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盛世繁花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一 
   
   玻璃下班的时候经过一家鞋店,看到橱窗里几十双鞋正千娇百媚地向她含笑招手,一时经不住诱惑,抬脚走了进去。 
  卖鞋的小姐很热情,立即拿出各种款式的鞋子,玻璃一双双地试,试好后,从钱夹里拿出信用卡来付账。收款小姐对玻璃说:“小姐,您的信用卡已经停止使用。” 
  “哦,是吗,那么换这张。” 
  不是不惆怅的,从今以后买任何东西,都需要自己买单,衣服、鞋、手袋,头饰、纱巾,所有的一切。 
  周已经不复存在,连他的信用卡都一并失效。只是还不敢相信,曾经美好的时光,过去得那样快,而所有的不愉快,也都发生得那么让人猝不及防。 
  出来的时候玻璃手上挽着3个袋子。玻璃是个美丽的女子,走在街上有百分之百的回头率。 
   
  二 
   
  玻璃有时觉得,自己就像生物所里躺着的那具女尸,辗转流年,冰冷地绽放着无人知晓的美艳和寂寞。 
  经考古学家证实,女尸曾是唐朝的一位公主,年纪很轻,死后被葬在一座很深的墓穴里,因为是吞金身亡,所以保持了和生前一般栩栩如生的容貌。 
  玻璃在生物所工作了6年,专门负责古代尸体的保存和修复工作。女尸运来生物所后,就由玻璃进行隔离防腐等处理工作。剖开真空的包裹袋,露出少女的脸,安稳合目而眠,就像是一个睡着了的美少女。 
  生物所那么多从古墓里挖出来的尸体大都支离破碎,独有她,是最完整的一具,像灵魂不灭般永生。 
   
  三 
   
  周刚认识玻璃的时候,带她到西子湖畔坐乌蓬船,船到湖中央,趁着晃荡,周把嘴凑近玻璃的耳朵,往里吹气,弄得玻璃痒痒的,接着,听到周轻轻说:“玻璃,我会爱你一辈子,永不变心。真的!” 
  玻璃微笑,很用力地点头,她将周的手拖过来,握到自己胸前。周的手指细细长长,冰冰凉凉,玻璃仰头看周,周的眼睛像湖水一样闪着鳞鳞的波光,映照着她的脸。幸福的感觉就像长生藤,枝枝蔓蔓绕了上来,直到密密匝匝让人无法呼吸。 
  玻璃一直都相信,那时那刻,周说的,是很真的真心话。 
  下船的时候下雨了,两个人都没有带伞,雨把他们都淋湿了。周拽着玻璃一路狂奔,停下来的时候,彼此望着,口里喷着水,笑着喘成一团。玻璃前额粘着几缕湿发,滴下水来,她顺手将它们抿上去,周看得呆呆的,玻璃用手推他,他才说:“玻璃,你真好看。” 
  玻璃一愣。 
  从一开始就告诉过他,一个女子27岁,就已算是过完青春的一大半,再美,花期亦有限。 
   
  四 
   
  一般古墓物件,沉睡于地下千年,一见新鲜空气就会氧化,这具古尸也不能原样保存太久,得由其他同事们按最先进的生物工艺进行处理和重新制作。 
  玻璃时常去特别制作室观看制作进程,看着少女的躯体被各种化学药剂所穿透,一天天地枯竭下来,玻璃感觉自己的心也在一寸一寸枯萎。是因为周的离开吗,使她如同缺了氧气的鱼,在水与岸之间来回地挣扎。 
  他们告诉玻璃,处理女尸时得非常小心地分离,否则很容易破坏她原有的皮肤表层,处理药剂也得分毫不差,他们还特别制作了仿真眼珠,给少女安上。 
  那少女的脸便时时浮现在玻璃眼前,她会疼吗?她是为什么死的,是为情自杀吗? 
  晚上睡觉时,玻璃梦见自己变成了那个唐朝的少女,穿一件抹胸的紫色纱裙,挽着高高的发髻,额前留两绺发丝垂下来,周是公子,夜半与她在庭院里幽会并私订终身。 
  然而,公主的婚姻却不能自主,皇命难违,爱情又无望,玻璃毅然吞金自尽,一缕香魂,从此寂寞天地间,陪伴她的,不过是公子周放于她鬓间的那一朵小小的白花,直至千年。 
  玻璃醒来的时候哭得稀里哗啦,事实是不是如此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玻璃在为自己而哭。 
   
