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离婚了,我们还得住在一起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离婚”曾经是个人们无比忌讳的词,但现在已经成了夫妇们吵架时的常用语,最高级别愤怒的表达方式。在“谁怕谁”思想的指引下,离婚很有可能就此成为了事实。你可能觉得这也没什么大不了,但是与前妻(夫)却很难马上一刀两断,特别是大部分人无法立刻找到一个新的住处,所以你们还要暂时住在一起。这样麻烦就来了,不能像以前那般亲密,更没必要动不动就吵架了。怎么办?尽量忍着呗! 
   
  NO.1回到三线时代 
   冯军 男 42岁 个体户 离婚半年 
  丽丽拿到离婚证的时候,比我要高兴多了,在她看来,一段糊涂的婚姻终于结束了,她可以开始崭新的生活了,可是事情好像还没有完。 
  我对她一点也不感冒了,以前一个冰清玉洁的天使堕落成现在满身俗气的中年妇女,还一点不知晓的样子,实在让人不知道说什么好。可怕的是我还不得不面对要和她在一起继续生活半年的现实。 
  这是我们在离婚协议书中商议好的内容,一方面是由于我在新区买的房子还在装修中,现在的房产又判给了她,我一时间找不到合适的住处。当然这个还不是主要的原因,没有地方住,找朋友蹭上半年应该没有问题,主要还是为了我们的女儿考虑。半年以后,她就可以顺利高中毕业了,以她的成绩考上大学应该没有问题。 
  离婚了,却没有能够把对方完全从自己的生活当中排除出去,这也够沮丧了。最恼火的是,她还把许多义务加到我的身上,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还不承认我在这个已经破碎的家里应该享受的各种权利。除了要负担女儿的生活开支之外,“家”里的其他日常花销也要我来出,一些杂七杂八的小事情也都是我打理。有时候我真怀疑,这么些年,我怎么就跟她一路走过来了,还看起来挺和美的样子。许多年前的那张结婚照还挂在中堂里,看看那时候的我们,我真觉得时间的力量实在是太强大了。不过让人欣慰的是,还好有一个女儿,女儿可以算是这么些年来唯一的收获吧。 
  她现在有了一个情人,那个男人我只远远地见过一次,长得有些猥琐。看着她像小鸟一样钻进那个男人的怀抱,还撒着娇,我的心里就感觉怪怪的,五味杂陈。人变堕落了,品位也差了,我猛然发现自己还是有点吃醋的。感觉自己是最失败的那个人,只收获了失意。 
  女儿每个星期一、三和周末都会回来,住一个晚上。在她房间的我就不得不再和丽丽睡在一起。不过基本上是她睡床,我睡沙发。那时候还是开春季节,特别是晚上,有些凉意。有时候熬不住,就会爬到床上和她一起睡。开始的时候她还很有怨言,可是我说以前不都是一起睡的吗,谁叫我们现在还住在一起呢,她就没话可说了。不过她又在床上用被子隔出了一条三八线,说是男人都不可靠,夜里不能过界,因为我们不是夫妻了。我在心里就嘀咕,还以为自己是珍宝呢。我是真的有些生气了,看着她那种不可一世的样子,我心里恨恨的,你说不过界,我哪天偏要过界。 
  那天,她下午淋了雨回来,晚上的时候就躺在床上动不了了,一会儿喊冷,一会儿喊热的,我喂她吃药,给她倒热水喝,折腾了大半夜。虽然女儿没有回来,可是我却一步也不敢离开,最后就和往常一样,躺在了三八线的另一侧。迷糊中,有个人钻到我怀里。睁眼一看是“妻”,我本想推开她,可觉得又太绝情了点儿,就让她那样依偎在我身旁。她浑身有些发烫,可还是喊冷,要我抱紧她。跟以前一样,她还是以为一切都是理所当然,可是我却抗拒不了,她是我女儿的母亲,是和我一起生活了快20年的女人。 
  那是我一生中最沮丧的时候,好像什么都说不明白,定义不了,理不清楚。 
   
