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穿过你的长发我的梦

时间:2016-03-2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岁那年,已读大二的张吉浩和所有那个年龄段的人一样,希望在大学校园拥有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张吉浩是一个对感情相当挑剔的人,如果不是他喜欢、同时对方对他也很有感觉,他是不会轻易地投入进去的。因为在心底里,他一直在追求那份纯美。 
  对理想的爱情,使张吉浩不肯轻易地付出自己的感情,哪怕宿舍里只剩下他一个人独守“空房”,他也坚守着自己的初衷,直到遇到鲁珊。 
   鲁珊与他同专业但不同班,喜欢她是缘于她有一头漆黑、秀美的头发,那头发很长很密,如一股黑色的激流向上抛溅,又像瀑布似地悬垂于半空。每次上课张吉浩都喜欢坐在她后面,看着她的秀发发呆,有时整整一节课下来,他竟不知道老师讲了些什么。那时他就有一个想法,希望有一天能轻轻地触摸它,让它成为自己一生的最爱。可他从来都不敢,因为他担心自己的鲁莽会断送一段美好的情缘。可怎么接近她呢?后来他就想,她的长发应该佩戴这个世界上最美的发饰。 
  学校附近有很多发饰小店。每当傍晚时分,张吉浩就会手拿一本书在那里漫步,希望可以碰到一位买发饰的女生。如果遇到,他会要求她告诉他,什么样的发饰适合什么样的头发。几乎每次他都能选中一枚,然后细心地包好,在回宿舍的路上又特意经过鲁珊的宿舍楼,再委托从身旁经过的一个女生把它交给503室的鲁珊。张吉浩从未在包装盒上留下任何记号,因为他觉得如果鲁珊也爱他的话,她应该知道这个给她送发饰的人是谁。 
  两个月后的一天晚上,张吉浩约鲁珊散步,还坚定地告诉她那个一如既往送发饰的人就是自己,鲁珊一点惊奇的表情都没有,默默地,两人在校园操场上走了4圈,鲁珊一句话都没说。张吉浩问她为何如此冷漠,她抬头看了好一会儿繁星密布的夜空,仍然一言未发。 
  鲁珊的冷漠深深刺伤了张吉浩,他曾一度想放弃,可一闭上眼睛,鲁珊那一头长长的秀发就在他眼前轻舞飞扬,他不甘心就这么放弃,照样还给她送发饰。有一天张吉浩挑中了一个蝴蝶发饰,兴冲冲地跑到她宿舍楼下,正要叫人,看见她步履蹒跚地走了下来。张吉浩叫住她,小心翼翼地把发饰递到她手里,他没说话,但发觉她眼中掠过一丝喜悦。不过她并没有给张吉浩回应,告诉他可以接受他的爱,她还是在默默地过着简单的大学生活。 
  大三在张吉浩的记忆中没有留下深刻的印象。鲁珊依然是那么冷漠,即使碰到张吉浩,也是漠视着。这让张吉浩觉得很难受。那年的冬天,学校组织了一次大型文艺活动。张吉浩的心情很灰暗,处处填满了落寞,因为他已经不知道怎么该向鲁珊表达他的感受了。直到很久很久以后,他才明白,这一切都事出有因,张吉浩只怪自己那时太年轻,不知道如何去珍惜爱情。 
  那次文艺活动是给那些喜欢表演的学生提供一个施展才华的舞台。张学友的《夕阳醉了》是张吉浩非常喜欢的一首歌,当他的演唱通过了初评后,他的心还是那么哀愁。登台表演前的每个晚饭后,他喜欢一个人躺在床上,点上烟,投入地听那首绝妙的歌:“夕阳醉了,落霞醉了,任谁都掩饰不了……酒醉的心,酒醉的心,被燃烧。”这首词的凄景,张吉浩感觉就像是给他写的一样,完全代表了他在那些日子里的悲伤。 
  12月15日文艺晚会如期举行,张吉浩站在学校礼堂的舞台上,满眼是黑压压的与他同龄的年轻人。当那熟悉的音乐弥漫上来时,他的心已经醉了,他疯狂地将自己的爱、恨、忧伤、愁、怨全部投入了进去,唱得如醉如痴,台下没有一丁点儿喧哗,大家都被他的歌声灌醉了。那个晚上,张吉浩穿着一件黑色的风衣,吟唱着那哀伤的歌词:“回来步入我的心好吗……寻寻觅觅这缘份接近。斜阳别让我分心好吗?斜阳浪漫可惜放任,红红泛着酒窝的浅笑,何时才让我靠近?” 
