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往事的影子

时间:2016-04-08   栏目:最新消息   来源:网络

   一 
   
  曾经在悬崖边上漫步,曾经在刀尖上裸足跳舞……是不是,你也有这样的经历,至少站在这种选择的十字路口? 
  有如吹响了一支魔笛,将你从睡梦中唤醒。那一支魔笛,如真如幻,如泻如注,现实和回忆的任意切换,充分调动了你的感官——嗅觉、听觉、视觉、幻觉…… 
  故事因此而丰满,隐私因此而得到保护。而剥离这些必不可少的装饰,聪明的你依然会发现事实的真相。 
  2006年5月的某天黄昏,妤梵懒懒地泡在浴缸里。厨房里热着牛奶。很突兀的,遥远的往事突然就掀起那么一小 
  角,妤梵的注意力来不及躲闪,就窥见了往事和她躲藏在往事里的自己的影子。 
   
   二 
   
  妤梵从未跟人说过那次旅行,那次隐秘的旅程,即使是跟父母家人还有最亲密的朋友。她的旅伴N先生更是一个只能匿名的人物。 
  多年来,妤梵一直珍藏着那条“著名的裙子”,像珍藏一个谶语。那是一种拯救意义的象征。 
  每一种存在方式背后都有它的理由,根源往往是深不可测的冰山,沉睡在海水的最底层,只不过你没有意识到罢了。 
  那好像是2000年的夏天吧,现在想来。 
  2000年的妤梵,在一场被某种浓阴遮蔽下的恋情里,应该是叫做恋情吧,妤梵沉湎着,又游离着,每天每天,心里有种秘而不宣的快感,带着些罂粟花开的声音,还有一丝丝鸦片香水的味道。 
  那时候妤梵极不快乐,一点儿都不快乐。是的,虽然她的笑容十分的灿烂,可那稍纵即逝的微笑有如蜻蜒点水般地从她苍白的脸上轻轻掠过,掩饰不住的苍凉和迷茫。 
  那时妤梵刚刚结束了一段恋情,那个男孩也许并不太出色,可是否定一个人是多么的不容易,等于就是否定了自己的判断力,埋葬了自己的一段青春岁月。 
  于是,在经过一段不短的空白期过后,妤梵黯淡的眼睛为之一亮。从写字楼的传达室接连收到第三捧红玫瑰之后,妤梵周身蛰伏着的活跃的小细胞简直又蠢蠢欲动了起来。 
  关键是,留言卡上只有签名笔写下的“送给忧郁公主妤梵小姐”,就这些,没有留下名字。妤梵为此有些期待和猜谜的兴奋。你知道,那些聪明而浪漫的女子总是喜欢生活中出现一些悬念,而她往往就是破解这些悬念的高手,不动声色,可是心里自鸣得意,从此又在自信的砝码上再添了斤两。 
  她抱着那天收到的第三束玫瑰花,站在路边等车。盛夏的风儿热烈得灼面。一辆黑色的奥迪车稳稳地在她身边停住了,茶色的车窗缓缓地降下。 
  下班这么早妤梵?要不要送你一程? 
  然后他小声补充了一句:喜欢吗?忧郁公主。 
  妤梵没有想到是他,车上的那位含笑温情地注视着她的男人,那个给她一连送了三打玫瑰的神秘的匿名男士,居然是大名鼎鼎的S总。其实也不过是几面之缘而已…… 
   
   三 
   
  厨房里温的那锅奶煮沸了,电饭煲的警示铃尖锐地响了起来。妤梵钻出浴缸,像一条跃出水面的银色的鱼儿,裸身冲进了厨房。 
  回忆就在此处暂时中断了。 
  我就是妤梵。感谢那只沸腾的奶锅,把我又拽回到现实中来,让“我”的声音直接跳了出来,而不是一味地躲在自己长长的影子里隐匿起来,听任“她”的声音恣意地流淌,像在审视一个与己无关的他人的故事。 
  我有许多许多的秘密,流行语可能叫做“隐私”,但我不认为我的所谓秘密是无法走进阳光地带的隐私。 
  有时候我喜欢热闹和喧嚣,呼朋唤友,觥筹交错,谈笑风生,好个快意人生! 
  但更多的时候我喜欢离群索居,从公众的视野里消失,随时随地地蒸发。几乎没有人知道我身居何处。 
  无人知晓的空间,是多么安全啊。一个人的家,宽广丰富得令人目炫神迷,无拘无束得叫人幸福得简直要落泪。令人落泪的幸福,无边的温暖、闲适和惬意。看吧,阳台上的那盆大丽菊与虞美人和自己一样的滋润妍丽。写字台上雪白的手工刺绣桌布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从那忘了名字的江南小镇上淘来的宝贝,叫人一看就想伏在上面信笔涂鸦。 
  在大镜子前跳上一段自编的热舞;把白色的浴袍下不太安分的两条腿搭在桌子上,大声地朗诵一段英文台词。只要拉好窗帘,纵使裸身春光乍泄完全写真又有何妨?把那只紫蓝色月亮船一样的香薰炉找出来,燃起一炷香薰,在那若隐若现的柠檬型香氛里大发诗兴,或是来他个广告创意;要不就缩在床头,名著一卷在手,还要在上面用红黄蓝绿的彩笔画上圈圈点点,煞有介事的像那古时候的金圣叹。看电视,看幽默故事集和幽默漫画,自个儿被逗得捧腹不己;在脑海里重播他亲善、憨厚、滑稽的模样,禁不住笑起来,笑出声来…… 
  一个人偷着乐。 
   
