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假如我先认识的是你

时间:2016-04-0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是的,他在等我 
   
  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我就从家里搬出来住了,和一个女同事合租。那是一处高档住宅区的一间阁楼,租金低且离公司近。后来女同事有了男友搬出去后,那里就剩我一人住了。但我并不孤单,我心里有那么多希望,那是因为天明。那时天明被公司派去上海工作,我们已经谈了好几年了,他一回来,我们就结婚。 
  那年秋天因为种种原因我和公司解除了合同,一个朋友就向我介绍了辉,辉是一家通讯公司的副总。 
  辉出乎意料的年轻,三十出头的样子,严谨而极有工作能力的那种人。我们谈了好久,他说他马上要出差,回来后就和我联系。不料几天后,我很意外地和另一家公司签了合同,这时才想起辉来。打电话过去时已是晚上,他问我在哪里,我说在家。他居然也在那个小区住,不同的是,他住的是复式结构的房子。他很惊喜,说我马上开车过去,我们一起吃晚饭好吗? 
  我觉得拒绝不太好,而且我也想给他当面解释一下。辉对我的解释只是微微一笑,说:我也觉得那家公司更适合你。然后他就撇开那个话题讲他的故事,他的事业、家庭和感情。原来辉曾有过一段婚姻,他前妻执意要出国,出国前就和他办了离婚手续。正说着,在饭店里来回跑的一个小女孩忽然摔倒在辉的脚下,辉连忙弯腰去扶,那一刻他的眼神里满是慈爱怜惜和落寞。他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还没有孩子呢。 
  就是那句话和那个笑容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原来辉的情感那么细腻。 
  那时我有晚饭后在小区里散步的习惯。一天晚上,很巧碰到辉,他说原来你也喜欢散步啊。后来一连几个晚上都碰到了他。我明白了,是的,他在等我。我们真的很谈得来,像朋友一样轻松又随意。 
  我很少打电话给他,他也很少打给我,但若要打来一定是有备而来。比如吃饭、喝茶或者打网球。还有一次,他像是突然间想起来,他说我们还没看过一场电影呢。我想我明白他的意思,我有些犹豫,他听出来了也没有辩解,只是坦荡地哈哈一笑,说来吧。于是,那个周末我在电影院门口看到匆匆赶来的他。是外国的文艺片,风光迷人且故事感人。后来我才知道,辉完全是为了我才去看的。他和其他男人一样,只喜欢枪战警匪类的片子。 
  我知道他是借故靠近我,对此我表现得很平静。我对自己说,你是有男朋友的。我想找机会婉转地把这事告诉辉,但我却一直说不出口。和辉在一起是快乐的,也很有安全感,他话不多,眼神温暖。他的一言一行都透着真诚,都是我喜欢的。我无法否认,我是如此贪恋这种感觉,对于这一点我不想欺骗自己。单纯冲动的天明,他像个孩子,我必须处处照顾他。 
   
