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上一篇:近看张慧雯

革新之路

时间:2016-04-08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Jonathan Anderson今年刚满30岁,由他设计的时装,无论是西班牙奢侈品牌Loewe,还是由LvMH集团部分控股的个人品牌J.W.Anderson,都足够当代。他出生于北爱尔兰的一座小乡村,面庞俊朗,身材高挑,雄心勃勃。无论从何种意义上来说,他今天所在的巴黎秀场离他童年的德里郡马拉费尔小镇都相距甚远,但他时髦且略带中性的设计,远远不只吸引服球那么简单。 
  Janathon的父亲Willtie Anderson身材魁梧,是爱尔兰橄榄球界一位备受争议的领军人物。上世纪80-90年代初,他曾率领国家队征战16年,是位强壮并且极富攻击性的球员(他曾在爱尔兰橄榄球队参加阿根廷巡回赛时入狱三个月)。也许正因为有这样的父亲,Jonathan前往马德里,一个充斥着男性荷尔蒙的城市——重塑Loewe,也就不足为奇了。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擅长设计游走于两性之间、打破男女风格界限的时装。 
  虽然听起来Jonothon Anderson加入时装界像是对他父亲的大男子气概弗洛伊德式的反叛,但事实并非如此。“我的父母是我的灵感来源,虽然这听上去可能有点俗套。”他说,“我的父亲在一座农场长大。一天他突然决定要加入爱尔兰橄榄球队,要知道在此之前他从没打过橄榄球——他就是如此自信。他不断练习,直到进入国家队。当我和父亲聊天时,我能感受到那份驱动力。这样的驱动力在我身上也有:我热爱工作,把工作看成一门艺术,我想成为世界上最好的爱尔兰籍设计师。说到底,我一直在和自己斗争,因为我要证明我能做到。” 
  此刻,虽然还有很多东西等着Anderson去证明,但他在30岁之前成功创立J.W.Anderson(W代表William),并成为Loewe创意总监,每年为两个品牌设计共10个系列的成绩,已足以与他父亲媲美。 
  2015年9月,在他为Versoce旗下品牌Versus成功设计了一个capsule系列后,LVMH集团收购了J.W.Anderson的部分股份(份额未被披露)。之后jonothon迅速被任命为Loewe创意总监,取代Stuart Vevers成为该品牌的领导者。这是一个备受尊崇的老牌子,常被誉为西班牙的Hermes,而Anderson却想对其进行大刀阔斧的革新。“这个品牌遭遇了瓶颈,”他说,“我喜欢竞争,我希望Loewe能在全球范围内有竞争力。” 
  他花了一年时间审慎地了解这个品牌,接着迅速采取行动:他改变了Loewe的标识(去掉了“Madrid”和“1846”),以及标志性的色彩和包装。最受争议的是,他将品牌的设计总部搬到了巴黎(工匠依然留在马德里)。 
  “我的最终目标,”他解释道,“是重塑这个品牌,使它成为一个文化品牌而非奢侈品牌。今天我们不仅在乎我们穿了什么,也同样在乎我们的包里装了什么,我们的家怎么样,我们入住的酒店如何。我们生活在一个独特的消费民主化社会中,我不想展现已经过时的东西。所以我们需要设计出与当下密切相关的产品。Loewe创立时,我们还生活在蒸汽火车和轮船的年代,所以我们才要设计大行李箱。但如今我们已经不再需要它们了,我们需要带轮子的手提包。” 
  Anderson回溯了品牌历史,并着重研究了上世纪70年代西班牙建筑师Jovier Corvoiol重塑Loewe店铺内部装修的那段时期。Anderson从Carvajal赋予Loewe店铺的酷和奢华中看到了伊比萨岛和西班牙夜店Pacha的影子。他以此为出发点,设计出彰显Loewe著名的皮革工艺的产品系列,同时也引入简约的棉麻面料。他重新解构了Loewe经典的Amazono手袋和Flamenco手袋,并推出Puzzle包,立刻获得成功。他采用摄影师steven Meisel过去的作品,推出了一系列引人入胜的Instoqrom风格品牌广告。随着5月推出首个女装秀,他也完成了入主Loewe后第一个完整的设计周期。 
  虽然现在盖棺定论为时尚早,但一切看起来都顺风顺水:Loewe的小件皮具销售额提升了38%,而时装则出人意料地上涨了60%。“过去几年,我们错失了_代消费者,现在我们需要重新把他们争取回来,”Anderson说,“我们需要让他们参与进来。过去我们—直在与老顾客交流,但没有挑战他们,而只是一味地提供他们想要的,这会让他们丧失兴趣。” 
  现在Anderson依然掌管着自己的品牌,并表示Loewe和J.W.Anderson看上去将会“进行一场长期对话,尽管它们风格迥异。前者是时尚经典,我希望人们能在Loewe买到一切,无论是一个沙滩包,还是一把椅子。而JW则是妹妹。更具现代感,更有趣。” 
  别看Anderson如此年轻就以闪电般的速度蹿红,其实他已独自在外打拼多年。他在18岁时拿到奖学金就离家前往华盛顿实验剧场Studio Theotre学习表演,中途退学后两年都未再回到爱尔兰。他父亲Willie当时在伦斯特橄榄球队执教,在爱尔兰都柏林有一间公寓,Jonathan后来搬回来与他同住。之后他想尽办法获得了在Brown Thomas精品百货商店工作的机会,并开始“摆弄橱窗陈列”。一次Miuccio Prada的密友Manuela Pavesi顺道来访,接下来发生的事就众所周知了:他在伦敦的Proda门店获得了视觉陈列师的兼职工作,并在伦敦时装学院学习男装设计(虽然最后顺利毕业,但他声称“我从未真正去上过课”)。 
  Anderson创立J.W.Anderson品牌(选择这个名字是因为它既像男装又像女装)后,又与英国老牌男士内衣品牌Sunspel合作,将自己设计的T恤在伦敦潮流人士中推广开来,并帮助SunspeI品牌销售额从20万英镑提升至800万英镑。很快Versgce抛来了橄榄枝,LVMH集团紧随其后——至今Anderson与LVMH集团高层Delphine ArnauIt以及Pierre-Yves Roussel都保持着紧密的关系,两人也密切指导着他在Loewe的工作。 
  Anderson坦言。当Roussel和ArnauIt邀请他飞往马德里参观公司时。他对Loewe几乎一无所知。“我当时真的对它完全不了解,它和我平时关注的东西很不一样。但我很庆幸自己不了解它。因为这让我能够放手去做,真实地表达自己的想法。等待我的是一个有著悠久历史的美好品牌,它拥有最优秀的员工、技艺最精湛的工匠,但为什么它没有发展成它应该成为的样子?于是我一回来就告诉DelDhine,说我想要这份工作。”他说,“我应聘过许多不同的工作,而这是唯一一个真正让我激动的。”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