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佘诗曼:一旦动心,全心投入

时间:2016-03-3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凭着收视率高达48点的怀旧剧《澳门街》中的“祝君好”一角,佘诗曼迅速蹿红,在“无线”台台庆颁奖典礼上又勇夺“观众最喜欢的电视角色”奖,一时间人气大增,成为当红的电视女星。 
   
  一边偷看台词一边装哭 
   
  “香港小姐”出身的佘诗曼身材纤细,素来被称作性感小“腰”精。可惜长沙飘雪的天气和《金枝欲孽》里臃肿的冬装,让观众无法一睹她的曼妙身材,不失为一种遗憾。不过还好,从在机场时穿的白色针织外套和深蓝色牛仔裤,到媒体见面会时穿的黑色针织披肩,再到录制《背后故事》的大红毛衣,佘诗曼努力用多变的形象诠释着自己的花样年华:《金枝欲孽》可以展现我的古典美,不过,我穿时装更漂亮。 
  喜欢拍时装剧,倒不完全是因为可以完美展现自己,而是佘诗曼觉得古装剧的台词实在是太古典、太难背了。“拍时装剧实在是驾轻就熟。但拍古装戏就不同了,台词多,大部分台词还很拗口。”《金枝欲孽》的监制就在身边,佘诗曼嘟着嘴巴,不敢大声说话。 
  “拍《金枝欲孽》那会儿,背台词成为所有演员最痛苦的工作。几乎每一个有台词的演员都有一个录音机,把自己要说的话录下来,一遍遍听,一遍遍背,大家都有些走火入魔了。”言罢,佘诗曼又得意地说,好在自己很聪明,实在记不住了,就把小抄藏在丝帕下、袖口里,有时甚至干脆贴在演对手戏的演员身上,她跟在后面,一边走,一边照念。 
  “哈哈,‘皇帝’、‘皇后’、林保怡的背上都贴过,反正观众看不出来。不过一边偷看台词,一边还要努力装哭,那感觉还是蛮别扭的。”佘诗曼为自己的小聪明暗自偷笑。 
  “哭”是佘诗曼的拿手好戏,在“快乐大本营”的录制现场,节目中佘诗曼与黎姿斗“哭功”,主持人念一段感人对白帮她们入戏。不到10秒,佘诗曼已流出眼泪,而黎姿酝酿了很久眼泪都未能掉下来,佘诗曼轻松获胜。 
   
   我真以为自己就是“尔淳” 
   
  尽管《金枝欲孽》已是两年前的旧剧,但不知道是不是尚未脱戏,那淡淡的忧伤仿佛一直郁结在佘诗曼的眉间,挥之不去。但千万别被欺骗,佘诗曼绝对不是娇弱的女子,她大大咧咧地说,在生活中,自己完全是男孩子性格。 
  “确切地说,是在选‘港姐’之前。那时的我跟男孩子没有什么区别,想做的事情就一定去做,不考虑后果,也不会受环境的影响。而成为‘港姐’之后,我进了娱乐圈,虽然瞻前顾后的时候多了,但我的性格依然很阳刚、很坚韧。” 
  佘诗曼是1997年“香港小姐”季军,随后成为香港无线电视台(TVB)签约艺员。刚入行时的佘诗曼被许多人指责“没演技,只是个新鲜出炉的花瓶”。这让她很难受。 
  “如果只是说演技不行,我还可以接受,但说我只是花瓶,可把我气坏了。”好强的佘诗曼很不服气。当人们都说她演技不行的时候,她就一声不吭地默默磨练,“OK,那我就拼到行为止。”就这样,一年又一年,她像女“铁人”一样拍戏,用了7年的青春年华,拍摄了20部领衔主演的剧集。 
  在竞争激烈的TVB,要在这么长的时间里保持工作热情和观众喜爱度,实属不易,佘诗曼悄然进入了TVB“当家花旦”之列,真正成为TVB的招牌“金枝”。 
  在《金枝欲孽》一剧中,佘诗曼的演技也经受住了考验,饰演并不讨好的“尔淳”一角:“当初要我演‘尔淳’时,坦白地说我有点担心,因为我是一个开朗的人,但‘尔淳’是比较沉郁的女子,她不善于表达自己内心的感受。我很怕演出来观众不喜欢,所以拍戏时格外投入。”一次,戏拍到一半,佘诗曼突然觉得“尔淳”太可怜了,躲在一边情不自禁地哭了起来,“我真的以为自己就是‘尔淳’。” 
  “从当初的青涩到现在的成熟,其间的阵痛只有我自己知道。如果不是那股倔劲儿,我不可能看到自己现在的巨变。” 
   
