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五年生死,“亡妻”在他新婚前“复活”

时间:2016-04-0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爱妻消失在回家的路上 
   
  陈建临和彦玉是在重庆读大学时开始恋爱的。大学毕业后,陈建临便进入父亲开的商场,为父亲打理生意。1998年春节,陈建临和彦玉举行了婚礼。 
  古人说,福兮祸所倚。1999年春节,彦玉的父亲来电话说,彦玉的弟弟要结婚,问他们是否有时间回去。那段日子,作为总经理的陈建临实在很忙。他和彦玉商量后决定由妻子一个人回去。陈建临说:“我记得很清楚,那天是1999年3月16日,头天刚参加完消费者权益日的活动,第二天一早我亲自送她去乘途经衡阳的火车。”回家一周以后,彦玉在电话中告诉陈建临,她当天乘坐广州至成都的特快回家,并且再三叮嘱他去车站接她。第二天晚上,陈建临在车站没见到妻子的影子。当时他并没有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他甚至以为是自己算错了列车到达的时间。但久等还未见到妻子,他便一个劲儿地给妻子打手机,可整整一个晚上都没人接听。那是一个四周散发微寒的春夜,一种莫名的恐慌令陈建临浑身冒汗。他立即打电话到彦玉家里,彦玉的父亲证实彦玉已离开,并反复强调是他亲自送女儿上的火车。陈建临开始感到害怕了,在车站广播找人的消息响了几遍以后,他打电话让老岳父和自己一道,在同一时间分别向当地派出所报案。陈建临说:“那些日子,我真真实实体验到了什么叫焦虑和期待。” 
  随后发生的事更是让陈建临不安起来。就在他试图从彦玉的私人用品中找寻一点儿线索时,竟然发现妻子留下的一张早孕化验单,上面的日期刚好是她回湖南父母家的前两天。他拿着化验单找到那家医院,大夫告诉他,这只是一张普通的尿样抽样单,化验的结果是彦玉已经怀孕。陈建临像是被一块大石头砸中了头部,整个人昏沉沉的,甚至无力站起身来。当天晚上,陈建临告诉父亲,自己要去找彦玉。父亲没有说什么,第二天一早,父亲罕有地亲自开车将他送到车站。令陈建临意外的是,公司办公室助理杨绢已早早等在车站。父亲说,让杨绢陪他一起去,因为女孩比较冷静细心,走到哪里办事说话方便些,另外顺便考察一下其它城市的市场情况。陈建临无心去探究父亲的良苦用意,望着父亲一夜间苍老的容颜,陈建临只是轻声地说了一声:谢谢! 
  杨绢的确很细心,在追忆那些日子时陈建临感慨地说:“那几年在寻找彦玉的行程中,如果没有杨绢,我不知道会是什么样儿,也许早就精神崩溃了。”他们的第一站是衡阳,在询问了有关彦玉回家及返程的诸多细节后,陈建临决定沿着彦玉乘坐的那趟车的行车路线找下去。他们在每一个停车的站点待一天,所做的事几乎相同:沿街贴一些寻人启事,去当地公安机关报案,如果当地有报纸电视的,再刊播相同内容的寻人消息。几乎所有印刷联系等跑腿的活儿都是杨绢做的。彦玉是自己的妻子,也是自己一生中爱上的唯一的女人,为了找她,陈建临宁愿付出一切。可他实在不愿连累一个与此毫不相干的女孩。陈建临不止一次劝说杨绢回去,可她每次都只是摇摇头,看陈建临心情好的时候,杨绢会调侃说:“我是拿着工资和出差补贴的随从,你别过意不去,我是奉旨陪你。”在各地公安局和派出所,为了寻找彦玉,陈建临翻阅查看过数以千计的被拐妇女资料,近10次辩认过无名女尸,无论何时何地,只要获悉一点儿线索,他都会不遗余力地赶去确认。但随着时间的推移,陈建临渐渐觉得自己的激情和希望似乎已被耗尽,剩下的是多少有些机械的奔命。 
   
