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有一种爱是六月的雪

时间:2016-03-24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 
   
  她叫云,人如其名,温柔得犹如天空中的云。长长的披肩发,黑色边框的眼镜让她更显得柔美可爱。与她相识还要从小学五年级说起。那时候她很稚嫩,但在整个班里她的人缘最好。我对她的好感也许就是从那时开始的。记得有一天,上课的铃声已经响了很久,也没看到她进教室,同学们都觉得奇怪。后来听老师讲云昨天晚上骑自行车回家时不小心摔了一跤,受了伤。此后几天,我的心里乱成一团,每一天都盼着她来,期待着她能够早日康复。一个星期后她终于来上课了,看着她脸上的疤痕,一种莫名的感觉涌上心头。接下来我时常会注意到她,每次上课我都会有意无意地看看坐在我左后方的她;下课时她在教室我便也会在教室多待几分钟,就连我们照小学毕业照时我都会想着是否能靠她最近。 
  后来,我有幸与云考上了同一所中学,当我收到通知书并知道与云在同一个班时,我欣喜若狂,以至于家人都用异样的眼光看着我。我能看懂云的眼神,她有时也会通过眼神与我交流,每当轮到她打扫卫生时,我都会借与同学打闹之名,帮她抬板凳。皇天不负有心人,我们俩私底下开始说悄悄话,那段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时候。 
  然而,时间不会只停留在美好之中,我们又面临毕业了,云很顺利地考进了一所师范学院,而我却不幸落榜,这就意味着我们将面临分别。 
   
  二 
   
  当年冬天我应征入伍了,走之前我给云去了一封信,临走时她专程从几十公里外的学校赶来送我。因为她的到来,我心跳加速,兴奋得在接兵干部点我的名时我都有点恍若隔世。 
  我走了,带着她的祝福,带着我对她的爱恋,走进了远在三千多公里外的边疆警营。 
  有了云的鼓励与支持,我在工作中的成绩也如芝麻开花节节高。 
  部队要求义务兵3年内探一次亲。因此,相距甚远的我们,只能依靠鸿雁传音,维系彼此的思念之情。每次与云通话时,她总是滔滔不绝,而我却是呆若木鸡,几乎都是她问一句,我答一句,且每句话都与爱情不沾边。像琼瑶小说里那样的甜言蜜语,浪漫感人的爱情故事,在我与她之间一点也没有体现出来。 
  有她相伴的日子过得很快,很快就过节了,那时每逢过什么节日,我都会用我每月仅有的几十元津贴为云送上我最真的祝福,因为我觉得这是唯一能与她缩短距离的方式。11月1日,她的生日,这对我来说是件非常重要的事,我想了又想,最终想出了一个既浪漫又能表达心意的办法。我用一个月的津贴在部队的军嫂商店买了2000张颜色各异的折叠纸,然后用了一个月的课余时间精心折了2000只五颜六色的千纸鹤,精心包装后带着我的一颗诚挚的心投入了那绿色邮箱,寄出后我每天都在想,她收到的那一瞬间会是什么样子。后来云打电话告诉我,她特别感动,因为她的感动,我几天都没能合眼,这时我才懂得什么叫爱得如痴如醉。 
   
  三 
   
  1999年底我刚转为士官,回家探亲,一路上我兴奋不已,因为我满脑子都是云,每过一站我的激动就多一点。回家后,我便飞一样地来到她家门口,在响应了事先约好的暗号后,她出来了,一身洁白的大衣,长长的披肩发用白色手帕扎成蝴蝶结状,一双擦得又黑又亮的高跟鞋,更使得她1.70米的个头又高了许多,也更美了。“去河边散散步吧。”她说。她家朝前走200米有条河,小时候我们经常会来这条河边玩。在河边她问我:“你觉得我什么地方好?”听到她这么一说,我有点心慌的感觉,说实话,我确实不知道她哪个地方好,但就是特别地喜欢她,“哪儿都好。”停顿了一会儿我便说。“我25岁以前不准备结婚,即使结婚我也希望是嫁到你家。”她又接着说。我不假思索地说:“为什么不准备在25岁前结婚?”“因为这段时间我觉得我们都还不是很成熟,彼此的事业都还没有稳定,这么早地进入家庭生活不现实。”“我会等你,在这之前我也会为你干一番事业。”就这样,我们聊了许多,突然只觉得我的左手被什么东西拽了一下,我与她面对面了。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虽然日思夜想,满脑子都是她,但真正到那个时候我却不知该如何是好了。她突然一把将我拉住,抱着我,一声不吭,笨嘴笨舌的我,半天才冒出一句话:“我可以吻你吗?”她没吭声,只是马上将抱着我的手从我身上放下。她那紧握着我的双手缓缓的从我指间滑落。当时我并没想到她那滑落的双手居然是我们分手的预兆。现在想想真是后悔不已。 
  归队后,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我为什么会这样呢?面对自己心爱的人,当她向你示好时,自己怎么会那么冷淡呢?从那以后,我很少收到她的回信,这样一直持续了一年,有时电话里她说:“初恋没有几个人能真正成为夫妻的”。 
   