  快要唱完时,突然走上来一个长发飘飘的女孩子,她将花交到张吉浩手里后就羞涩地下去了。那一刻,他看清了她——鲁珊!也不知为什么,瞬间张吉浩的心里闪过强烈的怨恨,几乎是不假思索,他将花顺手丢到了舞台靠近台阶的角落里,即便是下台,他都没有把那花带走。那时他怎么也想像不到它代表了鲁珊的心,以及她那晚正式接受了他的爱。 
  第二天上课的时候,张吉浩看见鲁珊的眼圈红红的,他猜测她肯定哭过,但并没想到是因他而起的。后来他问与鲁珊同宿舍的女生,她说由于你无情的举动深深地伤害了鲁珊,一直以来,鲁珊不知道以何种方式接受你的爱,当那个晚上确定下来以后,却遭受了如此惨烈的打击!知道真相后,张吉浩心如刀绞,悔恨、自责把他逼得快要疯了,自己愚蠢致极的一次抛花之举葬送了一个姑娘接受他爱的承诺…… 
  为了说明自己的过错,张吉浩曾多次找鲁珊想解释清楚,可鲁珊不给他机会。张吉浩至今都无法用语言去描述那段时间自己糟糕透顶的心情,很多时候,他甚至想到过以自杀来证明自己的忏悔。但接下来,春节一过,鲁珊就没有来上学了,向很多同学打听都不知道她到哪里去了。 
  张吉浩不甘心就这样莫名其妙地失去了她,在学工处那里了解到她家的具体地址后,独自一个人坐上了去她家的长途汽车。对于他的到来,鲁珊的父母似乎早有准备,他们平静地告诉他:“小伙子,很多事情你不需要知道得那么详细。”不管张吉浩怎样哀求他们让他见鲁珊一面,他们都不答应,只说到时你会知道真相的,最后还说这些都是鲁珊叮嘱的。 
  怀着希望的心情回到学校后,张吉浩的生活全然没有了以往的秩序和规律。他不知道该怎样把一天24小时熬过去,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想鲁珊,可他什么努力都试过,结果还是失望。 
  后来是怎么熬到大四的,张吉浩已经没有很深的印象,但有一个细节他至今都记忆犹新。一个血色的傍晚,鲁珊同宿舍的那个女生把他喊到楼下,神色凝重地说:“鲁珊得了白血病,现在在北京接受治疗。这是她在北京的联系方式。”她将字条递给张吉浩后说:“如果方便的话,你可以到那里去看她。”张吉浩怎么也不相信,那么漂亮、引人注目的鲁珊怎么会患上这样的病呢?生活有时候真的喜欢跟人开玩笑。 
  那时正是毕业生找工作的关键时期,可张吉浩对此已经毫无兴趣了,收拾行李,他踏上了北去的列车。一路上,他的心情随着车轮在铁轨上的碰撞声起伏不定。 
  张吉浩见到鲁珊时,她正静静地躺在病床上,她妈妈面无表情地呆坐在一旁。她头上戴着头套,张吉浩还未开口询问她秀发是否还在,她已经发出了声音:“我在做化疗,头发是留不住了。”末了,她还淡然地笑了笑。张吉浩知道她是想证明给他看,她是毫不在乎那头秀发的,可这怎么骗得了呢?那头秀发,她珍惜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地舍得舍弃呢? 
  张吉浩告诉鲁珊,说他一定要照顾到她健康地出院。每个清晨,张吉浩推着鲁珊在医院的林荫小路上看早上迎着露珠舞动的小草,还给她讲王子与公主的故事。累的时候,她习惯在张吉浩的肩上靠一靠。在那些心痛的日子里,两人甚至连一个爱字都没说出来。她说希望早日能回到活蹦乱跳的生活中去,张吉浩说是的,那样的平淡、快乐才是真正属于你的东西。每当说到这些鼓励的话时,鲁珊就露出绝望的眼神,因为她知道她身上的病有多么严重。 
  临近毕业时,鲁珊一定要张吉浩回学校去。张吉浩说:“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只想好好陪着你。”鲁珊说:“不行,如果因为我拖累了你的前程,我会后悔一辈子的,”张吉浩动情地说:“我的前程就是等你尽早恢复健康。”但鲁珊只执意要他回去,最后,张吉浩不得不回到学校。在他即将领到毕业证的前一个星期,意外地收到了鲁珊从北京寄来的一个大邮包。打开一看,他整个人都傻了,那里面不是别的,竟是他送给她的各式各样的发饰…… 
  收到邮包的当天,张吉浩再也等不了了,他要去北京,他要当面向鲁珊诉说他的爱,然而,他再也没见到鲁珊,鲁珊就这样从他的生活中彻底消失了,就像她的那一头秀发,什么都没有留下。只是在以后的日子里,张吉浩的眼前总闪现鲁珊的那头秀发,它就那样飘啊、飘啊……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