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因爱成恨:悲情严父乱棍结束爱女生命

所属栏目:时尚潮流   来源:网络   编辑:范本大全网上天地

   妻子红杏出墙,他愤然离婚后,女儿是他唯一的希望。他含辛茹苦养育的女儿,渐渐地进入了青春期,既担心女儿变坏,又不知该如何引导女儿跨越这段“危险期”的他,费尽心思对女儿严加看管。可是,女儿还是早恋了。恨铁不成钢的他,一怒之下抡起棍棒活活将12岁的女儿打死…… 
   
   妻子红杏出墙离异后独自养育爱女何其艰难 
   
  1988年7月,贵州省黔西县19岁的侯尚国高中毕业后,因5分之差未考上大学。1990年3月,他与美丽温柔的初中同学黄明兰牵手走进了婚姻的殿堂。1991年5月23日,黄明兰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取名为侯娟。从女儿出生的那天起,侯尚国就盼女成凤,将来实现他未能实现的大学梦。由于家境清贫,为尽早筹集女儿的上学费用,铺平女儿通往大学的路,1992年4月,侯尚国只身前往深圳打工,为女儿的未来拼命地挣钱。 
  1993年8月,离家一年多的侯尚国十分想念妻子和女儿,便请了半个月的假回家探亲。他给两岁多的女儿买了漂亮的衣服和许多玩具,又给妻子买了一条漂亮的连衣裙,匆匆地踏上了回家的客车。为给妻子和孩子一个惊喜,侯尚国没有把回家的消息告诉妻子。 
  侯尚国在县城下车已是晚上10点,他租了一辆三轮车星夜兼程地往家赶,深夜11点,三轮车终于在重新镇八角村侯尚国的家门口停下了。他家那栋简陋的民房已没有一点灯光,他想妻子和女儿肯定进入梦乡了。 
  为了不吵醒孩子,侯尚国轻轻地开门进屋,把大包小包的东西放好,然后推开卧室的门。惊醒的妻子喊:“是谁?”“你老公!”侯尚国拉亮电灯。此时,一个令他意想不到的场面展现在他眼前:一个男人与妻子睡在一起,那男人赤身裸体慌乱地爬起来,抓起衣服拼命往外逃…… 
  这是天大的耻辱啊,侯尚国狠狠地掴了妻子几耳光,然后蹲下身去,拳头雨点般的落在自己的头上,他不禁号啕大哭:“这是为什么啊,我在外面拼命地挣钱,老婆却在家里与别的男人鬼混,我还有什么脸见人啊?” 
  原来,侯尚国出外打工才半年,留守在家的妻子黄明兰难耐长夜寂寞,便与邻村离异了的江南明有染,两人私混已将近一年。奸情暴露后,黄明兰跪在侯尚国的面前痛哭流涕承认错误,但侯尚国无法宽恕妻子的过错,不久,他便与妻子办了离婚手续,女儿侯娟归他抚养。 
  侯尚国离婚后心灰意冷,女儿侯娟便是他生命的全部,他唯一的希望就是把女儿抚养成人,教育她不要像她妈妈那样。为了暂时离开这个伤心之地,他带上女儿又前往深圳打工。 
  在打工期间,从四川来的打工妹魏晓兰就住在侯尚国的附近,看到侯尚国既当爹又当妈,她很是同情。当侯尚国不在“家”时,魏晓兰便帮助照看侯娟,不久两人便产生了感情,结了婚。1997年初,魏晓兰生下了女儿侯丹。 
  1998年8月,侯娟已7岁了,到了上学的年龄,如果让女儿在深圳上学,侯尚国打工的那点收入,根本交不起高额的入学费用,他只好带着侯娟和小女儿侯丹回到老家,让魏晓兰一人留在深圳打工挣钱。 
  侯尚国既要耕种田地,又要照料两个女儿,整天忙得团团转。但他很关心侯娟的学习,晚上再困再累,他也要辅导侯娟功课。他常对侯娟说:“小娟,你要好好学习!替爸爸争口气!爸爸再苦再累也要供你上大学!” 
  侯娟果然没有辜负爸爸的厚望,每科成绩都在90分以上,在班上名列前茅。为了在学习上给女儿作出榜样,同时也为今后外出打工能多挣些钱,侯尚国还参加了大专财会专业自学考试。晚上,他一边看书,一边辅导女儿。2001年,侯娟上了三年级,成绩依然保持良好,而侯尚国也大专毕业了,成为一名自考大学生。侯娟捧着父亲的大红毕业证羡慕不已,侯尚国对女儿说:“你以后要拿一个比爸爸这个含金量还要高的才行啊!”侯娟自信地点了点头。 
   
