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误入歧途,我被当红歌星“爱”得伤痕累累

时间:2016-04-08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晓蕊是京城一所名牌大学的学生,大三时,她爱上了当红歌星李君。晓蕊像吸毒一样疯狂地爱着这个外表质朴、内心冷酷自私的男人。然而,李君却与一个富姐走进了婚姻。在他美丽的谎言中,晓蕊过着屈辱的“地下情人”生活。噩梦醒来,她毅然离开了这个当红歌星…… 
   
  当红歌星的爱让我找不着北 
   
  我出生在杭州一个知识分子家庭,1999年,我考入了北京一所著名高校的中文系。清纯秀美的外表让我在女生中显得鹤立鸡群。从大一开始,就有不少男孩子向我发起爱情的攻势,但都被我婉言拒绝了。 
  2001年10月,一家歌舞团来学校演出,系领导安排我为青年歌手李君献花。对于李君,大家再熟悉不过了。他曾在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上获过奖,还多次参加过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能为这样的红歌星献花,我感到非常幸运。 
  演出中,李君深情地唱起了那首大家熟悉的歌曲,同学们也跟着唱了起来。众目睽睽之下,我大胆地走上舞台,将一大束鲜花送给了李君。李君接过花时深情地看了我一眼,我红着脸羞涩地跑开了。 
  很快,我就淡忘了这件事。没想到一个月后,我到另一所大学去找老乡时,在校门口意外地碰到了李君。我红着脸问他:“你来这里演出吗?”李君笑着说:“不,我在这所学校读函授大专,今天来上课。”见我一脸惊讶,李君有些不好意思:“我小时候家里苦,没念过多少书,只好现在来充电。”李君的诚实令我非常感动。交谈中,他主动把手机号码留给了我,出于礼貌,我也把自己的电话告诉了他。 
  2002年3月,我的一个远房亲戚想报考北京一所音乐学院,要我为她找个辅导老师。我试着给李君打了个电话,没想到他满口应承下来。不久,我的那个亲戚来到了北京,幸运地成了一位著名音乐人的弟子。 
  出于感激,我请李君去一家有名的西餐厅吃饭。在摇曳的烛光下,李君伤感地讲述了自己失败的婚姻、闯荡歌坛的辛酸经历,以及演艺圈里复杂的人际关系。讲着讲着,两行清泪顺着他的脸颊流了下来。没想到外表风光的李君背后竟有这么多辛酸的故事,我心头不由得荡漾起一股酸楚的柔情…… 
  吃完饭后,李君抢着付了账,并送我回学校。在校门口,李君轻轻地对我说:“晓蕊,我们已经是朋友了,你有什么困难就告诉我,我会帮你的。”望着他眼里流露出来的似水柔情,我不禁怦然心动。 
  此后,我和李君的交往渐渐多了起来。他经常约我出去玩,我们一起看演出、听歌、参加聚会。在别人羡慕和崇拜的目光中,我的虚荣心得到了极大的满足。 
  2002年6月的一天晚上,我和李君参加完一个聚会出来,沿着街道边走边聊。突然,他一把拉住我的手,含情脉脉地对我说:“晓蕊,我很喜欢你,做我的女朋友好吗?”我惊讶地说:“你疯啦?我们怎么可能?”李君说:“我是认真的!”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一夜未眠。扪心自问,我是喜欢李君的,但他是红歌星,我不过是个普通的大学生,我们之间有着太多的不可能。 
  此后,李君再约我出去玩时,我都找借口推辞掉了。半个月后,我突发阑尾炎,被同学们送进医院做了手术。手术后第二天,得知消息的李君赶到医院来看我,他买了一大束鲜花和我爱吃的水果,坐在我床边嘘寒问暖、端水递药。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 
  就这样,我和李君坠入了爱河。因为李君是公众人物,我们的约会受到诸多限制。2002年8月,李君在学校附近为我租了一套两居室,搬进去的那天晚上,我把自己交给了李君。 
   
