的是,她依然没有任何变化,见我不再说话,她才慢慢开口:“我不会干涉高柯在外面做的任何事情,但我也不会离开他。现在我要回去了,我们的儿子还在医院里需要照顾。”说完起身,像个幽灵般从我眼前消失了。 
  我整个人呆住了——一个正常的女人怎么能像她这样无动于衷?她的冷酷和决绝让我想起高柯——难道是长期的压抑和冷落使她变成这样的吗?我知道,我和他,都无路可走了。 
  那天我自己走进医院。巨痛之后,我又一个人叫了计程车,回到家里。望着四周熟悉的一切,曾经是那样鲜活,那样有情有意,但现在完全变了,变得只是一堆没有生命的摆设。 
  我拉开抽屉,取出一瓶安眠药。这时我想到身后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在北京我没有太亲近的朋友,只有高柯,况且我也想再最后见他一面,毕竟他是我真心爱过的男人。 
  高柯接到电话立即赶到,此时我已经有些迷糊了。我告诉他结束生命是我自己的选择,跟任何人没有关联,并嘱咐他在我死后把我的房子卖掉,寄5万元给我的父母,余下的财物全部留给他。高柯就像一个机器人一样坐在我对面。 
   
  (5) 
   
  下面发生的事情是我后来听说的。高柯在我渐渐失去意识之后,开始打电话给他的朋友,联系卖掉房子,并约定看房的时间。这时我手机响了,是我单位的部主任。同事们因见我这几天心神恍惚,想趁我在家休息时来看望我。电话是高柯接的,他告诉他们:“她已经死了,自己吞下一瓶安眠药……”主任听了大惊,嘱咐他千万不要离开,一定要守住我,他们立刻赶到。等主任和几个同事赶到时,房间里只剩下昏迷的我,高柯已经无影无踪。 
  我被送到医院抢救,第二天上午才恢复神志,医生说我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但这需要做全身检查,包括化验血样,但本医院设备出现了故障,须有人带着我的血样到另一家医院检查。主任把这个任务交给了被硬揪来的高柯,他满口答应后带着我的血样离开了。 
  不到半小时,一位出租车司机来到医院,把我的血样交给医生,说乘车人让他把血样送回来,并说已经检验过了,没有问题。可是医生接过血样一看,原来的包装完好无损,这说明血样根本就没有被检验过。 
  由于昏迷太长时间,血液中很有可能发生病变,如果没有及时发现并对症下药,依然会导致生命危险,做出这样不负责任的举动,高柯就有可能成为间接杀害我的凶手。 
  听了医生的话,一阵悲凉再次涌上我心头:这个世界已经没有任何值得我留恋的东西了。我趁大家出去吃饭时把输液的玻璃瓶打碎,用它狠命地割破手腕……当人们进来时我已经倒在血泊中,他们再次把我推进急救室。 
  在我被抢救期间,同事们商议怎样才能恢复我活下去的信心。一位了解我的大姐提议把顾清明找来,后来大姐告诉我,顾清明接到电话后没再多说一句话,立即赶赴机场,乘最快的航班飞到北京。一到医院他就守在我身边,整整一天一夜,连眼睛也没合一下。 
  当我重新睁开眼睛看这个世界时,也看到了顾清明的眼睛——那里面布满血丝,也充满挚诚和悲伤。顾清明不顾周围还有那么多人,一把搂住我……我和他同时放声痛哭起来。周围的人无不动容落泪。 
  顾清明哽咽着说:“你怎么这么狠心!你这样做是在戳我的心,你知道吗?”我无言以对,顾清明接着说道:“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盼望着有一天给你一个美满幸福的家,你要是走了,我做的一切还有什么意义?” 
  从那以后,顾清明再没有离开我一步。在我出院以后,同事们纷纷出谋划策,商议如何惩治高柯,甚至以蓄意伤害罪把他告上法庭。但是高柯的律师出面为他辩解,说虽然整个事件与高柯有直接关系,但由于没有造成恶性后果,所以罪名不能成立。所有人都不服气,想继续告他,但被我拦住了。 
  法律的事情我不懂,不知道这样解释是否合法,但我不想再为这件事纠缠下去了。我已经历了大悲大痛,幸运的是,我没有倒下,有那么多善良的人帮我,让我重拾生活的勇气;更幸运的是,我重新得到了苦苦追寻的那份真情——我和顾清明现在过得很好。这,已经足够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