  五 
   
  “不许和玻璃来往,她足足大你7岁。” 
  “不,我要。” 
  严厉的声音来自周的母亲,倔强的声音属于周。第一次到周家拜访,没想到,是这种结果。或许是她笑的时候不小心,露了眼角的细纹出来,亦或许,是别的什么她不能知晓的原因。 
  周的母亲年轻而高贵,仅仅吃了一顿饭,聊了几句家常的话,就立即判定,眼前坐的玻璃,绝不仅仅像她讲的只有23岁。 
  周被母亲叫到里屋去讲话,玻璃被独自留在客厅里喝茶,周的姐姐作陪,她坐在沙发上,一直嗑着瓜子,玻璃很吃力地在她的“卡卡”声中漫无边际地搭讪着说一些话,以遮掩自己正努力侧耳倾听里屋声音的事实。 
  偶尔一两句飘出来,揪得玻璃心疼。 
  周的母亲出来,对着玻璃仍旧是毫不露声色的样子,她对玻璃说:“周有些不舒服,不多留你了,有空常来玩啊。” 
  周后来和玻璃解释说,他被反锁在房里,不能出来。 
  周还说:“玻璃,你放心,我决不负你的。” 
  玻璃在黑夜里紧紧搂着周,无声地流着泪,周是个20岁的孩子,20岁的孩子总是热血沸腾,心里充满爱情的躁动。 
   
  六 
   
  那是一段最疯狂最快乐的日子,周和玻璃,在城市不起眼的角落里租了一间老式公寓,像两个偷嘴吃的小孩,没日没夜地缠绵在一起。 
  周从家里带了一张信用卡,搬进公寓的那天,他一脸严肃地将卡放到玻璃手中,说:“玻璃,我是个男人了,让我来负担家用。”惹得玻璃哈哈大笑。 
  他总是赞叹她的脚,十个脚趾凝脂一般,放假时,他带她逛街,买小巧玲珑的各式女鞋,让她穿给他看。 
  她为他买菜做饭,做好后逗他说:“我这手可是专门和古代尸体打交道的,吃我做的东西,你怕不怕。”周摇头,大声说:“不怕不怕,多美的手,喜欢都来不及。”说着就大口大口地往下咽着饭。 
  玻璃笑着,这便是盛世了,和心爱的人在一起,买买东西,做做饭,顺便等待他长大成熟。至于将来,他还会不会在她身边,根本不值得去想。 
  所有的一切,都瞒着周的母亲。 
   
   七 
   
  周的母亲和玻璃摊牌。 
  她说:“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是不是你把周藏起来了?” 
  玻璃答:“伯母你要相信我,我没有。” 
  周的母亲发出一声冷笑,说:“你们也该玩够了,你不会以为,我会同意周娶你过门吧,你比周大7岁,背景也复杂。还有,我知道你以前做过些什么。” 
  玻璃曾用3个晚上的代价,换来自己读大学的机会,这是玻璃最伤心的隐秘,如今被周的母亲用很尖刻的话语说出来,令玻璃感觉无地自容。 
  玻璃盯着周的母亲涂着蔻丹的指甲,觉得一阵阵眩晕。 
  多年来,玻璃一直为这件事自责着,苛刻地对待自己,不允许自己轻易地陷入到恋爱中去,甚至医科毕业后宁愿放弃大医院的实习职位,去没人愿意去的生物院,强迫自己忍受那些防腐药剂的气味,与那些没有生命和知觉的躯壳为伴,以洗清自己当年无奈犯下的过错。 
  10年了,本以为不会再有人知晓此事。那次去周的学校串讲,看到台下那张青春张扬的脸,一时不能自控,失足掉下去,便是万劫不复。 
  陈年的伤疤,年复一年,结上厚厚的痂,一下子揭开,痛彻心肺。 
  “还有,你想知道我为什么知道这件事吗?因为,当年和你做交易的那个人,就是周的父亲。我至死都记得那个女学生的样子,这得要多亏你,长了一张令人过目不忘的美人脸。” 
  什么都记不清了,只看到周的母亲嘴在不停地蠕动。 
  像无数把尖利的匕首,刺得玻璃鲜血淋漓。 
   
   八 
   
  周在一个雨夜愤然出走。 
  玻璃站在门外苦苦守了一夜。 
  等来的是周的死讯,愤怒的周在雨夜狂奔时被过往的卡车撞倒,送到医院时,已经没有呼吸了。玻璃的盛世,一夜凋谢。 
   
  九 
   
  周的尸体被焚化了,唐代女尸被送到博物馆展出了。玻璃却时常做噩梦,梦中少女的脸就是她自己,被现实所阻隔的爱情,始终遥不可及,虽然她曾那么努力。 
  盛世繁花,落满一地,因爱的灵魂不灭,所以愈加痛楚。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