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空姐雇凶杀情敌,错位情感多悲凉

    作者:admin来源:未知时间:2019/07/23
      北京市海淀区法院近期不公开审理了一起雇凶杀人案。在法庭的被告席上,站着一个身材高挑、面容秀丽的年轻女子,她双眼低垂、神情悲戚。她就是一年前曾用10万元雇凶枪杀“情敌”的前德国汉莎公司空姐徐心惠。 
       
      汉莎空姐遭遇大亨 
       
      2003年春节前的一天,一位风姿绰约、身材窈窕的时髦女郎来到北京东三环一个有名的楼盘售楼部。她叫徐心惠,是德国汉莎公司的一名空姐。多年的“空中飞人”生涯使她十分渴望安宁祥和的地面生活,她决定在文化底蕴浓郁的北京买一套房子,然后放假过一段安静的生活,以休整自己疲惫的身心。 
      在售楼小姐殷勤的介绍下,徐心惠看中了一套豪华户型的房屋,但她觉得房价有些偏贵,便和售楼小姐商量能否打折。售楼小姐说,按照公司的规定是不可以打折的,不过,今天老总正好来这里视察工作,兴许可以向他申请争取到折扣。 
      不一会儿,售楼小姐便给徐心惠引来一位中年男士,他便是该房地产公司的老总尚国军。尚国军看到气质优雅的徐心惠时,眼睛瞬间一亮,他热情地邀请她坐下,吩咐员工给徐心惠到了一杯热茶,然后与徐心惠开始寒暄。经过了短短几分钟交谈之后,尚国军便爽快地同意给徐心惠打9折。站在一旁的售楼小姐惊讶不已,因为她们老总最低只打过9.5折。 
      随后,尚国军再次破例亲自陪同徐心惠去实地看房,一路上,他热情地为她介绍小区的每一个人性化细节。在一个墙角拐弯的地方,他还体贴地提醒她不要靠墙走,以防弄脏衣裳。这使徐心惠不由对这个风度十足的男人顿生好感与敬佩。 
      当天,徐心惠就定下了房子。临走时,尚国军递给她一张名片:“徐小姐,以后有什么事需要帮忙,尽管给我打电话。”徐心惠莞尔一笑,挥手道别,翩翩而去。 
      让徐心惠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下午,尚国军便给她打来电话,热情地邀请她共进晚餐,但她婉言谢绝了。虽然她对尚国军印象不错,但她并不想很快便与一个并不了解的男人有过深的交往。可是,尚国军却无比执著,天天给她打电话发出邀请。徐心惠实在无法拒绝,只好答应见一面。 
      在西苑饭店西餐厅,徐心惠和尚国军有了第一次正式接触。在浪漫的法国红酒、跳跃的烛光和悠扬的音乐声中,尚国军向徐心惠讲述了自己传奇般的人生经历,商场上的无情拼杀,无数次失败,不屈不挠地成功……徐心惠认真地听着,对这个男人的好感也逐渐加深。 
      趁着酒劲,尚国军轻轻地握住了徐心惠的手:“自从第一眼看见你,我就被你身上高雅的气质和美丽的外表深深打动。这么多年,我见过无数的美女,但只有你最与众不同,最令我心动。”徐心惠的脸微微红了,她曾得到过许多男人的赞美,但不知为何,尚国军的表白却令她有一种异样的心动。但出于女性的本能,她还是小心地试探道:“难道说你妻子也不曾让你动心过吗?” 
      尚国军叹了口气:“哎,说来见笑,我刚离婚不久,不想再谈她……”徐心惠歉意地说:“对不起,我不该问这个问题。”尚国军深情地望着她:“我多么希望你能做我的妻子啊!”在他大胆而热烈的注视下,徐心惠的脸像火烧云一样燃烧起来。 
      就这样徐心惠和尚国军开始了频繁的交往。尚国军对她宠爱有加,每天即使再忙,也要陪她吃晚饭逛街购物。每天早晨,她都能收到尚国军委托花店送来的馨香扑鼻的鲜花……徐心惠的心已经完全被尚国军占有了,她沉浸在一片柔情蜜意的汪洋之中。 
       
