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黄山归来始爱山

时间:2016-03-2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在一个周四的早晨,一行24人踏上了如约而至的旅行社的客车。6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翡翠谷。翡翠谷和其中的碧玉溪被誉为黄山“第五绝”,据当地人讲,《卧虎藏龙》的拍摄地便是这块又名“情人谷”的地方。溪流奔泻途中,散落着数以百计的彩池群,仿佛串串珍珠,晶莹透绿,与河床谷壁色彩斑斓的花岗岩以及岸边绿树繁花交相辉映,异彩纷呈。一个意外的收获是,我们回来便得知被就近安排在当地的农户家,家里收拾得非常整洁,一副现代家居的气派;女主人不失山里人的质朴和热情,又有着难得的生意人的精明。 
  第二天一大早,导游终于到了,我们也开始真正向黄山进发。车到云谷寺,一开车门扑面而来的便是大山的雄俊与秀美,一种包容、沉稳的力量和桀骜不逊的勇气;泰山的雄伟、华山的峻峭、衡岳的烟云、庐山的飞瀑、雁荡的巧石、峨嵋的清凉,黄山无不兼而有之;难怪明代的徐霞客留下了这样的赞叹——“登黄山,天下无山,观止矣!”。顺着台阶向上走,山风响在耳边,身旁不断有人超过或迎面穿过,还不时有人向上行的人预告所剩时间;更多的人则是相扶相携的中老年人和年轻的恋人们,也许这次山行更为他们增添厮守终生的力量吧,不然每个人的眼光怎会是那样的幸福与满足?不远处,白鹅岭已遥遥可及,山路也愈发地陡峭狭窄,肩上的背包里仿佛已不是吃喝穿用的必需品,而成了一块块石头了。 
  一路上,“走路不看景,看景不走路”的叮咛让大家把关注的心思只留给了修养气力和继续上爬了;几千米的山路只留下几张远处的山头和近景的黄山大猴的照片。当然乐趣也少不了的:不说大家纷争着把包里的吃喝“恭让”给别人,也不说路上每一处的小水池里都如罗马喷泉有人投掷硬币、每处围栏铁链上必有成排成堆的各样连心锁,也不说此起彼伏的喊山和着各样的乡音顺着台阶同响在山间,单说大家困顿之中的窘迫便也足以抓拍立照赴邀影展了——“累,并快乐着”。喘过几口粗气之后,我们又融进前往北海的蠕动的人流之中了,黑虎松、连理松,猴子观海……一路走来真的体会到了什么是“走马观花”。 
  北海的松树是值得大书特书的:这里分布最多的是黄山特有的“黄山松”,它是黄山绿色交响乐的主旋律,也是中华民族性格的象征和缩影。黄山松针叶粗短、干曲枝虬、平顶如削,苍翠奇伟;或雄伟挺立,或轻盈起舞,或倒悬绝崖,屹立峰顶、拔于巨石;或似振翅欲飞的苍鹰,或似身披铠甲的武士,循崖越壑、飞架天桥,穿缝入隙,探索山中的奥秘——真应了那句话“无处不石,无石不松,无松不奇”了。更让人称奇的应该是“梦笔生花”上的小奇松了:一石挺出、凭空耸立,下圆上尖,犹如书法家所用的巨椽之笔,笔锋石石缝中长有一株奇巧古松,盘旋曲折、绿荫一团,宛如盛开的鲜花。导游告诉我们:由于前几年天旱原来的小树干枯死去,后来黄山管委会邀请各方专家反复移植终于使得“妙笔重花”了。清代就有人赞曰:“石骨棱棱气象殊,虬松织翠锦花铺。天然一管生花笔,写遍奇峰入画图。” 
  吃过价格不菲的“山餐”后,我们便三三两两地直奔西海大峡谷了,这也是三天里我们唯一得以自由活动的时间。大家的相机这会儿算是派上用场了,或登或倚、或惊或思,群山青松之中留下一个个好不自在的身影。这里是黄山最秀丽、最深邃之处:无数山峰好似利剑直插云霄,错落有致,峰中壑中又有巧石奇松,千姿百态;巨石断裂壑裂隙纵横交错,瑰丽多姿的洞穴、孔道、重岭峡背;主峰鼎立、群峰簇拥,悬崖峭壁、深壑峡谷让人既想连声称好、却又大气不敢。这里的松石搭配,自成一景:仙人晒靴、仙女绣花、天狗望月都是如此妙不可言的神似与灵动,极富动感和美感仿佛都成了有灵魂、有感情的生命一样。移步换景,“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其实,对于初来黄山的我们来说,最大的收获莫过于在回来的路上听到的好消息:时隔五年之后,黄山主峰之一的天都峰正好在第二天对游客开放!当我们围聚在导游身边七嘴八舌地向他报告时,不想他却面吞如水、见怪不怪地说,明天要是有空会去的,你们还是准备明天看日出吧。日出的诱惑要远胜过其他,收拾停当,大家便枕着一身的疲劳在千米之上的山间宾馆闭上了眼睛…… 
