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月亮的最后一个故事

时间:2016-04-06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 
   
  时间匆匆跳过了一年又一年,那天回家偶然间瞥见天上的月亮,溶溶的黄色照得整个世界都苍凉渺茫起来,突然就想起了月亮,恍惚间觉得在自己的某个梦里她曾经出现过,笑得山花烂漫,身上都是隔世的花草香。 
  当年月亮喜欢靠在我的身边吃草莓味道的棒棒糖,她总是问我同一个问题:“如果你爱上一个永远不会爱你的人怎么办?”我不知道怎么回答月亮的问题,而她也似乎根本不在意我的答案。小纹告诉我,月亮是个古怪的孩子。 
  认识月亮还是因为小纹,这个女孩子曾经经常跑到我工作的酒吧里问东问西,那个时候我每天晚上在酒吧弹吉他。小纹笑的时候右脸有个酒窝,细细的眼睛,齐眉齐耳的头发,长得干干净净的,开始她只是问我和弦怎么弹,歌怎么唱以及酒的名字和味道,后来她开始给我拿来一本本小册子,是大学里手绘的杂志,工工整整很是精巧,里面有月亮写的故事。 
  我第一次看到月亮的故事被吓了一跳——男人因为得不到他爱的女人而在梦境里杀死了她,一次又一次。我惊讶的并不是故事本身,而是一个17岁的女孩子竟能用如此冷静淡漠的笔触写这样一个残忍的故事。后来我开始留意月亮的名字,并且自然而然地想象她的样子,冷漠而狭长的眼睛,眼珠是浑浊的琥珀色,淡黄的皮肤,穿单色的衣服,深灰或者黑白。 
  月亮第一次出现在我的梦里,便用细细的刀片划破了我左脸的皮肤,醒来后我发现脸上果真有条小口子。我只是奇怪自己为什么那么笃定梦里的她就是叫月亮的女孩,那个时候我18岁,有过3个女朋友,偶尔还会沉溺于幻想。 
   
   2 
   
  第一次见到月亮是在北京7月无风的下午,我和小纹参加完一个歌手的签售会,累得气喘吁吁地在咖啡厅里休息。透过玻璃我看见马路对面一个女孩子朝这边拼命挥手,毫不在意路人的侧目。 
  不一会儿,她竟站在了我身边,笑得非常天真,白皙的皮肤衬得眼睛黑亮黑亮的。当小纹介绍说“这是我好朋友尹月亮”的时候我一惊,一是没有想到她距离我的想象如此之远,再者就是我没有想到小册子上的名字竟然是她的真名。之后3个人坐下来一起聊天,我才想起这个女孩子是见过的,上个冬天在公车上风风火火地跑上来了一个短头发的女孩子,红艳艳的围巾松散地系在脖子上,校服外面穿着极艳的衣服,书包也是夸张的卡通造型,坠了很多叮当做响的小饰物。 
  月亮讲话毫不客气,她劈头盖脑地说:“嘿,我见过你,弹吉他的嘛!”我也立即回了过去:“我也知道你,写小说的嘛!”提到小说她脸倒红了一下,对着小纹说:“那种东西是能随便拿给别人看的吗?” 
  现在想起来我后来开始写故事竟有几分是受了月亮的影响,我想月亮的话是对的,在那样一种近乎绝望的涂涂抹抹中可以实现所有无法实现的梦。 
   
   3 
   
  因为月亮的加入,我们三人的关系变得更加密切起来,她们常常晚上来酒吧看我演出,之后我再送她们回宿舍,平日也经常一起吃饭逛街。 
  我竟也无法忘记酒吧昏黄灯光下两个少女洁净的脸,月亮唇边带笑,或是看着我或是和小纹讲话,因而整个夜都灿烂起来。 
  回去的时候月亮喜欢走长街上那条窄窄的石台阶,清凛的月色照了满身,连街灯都显得黯淡了。小纹喜欢走在我的身边轻声地笑,用细碎而脆弱的声音。而一边的月亮却总显得那么的远,摇摇晃晃一言不发的她显得格外得孤单,那种孤单沁人心脾,让人想倾尽所有的爱和温暖给她。有时候我忍不住喊她的名字:“月亮”,她转过头却依旧满脸是笑。 
  我开始相信小纹的话,月亮是个奇怪的孩子。 
  小纹给我讲过她和月亮的故事,月亮在班上总是考第一,但是她很古怪不愿意和人亲近,只是有一个春天,她莫名其妙地站在小纹身边,笑盈盈地看着小纹,说:“走,我带你去一个地方。”只这一句话,她拉起她就走,而小纹竟然也没有拒绝,之后她带她到学校一个荒僻的角落里,给她看一簇淡黄色的野花,月亮对小纹说:“这花就叫月亮花。” 
  小纹说:“你也喜欢月亮吧?每个人都会喜欢月亮的,因为,因为她是月亮。”不知道为什么,小纹讲这话的时候竟是一脸的落寞。 
   
