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为当明星少女受辱,求助亲人终获重生

时间:2016-03-2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花季女孩梦想一夜成名 
   
  1987年,我出生于哈尔滨尚志市郊区。父母都是当地民办小学教师,他们对我期望很高。我从小就长得清纯漂亮,身材高挑。17岁时,我的身高已经达到了1?郾76米。当时正读高三的我由于成绩一直不理想,在繁忙的学习之余越来越渴望成为一名时装模特。 
  2005年“五一”期间,我和女友一起在市区逛街时,路边书报亭一份娱乐报纸的标题吸引了我:“哈尔滨彩艺礼仪公司诚招模特!”我眼睛一亮,热血直往上涌。我立即掏出一元钱买下了报纸,将招聘启事读了好几遍,发现自己完全符合条件。 
  我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悦,撇下女友径直跑回家中。一进门我就喊道:“爸妈,我可以当明星了!”说完,我拿出报纸让父母看。父亲忍不住摇头说:“蒙蒙,中国人那么多,才几个人当明星,咱们不是那块料!”我一听就生气了:“你们知道人家明星李冰冰吧,她家就是五常的,离咱们家也不过80里地,人家能当明星,我怎么就不能?”父母还想劝说我,但见我脸色阴沉,连饭都不吃,一向宠爱女儿的他们便不再多言了。 
  5月25日上午,我带着硬问父母要来的1000元钱,坐上了赴哈尔滨的巴士。随后赶来的父亲追着巴士大声喊:“蒙蒙,你可千万要注意安全啊!” 
  到达哈尔滨后,我连午饭都没顾得上吃,拿着地图,到处寻找设在道里区荣华宾馆的“彩艺礼仪公司”。 
  到了报纸上登的601号房门口时,我鼓足了勇气,推门进去。这是一间套房,厅里摆着一张老板桌。一名30岁左右的男子看了看我微笑着说:“小姑娘,是来应聘的吧?我叫张子明,是彩艺公司的老总。”我迫切地问:“张总,我从小就想当模特,你看我条件够吗?” 
  张子明认真打量了我一眼,说:“真是不凑巧,我们人已经招够了,过几天就要去北京集训。你下次来吧!” 
  一听这话,我大脑一片空白。看到我失神的表情,张子明又关切地说:“不过你不要着急,我再想想办法!”说着,张子明开始打电话:“李总吗?我这里还有一个女孩,条件不错,放弃真是可惜了,能不能给我追加一个名额?”……几分钟后,他放下电话,喜形于色地说:“李总答应了,可以加上你了,过几天你就到北京去面试!”说完,他还让我填写一张表格。他指着表格里“特长”这一栏对我说:“我看你适合表演,这一条要写清楚,说不定到时候会加分!”说着,他又暧昧地瞥了我一眼,拍拍我的肩说:“过几天面试时,就看你自己的表现了!” 
  我小心翼翼地填完表格,感激地对张子明说:“张总,等我将来成了明星,一定好好报答您!” 
  此时已是晚上6点半了,张子明邀请我到“波特曼”吃饭。闲谈间,我得知他曾在北京工作,是模特界的元老,在演艺圈里混得如鱼得水,众人皆知。我不由对张子明更加崇拜:“张总,我知道你北京熟人多,你一定得帮助我,让我也做一个像李冰冰那样的明星!”张子明微笑地望着我说:“从现在起,你就是我的小妹,只要听我的,我保证你去北京,让你成为第二个李冰冰!” 
  随后,张子明将我送到南岗区一家小旅店住下,并嘱咐我等消息。 
   
   夺色劫财明星梦破碎 
   
  这以后的一个星期,我住在小旅馆里,每天都给张子明打电话。张子明总是借口说没空,要不就称北京的朋友还没有来。小旅店吃住条件非常简陋,蟑螂和老鼠常常吓得我连饭也吃不下去。6月8日,我从家里带来的钱都花光了,只好打电话让父亲再送1000元钱。老实巴交的父母见我上大学已经没戏了,也把希望寄托在让我往演艺界发展上。 
  6月13日上午,我突然接到张子明的电话:“你赶快来我办公室,我北京那位老总朋友过来了。”我犹如听见上天的福音,忙把自己打扮一番,打车来到大酒店。谁知,那位老总扫了我一眼,就在张子明耳边嘀咕:“张老弟,你咋啥人都让我看呢?”他的声音虽然压得很低,但我还是听得一清二楚,我感觉自己的精神都要崩溃了。 
  北京的老总走后,张子明过来扶住我。我伤心欲绝地哭起来。张子明安慰我说:“别伤心了,我北京朋友多的是,当不上模特,就凭你这模样,当演员也好!” 
  晚上,我和张子明在道里区饺子馆吃饭。张子明说:“不是我批评你,我那位北京朋友在京城模特界是权威,让一个人红没什么问题。可你太呆板,给他跳一个舞,唱一首歌,说不定就能打动他!”我想起上午的表现也很后悔。由于喝了酒,我的脸潮红:“张总,这次我全靠你了,如果我不能出名,乡亲们不知会怎么笑话我呢!”见我成名心切,张子明索性放开了胆子,紧紧地把我搂在怀里又亲又吻,我当即表示反感,但碍于面子,又抱着当演员的最后一丝希望,我不想得罪张子明,就陪着他一直吃到晚上9点多。 
  回到宾馆的办公室,已是深夜11点多钟。他的办公室是套间。张子明让我休息一会儿,给我倒了一杯饮料,关心地说:“喝点饮料解解酒,喝完就睡觉吧!”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我躺在沙发上无法入睡。张子明在外面接二连三地打电话,我听见“模特”、“演员”、“公司”等话语不断出现,还听见他说出我的名字。我这才放下心来,相信张子明并没有骗我,三更半夜还四处为我联系。放松了警惕的我迷迷糊糊地靠在沙发上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我醒了过来,发现自己赤身裸体躺着,下身隐隐作痛。张子明抽着烟坐在床边,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我顿时羞愤不已,一头撞向张子明,然后抓起衣服往外跑。张子明回身抱住了我,恶狠狠地说:“你给我听着,你不是想当演员吗?想当演员是要付出代价的!” 
  我一边挣扎,一边哭着骂张子明不是人。但哭闹了片刻后,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没有退路了,已经失去了贞操,若和张子明闹翻了,明星梦也破灭了,怎么回家和亲朋好友交待啊! 
  半个小时后,我停止了挣扎和咒骂。张子明抚摸着我的头发说:“你嫁给我吧,我一定对你负责!” 
  当天,我将事情的来龙去脉想了一遍,无奈极了。我安慰自己,马上就当明星了,张总又会对自己负责任,前途不用太发愁。我打定主意,决定跟张子明去北京发展。 
   