   可惜我没有选择的权利 
   
  我以为和辉能永远这样下去。我的确是有些患得患失,怕得到的同时又怕失去。 
  直到辉带我去见他的朋友,都是些成功人士。辉微笑着介绍我:这是我的……他欲言又止,但他的朋友却都已心领神会般冲我微笑起来。我这才感到事态的严重,回来的路上,我对辉说,其实你是知道我有男朋友的。辉腾出一只手来握住我的手,他郑重地说:童童,我想我有追求你的权利。我说,可惜我没有选择的权利。 
  我想必须得结束了。既然我什么都给不了他,就不要给人家所谓的希望。一连十几天,一下班我就关机。我怕接到辉的电话。我就是躲着他,我想用这种办法让他后退。 
  因为接连加班,我累病了,感冒发烧几天后竟然转成了轻微的哮喘。辉打电话来时,他就听了出来。那天下班后他就押着我去了医院。挂号,看病,拿药,最后挂上吊瓶。因为坐久了,我的腿渐渐有些麻,他就蹲下来帮我轻轻地揉。看着他,我说辉,你真的爱我?他回:嗯。 
  打完针,辉送我回家。开门,我刚要开灯,却被他的手拽住。黑暗中,我被他狠狠抱在了怀里。我没有挣扎,只任他抱着。自己对他是有感情的,就像他对我一样。他尝试着解我的衣扣,当解到第三粒时,我的泪水已肆意地流淌下来。他停住手,颤声问:童童,你爱他? 
  爱与不爱,我已分不清。我只是想哭。终于我哭出声来,然后我一把拉开灯,我盯着辉:是的,我爱他,我和他已认识很久了,我的朋友都知道这件事,而我父母也早已认定是他。我飞快地说着,我怕他打断我,使我失去说下去的勇气。 
  也许,人总是下意识地保护弱者,视后来者总像是个入侵者,有种本能地排斥感。而此时此刻,辉和远方的天明相比,天明无疑就是弱者,我必须保护他,就像保护我自己,我不许辉欺侮我们。还有,人都是胆小的,感情是一种习惯,我们怕改变。也许我已明白,改变不是不可以的,只是太难了。 
  我解释不清,我彷徨又委屈,我只有不停地流泪。辉好像完全明白我在想什么,他没有再说什么,他只是帮我擦了擦眼泪。临走时,他说童童,还是请你给我个机会,我们一定会幸福的。 
  但从那以后,我不再允许自己去见辉。 
  而那时,天明打电话来说他要回来了。天明回来那天,我去车站接他。我是这样想的:见到天明后,上前微笑着拥抱他。但那天当天明从出站口出来和我四目相对时,我却什么也没有做,我只是接过他的行李,淡淡地说:我去叫车。 
  天明去我的住处,他东瞧西看,像在检查什么。我站在他身后,我说怎么啦你?搜什么呢?他猛地站住,说没什么。但我已经明白了,我有些烦。 
  第二天,天明就要求去我家。在超市里,他认真地向我咨询:你爸妈喜欢什么营养保健品?在他身后的我忽然觉得天明是那么陌生,他不再是以前那个天明了。也许他长大了,也许我们分开得太久了。 
  爸妈热情地招待了他,他竟改口叫爸妈,并大方地和我父母商量起我们的婚事。很奇怪自己对此竟然像个局外人,冷冷地看着这一切。我突然就想到了辉。才知他和这个故事无关,他是一个躲住暗处的影子,没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婚期很快定下来。我把那个房子退了,是天明的意思。他让我搬回父母家,他说回家等着我去娶你。 
  他开始为婚事忙前忙后,装修房子买家具家电,这是我曾经向往的事。但现在,有几次我却想对他说,我们不结了好不好?是的,我怕了,我怕这是个错误的选择,我想到辉,这段日子他一直没有消息,也许他很忙,但他一定去那间阁楼找过我了,而我的不辞而别他也一定能猜得出原因。 
   
  和他就那么永远地分开了 
   
  临近婚礼的一个晚上,我突然接到辉的电话,他说童童,我想见你。我心里想拒绝,但嘴上却说好。我想他,甚至在我听到他声音的时候,我就想不管发生任何事,我都认了。在车上,辉沉默地说,找个地方陪我喝一杯?我没有说话,车子快速地驶出去,但并没有去闹市区,而是在一僻静处停下来。他点烟,我说,我们已经领了证,亲朋好友都知道了……我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辉看我,他的眼神里满是无助和寂寞,但他没有埋怨我,他吻我,我就抱住了他,泪水哗哗地流下来。我终于相信,自己是多么爱眼前这个男人啊,而真正的弱者原来是我们。 
  但这次见面改变不了什么,几天后,我还是如约做了天明的新娘。我告诉自己,我们是有感情基础的,我们会慢慢好起来的。 
  短暂的蜜月之后,我和天明就开始吵架。有时甚至是为了一件小事就吵起来。终天有一次我甩门而去。但转了一圈后我还是回来了,那时从不做饭的天明正在厨房里忙活着炒菜。看着这个我曾经爱过的男人背影,我感慨万千,是自己变了还是天明变了,还是经历了辉之后我看男人的标准变了? 
  随着吵架次数的增多,我们之间的分岐也越来越大。气极了时我对天明常说的一句话就是:你太不成熟了!天明听了就冷冷地回:看我不顺眼了吧?找成熟的去啊。我看着他,把火强压下去,这样的吵架其实很没意思。我很无奈,有时做着家务,就会不自觉地叹气,我问自己,难道你要为这个男人做一辈子饭? 
  我是想过辉的,且不止一次,我不自觉地拿天明和他比。有时我会想,如果换了辉,我们肯定吵不起来,辉是那么沉稳那么宽容。 
  有时我也想问天明,你还像以前那样爱我吗?几次张口,最终还是把话咽了回去。 
  日子一天天过去。冬天的一天,我和女友去游泳,刚进泳池,我就看见了辉,我心陡然一惊,我只远远地看着,我怕他看到我,我以为他一定有女伴陪着吧,可从头到尾都是他一人,他认真地游着,并没有发现我。而我看着看着,泪水就那么一滴滴流了下来。 
  有时,在突然而至的爱情面前,我们会突然失去判断能力,我们总是有这样或那样的怪念头,我们甚至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我们彷徨逃避,而就在我们犹豫着转身时,就失去了,和他就那么永远地分开了。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