  NO.2多张纸和少张纸 
  未艾 女 28岁 公务员 离婚一年 
  人们常说结婚其实就是多张纸而已,我有时候也想现在未婚同居的多了,何必给自己找麻烦,还要结什么婚呢?但我终于没有悟透,老觉得作为一个女人,不结一次婚,好像生命也不完整一样。那感觉应该是同居永远也体会不到的。所以跟现在的老公枫好上了以后,我就死缠烂打地让他娶了我。 
  没想到结婚的那种新鲜感觉刚刚退去,我们就迎来了婚姻危机。也许是太仓促了,都因贪恋一时的感觉结婚, 等大家放下了矜持,才发现对方有着难以忍受的坏毛病。于是大吵小吵不断,日子过得颇不舒坦。当他又一次没掀起马桶的坐垫就小便被我看见之后,愤怒的我说出了“离婚”两个字。他也很爽快,说好啊,离就离,谁怕谁啊。于是我们像小孩子玩过家家一样,当天下午就跑到民政局办理了离婚手续。 
  离完婚才发现没解决掉的问题还真多。少了一张纸,似乎少了一点约束,至少能变得相看两不厌了,没有关系了,还厌烦个什么劲儿。只是我们都不敢把已经离婚的消息公布出去,那会让各自的父母骂死的。大家都是面子薄的人,冷静下来,感觉离婚还是个挺丢人的事情,光那堆朋友就应付不了。房子是他单位分的,我又没有别的地方住,只好寄住在他那里。还约定,每个月付房租,互相不能干扰。他睡卧室,我睡客厅,不能有身体接触。 
  开始相安无事,可是有一天晚上我在客厅遭遇了一只老鼠之后,事情就全变样了。我生平最怕老鼠,那天居然在客厅见到一只黑色、满身“钢毛”的老鼠,我吓得一声大叫,差点晕厥。正在卧室玩《大富翁》的他听见我高分贝的叫声马上就冲了出来,那只老鼠其实已经被我的声音吓跑了。他确认安全无事之后,过来搂着我,抚摸我的肩膀为我压惊,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扑倒在他怀里缩成了一团。还没有从惊吓中完全恢复过来,我感觉到他的抚摸似乎变了样,有点像挑逗,一下下撩拨着我的耳朵、脖颈。我闪过一个想推开他的念头,但马上就被他的动作征服了。他毕竟熟悉我的身体,知道怎么更能引诱我,我的呼吸渐渐急促……后来我们就在客厅的沙发上完成了离婚后的第一次,我甚至有些怀疑,那只大老鼠是不是他故意放出来的。那次之后,我就不住客厅了,搬回了卧室。虽然不再称老公老婆了,可是每个晚上我们却变得更有兴致,好像这不属于自己的更刺激,像偷情,也觉得对方更可爱了。 
  拐了一个圈又回来,我甚至想说,离婚也就是一张纸而已。 
   
  NO.3莫名其妙 
  黎明 女 27岁 销售经理 离婚13个月 
  站在阳台上看程波开车离开,心里还想着昨晚的缠绵,我窃笑。一抬头,发现李然在我身后。“有病呀你?吓我一跳。”我没好气地说。“呵呵,我没看出你胆儿小呀,什么人呀?就敢和他过夜。”“未婚夫呗!”我随口一说,清楚地听到他在冷笑:“还没接受上次闪电婚姻的教训呢,才几天就未婚夫了。”“要你管?”我扔了一对“卫生球”(翻白眼)给他,转身离开。 
  李然是我的前夫,我们离婚一年多了,这件事情并没有被公布出去,只有几个好朋友知道。其他人依然当我为人妻,提起我“老公”时我也不置可否,这毕竟是我们的私事,我不想和别人解释那些细节,实际上我也说不清楚。比起我们相识两个月闪电结婚,半年后离婚还算是经过深思熟虑了。可能是谁都不服谁吧,我们共同生活期间总有争论不完的事情,而且从来也达不成共识。我喜欢喝咖啡,他喜欢喝茶,这本无所谓,他非给我冠个崇洋媚外的帽子;我见不得他把换下的内裤扔进洗衣机;而他也讨厌我不停地买耳环;我反感他不干家务;他奇怪我怎么不会做饭。类似的例子举不胜举,最后的结论只能是意识形态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个体无法共同生活。但是当初我们几乎花掉了各自所有的积蓄买了这处房子,里面还有我喜欢的沙发、椅子,他的组合音响。我们商量好暂时住在一起,等房子卖掉,分了钱,我们就离开。 
  看房的人来来去去地换,房子还是没有卖出去。我们一人一间屋,我的那间还带卫生间,似乎也相安无事。但是我还是不喜欢他带朋友来玩,每到这时,他们就霸占了整个客厅,说笑声让我感觉刺耳,凭什么这么肆无忌惮地坐在我的沙发上呢?最可恶的是,后来他带来了一个女人,我们在客厅碰过面,她一副泰然自若的表情令人厌恶,我心想:“捡我的剩儿还美呢?”她咯咯的笑声传到我耳朵里,更是让我觉得恶心,同时也奇怪,这男人以前怎么没这么哄过我呀? 
  经过与闺中密友切磋带自己思考,我觉得不能让他的幸福压过我,我也开始往回带人了,而且隔三差五就换新面孔,直接往自己房间领。其中有相亲对象;有不知道怎么就认识了,且对我有好感的;有多年的好朋友。只要是安全可靠的异性,我就往家带。不过我不留人过夜,除了程波。他很温柔,也非常浪漫,每周一会送一束花到我办公室。还有一些说不清的原因让我喜欢他。他甚至说:“如果你喜欢这房子,我们就买下吧。”这让我感动。“那么你不介意这是我和别人住过的地方?”“我只介意你现在心里有谁。” 
  不过李然搬走的那天,我还是有点伤感的。“这沙发还是我出的钱呢!虽然我不喜欢。”李然笑着说,好似有点害羞,没直视我。“那我把钱给你吧,在这房子里,它们是我最喜欢的东西。”“你男朋友不是希望把所有原来的家具搬走吗?”“没事,他听我的。”他的表情有点伤感,但还在笑:“那好呀!找个听话的男人比较适合你,好好过吧。沙发算我送你的,留个纪念吧。” 
  李然坐进了副驾驶的位置,搬家公司的车开走了,我感觉到竟有一滴泪滑过了我的脸颊,回过头去,看到程波正看着我。“吓我一跳你。”我用手擦了一下脸。“即使你伤感,我也能理解。”他目光温柔。我突然忍不住趴在他肩膀上哭了起来,说不出原因,似乎一切都是那么的莫名其妙。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