   女儿春情萌动,束手无策监护女儿心有多苦 
   
  2003年,12岁的侯娟已是个楚楚动人的小姑娘了。侯尚国暗想:女儿渐渐长大了,一定要管好她,不能让她变坏。这以后,他总是有意无意地教育女儿:“女孩子家,要守妇道,不要像你妈那样,让你爸一辈子都抬不起头。” 
  已懂事的侯娟把头扭到一边,很不高兴的样子,嘟着嘴说:“爸爸,我哪里给你丢脸了?”后来,侯尚国渐渐发现,过去心里有什么话都喜欢跟他说的女儿很少跟他说话了,女儿整天在想什么,他也不知道,做什么事也总是避开他。他觉得有些不对劲,但又不知怎么打开女儿的心结。 
  2003年9月19日,侯尚国在给女儿收拾书包时,突然从一本书里掉下一张折叠成心形的粉红色信纸。他拾起展开一看,上面写着:“折一个千纸鹤送给你,我就把你藏在心底……你的杨!” 
  侯尚国惊呆了:女儿才12岁,是不是早恋了?他冷静地想了想,这是女儿的隐私,如果直接把它说出来,肯定会伤害女儿的自尊;如果自己是母亲,可以慢慢地开导,可是自己是父亲,怎么向女儿开口呢?但是如果不说,任其发展下去,肯定要误入歧途。 
  侯尚国左思右想,觉得女儿开始进入青春期,这个阶段非常危险,决定还是把女儿叫过来问个究竟。侯娟低着头说:“那是弄着玩的。”侯尚国也不好再追问下去,便对女儿说:“你现在的任务是读书,别胡思乱想。”除此之外,侯尚国便再没有别的开导办法了。侯娟什么话也没说,气呼呼地背起书包就去上学了。 
  侯娟的胸部渐渐隆起,还来了初潮。面对身体的变化,侯娟不知是什么原因,女儿家的事又不好意思问父亲,只好买来有关书籍自个儿偷着看。侯尚国见女儿看书躲躲藏藏的,以为她在偷看黄色书籍,便叫女儿把书交出来。侯娟感到很委屈,把书扔在桌上便跑了出去。侯尚国拿起书一看,是一本有关少女青春期的书籍,才知道错怪了女儿,但是这样尴尬的事他也不知如何向女儿解释。此后,女儿对侯尚国更是敬而远之。 
  进入青春期的少女都好奇,都有爱美之心,侯娟也不例外。每次上学前,她总是要照照镜子,一遍遍地梳理秀发……面对女儿这些举动,侯尚国知道女儿内心的春情在涌动,如果引导不好,即有可能陷入早恋的泥潭。但他除了不时对女儿说“现在是学习时期,要把精力放在学习上”之外,便束手无策了。 
  候尚国担心这样的旁敲侧击不起作用,他暗暗发誓:这个自己从小带大的女儿,不管受多少苦,我都要守护好她,决不能让她变坏!为此,候尚国只要有空,就往学校跑,偷偷观察女儿在学校的表现。趁老师上课的时候,他悄悄在教室外面仔细观察,当他看到女儿一副聚精会神地听老师讲课的样子,他在心里多少有了些安慰。 
  11月12日,侯尚国再次来到学校观察女儿。他发现,上课时女儿不时转过身去偷望后排一个男同学,那眼神很特别:慌乱、羞怯、传情。 
  女儿是自己倾注了很多的心血哺育长大的,如果这么早就谈恋爱,女儿这一辈子就彻底完了。侯尚国想自己得想办法加以控制。第二天,侯尚国经过打听,得知坐在女儿后排让女儿“意乱情迷”的男生叫汪劲杨。他想弄清女儿与汪劲杨的进展后,再向女儿摊牌,好好教育她。 
   
  恨铁不成钢,一腔怒火乱棍打死女儿悔泪铁窗 
   

  为了不让女儿察觉到自己在监视她,2003年11月下旬,侯尚国索性买来一个望远镜,远距离跟踪监视女儿。一天,他站在学校对面的一个山坡上拿着望远镜观看。学校放学了,远远地,他看到女儿与一个男生走出校园,两人挨得很近,还显得很亲热。他把望远镜调到最大焦距,看清了那男生就是汪劲杨。侯尚国不禁捶胸顿足:“女儿啊,你知道爸爸的心有多苦吗?你怎么不理解爸爸的良苦用心啊?”侯娟回家后,他厉声地警告女儿:“你以后离汪劲杨远一点。”侯娟不敢吭声,只好默默点头。 

