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情不哭

时间:2016-04-07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关于背弃的谎言 
   
  桑左左又不自觉地来到实验楼十一楼的天顶,这里是学校里的至高点,在这里,可以看见天上最亮的星星。 
  仰头的时候,桑左左又看见小熊尾巴上的那颗星,她还记得几个月前王修环抱着她,指着这颗星星对她说,桑,我对你的爱就好像它一样,永恒向北,不会变。而今,不过短短几个月,一切就已经变了,他现在是不是该环住林筱筱,对她说同样的话呢。 
  这样一想,桑左左的眼睛迅速就湿润起来,她急忙抬起头,怕一个不小心,眼泪就会流下来。可是就这么一抬头,却赫然发现对面熟悉的背影,王修怀里正拥着林筱筱,二人浓情蜜意,看似恩爱无比。桑左左一下呆住,忽然就恨自己不该上这天顶,这里本是情侣约会的佳处,她一个失恋女子,到这里来做什么? 
  林筱筱似乎看见了她,于是拉着王修走了过来,她甜甜地对着桑左左笑,亲昵地唤她,左左。 
  桑左左僵在那里,不知道该如何应付。林筱筱拉住她的手的时候,她想挣脱,可是林筱筱后面的一席话,却令她吃惊不小。林筱筱说:你是王修的师妹吧?王修说你是她高中老师的女儿,他和你就好像亲兄妹一样呢。 
  桑左左抬头,遇上王修低垂的眼,师妹?旧时老师的女儿。故事编排的不错,看似有情有意。她于是嘲弄地对着王修一点头,师兄。王修尴尬地应一声,她便笑了。随即拍一拍林筱筱的肩,说再见。 
  在电梯里的时候桑左左就哭了,想来想去一年的恋情都不过是一场戏,到如今,疼痛的还是自己。阿景早就和她说过,王修对一位钻石身价的女子眉目传情,她一直都不相信的。她以为她不会看错,桑左左所爱的,怎么会是个势利的人。况且和王修在一起的日子里,她是那么快乐,王修是她的王子,有风度,博学,笑起来嘴角的弧度让人想印下一记吻。 
  桑左左的眼泪还没有擦干,电梯在六楼停顿了一下,走进来一个瘦高的男生。他似乎一直在看她。出了电梯,这个人便一直跟在她的身后。她终于忍不住,回头怒目而视。男生一慌,这才指着桑左左的脚说道,你的鞋带松了。 
  桑左左差点没晕过去,你跟了我这么久,就是为了要告诉我我的鞋带松了吗?男生点点头。就在桑左左低头系鞋带的时候,男生跟上来,对她说,我叫林岸,是经济贸易系的,今年就毕业了。桑左左抬头看他,眼睛很黑,额 
  头很宽阔。不像坏人。她站起身来,对他说,陪我走走好吗? 
   
  2.苏醒的是桑左左 
   
  那一日后,林岸就经常来找桑左左。阿景在背后悄悄地对她说,林岸可是校园里的钻石王老五,左左你这次发达了,他可比那个破王修强一千倍。桑左左只是笑。说实话,她并没有想与林岸如何的打算,她不是一个复原很快的女子,那么重的伤,什么时候才可以好,她自己都没有把握。 
  只不过林岸待她很好,也没有什么特殊表示,所以她才继续和他来往。他是个心地善良的人,温暖而且平稳。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桑左左觉得很安心,很安心。 
  这一日,王修忽然打电话过来,他似乎很气急败坏。他在电话里对着桑左左大喊大叫,你什么意图,为什么缠住筱筱的堂兄不放?你想要做什么,破坏我吗?我告诉你桑左左,你休想。你也不照照镜子,你以为你是什么?就凭你,想要抓住筱筱的堂兄,真是笑话。 
  桑左左一时噎在那里,她“啪”一下挂了电话,然后坐在床上委屈地哭了起来。林筱筱的堂兄是谁?阿景站在她身边,给她递了一包面巾纸,然后对她说,桑左左你这个白痴,林筱筱的堂兄,就是林岸。桑左左一怔。林岸?她一把拉过阿景,你说什么?真的,真的是林岸? 
  弄清楚事情后桑左左不再难过,原来王修不过是把她当做一个小丑。他以为她想要报复他对她变质的爱情,他以为她想要破坏他苦心经营的大计。所以他来提醒她,桑左左你不过是个毫无资本的灰姑娘,不要枉做穿上水晶鞋的白日梦。 
  桑左左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安静地绽放了一个微笑,说,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只属于美好的人。 
  林岸依旧常来,只不过桑左左和他出去的时间多了些。在一起的时光里,桑左左会开心地笑,她依旧朴素得像清晨的栀子,只是那份昭然的生命力与清甜的芬芳,却是挡也挡不住地扩散开来。林岸看她的眼神越发宠溺,她的笑容在他的眼底是唯一的一道风景。 
  阿景开始为左左开心,她说左左你终于有了幸福的样子。一个女子就是应该懂得疼惜自己。现在的你,才是我最最亲爱的桑左左。 
   
