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菜汤里的爱情

时间:2016-03-2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婷和林是大学同学,上大一时就开始谈恋爱了,一直谈到工作以后。 
  婷很漂亮,又很活泼。她到哪儿,哪儿就是欢乐的海洋;林很能干,又会体贴人,相信哪个女人和他在一起都觉得自己像一个公主。 
  有位作家说:“两个相爱的人会化为一个天使。”婷和林就是一个天使。提到婷,人们自然会想到林;提到林,自然会想到婷。 
  婷和林已经谈婚论嫁了。婷都开始准备嫁衣了。这时候谁要是说两人谈不成,肯定成为千夫所指。 
  可是林结婚了,新娘居然不是婷。 
  不但大家糊涂了,婷也糊涂了。 
  当林提出分手时,婷以为他在开玩笑,连为什么都没问。后来林给她送来了喜帖,婷先是惊愕,愣了半天才想起要问为什么,林却已经走得没影了,婷去找林,可是林和她玩失踪。不但搬了住处,连工作也换了。林的朋友都说他已不在这个城市。 
  婷经过多方打听才得到一点消息,而且还是关于林的新娘的。人人都说林的新娘没一处比得上林。长相一般,属于扔到人堆里就找不着的那种;气质平平,拿放大镜看也看不出一点优雅。工作不如婷,做菜不如婷。倒是嗓门比婷大,皱纹比婷多。 
  开始人人都以为这个新娘子的父母一定有钱,或者有权。后来大家都知道她家的经济状况折合成成份算是三代“贫农”,在她们家族里连个村长都没出过。同事们百思不得其解,最后一致公认:林的脑子进水了。 
  婷可不相信林的脑子进水了。婷认为有两种可能:第一种可能是林得了重病,不想连累自己;第二种可能是那个新娘家对林家有恩,因为林上大学的费用是一个好心人资助的。也许新娘子就是好心人的女儿。 
  婷认为,林不管出于什么原因,都应对她有个交待。 
  婷觉得自己不把这事弄明白,肯定死不瞑目。 
  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让婷打听到林在广州。 
  一见到林,婷就排除了林因为得病不想连累自己的可能,因为林的气色好极了。说了几句话后,婷又排除了第二种可能,因为林说资助林上学的好心人还没有找到。 
  婷问他到底为什么,林只说“我们俩不合适”,问他为什么不合适,林就嘴巴闭得紧紧的,跟胶水粘过似的,一点缝隙也不留。 
  没见到林之前,婷还当林是个好人,因为不得以的原因和自己分手;见到林之后,婷知道自己被林抛弃了,而且没有理由。 
  从广州回来,婷哭了十几夜,每夜都哭成左眼一个大红包,右眼一个大红包。 
  后来婷不哭了,婷开始恨。婷的恨像三月里的野草,天天看长。凡是让她想到林的物、人、事婷都会恨,最后发展到看到树都恨不得咬一口,因为两棵树就组成一个“林”字。 
  婷每天晚上不把林咒十遍是睡不着觉的。 
  婷一想到上次在广州竟只顾哭了,竟没到他单位骂他祖宗八代,就觉得自己好没用。 
  婷想,如果再让她看到林,她一定会食其肉,寝其皮。或者把他塞进坛子里,让他生不如死。 
  经人介绍,婷交了一位男朋友,有钱、有才、有貌、对自己也好。但婷对他什么感觉也没有,见到他不觉得高兴,见不到他也不觉得不高兴。 
  婷认为感情只有一杯,你要是让前一个喝得多,后一个肯定就少了。婷的感情全让林喝了,自然没什么感情让现任男友喝,这让婷对林又添恨意。 
  婷不相信冤家会路窄,因为她和林分手两年没见过一次面。 
  但两年后婷又不得不相信冤家就是路窄。 
  国庆节放长假,婷去乡下看外婆。外婆很疼婷,每次看到婷都要像唱曲似的大声叫:“我心啊!我肉啊!我的心肝肉啊!你来啦!你把外婆想死啦。”小时候听着恶心,现在婷觉得这是世上最动听的声音。 
  外婆生病了,病得连女儿都不认识了,可是依然记得婷没有结婚,惦记着喝她的喜酒。 
  看到外婆的样子,婷痛得肌肤寸裂,想到如果不是林薄情寡义,自己也不会让病重的外婆这么惦记了,她便更恨林了。千错万错都是林的错。 
  婷本来是想一个假期都呆在外婆身边的,但是局长打电话来说,他要去省里汇报工作,所需的材料在婷那儿,让婷连夜送给他。 
