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惊天骇闻:打工妹诉请丈夫还债

时间:2016-04-0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世界上一切事物都在运动着,爱情作为一种事物也在不停地运动、更新。但不论爱情如何运动,人们都不应该忘记“爱是承诺更是责任”。 
   
  一 
   
  王刚1976年出生于河南省内乡县一个干部家庭,他从7岁入学到初中毕业,学习成绩一直优秀。但进入高中后,情况却发生了变化。 
  原来,王刚恋上了一个叫杜霞的女同学。杜霞学习一般,但是天生丽质,性格活泼,是学校的“校花”。杜霞虽和王刚不在一个班,但并不影响王刚喜欢她。为了讨其欢心,王刚主动出击,时不时请杜霞吃饭,经常送给她一些小礼物,并和她一起去踏青、赏花、爬山。不久,两人便坠入了爱河。王刚从此根本没心学习,成绩每况愈下。父母心急如焚,苦口婆心地劝他,他却认真地说:“如果不能拥有杜霞,我即使考上大学又有什么意义?”高考到来,这对小恋人双双落榜。杜霞抱歉地说:“是我拖累了你。”王刚却笑着说:“我宁愿考不上大学,也要将‘校花’娶回家!” 
  这年冬天,这对有情人就急不可耐地举行了婚礼。 
  感情是婚姻的基础,但感情这东西却让人难以捉摸。按理说,王刚与杜霞的婚姻应该是美满的。然而,事实却相反。新婚不久,小两口就因一些小事发生不愉快,继而矛盾不断升级,从拌嘴、小打小闹发展到大打出手。 
  在风风雨雨中小两口熬过了一年,再次发生“战争”后,忍无可忍的杜霞一纸诉状将丈夫告到了内乡县法院。王刚舍不得离婚,但是妻子坚决要离。法院见调解和好无望,只好判令解除双方的夫妻关系。王刚和杜霞的同学、亲友至今谈起他俩的婚变原因,都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只能以“有缘无分”来解释。 
  离异后的杜霞经人介绍,与在国家机关工作的一位干部结了婚,一年后生了一个男孩。见复婚无望,王刚也经人介绍与一位马女士相识恋爱,两人于2000年5月登记结婚。婚后,由于两人所在单位经济效益均不好,夫妇俩权衡再三后决定都办理停薪留职手续,然后做生意。由于夫妻俩都没有积蓄,马女士从亲戚处东挪西借凑了2.6万元,才在国道旁开了家农资门市部。 
  失去后,才更懂得珍惜。王刚很珍惜第二次婚姻,与马女士的感情一直很好。王刚的父母很庆幸王刚终于有了一个和睦的家庭。孰料,这段感情最终还是出了问题…… 
   
   二 
   
  再婚以后的杜霞与丈夫一直合不来,以致发展到要离婚的地步。父母得知后,坚决反对她这样做。 
  “杜霞,这是终身大事,你已经离过一次婚了,千万得慎重啊!”父亲语重心长地说。 
  其实,杜霞也挺矛盾。她看重的是第二位丈夫优越的地位和丰厚的固定收入,但是,她犯了一个通病:常拿第一位丈夫的优点来与第二位丈夫的缺点相比,越比越觉得眼前的丈夫不如王刚。 
  2002年冬,杜霞与丈夫解除了婚姻关系,由于儿子年幼,法庭判决儿子跟随杜霞生活,二层小楼房归她和儿子所有,折抵孩子的抚养费。 
  一个偶然的机会,杜霞与王刚在大街上不期而遇。杜霞虽生过孩子,但风韵犹存。同在一个县城生活的王刚早就对杜霞的再次婚变有所耳闻,这次相见,王刚对杜霞倍加关心。在了解了杜霞的苦衷,得知她眼下无事可做的情况后,王刚决心帮她一把,他婉言邀请杜霞到自己开的农资门市部帮忙。望着王刚诚恳的目光,杜霞答应了。 
  马女士在与王刚结婚前就知道他已有过婚史,但她不认识杜霞。2003年春节后,王刚把杜霞带到门市部,杜霞从此开始了在前夫店中打工的生活。 
  在这里,杜霞的日子过得并不快乐。虽然王刚夫妇待她很好,买菜、做饭、洗衣、打扫卫生等家务都不让她干,好让她有时间多回去看看自己的孩子,但她始终感到自己活得很累,尤其是夜深人静独自一人躺在床上,她常常回味与王刚在一起度过的酸甜苦辣。慢慢地,杜霞开始向王刚暗送秋波。本来也留恋过去的王刚抵挡不住杜霞的进攻,很快便成了她的感情俘虏。 
  单纯的马女士发现丈夫与杜霞的亲昵行为时已经晚了,俩人已达到了如胶似漆的程度。她曾好言规劝丈夫珍惜夫妻之间的感情,辞退杜霞,但丈夫不置可否,只是躺在床上眼望着天花板,一言不发。 
  “你说话呀?怎么办?”马女士生气而又娇嗔地责问。 
  “杜霞是我的前妻,我应该帮帮她。”听王刚道出了实情,马女士惊讶得合不拢嘴,她坚决要赶走杜霞这个第三者。 
  “你敢!”王刚也铁了心,夫妇俩第一次为杜霞红了脸,两人厮打起来…… 
  无奈的马女士只好选择外出打工。她希望有一天丈夫会发现:缺少她,家庭是不完美的。她希望王刚能体谅她的苦心,明白只有她才能在他最需要的时候站在他身边。 
   