   3.不过是一场美丽的抢白 
   
  12月的一天,林岸递给桑左左一张请柬。他说,妹妹生日,到时你和我一起去吧?左左点头。 
  12月,北方深寒,那样的温度,应该足够下一场纯白的雪。 
  不过还没有到林筱筱生日那天,雪就下起来了。林岸带桑左左驱车出去玩。他们一路拍了很多照片,照片上林岸的手握住桑左左的手,桑左左的鼻尖被冻得通红,眼睛却那么弯弯的,弯出一抹笑意。 
  一场圣洁的雪,总是可以洗掉这人世间不够干净的尘埃。桑左左忽然忆起当初与王修在一起时,体会南方人的第一场雪。那个时候王修的心里还没有那么多欲望和目的吧。单纯的心和洁白的雪,多么融洽。 
  林筱筱生日那天,林岸给桑左左送来一件礼服,珍珠白的缎面一字肩,恰好露出左左修长的脖颈和深陷的锁骨。桑左左将长发细细地洗好,光滑而齐整地披在身后。她挽住林岸的手臂,听身后一片赞誉。微微有点满足,毕竟是不能忘记,王修那日在电话里对她的咆哮,她今日只想告诉他,她并非他所想的那样不堪。他无权否定她的一切。 
  林筱筱今日打扮得格外漂亮,湖蓝色的薄纱低胸礼服,发式看似随意却有着恰到好处的修饰。一双美目更是顾盼生辉。她身边的王修,也是一身白西装一副好扮相。看他在她身边关怀体贴地笑,在宾客间游刃有余的样子,倒真是一副上流社会乘龙快婿的模样。 
  林岸拉住左左的手走过去,林筱筱一下扑到他的怀里,高兴地叫嚷着要礼物。林岸递了礼物给她,她又快乐地跑到左左面前来,看着她说,左左,我现在是不是要叫你嫂嫂呢?桑左左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她求救地转头去看林岸,却遇上林岸温柔的眼光。 
  一旁的王修脸色迅速暗沉下去,他拉起筱筱的手提醒她,旁边还有很多客人要招呼。筱筱离开的时候回过头来对桑左左说,你今天好漂亮。桑左左对着她微笑,看着她婀娜地穿梭在人群之中。 
  桑左左想,如果没有王修,她一定会喜欢林筱筱这样的女子,灿烂华美,单纯开朗。林岸出门接电话的时候,王修挤到她身边,他问,你来干什么?你到底想怎样?语气间还是有气急败坏的成分,不过是场合不同,拼命压抑而已。 
  桑左左冲着他甜美地微笑,她说我正陪着我的男朋友,来参加他妹妹的生日宴会。王修低下头来一字一顿地对她说,桑左左你给我听好了,我好不容易才和筱筱在一起。她能够给我我想要的一切。如果,如果你敢来破坏我们的话,我不会原谅你。 
  桑左左一时间有点发怔,这样的话太赤裸,她还不习惯接受。但是最后一句话她听懂了,他对她说,我不会原谅你。桑左左对着王修的背影说道:好像,需要被原谅的人,不是我。王修顿住,然后大步走开。桑左左站在背后泪眼婆娑,她始终不肯相信,一场全心全意的爱情,会有这样一个冰冷的结局。 
   
   4.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应该属于美好的人 
   
  既然身份都已经昭然,4个人就少不了面对面的时候。况且,林家两兄妹感情一直都很好。他们的父亲都忙于打理生意,所以林筱筱的整个童年,差不多都是和林岸一起度过的。他们本来也经常在一起玩。 
  于是这每一次的聚会,就成了王修最受煎熬的时刻。他总是趁人不注意的时候用火一样的目光盯住桑左左,怕她一个不小心会毁了他的一切。桑左左看着他紧张的样子,忽然觉得他在阳光下像一个小丑。 
  桑左左的心终于开始释然,过往的那一场爱情,就当是一场惩罚。没有看清一个人就爱上,真是件危险的事情。桑左左牵过一旁林岸的手,给了他一个安心的微笑。桑左左知道,关于她和王修,林岸并非一无所知。他就是因为王修和林筱筱在一起,那一晚,才会尾随着哭泣的桑左左一直走了那么远。 
  那一晚桑左左的眼泪滴进了他的心里。他于是安静地陪着她,想让她在时间里慢慢遗忘。他要她坚强地面对,她本来,就是柔韧的女子。但是林岸并不知晓王修的为人,虽然因为桑左左他不是十分喜欢王修,但是,那本是筱筱的男朋友,他也不想过多干预。 
  在这样的情况下,大家各怀心事。只有单纯的筱筱,在阳光下开心地笑。桑左左看着筱筱明媚的脸,忽然想哭。靠在林岸肩上的时候她忽然坚定了一个想法,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只属于美好的人。她望向王修,心中在想,筱筱那般美好的女子你本来就不配拥有,更何况,你还想要她身后的万贯家财。 
  所以,当林筱筱从网球场回来的时候,桑左左忽然叫了王修一声师兄。王修显然没有料到,有点慌乱地应了一声。然后桑左左对着林筱筱说:筱筱,你还不知道我的家事吧?我从来没有个当老师的父亲。而且,你遇见我的时候,我刚刚失恋。左左拉起筱筱的手,眼睛却看着王修,说,你知道吗?我之所以会很难过,就是因为我终于发现自己爱上了一只豺狼。筱筱,爱一个人之前,一定要先看清楚他才好。 
  说完这些话,左左拉着林岸,头也不回地走了,留下呆若木鸡的王修和恍然大悟的筱筱。 
  离开的时候左左的眼泪不停地掉,不过是了却了一桩心事罢了,却像是打了一场辛苦的仗。林岸伸手给她擦干眼泪,告诉她左左不哭,不哭。 
  桑左左点点头,靠进林岸怀里,是啊,从今往后,都要幸福。不许哭。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