  夜里吵得很,甚至还有接打手机的小插曲,真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春宵一夜值千金”的说法。朦胧中刚要进入自己的梦境,便听到内外已是闹作一团,看了看时间刚2:30!仿佛军训集合一样,大家摇晃着脑袋、挥动着胳膊,几分钟后大家便已从门外的空地上出发了。黑暗中,几只细弱的手电筒的光束摇曳在每个人的前后,大家都努力地去捕捉身边的微光和前面的脚步;前后环顾,唯一的上山路上还有好多的光束和着低沉的招呼声传过来。就这样,前脚尖挨后脚跟地走了一个小时我们到达了观日台——光明顶。确切地说应该是“峰”,只因为它位列黄山36峰之外,又加上山顶平阔似船才取名为“顶”。等我们穿戴好简易雨披,站在黑色夜幕中的观景台上时才发现我们竟是第一批游客!静静地等待中,人越来越多;东方的鱼肚也渐渐地由黑转灰再转白了。路上听人讲天空出现满天星能看日出的可能性接近一半,可眼下厚厚的乌云慢吞吞地不肯散去,让大家在等待中不时传来轻声的疑问“能有戏吗?”。大家都抽出手来揉一揉干涩的眼睛,身后的队伍愈发得厚了起来,前倾的后来者的拥挤不时也引来一阵阵小小的骚动;更有人想来是耐不住性子,跌撞着溜到了一旁的峰顶之上,引起众人的欢呼。欢呼声也惊动了云海一端的红日:先是一块黑云背后开始变得红彤彤,渐渐地云层也似乎薄了、浅了许多,沉寂了许久,东方忽然闪了一下,一线火红的光条从云端深处挤跳了出来!刹那间,万道光芒直逼过来,仿佛历历可数又无从去数。喷薄而出的日出引来的是阵阵呼喊和相机“咔嚓”声,仿佛记者招待会现场一般的情形。身边的人都是那样的喜悦,呼喊中带着深切的成就感;这时候还有人拨通了电话,向远方的好友惊呼“我在黄山!我看到日出了!”——友情抑或是爱情、亲情都在这一刻被共同见证、共同分享!太阳渐渐地完全冲出了云层的包围,从容地面对着普天下对她膜拜的人们,是那样的博大和平静。 
  看过难得一见的日出,下一站便是黄山最高峰——莲花峰了。莲花峰海拔1874米,远处看主峰峻峭高耸,小峰簇拥,俨如初开新莲,仰天怒放;山路陡峭无比,途中的风景却比其他山峰都少。于是,有人跟着导游去走“幸福大道”了,把百步云梯留给几个“艺高胆大”的——黄山的路名和石名都是那样的贴切入微。向山顶进发的途中,大家多了欣赏的心情,不时地驻足远眺、展臂高呼,更是饶有兴致地看了八戒写情书、老鼠偷油喝、龟蛇挹关等情趣妙处——果真是“无限风光在险峰”!越向上走路变得越来越陡,紧要关头真得手脚并用,连蹭带爬;山风也愈发地大起来了,呼呼地在腋下穿过。在经过数段天梯状的台阶的“莲梗”和四处“莲蓬孔”状的洞穴之后,终于触到了“莲花绝顶”的石碑了。环顾四周,如临云霄,云天一色、江海一线,“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之情!身体舒张,脚下生风,“山高我为峰”的豪迈油然而生!崇山峻岭、大好河山尽收眼底!唐代高僧岛云曾为不远处的天都峰写过《登天独峰》一诗:“盘空千万仞,险若上丹梯。迥入天都里,四看鸟道低。”天都峰是没有时间去攀了,拿这首诗来形容莲花峰却应该也很是恰当的。上山容易下山难,挨着上行的游客,大家互相小心翼翼地轻呼“别碰我”,声音都是颤微微的,仿佛身处钢丝之上一触即落似的。熟悉了路况大家便“腿不由己”地向下奔去,踏过玉屏磴道、过小心坡、穿卧云洞,越渡仙桥、经一线天、迈蓬莱三岛、挥别迎客松,一路恍然隔世,如临梦境。最可惜的应该是路经天都而无法亲身体验“鲫鱼背”上的惊险,只留下“身过天都空悲叹,只留英武待来日”的遗憾了,也难怪,人常说游黄山没有几次是不能尽兴的。 
  黄山归来始爱山,爱上了山行的苦尽甘来和“无限风光在险峰”的豪迈。黄山是我爬过的最高山,山的秀美、瑰奇、险峻与博大是想象和图像远远所不能及的:那种身临险境胸积呼号却又不敢高声语的矛盾,那种似梦似仙身心释然的感觉,那种想象力得到极至发挥的欣喜……山行之中的走马观花与细细品味,路中几次要跟随导游走近路甚而想以索道代步,还有那连着十多个小时挑战身心极限的奔波之后的充实感。“鸟改道、鬼见愁”的莲花峰,“云里石头开锦缝,从来不许嵌斜阳”的一线天,还有那一个个不再枯燥的海拔数字成了苦尽甘来的记录标尺…… 
  别了,黄山。“仁者爱山,智者爱水。”称得上“仁者”的自然少有,那么由山行而爱山,爱山者情溢于胸、意满于心的充实与自在,可以算得上是真正的收获吧?这正是:“偷闲三日入黟岚,心回圣境犹未晚。拨却浮云望日月,黄山归来始爱山。” 
  (注:黄山在盛唐之前被称为“黟”,意为“玄黑”,唐玄宗李隆基据轩辕黄帝在此炼丹得道升天的传说,赐改名为“黄山”。)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