   生命中闯进另一个女孩 
   
  在寻找彦玉的4年中,陈建临几乎放弃了对公司的管理,如果不是重大决策,他甚至不在公司出现。2003年12月的一天,公安局通知他,河南商丘警方最近解救出一批川籍妇女,其中有几个是几年前被拐卖到当地的,问陈建临要不要跟去看看。陈建临几乎是毫不犹豫地答应前往,也就在那一瞬间,他脑子里突然冒出一种想法,像是在跟自己赌博。他想,假如商丘之行仍然没有结果,那么,也算是给自己一个交代。陈建临不想再这样耗下去了,4年多的时间,他已是心力交瘁。临行前他不停地对自己说:“这是最后一次!”父亲坚持要杨绢陪他一道去,他没有拒绝父亲的好意。应该说,作为一个有过婚姻的男人,陈建临很清楚女孩子的某些行为所蕴藏的动机。假如说彦玉失踪前,自己对杨绢根本没有什么印象,那么后来的几年间,尤其是每一次与她单独相处时,他对这个文静的女孩的的确确有了一种难以名状的依赖。杨绢是公司从重庆一所民办学院招收的毕业生,算不上特别漂亮,但她身上却有一种挥之不去的吸引力。在同行的火车上,陈建临曾问过她为什么没有谈男朋友,可她却答非所问地说:“现在需要关心的人应该是你。”陈建临没有想到,商丘之行会彻底改变了他们的关系,并让他在后来的某一天陷入艰难的选择中。 
  在商丘认人没有什么特别的,为了防止拐入地的家属闹事,被救妇女被安排在离公安局不远的宾馆。其实像这样的场面这些年陈建临早已司空见惯,但不知为什么,那天他特别失落。也许是因为临行前自己的赌博心理作怪,回到入住的宾馆后,陈建临第一次肆无忌惮地嚎啕大哭起来。他突然觉得自己像是一个被世界遗弃的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让陈建临确信彦玉已不在人间。他甚至不记得自己是用什么利器割开的手腕,只知道醒来时自己的头贴在杨绢温暖的怀里。仿佛一个走失多年的孩童突然回到母亲身边,积压的委屈随着这个坚强男人的泪水奔泻而出。不知过了多久,稍稍有些平静后,陈建临才发现,杨绢竟在流泪,她明亮的双眼有些红肿。陈建临已经顾不得失态的尴尬和难堪了,仰天长叹了一声后,他听见自己在说:“完了,什么都没有了。”杨绢更加用力地将他揽向自己,她仿佛在自言自语地说:“不会的,不会的。”然后突然蹲下身子,双手捧起他那张泪水模糊的脸说:“建临,没有完,你还有父母,还有事业。如果你需要,我会一直陪你找下去,一直陪你……”在那样的环境下,人是极易被感动的,面对眼前这个几年来无数次跟着他东漂西荡的女孩,陈建临的心突然一热,他说:“为什么?”杨绢将头贴着他的前额,轻柔但却极肯定地说了一声:“I LOVE YOU!” 
  那是一段几年来唯一感到轻松的日子,虽然在异乡的病房里,但因为杨绢的缘故,陈建临几乎忘了一切的痛苦。他甚至悄悄问自己:“是不是我太过脆弱,抑或我天生善变?为什么能够在那样一个痛苦的时候,接受另一个女孩的爱情。”同样的问题陈建临也问了父亲,父亲说:“无论作为男人,还是丈夫,你都尽力了,别再为难自己了。”其实陈建临并不是在责怪自己,这几年为了寻找彦玉,他的确已经尽了全力,仅为此的花费就多达20余万元。令陈建临感到奇怪的是,他和杨绢走到一起,几乎没有一个人表示出惊诧,像是一切都在别人的意料之中,就连彦玉的父母都在电话中安慰他:“放弃吧,我们不会怪你的,要怪就怪老天不公,细妹子的命不好。” 
  陈建临知道他和杨绢不可能像其他相爱的情侣,只要符合法律规定条件随时都可以结婚,毕竟自己身上还背负着一个尚未失效的婚姻。为此他咨询了公司的常年法律顾问。他被告知,根据我国相关法律,他可以向法院申请裁决彦玉死亡,如此一来,作为丧偶的一方,他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婚姻生活。2004年9月8日,法院根据陈建临的起诉请求,以及有关法律规定,在彦玉失踪了5年零3个月以后,判决其死亡。 
   
   失踪5年后妻子“复活” 
   

  “彦玉回来了!”听到这个通知时,陈建临感到的是前所未有的震惊。当打拐办通知他去领人时,陈建临脑子里一片空白。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甚至都不相信这一次会是真的。但这一次却是千真万确的。在市局的接待大厅里,一帮记者围着几个哭哭啼啼的被救妇女,其中一个女的在人群中显得特别醒目,她怀抱着一个小孩,脸上除了焦灼,没有一滴眼泪。那就是彦玉。虽然她的脸上已没有了昔日的清丽,发胖的身子裹着一件发白的衣裙,但陈建临还是一眼认出了她。彦玉也很快望见了阔别多年的爱人:“可可,快叫你爹呀,这是你亲爹哩。”彦玉声音沙哑地对怀里的男孩嚷着。小男孩没有开口,只是一个劲儿往彦玉怀里钻。不知为什么,陈建临当时有些茫然,搞不清楚是悲是喜,忽然来临的一切让他恍然如梦。 