   三 
   
  2004年1月30日,赌气外出务工的马女士回到内乡县找到王刚,要求他把门市部的债权、债务清算一下。双方经过平心静气的清理、核算后达成协议:门市部所有存货及经营期间的债权、债务全部归王刚所有,王刚欠马女士7850元。王刚当即给马女士出具欠条一张,上面写着“欠马女士7850元,王刚,2004年1月30日”。此后,马女士继续外出到南方务工。 
  2004年4月,王刚以“双方分居、感情破裂”为由,向内乡县法院提起离婚诉讼。他在诉状中除陈述要求与马女士离婚外,还明确表示“与马女士共同生活5年间无任何债权、债务关系”。法院立案后,按法律规定程序向马女士送达王刚的起诉状副本,要求马女士答辩。马女士告诉法庭,王刚欠她7850元钱,她要求偿还,法庭决定开庭审理此案。可是开庭那天马女士准时到庭,作为原告的王刚却无任何正当理由不到庭。2004年9月5日,法院根据《民事诉讼法》“开庭时,原告无正当理由或未经法庭许可不到庭视为自动撤诉,被告无正当理由或未经法庭许可不到庭缺席判决”之规定,裁定王刚自愿撤诉。 
  2005年5月17日,王刚再次向法院提出要求与马女士离婚的诉讼,他在诉状中再次明确表示“马女士外出下落不明,夫妻无小孩,无共同财产,无债权、债务关系”。这次诉讼,马女士依旧答辩要求丈夫清偿欠她的7850元钱,王刚吓得又不敢露面了。 
  马女士告诉法官:丈夫王刚两次提起离婚诉讼,但当她向丈夫索要7850元欠款时,丈夫都对她避而不见,其目的很明显,就是不愿清偿欠她的债务。她还说,忠贞,既是做妻子的对社会、对家庭、对丈夫的一种责任,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丈夫也应当自爱,更要有责任心,这是对等的。任何苛求对方的做法都是错误的。人不可能不犯错误,改了就好。只要丈夫回心转意,她愿意宽容丈夫,愿意同丈夫继续共同生活。但对他赖账的做法,她十分不满意。 
  2005年7月,马女士向内乡县法院提起诉讼,要求丈夫王刚偿还欠她的7850元钱。这是自2001年4月新《婚姻法》颁布实施以来全国首例夫妻婚内债务案,法院审判委员会非常重视,指令合议庭在短时间内秉公处理。经审理,法院认为,马女士与王刚虽是夫妻关系,但根据新《婚姻法》第19条“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以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之规定,在对共同经营的农资门市部财产核算后,王刚自愿给妻子7850元钱,并出具欠款手续,属合法有效的民事法律行为,夫妻间形成了明显的债权、债务关系。王刚应当在妻子主张该债权时自觉予以偿还,但王刚自2004年4月到2005年5月两次提起与马女士的离婚诉讼,而马女士提出还款请求后王刚便避而不见,可见其离婚的目的显然是借妻子外出务工之机企图消灭债务,其行为是错误的。马女士向丈夫主张偿还7850元欠款的请求,证据充分,理由正当,于法有据,遂作出判决:判令王刚在判决生效后3日内偿还马女士现金7850元。 
  2006年3月,判决书送达后,马女士、王刚均没提起上诉,一审判决已经生效。官司打完后,马女士继续外出打工。但她对这个家实在难以割舍,仍痴情地等待着丈夫回心转意的那一天…… 
  世界上一切事物都在运动着,爱情作为一种事物也在不停地运动、更新。但不论爱情如何运动,人们都不应该忘记“爱是承诺更是责任”。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