  爱我的男人成了别人的新郎 
   
  李君很忙,经常要到全国各地演出,每个月他只能在“家”里待上三五天。每次回来,他都不忘给我捎上一大堆礼物。我则系着围裙,照着菜谱给李君做他最爱吃的菜。望着他吃得津津有味的样子,我的内心就会涌上满足感。 
  与我要好的几个同学隐隐约约知道了我和李君的事,话里有话地提醒我:“明星的激情来得快,消退得也快。晓蕊,你可要当心啊!”我表面上应和着她们,心里却想,她们不了解李君,他可不是那种人。 
  那时候,李君就是我心中的太阳,我的一切都围着他转。 
  当我得知李君的儿子判给了前妻,前妻现在下岗在家,生活比较困难后,就经常催李君给孩子寄钱。李君去看儿子时,我还买些礼物让他带过去。李君感动地说:“你真是个好女孩。以前也有女孩对我很好,但她们都反对我去看儿子。” 
  2003年3月,我发现自己怀孕了。我高兴地对李君说:“6月份我毕业后,咱们就结婚吧,我想把孩子生下来。”李君皱着眉头说:“我们都还年轻,先在事业上冲一冲。生孩子的事以后再说,你把孩子做掉吧。”因为李君是公众人物,不便于出面,我只得独自去医院。躺在冰凉的手术台上,我痛得死去活来。我多想李君能够在我身边啊! 
  回到家,我有气无力地躺在床上,李君给我买来了许多补品,还煲了鸡汤。看着他忙碌的身影,我渐渐忘却了身体的痛苦。 
  日子像小溪一样静静地流淌。此后的半年里,我又做了两次人流,我的身体彻底垮了,贫血,低血糖,还常常头晕。医生警告我说:“你不能再流产了,否则这辈子再也做不了妈妈了。”我哭着告诉李君这一切,他却心不在焉地说:“没有孩子,我们两人就好好过一辈子吧。”我生气地和他吵了起来。 
  渐渐地,李君回来的次数越来越少,有时还夜不归宿。 
  有一天,我去李君签约的唱片公司找他。在公司门口,我看见他与一个年轻女人手挽着手,亲热地钻进一辆轿车里走了。我赶忙给他打电话,问那个女人是谁。李君冷冷地说:“你不要胡思乱想!”说完就挂断了电话。 
  不久,我听说李君与一个女人打得火热。对他说了我所听到的话后,我问他:“这是不是真的?”李君委屈地说:“晓蕊,我爱的是你,怎么会接受其他女人呢?”听了他的话,我稍微宽心了些。 
  2004年8月,李君突然对我说:“晓蕊,下个月我要结婚了。”我高兴地说:“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一点准备也没有。”李君眼里涌出了泪花,哽咽着说:“晓蕊,我要与一个富姐结婚了。她对我的事业很有帮助,但我并不爱她,内心深处,我永远爱的是你。”我的大脑顿时一片空白。回过神来,我撕心裂肺地哭喊道:“李君,你不能这样。”李君一字一顿地说:“晓蕊,在歌坛闯荡,没有雄厚的经济实力做后盾是不行的!” 
  接下来的日子,我还在自欺欺人地想,也许李君会回心转意的。可是不久后,李君和那个富姐举行了婚礼。之后的一天晚上我割脉自杀……醒来后,我看见李君满脸泪痕地坐在我身边。我不想见到他,痛苦地闭上了眼睛…… 
  出院后,我准备离开北京,离开这个让我伤痕累累的男人。走出家门,我看见李君满脸憔悴地站在门口。见我提着行李,他一把抱住我,哭着说:“晓蕊,别离开我,没有你我会发疯的!”我也流下了酸楚的泪水:“李君,你已经结婚了,为什么还拖着我不放?”李君痛心疾首地说:“晓蕊,我爱的是你。我与她只有婚姻,没有爱情。” 
  在李君温暖的怀抱里,我渐渐平静下来。内心深处,我还是依恋他的,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和他在一起。 
  几天后,李君另外为我租了房子,购置了一应俱全的生活用品。他隔三差五地在我这里过夜。就这样,本应该成为我丈夫的男人,我却做了他的情人…… 
   
   美梦结束后我已伤痕累累 
   
  渐渐地,情况发生了变化,李君不在这里过夜了,即使晚上再晚,他也要回去。每次望着他的背影消失在夜色中时,我都怅然若失。我本是个纯洁的女孩,一直对一些女孩子甘做别人的情妇深恶痛绝,却没想到自己也做了人所不齿的“二奶”。但想到我和李君是有感情的,我又渐渐平静下来。 
  2004年底,在那个富婆的资助下,李君又推出了一张新专辑,他的事业进入了第二个黄金时期。我既高兴又难过,李君的妻子确实能在事业上助他一臂之力,而我对他毫无帮助。我想,李君是不会为了我而和妻子离婚的,我们之间也许永远都不会有结果。想到这里,我决定离开他。 
  而李君的柔情蜜语和泪水又动摇了我的意志。我无法摆脱对他的依恋。对我来说,李君就是毒品。我看见许多吸毒的人在毒瘾发作时痛不欲生,他们也拼命想戒毒,但最终还是被毒品无情地毁灭了。我也陷入了“毒品”的深渊中不能自拔…… 
  2005年初,李君在去河北演出的途中出了车祸,右腿骨折。我偷偷地去医院看他,但还是和他的妻子不期而遇。她冷冷地问李君:“她是谁?”李君尴尬地说:“是我朋友的表妹。”说完,他赶紧对我说:“谢谢你来看我,你有事先去忙吧。” 
  回到家,我趴在床上放声痛哭。晚上,李君打来电话,说:“晓蕊,原谅我,我也是迫不得已。”不原谅他,我又能怎么办呢? 
  2005年10月,李君的老婆带着两个男人突然找上门来,她冷冷地说:“做情人的日子并不好过吧?我给你40万元钱,你马上离开他!”我反唇相讥:“你以为李君真的爱你吗?他和你只有婚姻没有爱情,他爱的是我!”李妻冷笑着说:“男人爱女人的最好方式就是给她婚姻。你就是跟了他一辈子,也是见不得光的陪衬品。” 
  在她的示意下,那两个男人动手把屋里的家具砸得稀烂。过了好一会儿,李君赶来了。我再也无法控制自己,冲上去与他妻子扭打在一起。李君拼命地拽住我的手,任他的妻子打我耳光。那一刻,我的心彻底死了,关键时刻,李君还是站在了他妻子那边。 
  我终于从噩梦中醒了过来。第二天,我收拾好行李,准备彻底告别这套烙着耻辱的“行宫”。我还没出门,李君就来了。他一把抱住我,泪流满面地说:“晓蕊,别走,我爱的是你呀!你再耐心等一等,我会和你结婚的。”我一把推开他,轻蔑地说:“李君,我们之间的游戏早就该结束了!”说完,我把钥匙放在桌子上,头也不回地走了。 
  现在,我在通州租了一间平房,换了手机号码,又在一家广告公司找了份工作,开始了新的、有尊严的生活……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