  原来,回家的前两天,彦玉独自到临近的妇幼保健院做了早孕测试,当确认怀孕后,她没有立即告诉陈建临,想给他一个惊喜。回来时,父亲送她上了火车,当车行驶到贵州境内时,她突然觉得有些迷迷糊糊,待她清醒过来才发现,自己已身处一个陌生的地方。被麻醉抢劫后,几经周折,她被卖到两广相邻的一个叫信宜的农村,收留彦玉的是一个憨厚的当地汉子。一开始彦玉哭天喊地地抗拒着那个男人家人的劝说和威逼,但当那家人知道彦玉已有身孕,并扬言要拿掉她腹中的胎儿时,彦玉妥协了。她对那家人说,如果要让她留下来,必须允许她生下这个孩子,否则,她宁愿死。大约是害怕落得人财两空,也可能是因为彦玉的坚持,那家人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接受了彦玉的条件。那年一个雪落无声的夜晚,彦玉生下了儿子。彦玉说,是儿子让她有了活下去的希望和信心。第三年,彦玉的第二个孩子降生,那是她和那个男人的女儿。那家人凡事都依着彦玉,只要她不跑。有了女儿以后,彦玉也渐渐放弃了逃走的念头,一是因为她和陈建临的儿子,更主要的是她害怕和担心,她甚至相信即使回去,陈建临也不可能再接受她。随着时间的推移,那家人也不再担心她逃跑,因为在他们眼里,彦玉已完全变成了当地的女人。 
  办完相应的手续后,陈建临带着彦玉母子去了自己父母的家里。父亲很快便叫来了公司的法律顾问,在听完情况后,律师告诉他们父子,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恢复彦玉的法律身份,一旦身份恢复,其原有的一切都继续具有法律效力,包括婚姻。陈建临很清楚自己依然爱着彦玉,更清楚这些年她所独自承受的一切,作为一个男人,他觉得有责任给她们母子一个交代。他只是不知道该如何对杨绢说。她毕竟也是自己爱着也爱着自己的女孩。那天见到杨绢后,陈建临故意装着不经意地对杨绢说:“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她带着儿子回来了。”他原以为杨绢会不高兴地抢白他,谁知杨绢很平静地说:“如果真的那样我会离开你的。”人常说当局者迷,这话一点儿不假。即使杨绢的话语中已经透露出了某种信息,但陈建临仍然没有丝毫察觉,以至于杨绢的突然出走让他有些不知所措。那天,她没来上班,打手机也联系不上,陈建临突然有点紧张,他觉得杨绢可能知道彦玉回来了,陈建临担心杨绢会做出什么傻事儿。来不及细想,他独自驱车赶回他们共同的住所,屋子里一尘不变,唯有茶几上放着一封杨绢留下的信:建临,我走了,其实我早知道了她回来的事,我之所以不说,是希望能同你多做几天夫妻。我不想让你为难,更不想让那对历经磨难的母子失望,相信我,我一直是那么幸福地爱着你……这是董事长前两天拿给我的10万元钱,请你替我退还他,并请转告他老人家,你们没有欠我什么,爱你是我无悔的选择……杨绢走了,她一个很好的朋友说,是她陪杨绢去订的飞往北京的机票。就像当初同杨绢走到一起,失去她,此时的陈建临不知道是不幸还是幸运,但他说:“这一切总会来的,只是迟早的事儿。” 
  彦玉恢复身份的事情进行得比较顺利,儿子的户口也已落实,如今他们一家人很幸福地生活着。关于未来,陈建临说:不会再让她们母子受到一点伤害。 
   
  采访后记: 
   
  作为采访者,唯一的遗憾是始终没有见到彦玉,陈建临告诉我,疏离了这么些年,彦玉需要安宁,所以他不想有人打扰她。关于这个近乎特殊的个案,我们很难去追究它的法理意义,造成这个家庭悲剧的原凶,最终一定会受到法律的惩罚。但故事中的人物那共有的善良,却不能不让人侧目。同许多的多角情感故事不同,这个故事中的任何一方,都可以在不违背法律的前提下,坚持自己的利益。在面对不可回避的受伤时,两个女人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自己。多年前,当有人感慨世风日下时,许多唱和的声音甚至坚信这是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而在记录这个故事时,我却被文中人物那善良的本性所感动,这种人类原本拥有也应该延续的善良,才是一切美丽的本源,才是我们秉承不弃的人性亮点。(文中人物均系化名。)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