   四 
   
  我有一条著名的花裙子,当然是长裙。没有人知道我是从金三角地带买到的,我还记得卖裙子的是一个神秘的浑身散发着女巫气息的女人。她的眼神诡异而犀利,她的指甲尖尖长长,涂着深紫色的蔻丹。她的唇边挂着讥诮而超然的微笑。 
  姑娘,穿上它吧,这条裙子能给你带来好运。 
  我摘下双肩背的浅紫与瑰紫相间的小皮包。她找我钱的时候,我看见她的藤编小包里有花花绿绿的各国通用的票子。我闻得见她身上浓烈的奇异的芳香。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去亚热带与热带丛林的我,不知道那是不是地道的印度香。 
  那一刹那,我似乎还嗅见了湄公河沿岸新鲜的略带河泥与水藻腥气的气息。我似乎看见了破败的锈痕斑斑的渡轮。船舷上迎风而立的少女,她结着两条麻花辫的头上戴着一顶男式尼帽。短裙下修长的美腿,她的镶金边的高跟鞋。唉,感性的迷乱的甚或糜烂的杜拉。那条著名的湄公河在她笔下在她的记忆里汹涌了一生一世,那个法国少女和中国情人潮湿的情欲也因此而鲜活了生生世世。祝你好运,姑娘。末了,她又冲我笑了笑。 
  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经十分好运了,但我依然不能拒绝。与其说我无法拒绝好运的遥远而虚幻的诱惑,倒不如说我无法拒绝巫术、咒符、神谕还有福祉。 
  我从未跟人说过那次旅行。那次隐秘的旅程。即使是跟我的父母家人还有最亲密的朋友。为了安全起见,我甚至矢口否认自己去过遥远的南方,比如云南、海南。没有,我从未去过。 
  如果我做错了什么,那全是季节惹的祸。夏天常常让我意乱情迷,情令智昏。我常常在夏天陷入一场恋情,轻而易举地一塌糊涂。 
  那个神秘的波希米亚似的女人有意无意地提醒了我。还没有返回我就已经意识到那次旅行的安排纯属一个错误。 
  我唯一寄予希望的就是那条裙子。我愿意叫它是“著名的裙子”。 
  裙子上有中国的丝缎和非洲的部落图腾,再加上最新的欧式剪裁风格,裙子就成了多种文化的合体。可以让人联想起唐风汉雨的丝绸之路,可以让人想像到宏阔的非洲原野上初始的洪荒,可以猜想象形字符所传达的奥妙意味,银光闪闪的还有浓浓的后现代工业味道。所有的一切都在瞬间从裙子上得到释放。接触到裙子的目光,也完全把商场上的铜臭味道和权力争斗的血腥气息过滤干净,剩下一种纯文化意义上的欣赏和赞叹。 
  我愿意把它理解成一种拯救意义上的象征。 
   
   五 
   
  那个N年前捧着花束的傍晚,原本有两种可能——我可以镇定自若地礼貌有加地笑笑:原来是您送的,S总。我很喜欢,谢谢,谢谢。让礼貌制造出适度的距离。 
  或者妩媚地巧笑着,淘气地把花束送到他的鼻尖上:哇,好香!你闻闻! 
  S总就满脸都是温情的笑意,夸张地抽了下鼻子:哦,真的好香。如果没有猜错的话,你用的是“鸦片”香水吧? 
  不同的选择,导致不同的结局。可我当时,选择的是第二种。 
  妤梵总是想:假如当初,我是按照第一种意图行事呢?那么就不会有那次隐秘的旅行,不会遇到那个神秘的女人,不会有那条著名的裙子。那已然成为一面醒目的警示的旗帜。妤梵曾经在悬崖边上信步,在刀尖上裸足跳舞。好在,她的肌体和心灵没有丝毫颓废的迹象,像雨中荷塘里雪白的莲花。那就让回忆在回忆中枯萎吧,那就让想象在想象中升华吧。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