  走投无路求助亲人获重生 
   
  我被张子明强暴后,战战兢兢跟着他在哈尔滨混了好几天。张子明出手大方,领着我吃遍了哈尔滨的大饭店,又给我买了几套时装和一些化妆品。 
  此时,我对张子明还心存幻想,我觉得自己忍受了这么大的屈辱,付出了这么惨重的代价,总该有所回报的。可万万没有想到,张子明不但没有罢手,还在谋划进一步地敲诈我。 
  6月30日,我回到家里。一见面我就抱住了母亲,兴奋地说:“妈,这次我无论如何也要当明星了!”我没有对父母说在哈尔滨受到的屈辱,而是滔滔不绝地说张子明要带我去北京,已经为我联系好一家电视剧组开拍《逃亡天涯的情侣》。说着,我还拿出一张聘用我饰演《逃亡天涯的情侣》中女主角的合同书给父母看。父母顿时喜上眉梢:“蒙蒙,这回你该有出息啦,爸妈相信你的选择是对的!” 
  我父母知道北京消费高,又要托人办事,就东挪西借加上家里多年的积蓄共一万元钱,颤微微地交给我说:“你到北京省着点花,我们就盼着你出人头地,好给咱家添光呢!”这时,细心的母亲又想了想,让我暂时只拿5000元钱去北京。 
  我怀着一丝憧憬跟着张子明来到北京,谁知事情又一次出乎我的意料。 
  7月8日中午,在北京走投无路的我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声音哽咽地说:“爸妈,我被张子明骗了,到北京后他说为我找人办事,拿走了我那5000元钱就走了,现在我只好在一家招待所的地下室安顿下来,已经好几天没有吃饭了!”接到电话后,我的父母慌作一团,他们一时拿不出主意,便把乡亲们找来商量。乡亲们聚在一起,思来想去,最后决定大家凑钱做路费,让我父亲带个壮实的小伙子去北京找我。 
  7月10日,父亲乘从哈尔滨至北京的18次列车赶赴北京,在站台和北京同行们汇合后就直奔海淀区那家招待所。 
  7月11日上午,历尽艰辛的我和父亲终于相见,我扑进父亲怀里,泪如雨下。 
  7月12日,父亲带着我回到了哈尔滨。我在哭诉自己遭遇的时候,突然接到了张子明从北京打来的电话:“你没在北京等我?我还想给你介绍李冰冰认识呢,你却不辞而别,太不够意思了!” 
  我满腔怒火:“你这个骗子,一定没有好下场,你就等着吧!”张子明在那边哈哈大笑起来:“你和我已经签合同了,我为你成名付出了许多,现在你说不干就不干,没门儿!”接着,他又威胁说:“你和我发生关系时我都录了下来,现在要么回北京履约,要么再拿5000元钱赔我损失,否则,我就把录像翻拍成裸照寄给你的父母、邻居和同学……” 
  接完电话,我放声大哭,内疚、气愤、羞愧一同涌上心头。在父母的厉声喝问下,我如实说了电话内容。悲痛的父母在气愤之后,都主张把这个骗子送上法庭,让他接受法律的严惩。 
  父亲说:“我们一定要这样做,不能再让更多的女孩上他的当!” 
  经过一番计划,我按计行事,用录音电话录下了此后几次我和张子明通话的内容,并应允给他5000元钱的合同违约金。随后,父亲迅速通知警方会面地点。 
  7月22日,张子明落入了法网。后经了解,张子明今年34岁,只有初中文化,从2004年3月开始就以招聘模特为由,骗钱劫色,先后骗取了10多名少女的贞操,骗得现金近10万元,而且因为这么长时间居然没有一个人告发他,使得他更加肆无忌惮。如今,等待他的必将是法律的严惩! 
  2005年9月,我在父母的鼓励下,前往哈尔滨电大中文系读成人班。我将来想把自己的成长经历写成一本书,以警示自己,也告诫众人:生活中有许多像我这样的少女梦想一夜成名,深深沉醉在成名的痴想之中,从而失去了理智和分辨能力,很容易陷入社会中不法之徒的圈套。世界上没有白吃的午餐,任何成功都是靠脚踏实地换来的。若想不劳而获,一夜成名,很可能自毁前程,后果不堪设想! 
  愿天下少男少女都能以我为鉴!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