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遭遇狭隘丈夫,妻子怒上法庭为“试管儿子”讨公道

时间:2016-04-0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晴天霹雳,丈夫患有不育症 
   
  1997年1月,24岁的江西省吉水县女青年陈丽芳,经人介绍认识了在中学当老师的刘德明。刘德明大专毕业,相貌英俊,可因为性格内向,谈了两次恋爱都没有成功,直到31岁还没结婚。陈丽芳高中毕业后长期在外打工,虽然长相不错,但因为家境贫寒忙于挣钱,一直没谈过恋爱。两人一见钟情。 
  刘德明是独子,虽然家在小县城,但由于父亲头脑灵活,开了一家杂货店,家庭生活比较富裕。1998年春节,陈丽芳和刘德明登记结了婚。 
  结婚的第二天,刘德明就对陈丽芳说,我爸妈都老了,有时给人称斤糖,秤星都要看半天。言下之意是要她别再外出打工了。陈丽芳便留在了家里,帮公公婆婆守店。刘德明父母觉得3个人守一个店有些浪费人力,便又在汽车站附近开了一家炒粉店,杂货店便全部交给了陈丽芳。其实,他们让陈丽芳看店是假,目的是留住陈丽芳,让她早日为刘家生个胖小子。 
  可婚后陈丽芳却一直怀不上孩子。刘德明觉得妻子怀不上孩子的原因是夫妻同房的机会太少。1998年5月,刘德明买了一辆摩托车,由原来每星期回家一次改为天天回家。这样坚持了半年,陈丽芳还是没有怀孕。刘德明的母亲坐不住了,开始埋怨陈丽芳,说她是个“花瓶”,好看不好用。为这事,陈丽芳跟刘德明也吵过好几回,哭过好几回,觉得自己不能生育实在太丢人。1999年春节刚过,陈丽芳没跟丈夫打招呼就去深圳打工了。 
  刘德明找了一个多月,没找到妻子,非常恼火。他想,世上哪有这样的老婆,怀不上孩子不说,还动不动就离家出走。他决定找陈家要人。他来到岳父家,话说得很难听:“陈丽芳不但不能生孩子,脾气还这么大,一走几个月,连个音讯也没有,你们如果再不把人交出来,就算她自动离婚!” 
  陈丽芳的父亲一听便生气了,说:“你凭什么肯定是我女儿不能生孩子,也许是你自己不行呢,你们到医院检查了没有?”一番话说得刘德明哑口无言。1999年7月10日,刘德明在深圳找到了陈丽芳。次日,两人到深圳人民医院做了检查,结果陈丽芳一切正常,刘德明却患有先天不育症。 
  一看到检查结果,陈丽芳便哭了,结婚以来所有的误解、委屈、辛酸都化成了泪水;刘德明却傻眼了,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不愿相信这个事实,一回到家就病倒了。见丈夫整天唉声叹气,茶饭不思,陈丽芳的同情心油然而生,她反过来安慰丈夫:“只要我们真心相爱,没孩子没关系。今后我再也不外出了,在家一心一意陪你,我们永不分离,大不了抱养一个孩子。”自己患了先天不育症,以前那样误解妻子,如今妻子不但不责怪,还如此通情达理安慰自己,刘德明感动不已。 
   
  人工授精,喜得亲生儿 
   
  2000年8月的一天,刘德明从一张报纸上看到深圳一家医院的“人工授精”广告,不禁眼前一亮,心想,人工授精这个办法好,如果带上妻子悄悄到深圳做人工授精,让她怀上孩子,只要我们不说,在别人眼里,那不就跟自己生的一样吗?刘德明跟妻子一商量,陈丽芳也觉得这样比抱养孩子好。两人一致决定,立即到深圳进行“人工授精”。可临行前陈丽芳犹豫了,她想,人工授精用的精子还是别人的,生的孩子一定不像丈夫,到时候丈夫要是一翻脸,说她跟别人通奸怎么办?为此她跟丈夫说:“要是我人工授精真的生了孩子,你不会说我跟别的男人有什么吧?”刘德明说:“我是一名中学教师,不会无知到这种地步!” 
  于是,2000年9月8日,刘德明请了两个月的假,两人连父母都瞒着,悄悄来到深圳某医院。经过一个多月的努力,10月底,陈丽芳受孕成功。 
  次年7月20日,陈丽芳顺利产下一个体重3600克的男婴。按照当地风俗,孩子满月那天,刘家大摆酒席,请亲戚朋友喝喜酒。可就在喜宴进行的过程中,家里竟停电了。60多岁的刘母便去商店买蜡烛,回来的路上因为跑得太快跌了一跤,患了脑中风,从此落下半身不遂的毛病,卧床不起。 
  刘德明在中学教书,又是班主任,没时间照料母亲。陈丽芳不但要带孩子,还要开店,也没时间照顾婆婆。刘德明的父亲只好把炒粉店关了,在家照顾妻子,当然,一有空闲他就会去儿媳妇的店里看看孙子,抱着他上街逛上一圈。 
  在他们所住的小区,有个开“摩的”的单身汉,喜欢占女人便宜。一天,刘父带孙子逛完街,回到媳妇店里时看见那个开“摩的”的单身汉正跟陈丽芳开很俗气的玩笑。而陈丽芳不但不生气,还笑眯眯的。刘父非常生气,把孙子往摇篮里一放就回家了。从此,那个开“摩的”的单身汉成了他的一块心病。 
   