   2003年12月22日,侯娟把综合测试试卷拿回家中,语文考了95分,数学只考了82分,在全班41个学生中,排名一下子滑到16名,侯尚国认为这是女儿早恋影响了成绩,辜负了他的一片苦心。他叫女儿站到门口的桃树下,然后问女儿为什么成绩会下降?侯娟低头不语。侯尚国一气之下,挥起竹条不停地往女儿的身上抽,一边打一边问:是不是把心思用在写情书上了?是不是上课时又给男生送秋波?是不是还在与汪劲扬谈恋爱?…… 
  开始怎么打侯娟都不开口,后来撑不住了,气愤至极的侯娟干脆“承认”了。 
  12月24日,一连两天茶水不进的侯尚国突然从床上爬起来,拽着女儿去了汪家,希望汪家家长配合阻断侯娟与汪劲杨之间的恋爱。然而,面对侯尚国的质问,汪父十分愤怒,他认为小孩子间的友谊很纯洁,没什么大不了的,汪劲杨的父亲汪明华气愤地对侯尚国吼道:“你是什么货色,老婆你不管不了,女儿你也管不了,是你女儿勾引我儿子,亏你有脸来这里训人。”这话像一把利剑刺在了侯尚国的心上。 
  无奈的侯尚国只好灰溜溜地拉着女儿回家了。回到家,他越想心里越气愤,自己寄托全部希望含辛茹苦养育的女儿令他绝望到了极点,他恨铁不成钢,当即拿起一根竹棍,喝令女儿跪下。 
  侯娟不敢违抗,只好跪在地上,怒火中烧的侯尚国不由分说,就用竹棍往女儿的身上狠狠地打:“这回老子看你还耍男朋友不?老子让你耍个够!叫你不听话,你去死……”侯尚国一边骂一边狠命地打,既是对女儿的惩罚,又是对前妻的泄愤。 
  竹棍在侯娟的身上频频地挥打了 20多分钟,竹棍烂了,侯尚国又拿来一根木棒接着教训女儿。半个小时后,侯娟的哭声越来越小,越来越微弱,直到最后哭声也没了……侯尚国这才气呼呼地扔掉手里带血的木棍。 
  随着木棍扔在地上“咣当”的一声响,侯娟也“扑通” 一声直挺挺地倒在了地上。侯尚国惊呆了,他这才回过神来,抱起女儿一看,女儿已气息全无。侯尚国一下子瘫倒在地,他抱头痛哭:“我到底怎么了?我亲手打死了大女儿。”他在家坐了一夜,也哭了一夜,既害怕,又后悔,更心痛。 
  第二天,不甘心自首接受法律制裁的侯尚国,将女儿的尸体留在家中,带上小女儿侯丹逃到贵阳隐姓埋名打工度日。后来,他觉得贵阳离黔西县只有一百多公里,不安全,2004年10月,他又逃到贵州省六盘水市躲藏。在外躲藏的一年多时间里,侯尚国虽然很后悔,但他一直觉得是女儿不听他的话,辜负了他的一片苦心,这样一想,他居然少了些内疚感和负罪感。2005年1月,终日惶惶不安的侯尚国在水城被警方抓获。 
  侯尚国瘫坐在地上,痛不欲生,大哭忏悔:“我的女儿死得真冤啊,我如果对女儿多一分信任,多与她交流,多开导她,哪会酿成这样的后果,这都是我用了不当的教育方法造成的大错啊……”他哭晕了过去。 
  2005年4月,黔西县人民法院对侯尚国打死亲生女儿一案进行公开审理,一审判处侯尚国有期徒刑15年。判决后,侯尚国不服,提出上诉。2005年8月20日,贵州省毕节地区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其上诉,维持原判。 
  一个花季少女就这样惨死在父亲的乱棍之下,令人扼腕哀叹。一个拥有大专文化的现代年轻家长,因为盼女成凤,极度担心女儿堕落,在严厉教育女儿的同时,犯下了难以饶恕的罪行,将接受触及灵魂的人性教育,实在是可悲可叹!逝者已逝,但愿冤死的侯娟那沉痛的呻吟像一道警钟,时常在“盼子成龙,望女成凤”的家长的心中敲响。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