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14次“出嫁”,25岁的打工妹情迷末路

时间:2016-03-30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这不是一个风花雪月的故事,它是一个女人和一群男女共同演绎出的不该发生的悲剧。这个已有孩子的女人,在不到4年的时间里,竟然13次做起新娘,面对红艳的双喜剪纸,她频频地与众多的新郎共渡良宵。她是怎样的一个女人呢? 
   
  2005年12月18日,在湖南省衡阳市衡山县看守所里,记者见到了这个神秘出没于湖南、湖北、河北等地的女子。 
   
  破碎的家庭 
   
  在四川省酉阳县一个深山沟里,有着梁玉不堪回首的家事。1980年,她就出生在那个穷山沟里。更为不幸的是,她的父亲身染重疾,没有劳动能力。这个有着两个女孩、一个男孩的五口之家,就靠她的母亲硬撑着。 
  梁玉14岁那年,她50岁的父亲终于“油枯灯灭”撒手西去。40多岁的母亲不久就改嫁到了另一个村庄,并将梁玉接到自己的新家。 
   
   十五岁的初婚 
   
  梁玉继父的家境在当地算不错的,但是对一个已经15岁的少女而言,她无法与继父有过多的沟通与交流。 
  继父的侄子刘星看出了她的苦闷,这个比她大12岁的青年,开始尝试着与她交往。 
  “他是一个很会说,长得也很不错的小伙子,我真的很喜欢他,尽管我当时并不知道这就是爱情。” 
  刘星从梁玉眼里读出了信任和爱慕,于是他动员梁玉与他一道到外面去打工。从未见过世面的梁玉,以前就渴望外面的生活,只是没有人引路。刘星的提议,与她的心思不谋而合。 
  征得了母亲和继父的同意后,1995年下半年,梁玉与刘星走出了重重大山,来到了福建一个采石场。刘星当起了采石工,梁玉也开始搬运石头。因为一道出外,他们很自然地同居在一起。 
  同居的日子长了,没有避孕的梁玉发现自己有了变化。一问工友中的已婚妇女,才知道自己怀上了孩子。当时听到后,梁玉有些害怕,但刘星却很高兴,毕竟他要当父亲了。 
  为了让她安心保胎,刘星将梁玉送回了四川。历经十月怀胎的艰辛后,1996年,她生下了一个女儿。16岁的梁玉带着女儿,在四川等着远在福建的丈夫早日归来。这一盼,就盼了近一年。等到丈夫回来时,他因病已经奄奄一息。由于无钱救治,重病的丈夫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梁玉一下就陷入了生活的困顿中。为了谋生她将孩子交给婆婆,只身走出了大山。 
   
   干爹的阴谋 
   
  梁玉离开家乡后,来到了湘潭市。她找到了一份在油站加油的工作,300元一个月,还包吃包住。1998年冬,由于心挂家中的幼女,梁玉于是买了一些衣服和玩具,又返回四川。 
  回到家,梁玉不仅没看到自己的女儿,反而得到了女儿被送人的消息。她跪下恳求,也没能打动婆婆。婆婆忧心道:“我告诉你了,你能抚养她吗?你不能做到,难道还要我们这些黄土埋半截的老婆子、老头子去养吗?” 
  梁玉流着泪离开了大山,又返回了湘潭市。真是祸不单行。因为梁玉离去已超过了规定假期,她的岗位又被重新招收的女工代替了。 
  她再一次失业了。为了谋生,她当过保姆,打过短工,甚至擦过皮鞋。 
  流浪飘泊在外乡,她更加想念自己的女儿,她决定再去求求婆婆。 
  2000年初,梁玉再次回到婆家。婆婆见她又来了,知道她的来意,第二天就躲到别人家去了。她等了几日,婆婆就在外呆了几日。她知道这样下去永远不会有答案,只好又外出打工。从家中乘车来到湖南省吉首市换乘火车时,她发现自己仅有的300元钱,也被人窃去。这是她的全部家当,这次被盗,使她变得一无所有。身无分文的梁玉,在吉首市到处找工作,以便能维持生计。但是一天过去了,她没能找到工作。未沾水米的她有些力不能支,便在花池边坐下。 
  这时有一个人来到她的面前:“姑娘有难处吗?说一说,看大爷能否帮帮你。” 
  梁玉一看,这是个年约60岁的老者,面相比较和善。见到有人发来问寒问暖,梁玉流下了眼泪,一肚子的辛酸不自觉地向老者讲了出来。老者边听边同情地说着安慰的话,还买了一份2元钱的盒饭给梁玉。 
  让梁玉吃饱后,这个自称李成的老人,还为她租了一间房子,将她安顿好后,又四处为她找工作。一个星期后,李成为她在一家餐馆谋到了一份工作。不仅隔三差五来看看她,有时还给她带些旧衣服。很久未感受到温暖的梁玉,被李成的关怀感动得热泪盈眶。2001年,梁玉正式改口叫李成为干爹。 
  梁玉却并不知道这是一场阴谋的开始。 
   