  婷的男友开着摩托车去接他。在回来的路上,他们看到一个人躺在路中间,像是被车撞了。婷的男友停车,他们不是想救人,害怕好心做坏事,所以想绕过有血迹的地方,如果车上沾了这个人的血他们就说不清楚了。 
  当车灯略过那个人脸时,婷从车上跳下来,使劲地踢那人,边踢边用世上最肮脏的话骂他。 
  原来那人就是婷恨之入骨的林。 
  当男友拉住婷时,婷已记不清踢了几脚了,但她记得自己踢时有一辆车从身边开过。 
  踢完之后婷觉得舒服多了。 
  婷的男友可不敢舒服,他大声说:“婷,你闯祸了,看这样子这个人伤得不轻,如果他死了,你是嫌疑人。你刚才踢他时有人看见了。” 
  “那怎么办,怎么办?”婷吓得一身冷汗。说话都哆嗦了。 
  “我们先走远点,看看有没有人救他。”男友说。 
  “那要是没有人救呢?”婷问。 
  “那我们只好送他上医院了。” 
  婷和男友等了半天也没等到救他的人。婷紧张极了,身上直冒冷汗,整个人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似的,隐约觉得警察那黑洞洞的枪口就抵在自己的后脑勺上。 
  婷带着哭腔一个劲说道:“我们把他送医院吧!就现在,就现在。” 
  婷去单位把局里需要的材料拿给领导之后就直奔医院。婷很怕林出事。婷每次咒林时,都要咒他死,但林真的会死时,婷心里一千一万个不愿意,这中间自然怕出事,但也有感情的成份在。 
  有人说:“恨是爱的面具。”婷觉得这话说对了。 
  医生说林没什么大碍。 
  医院里有林的同学,林的同学通知了林的妻子。 
  林和妻子是来家探亲的。林是一个人去同学家玩的路上出的事。 
  医院里的人和林的妻子都以为林是婷的男友撞的。 
  长相很普通的林的妻子说出了一句并不普通的话。她说:“我知道你们不是故意的,只要林没事我们绝不追究。” 
  婷的男友一听就急了:“不是我们撞的,我们是出于好心才救她的,不信你去看看我们的车一点血迹也没有,你们要是认为我们做了手脚,可以让行家来查。” 
  林的朋友和林的妻子立即把婷和婷的男友当作恩人,千恩万谢。 
  林也一样。 
  林醒来之后第一个想见的人就是婷。 
  婷也很想见林。 
  婷还是想知道为什么林不要她。 
  林躺在床上,用最大的力气低声说:“为了一碗菜汤。” 
  婷不相信。 
  林说:“你记不记得你第一次到我们家时,我妈妈做了一锅菜汤。” 
  婷记得自己第一次去他家也是最后一次去林家的情形。 
  林家是村里唯一还住着茅草房的人家。婷去时林妈一直瞅着婷笑。中午的主菜就是一碗菜汤,一碗漂着几丝蛋花的菜汤。吃到一半时一只苍蝇飞到了汤里,婷想在林妈面前表现出自己勤快的一面,她立即把汤倒掉,用开水把汤碗烫了两遍,然后又盛了一碗。婷依稀记得自己把汤碗放在桌上之后,林妈就不瞅着自己笑了。 
  “难道我们多年的感情竟敌不过一碗汤。”婷还是不相信。 
  林道:“那碗汤告诉我,你是公主,我不是王子。公主只能和王子在一起才会幸福。我不能给你幸福,所以我选择放弃。” 
  “我不明白。” 
  林道:“你是一个即使没钱也不会和苍蝇同喝一碗汤的人,我是一个即使有钱也不会为了一只苍蝇而浪费一碗汤的人。总有一天你会像讨厌苍蝇一样讨厌我。” 
  婷的思绪回到了过去。 
  婷讨厌林一个饭粒掉在桌上都用手拾进嘴里,不管手洗没洗,桌子脏不脏;婷讨厌林把同学的破衣服成捆带回家,说是让他妈妈纳鞋底,做拖鞋,婷讨厌林看书时从来不抽空看她一眼;婷讨厌林不去考公务员,执意去企业工作,还强词夺理的说企业有他的发展空间。婷讨厌林…… 
  “你想什么呢?”林问。 
  婷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问:“这话为什么不在分手时告诉我。” 
  林道:“事情未成定局时,人通常会去争取一个并不完美的结果;已成定局时,才会想如何接受现实。”婷释然……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