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下一章:终极派对

中国梦境

所属栏目:穿衣搭配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中国印象——这是对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即将上演的名为“中国:镜花水月”(China:Throuqh the Lookinq Glass)的展览最好的切入点。作为Anna Wintour时装中心的年度春季特展,这是每年时装界的一大焦点,而比起近期朋克时尚、Charles James等针对某个设计师或时间段的主题,今年的展览试图概括几个世纪以来西方人眼中的中国为其时装设计带来的影响。从展览规模来讲,这个结合了100多件高级定制时装、电影片段、中国艺术及传统服饰等多媒介的展览将占据整个时装中心和亚洲艺术展厅,是博物馆迄今最大规模的时装展。 
  事实上西方人所展现的“中国”,在中国人看来通常是有偏差又老套的——不就是那些所谓的“龙袍”、“青花瓷”吗?正因如此,“中国印象”较之“中国”本身对于展览来说更为重要。策展人Andrew Bolton没有浪费精力去探索西方人呈现的中国是否符合客观事实(他知道不是的),而是将重点放在探索这些“错觉”所带来的精美的设计上。他解释道,这些运用中国元素的设计师们(即便他们曾到访过中国),看到的往往仍只是“一个神话般虚构的中国,一个只存在于他们想象中的国度”。年初在北京故宫博物院举办的记者会上,展览的艺术指导、著名导演王家卫,借用唐朝名相裴休的词说道:冰月镜像,无心去来,这八个字道出了不同文化之间传统和投射的奥妙。”西方的水中映照出的东方的月亮虽是虚幻之镜像,却也有独特的美。 
  展览呈现的就是“中国梦境”所催生的极美的西方时装:从20世纪初高定大师Paul Poiret、Coco Chanel的创作,到JohnGalliano以梅兰芳为灵感的2003年Dior系列和Tom Ford的一系列“龙袍”裙装。那么要如何在中国文化与西方时装文化这两个庞大的历史体系中找到策展思路?Bolton认为有两个大方向:一是遵循中国历史线索从清朝的朝服到民国时期的旗袍,探讨其轮廓给予设计师们的启发;二是研究漆器、玉雕、瓷器等传统工艺品的影响力,比如意大利设计师Roberto Cavalli和Karl Laqerfeld在Chanel分别运用青花瓷图案设计的礼服。当我们说设计师们运用中国元素时,不是指他们在作品中呈现中国的一个复刻版,给予他们灵感的永远是某个幻想中的中国,但我觉得这也是值得庆祝的。” 
  此外展览的另一个重点便是那些描述中国的电影,外国人通常对于中国的第一印象都是来自这一媒介。通过意大利导演Bernardo Bertolucci的《末代皇帝》(1987年)等影片,西方观众看到了一个神话般的国家及其人物、历史与服饰。同时Bolton也敏锐地指出,制造这种虚幻的中国的不只是好莱坞,李安、张艺谋、陈凯歌等也同样在其作品中诠释了他们眼中的中国。王家卫将《大红灯笼高高挂》《霸王别姬》《卧虎藏龙》等经典片段置入展览中,让这些西方人脑海里的中国印象与受它们启发的设计相辉映。“家卫拥有奇特的视角,”BoIton解释道,“从他作品你能明显地看到,他很爱与时装沟通……没有人将旗袍呈现得比他在银幕上的更完美,你去任意一位设计师的工作室都能在墙上找到《花样年华》的图片,即便那一季他们关注的不是中国。”“并且他很有幽默感!”美国版《Vogue》主编Anna Wintour在旁边打趣道。除了邵些众所皆知的电影之外,王家卫还选出了《神女》(1934年)、《小城之春》(1948年)等较小众影片,很值得期待。 
  伴随着高定时装和电影片段,展览中还会出现中国艺术品及传统服饰。“我们大量运用大都会博物馆的收藏去衬托那些时装设计,以解释当中某些灵感的来源。”亚洲艺术部主席Maxwell K.Heam说道。此部门今年正值成立一百周年,在这期间在此举办的关于中国的展览次数超过其他西方的博物馆,它也—直与故宫博物院等中国文化机构保持着密切的合作关系。但如果将这些“真实”的文物与那些从想象中而来的服装一同展出,不是让人更明显地看到了现实与幻想的差距吗?“我觉得这就是最有趣的地方,”大都会博物馆馆长Thomas P.CamDbell解释道,“自丝绸之路开始,西方就对亚洲文化神往,如今(我们)对亚洲的实际情况越发了解,但永远都会有偏差之处,在翻译中被丢失的东西又或者真实的认知反而启发了一种新的幻想。此展会探索这所有的方面。”而这对于中国观众而言也会非常有意思,“我很好奇他们会有什么反应。”Hearn说道。 
  虽说这个展览呈现的是西方人眼中的中国,但有趣的是Bolton也选择展示一系列来自Laurence Xu(许建树)、郭培、马可等当下中国设计师的作品。“他们有意思的地方就是擅长运用与西方设计师一样的中国元素。”他说道。显然梦幻的中国不仅催生了西方的时装设计,也给中国设计师带来各种灵感。Bolton举了一个例子:2010年范冰冰在戛纳电影节红毯上穿的那件“龙袍”让许建树一举成名,但其实这个设计是受美国设计师Tom Ford掌舵Yves SaintLaurent时期的2004春夏系列的礼服的启发,而FOrd的灵感则来自Saint Laurent本人1977年的“中国系列”,这个系列恰好又是受电影《上海风光》(The Shanqhai Gesture,1941年)的启发。就像19世纪被外国人改造后的青花瓷图案又重新回到中国一样,这种从中国到外国再回到中国的循环所产生的影响力也是文化交流中值得深思的。 
  “我们通过展览提出了很多问题,”Bolton补充道,“但并没有提供答案。”其实换个角度去想:虽然人们常说翻译的过程会丧失原有的精髓,但与此同时,或许我们又能在当中寻找到一些未曾被发现的奇妙之处。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