   初次被逼骗婚 
   
  2001年3月的一个夜晚,李成来到了梁玉的出租屋。在一番问候后,李成笑着对梁玉说:“闺女,干爹看你一个人过着挺苦的,我去帮你找个婆家怎么样。” 
  听了干爹的话,梁玉内心涌出一股暖流,也很感激他的关心,但第一次婚姻对她而言,留下了两个阴影:刘星能说会道,人又长得好看,我到哪儿再去找像他这样的人呢?女儿的下落不明,让我也心有不甘。 
  梁玉于是对李成说:“干爹,谢谢你的好意,我暂时还不想找。” 
  李成见梁玉不愿去相亲,又“苦口婆心”地劝说了一阵。梁玉仍然不愿意相亲。李成终于失去了耐心,向梁玉表明了真相。原来李成是吉首市某企业的退休职工,好逸恶劳的他在与别人交谈中,得知骗婚最容易骗钱,而且大多数人碍于面子都不会报案。当他在花池边看到梁玉时,发现她是一个好“诱饵”。因此在千方百计骗取她的信任后,决定“引导”她共同致富。找梁玉谈话前,他已经为梁玉办了一个假身份证,并找来了另外3个人,分别充当梁玉的亲人和媒人。万事俱备,只欠梁玉个人的参与。 
  眼看苦心经营很久的计划。就要破灭,李成就指挥张某、符某将梁玉毒打一顿。 
  面对干爹的威逼利诱,梁玉被迫接受了安排。2001年3月底的一天,李成等人带着她来到吉首市一个十分偏僻的农场“相亲”。对方是一个20多岁的小伙子,因为身居深山,一直未能找到对象,成了大龄青年。 
  第一次与丈夫之外的人同床而眠,梁玉十分害怕,但一个弱女子,如何敌得过一个身强体壮的男人呢?这一夜,梁玉含泪当了第二次新娘。 
  20天后,她依干爹之计,逃了出来。干爹没有亏待她,给了她6000元分成。 
   
   四年当了13次新娘 
   
  拿着6000元钱,梁玉当时犹如在梦里一般,几乎不敢相信这笔巨款是属于她的。 
  穷怕了的梁玉,回到出租房后思绪万千。当李成第二次要梁玉“出马”时,她没有再拒绝,而是渐渐融入到了“新娘”的角色中。而随后产生的“效益”,使这个原本受害的人,也变得十分疯狂,对骗婚乐此不疲,有时甚至连自身的健康也不顾及了。 
  2004年底,李成一伙带着梁玉来到了河北省石家庄市郊的一个农村。在这里,她成功地“钓”到了一个大龄青年。 
  结婚后,梁玉忍受着“丈夫”强烈的性要求和粗暴的打骂。 
  4个月后,她终于找到机会离开了这个“新家”。回到吉首,她发现自己怀孕了。本该静养的她,又被李成频繁地引领着到处“相亲”,直到身体已经有了很明显的变化后,她才回到了出租屋。 
  2005年2月,梁玉生下了一个女儿。不久,这个有了两次生育史的女人,又开始以“黄花闺女”的身份,游走于大龄男性间。只不过这次她为了避免再怀孕,上了节育环。 
  节育环使她减少了怀孕的风险,却使她浮出了“水面”。 
  2005年9月,她被带到湖南省衡阳市衡山县相亲。“对象”是个比她小一岁的青年。看到梁玉,这个名叫王力的青年觉得比较满意,于是很爽快地谈妥了条件:男方给女方12000元结婚的礼金,3000元介绍费和3000元媒人的差旅费,总计18000元。 
  当天谈好后,梁玉便留在了王家。到王家后,她对王力的父母亲问寒问暖,对王力体贴入微。在博得了大家的欢心后,她开始经常变着法子向老王小王要钱。要钱的次数多了,而且每次还大量“私存”,自然引起了王家的怀疑。但为了儿子的幸福,王家上下似乎谁也不好意思开口向“新娘”明说。再三考虑之后,老王决定尽快让儿子、儿媳到乡计生部门办理一张准生证,用传统的生儿育女的方法来稳住“新娘”。在老王及儿子多次向梁玉提出办理准生证时,她都以种种理由予以搪塞。 
  最后,梁玉拗不过王家的坚持,勉强同意去办理,但结果却是让王家上下大吃一惊。经乡计生部门检查,“新娘”最少有过2次生育,且子宫内还有节育环! 
  结婚前,湘潭和吉首两地的媒人不都千真万确地说“新娘”是黄花闺女吗?怎么一下子有过生育,而且还上了节育环?一种上当感和耻辱感迅速笼罩了王家上下。 
  2005年10月20日晚上,王力来到了衡山县东湖派出所报了案。当梁玉被“请”到派出所后,在历经长达10多个小时的耐心审讯后,她才讲出了真相。 
  12月18日,记者在衡山县公安局采访时了解到,警方历尽艰辛,赴吉首、进湘潭,辗转多地,已将该团伙的李成等3名成员抓获。 
  椐警方初步审讯,从2001年开始,李成等人先后流窜湖南、湖北、河北等地,以梁玉为饵,骗婚13次,让梁玉当了13次的“新娘”,累计骗得钱财15万元。 
  目前,此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之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