  走就要走得漂亮 
   
  此前,隐约在一些报道中知晓佘诗曼有个“闺中密友”。当记者抛出这个问题时,佘诗曼捂嘴笑着说:“我哪来什么‘闺中密友’,那个人是我妈妈!” 
  原来,佘诗曼和佘妈妈同住近10年,两人外出也是形影不离,也难怪被一些媒体所误会。佘诗曼对妈妈的感情很深,5岁时,爸爸去世了,从此她就把自己当成家里的男主人,帮忙打理着家中的事务。 
  念初三时,妈妈想帮佘诗曼找一个“新爸爸”。 
  “当时我很不喜欢妈妈的男朋友,当妈妈征询我的意见时,我立即表示反对。那个叔叔迅速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不过,读高中后我便想开了,还劝妈妈去找男朋友,过她自己的开心生活。” 
  生活中,佘诗曼和妈妈相依为命;在事业中,佘诗曼更认为妈妈是自己的幸运女神。“是妈妈鼓励我去参加香港小姐选举的。” 
  原来,1997年佘诗曼大专毕业后,在家待业了3个月,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正当她极度郁闷的时候,妈妈建议她去报名参加“香港小姐”选美。刚开始佘诗曼还不想去,后来实在拗不过妈妈的意思,勉为其难地参加了。母女俩当然都没想到,这一去,香港又诞生了一颗璀璨的明星。 
  现在的佘诗曼一年起码要拍300多集电视剧,平均1天拍1集,最多的时候,她曾5天4夜不睡觉连续拍戏。此外还有许多宣传节目要做。 
  看着女儿如此劳累,妈妈很后悔让她进入娱乐圈。但每次佘诗曼都很坚决地告诉妈妈:做艺人,我绝不后悔。 
  “离开娱乐圈,我不知道我还能干什么,所以我只有走下去,只求走好一点,走漂亮一点。” 
   
   不是不爱,只是没时间爱 
   
  入行后,佘诗曼先后传出与陈锦鸿、林家栋、张智霖的绯闻,但传闻归传闻,现在的佘诗曼仍然是名花无主。有很多追求者的佘诗曼笑说因为工作太忙,经常被异性误以为她高傲。至今为止的三段失败感情经历让佘诗曼变得聪明、明白,女人最终还是靠自己最实际。所以她以事业为重,她认为自己谈恋爱会相当容易,但是在工作上,有很多角色都没有尝试过,例如唱歌或者是舞台剧,因此她还是会把事业放在第一位。 
  艺人和绯闻从来就是孪生姐妹,在长沙待了两天,不管佘诗曼到哪里,都会被追问感情生活,更有甚者,干脆直接问“男朋友是不是陈浩民”。 
  答案依然是了无新意的“我和他是好朋友”,但佘诗曼还是向记者透露了她曾为失恋而痛苦得死去活来的经历:“我试过哭足一个星期,眼睛肿得不敢见人,不过这些伤痛都是成长过程中必有的吧,需要用时间冲淡。以后我会小心选男朋友,把精力更多地投入到事业中,起码忙事业不会让自己伤心。” 
  正因为这样,并不拒绝爱情的佘诗曼才无暇顾及爱情:“有时间相处,爱情才会有发展的空间。我和陈浩民一年到头都忙得不可开交,根本没有机会在一起。要知道,我这个人,一旦动了心,就会全心投入,再也不要分开。”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