  夫妻离婚,为“试管婴儿”讨抚养费 
   
   经过多次观察,刘父发现那个开“摩的”的经常赖在儿媳妇店里,而且态度非常暧昧。因为他不知道儿媳妇是人工授精才怀了孩子,他便琢磨开了:儿媳那么久没怀孕,后来却突然怀上了,是不是跟开“摩的”的有关?这一想不打紧,刘父猛地打了个激灵,因为他还“发现”,孙子长得一点也不像他儿子,倒有点像那个开“摩的”的。一次儿子回家,他就提醒儿子:“你不要只顾教死书,要把老婆看紧点儿,你儿子长得一点也不像你,别戴了‘绿帽子’还不知道!”刘德明听了惊出一身冷汗,心想:莫非父亲知道了陈丽芳人工授精的事?是呀,儿子长得跟我不像,别人肯定能看出来,虽然嘴上不说,他们心里一定会想我被人家戴了“绿帽子”。这荒唐的联想一下子让刘德明陷入了痛苦之中,也让他对人工授精万分后悔。 
  自此他不再抱儿子,回到家只是盯着儿子看,脑海里总勾画着孩子真正父亲的形象:他有多高?多大年龄?胖瘦如何?有时孩子半夜醒了,陈丽芳叫他起来给孩子把尿,他总是装睡,不理睬。陈丽芳再叫,他就发火。这让陈丽芳心寒。 
  陈丽芳知道丈夫对人工授精后悔了,可人工授精是他的主意呀!“试管婴儿”也是孩子,也是她十月怀胎孕育的。在她心里,这个孩子跟她与丈夫生的孩子没有任何区别。为了让孩子少受委屈,陈丽芳干脆在房里又摆了一张床,与丈夫分开睡,尽量不打扰丈夫。 
  可陈丽芳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2003年7月,孩子两岁了,陈丽芳把孩子送进了幼儿园。一天傍晚,陈丽芳因为店里忙,就打发丈夫去幼儿园接孩子。以往都是陈丽芳接孩子,幼儿园的老师不认识刘德明,便问他:“你是孩子什么人呀?”刘德明说他是孩子的爸爸。老师很警惕,半认真半开玩笑地说:“你是孩子的爸爸?怎么从来没见过你,孩子长得也一点都不像你呀!”这句话让刘德明火冒三丈,他大吼一声,叫儿子过来。儿子竟吓得躲进了老师怀里,好像根本不认识他。这下老师更是不敢把孩子交给他了。刘德明生气地回家了。从此他再也不愿接儿子,而且总觉得别人看他的眼神有些怪,好像人家都知道他没有生育能力,戴了“绿帽子”似的。也就是从这时起,刘德明有了把儿子送人的打算。他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陈丽芳,陈丽芳不但没同意,还把他臭骂了一顿。 
  从此以后,刘德明开始住校。偶尔回来一次,也只是为了看望瘫在床上的母亲。陈丽芳的心彻底凉了。2005年5月,陈丽芳特意找到学校,与刘德明深谈了一次,提出了离婚要求,并且诚恳地希望刘德明能为孩子支付抚养费到18岁。因为离婚后她还得外出打工,而如今她年龄大了,又没什么特长,能否找到工作很难说。刘德明表示同意离婚,但却拒付抚养费,说拿钱养别人的孩子,他心里无法接受。 
  为了孩子的抚养费问题,陈丽芳多次找刘德明商量,但刘德明始终以孩子与他没有血缘关系为由拒绝了。2005年9月,陈丽芳一纸诉状将刘德明告上法庭,要求法院判定她与刘德明离婚,并要求刘德明承担孩子的抚养费。在法庭上,刘德明狡辩说,孩子是陈丽芳与别人生的,他与孩子不是父子关系,他没有替别人抚养孩子的义务。还说他当初之所以同意妻子去做人工授精,是受原告“离婚威胁”所致。孩子的出生给他戴上了沉重的“绿帽子”,给他的生活和精神带来了极大痛苦,原告应赔偿他的精神损失。陈丽芳认为,人工授精是被告的主意,当初做手术时,医院出具了《知情同意书》,这个证据陈丽芳一直保存着。陈丽芳说,被告身为知识分子,却不能正确对待人工授精,他的痛苦正表明其心胸狭窄。当地法院审理后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以人工授精所生子女的法律地位如何确定的复函》,“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双方一致同意进行人工授精的,所生子女应视为夫妻双方的婚生子女,父母子女之间的权利义务关系适用《婚姻法》的相关规定。”2006年1月10日,法院做出判决,准许两人离婚,孩子随原告陈丽芳生活。被告每月承担孩子的抚养费400元直到其年满18岁为止。刘德明虽然不服,但怕影响自己的名誉,没有再上诉。 
  两个曾经真心相爱的人,没有孩子时是那么想要孩子,当高科技为他们圆梦后,却又拆散了他们,个中原委,不能不令人深思。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