       情人身外惊现“情人” 
       
      2003年初夏,徐心惠和尚国军同居了。她以女人特有的细腻和温柔照顾着尚国军,又以一个年轻女孩特有的激情燃烧着尚国军。他们爱得如醉如痴。 
      女人一旦全身心爱上一个男人,心灵上的归宿感便日益强烈,总想和这个男人组成一个稳定的家。徐心惠也不例外,她多次向尚国军提出结婚,可尚国军总是说:“等我忙过这段时间,我们就结婚。因为我不想草率结婚,我要为你办一个隆重的婚礼,给我时间容我多做些准备,好吗?”徐心惠相信了尚国军,觉得这是他爱自己的表现。所以,她充满幸福地期待着。 
      尽管徐心惠努力让自己不去猜疑,但她的心里总觉得不踏实。她想起了朋友对她的忠告:“有钱的男人没有不花心的,你一定要提防着。”联想到尚国军的种种表现,她不安心了,决定暗中查查他的动向。 
      2004年3月的一天下午,尚国军打电话给徐心惠,说晚上有事可能要很晚才回来。徐心惠接完电话,便打车来到尚国军的办公楼下,决定跟踪他,看看他要去哪里。等到下班时间,尚国军出来了,开车疾驰而去。徐心惠嘱咐出租车司机跟着尚国军的车,直到发现他的车拐进了一个高档住宅小区。 
      当晚,尚国军没有回来,他打电话给徐心惠说,要陪客户搓麻将。徐心惠嘴上说着“好的,知道了”,可她心里的疑问和不满却在增加,她越来越感觉到尚国军的感情出了问题。 
      第二天晚上,尚国军回来了。正在他洗澡的时候,他的手机响了。徐心惠拿起一看,是一个叫沈芳的女人发来的短信:“老公,你什么时候回家?”这短短的几个字犹如一颗颗射入心脏的子弹,令徐心惠差点窒息——尚国军果真在外面有了别的女人,还对他以老公相称!看来,他们的关系肯定已经不一般了。于是她把沈芳的手机号码记了下来。 
      尚国军洗完澡出来,早已气得脸色发白的徐心惠把手机扔到他面前问:“沈芳是谁?她为什么叫你老公?你和她到底是什么关系?”尚国军一愣,接着打了个哈哈说:“什么啊?是朋友乱开玩笑的。有时大家经常这么发短信闹着玩儿。宝贝,你别瞎想。”徐心惠狐疑地看着他,咬了咬嘴唇,没再追问。 
      过了两天,尚国军出差去了外地。徐心惠拨通了沈芳的电话:“你是沈芳吗?”得到对方确定的回答后,徐心惠尽量保持平静地问:“请问你认识尚国军吗?”沈芳说:“他是我老公啊,你为什么问这个?你是谁?”徐心惠心里一惊,什么也没说,木然地放下了电话。 
       