   四 
   
  1999年,领导决定让我担任司令部司务长,我先告诉了远在千里之外的她。也是在那年她的工作分配了,在我们县的一个乡里当小学老师。 
  2000年冬天,我又探了一次家,我借来战友的摩托,直奔她们学校。看到她我发现她变了,长长的披肩发变短了,聊了几句后才发现她确实变了,不光是穿着,是整个人都变了,变得让人不可想象,因为在这之前我听有人说一个开车的男孩疯狂地追她,但我没把这当回事,因为我觉得,这是人之常情,毕竟自己在外边那么长时间,更何况,云又是如此与众不同。晚上她和她的好友约我去跳舞,在舞厅我们找了个比较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因为我是头一次进舞厅,所以感觉很新奇,我们去的那个舞厅并不大,但人却很多。她的两个同学先步入舞池,桌前就剩我和她,我说:“你常来?”“有时。”她说。舞池音乐再起时,“走,你教教我。”我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会。”她不假思索地回答我。没多久她好友非拉着她跳,她去了,看着她舞步流畅的样子,优美的舞姿,很难让人想象她不太会。想到这里我便起身走到吧台付了酒水钱,也没打招呼便离开了那里。我直奔回家,回到家母亲早已休息,我也悄悄地躺下来,没过多久电话铃响了,是她打来的,我叫醒了已经睡着的母亲接了电话,说我不在。就这样,她一个小时打了3次,都是母亲接的,也是同样的话。直到现在她也许还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在家里。第二天听她的好友说那晚风很大,她一个人在外面找了我好久。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我约她去吃饭,她同意了,她说了很多,我也一直在听,其意思也就是分手,我也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总觉得我爱她爱得如此之深,为何换来的是这样的结局呢? 
  两天后我对父母说我要回部队了,父母、朋友都说再过两天,可我哪里还有心思呢,我不顾父母和朋友的劝说,还是踏上了归队的列车。 
   
   五 
   
  从家回到部队后,我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灵感,开始了我的新闻创作,经过自己不断的努力,我创作的几篇稿件刊登在了《新疆都市报》、《伊犁日报》、《伊犁晚报》上。也就是那时,她给我写了封“绝交信”,她始终认为我们俩所谓的感情只是友谊而与爱情不沾边。看了她的信,我想了很久也想了很多,毕竟自己是爱她的,能有一线希望我也要争取回来。后来几天时间,我可以说是废寝忘食,给她写了封算是情书的信。可好几天都未等到她的回信,随后我将它修改后以“有一种爱是六月的雪”为题,投寄到伊犁经济广播电视台《夜空不寂寞》栏目,没想到某天晚上播出了。 
  记忆中是这样写的: 
  亲爱的,不要对我说别离。你一纸薄薄的信笺,击碎了我心跳缠绵的情愫,那诚惶诚恐的心如断了线的风筝,飘落无助。我的手中不再有你的温暖,我的眼里不再出现晴朗的天空。我静静地躺在月光下,编织着你的面容。于是,一点一点铺成了路,等你归来。 
  你回来吧,花已经开了。 
  天空乱飘的云啊,你可知道,真正的思念是件非常痛苦的事。难道“与其这样沉默地等待,还不如来次悲壮的地震”是真的吗? 
  唉,有一种爱是六月的雪,我至真至诚地期待! 
   
  六 
   
  就这样,若干个月我们相互都没有联系过,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云让她同学打给我的一个电话,意思就是说重新再来并说云挺喜欢我的,我说了句“为何她自己不对我说”便没有再说什么。我是多么希望她亲自打来电话呀,然而,好多事情都是不能如人愿的…… 
   2002年的一天早晨,我在办公室里打扫卫生,忽然电话铃响起,我当即拿起话筒。“你好,网管中心。”“你好?……”连续喊了两遍的我有点不耐烦了,正准备挂电话时,她终于说了句“是我,现在过得好吗?”“是的,很好。”就这样聊了大约几分钟的样子,她终于说:“你可能也想到了。”“什么?”我说。“我要结婚了。”她很认真地说。听到这里,我心里一阵酸痛,突然之间有一种涩涩的感觉,我苦苦等了5年,到头来竟是如此的结果……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在发抖,声音也随之变得有点沙哑。“祝福你,愿你幸福。”我强忍着那一刻的痛说。好久她都没有说什么。“对不起,我们要上班了,下次再聊吧。”在我们彼此约半分钟没说话后我说。她说:“好吧,也祝你幸福”。 
  之后,我将我保留了5年的信和我自己写的每一篇都记着她的3本厚厚的日记连同我的梦一同化作了烟尘,消失得无影无踪。她结婚的那天我没准备什么礼物,也没打电话给她,但我时常还会打听一下她的消息,她是否过得幸福,工作是否顺利……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