   4 
   
  熟悉了以后,月亮会拿她的故事给我看,工工整整的字写在没有格子的A4纸上,月亮固执地给故事中的女孩子起了一个名字——绣锦。那个时候她们偶尔会到我家来,月亮就坐在摆着绿色仙人掌的窗台上,小纹在厨房煮方便面,CD机里往往都是小纹喜欢的jazz。我说过,月亮不讲话的时候表情就会有让人心疼的忧伤,我怕她不讲话所以总在逗她说话,我问她,为什么故事中的女孩子都叫绣锦呢?她就笑,她说这是个秘密。我问她,为什么那么心理变态从来不成全故事里的人,她就怪叫着说,你才变态!我和月亮讲话的时候手心常常莫名其妙地出汗,这样无聊的对话直到小纹喊开饭才结束。 
  后来我曾经单独找过月亮两次。在楼下等她看着天际泛出蓝黑色,她穿着T恤短裤跑出来只说了句“对不起我睡过了”,我请她在小店吃了碗馄饨,她却急匆匆地跑回去说答应帮小纹录晚上的娱乐节目。第二次我打电话给她,她却早有准备似地扯东扯西,后来我在学校里逮住她,她却拉我到学校操场的天台上吃棒棒糖,那天她第一次问我:“如果你爱上一个永远不会爱你的人怎么办?”那个时候我以为她在暗示我所以低着头没有说话,可是她却自顾自地哭了起来,我正要开口安慰她,她却吼道:“你不许讲话。” 
  于是我就傻坐着听她呜咽,等她拍拍我的肩膀说:“好啦,走人”。 
  那个时候我以为月亮根本就不懂得我,现在想来是我从来都未曾懂得过她,她那样一个纤细敏感脆弱的女孩子早就洞察了我的一切。 
   
   5 
   
  小纹和萧开始交往以后我才确定那个时候小纹是喜欢过我的。我们有过一次不欢而散的四人行动,那次失败的郊游小纹先是丢了钱包,后来又扭伤了脚,月亮一直沉着脸。 
  那个叫萧的男孩子是个乐队的主唱,满脸都写着桀骜不逊。因为起雾我们找不到路所以在山上安营扎寨,那个晚上我怎么也睡不着,醒来看到月亮一个人坐在石头上。 
  我说:“你干吗不睡觉,在这里编故事吗?”她却不看我,只是低声说:“小纹有什么不好,你为什么不喜欢她呢?”我有些恼火:“她现在不是很好?你就喜欢乱撮合。”她说:“像以前那样的日子是再也回不来了。” 
  听到这话我又想起酒吧前的那条路,窄窄的石台阶和冰凉的月光,还有我小房间里的仙人掌,厨房里的泡面香。我说:“月亮,别这么想,我们还是在一起的。”月亮笑而不答。 
  小纹果真越来越少见,我和月亮单独在一起的时间渐渐多了起来,月亮变得不像以前那样风风火火,尽管还是笑笑的似乎永远让人看不着忧伤的样子。 
  春天的时候,月亮瘦了很多,她还是常常拿故事来给我看,只是仍旧没有美好的结局。 
   
   6 
   
  后来月亮也不常出现了,我去学校找过她却总不见人影,听说她不断地更换男朋友,还曾经为其中一个自杀,我在心里嫉妒那个男人因为他轻而易举地得到了月亮皎洁清澈的心。我给她打电话她也不接,后来收到她的邮件,她说,亲爱的龙信,我很想念你,我很好,不用挂记。月亮的失踪让我痛彻心扉,我在她宿舍门口等了她一周才见到她,我们有将近半年的时间没有见面,她把头发留长了,穿得很整洁没有背卡通书包。 
  我喊她“月亮”的同时冲过去把她抱在怀里,我不说话她也不说话。好像一个世纪那么久,她才轻声说:“龙信,你看今天的月亮多亮啊!”我抬起头看月亮,那光却是冰冷而刺痛的,就像怀里月亮的眼睛。 
  我们坐在台阶上聊天,她不停地抽烟,我说:“月亮,你可不可以试着和我在一起?” 
  她回答得斩钉截铁:“No!”又紧接着说:“别问我为什么,那样会让我觉得你很傻。”我在月亮的烟草味道里微微晕眩,第一次发觉她其实距离我那么的远,真正是远到月亮上去了。 
  最后,她像以前那样靠在我的肩膀上,突然轻声地唱歌:“看,当时的月亮,已经化作今天的阳光。” 
  1年之后月亮大学毕业,我们只偶尔用E-mail联系,她不断的旅行更像是对自我的放逐,月亮像个流浪儿那样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惩罚自己。 
  我却始终对她怀有希望,我一直在等待,想着总有一天会融化这冰冷的月亮,因此在mail里我从来不问她那些过往,也不问将来。 
  在小纹的婚礼上,我最后一次看到了女孩月亮,她胖了一些,眼睛依旧明亮。她只出现了一下下,那么短暂恍若梦境。她笑着对我说:“我要去法国不回来了,亲爱的,你一定要幸福,和小纹一样。” 
  后来我给月亮的mail都石沉大海,再后来干脆被一一退了回来,我想她是为了要我幸福,这点我深信不疑。 
   
   7 
   
  月亮偶尔还是会出现在我的梦境里,就像第一次一样给我细微而无伤大雅的刺痛,我写故事的时候会想起月亮说的:“一个人开始写梦的时候说明他已经无甚可写了。” 
  月亮给我的最后一封信就是个写梦的故事,我知道那是月亮的最后一个故事。 
  叫绣锦的女孩子终于得到了幸福,在那个山花烂漫的3月,她遇到她喜欢的人,因此天地都不存在了,只有小角落的一束淡黄色随风摇曳的花,绣锦对她身边的人说:“这花叫月亮花。” 
  而绣锦曾经对自己说过,遇到自己爱的人就会带他来看这株花。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