      十万雇凶残忍报复 
       
      一周后,尚国军出差回来了,他迫不及待地想和徐心惠亲热,徐心惠却一把推开了他。她泪水涟涟地问:“你为什么要骗我?我已经给沈芳打电话了,她说你是她老公。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这样?” 
      尚国军先是惊讶,接着沉默了片刻,然后叹口气说:“唉,宝贝,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了。不过,事情不是沈芳所说的那样。她不是我的妻子,在认识你之前,我们好过一段时间,我一直想和她分手,尤其是认识了你之后。可是,她说什么也不肯,还经常以死威胁我。我现在也是没办法,只好先这么拖着。不过你放心,我肯定会和她分手,和你结婚的。在这个世界上,我碰到过不少女人,可是,我最爱的就是你!”说着,尚国军将徐心惠拥在怀中。在尚国军的温柔缠绵中,徐心惠的心软了。她对尚国军说:“我相信你。不过,你必须告诉我沈芳是做什么工作的。”尚国军面露难色:“这又何必呢?反正我很快就和她分手了。”徐心惠说:“如果你对我是真心的,你就告诉我。否则,我们就分手。”被逼无奈,尚国军只好如实招来:“沈芳是电视台的制片人。但你要答应我,千万不要去找她的麻烦。”徐心惠答应了。 
      转眼到了8月底,徐心惠再也没有耐心了,她对尚国军说:“如果你解决不了问题,就让我去找沈芳谈谈吧。”尚国军慌了:“心惠,是我不好。不是我不想和她断,实在是她太有心计了,竟然想办法怀上了我的孩子。现在,她怀孕了,我也不太好办啊!” 
      “什么?她怀孕了?”徐心惠气得冲上去对着尚国军撕打起来:“你不是说要和她分手吗?为什么又让她怀孕?你竟然在和我同居的同时,又和她发生关系!你说,这是为什么?”尚国军一边招架,一边解释:“我真不知道她是怎么怀孕的,也许是我那天喝了酒吧!你别生气,我一定会想办法解决的。”尽管徐心惠又气又恨,但也无计可施。 
      从此,徐心惠每天都在追问尚国军,催促他和沈芳分手。尚国军总是反复搪塞,甚至做出无奈伤心的样子。 
      徐心惠渐渐失去了耐心,恐惧不时袭上心头,她觉得,如果不除掉沈芳,她永远也不可能得到幸福。万一她把孩子生下来,那一切就不可挽回了! 
      此刻,盲目的爱情终于让徐心惠失去理智。她没有去冷静分析自己的处境,没有去找沈芳证实事情的真伪,而是一味地听信了尚国军的解释,觉得沈芳才是她幸福路上的绊脚石,是沈芳的怀孕阻碍了她进入婚姻的殿堂。既然尚国军无力解决这件事,那只能靠自己了。 
      她首先去了沈芳所在的电视台,通过沈芳同事的指认,她记住了沈芳的面容。然后,她经过多次物色,选中了一个叫王平的外地来京打工仔,许诺给他10万元,让他杀掉沈芳。此时的徐心惠已经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压根就没想到法律的威严和神圣,没想到自己已经走到了犯罪的边缘。在付给王平第一笔劳务费后,她每天都催促他赶紧“办事”。 
      2004年11月12日傍晚,王平经过踩点,尾随跟踪沈芳来到海淀区某大厦。沈芳进去办事后,他便躲在外面等候。六点多钟,沈芳从大厦出来,当她到停车场取车时,王平迎了上去,对她说:“你的车牌掉了。”当沈芳低头查看时,王平掏出事先准备好的枪,冲着她开了一枪,然后仓惶逃走。 
      这一枪击中了沈芳的肩部,沈芳立即大声呼救。大厦保安立即报了警,随即又将沈芳送到附近的医院抢救。 
      警方接到报案后立即展开调查。可是,由于案犯王平开枪后立即逃逸,此案一直悬而未决。 
      在此期间,徐心惠每天坐卧不安。此时的她已经深知自己已经走到极其危险的边缘,她开始后悔自己的行为。她每天都在祈祷,侥幸地希望罪行永远不会被暴露。 
      可是,再厚的纸也无法包住火!2005年3月24日,北京警方在温州瑞安将外逃的王平抓获。根据他的交待,幕后指使人徐心惠被抓捕。最让徐心惠痛悔不堪的是,直到被捕后她才知道,原来沈芳并不是尚国军的情人,而是他的合法妻子,自己才是可耻的第三者!得知这一切,徐心惠痛哭不已,后悔莫及。然而,一切悔之晚矣,等待她的将是法律判决。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