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本大全】

    初恋如结

    作者:admin来源:未知时间:2019/07/23
      田甜说,初恋如结,解不开,这一生的心就不得快活。就这一句话,我视她为知己。 
      那天,高察又提出结婚的事,我真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热衷与我结婚,三番五次地说,要与我把婚事办了。我一推再推。那天,当我仍说将婚期向后推一推时,他不高兴了,与我吵了架。我的心情因此很不好,就去了“都市丽人”咖啡屋。 
      “都市丽人”是我常去的地方,在我习惯常坐的靠窗的位置坐下,要了一杯咖啡,点了一首老歌。咖啡是现磨现煮的那种,歌是陈淑桦的《滚滚红尘》。音乐响起时,一个绝美的女孩子朝我走过来,就坐在我的对面,招手也要了一杯咖啡。透过咖啡那袅袅的热气,我看到,她的脸很素洁,也很阴郁,脸上有化不开的愁绪。 
      我问她,你不开心? 
      她点点头往咖啡杯里加糖,一块,两块,三块。然后淡淡地说,初恋如结,解不开,这一生的心就不得快活。 
      只这一句话,我的心就像是被她掏出来了似的,我一下子明白了,我为什么一而再地拖延与高察的婚期。其实,我是不甘,我的心里,有一个结还没解开。 
      我说,一杯咖啡加三块糖,你的初恋很苦?你想让它变得甜些? 
      她诧异地抬起头,看着我,恬淡一笑:我觉得,你是我的知己! 
      我说:也许,我俩是同类。 
      有一种人,你与她交往一生,谈来道去的话题永远是柴米油盐服饰美容,而心里的秘密,丝毫不会涉及。这种人永远只是与你走得很近但不交心的普通朋友;但有一种人,与你只见第一面,甚至只与你说了一句话,就成了你的知己。像我与田甜。 
      那天我与田甜并没有说多少话,两个人慢慢地品尝着咖啡,静静地听歌,心里已有了慰藉,曲尽杯空,两个人无声地站起来,向外走。出了门我问她,你明晚还来吗?她说,我要找个人倾诉。我说,我也是。于是,她点点头,款款而去。 
      第二天晚上,我到“都市丽人”时,田甜已在等我,她已帮我要了咖啡,歌也帮我点了,仍是《滚滚红尘》。我问她,你怎么知道我还要点这首歌?她淡淡一笑,听老歌的人听的不是歌,而是记忆,你有段经历,与这首歌有关。 
      这就是知己与普通朋友的区别,懂心。 
      我告诉她,《滚滚红尘》这首歌,与我的初恋有关。 
      我的初恋在初二,那时我在上海的一所中学读书,洋是我的同桌。 
      洋有一张很酷的脸,中分的头发,手臂肌肉如铁,块块突起,坚硬有力。篮球打得很棒,是校队的中锋,但他的学习成绩却不太好,上课总爱捣蛋。班主任调整了几次座位,谁都不愿与他坐在一起,因为坐在他身旁,他有的是本事让你没法听讲。后来班主任将他调到我的旁边,他居然安静了。 
      我说,你变了。他说,为你。 
      我还没明白他的意思,洋看着我的眼睛:我喜欢你! 
      那是我第一次听男孩子如此直露的表白,吓得低下头不敢看他,手掌里全是汗。 
      后来就收到洋的情书,是他偷偷夹在我的数学书里的。我一整天脸像火烧一样,揣着信回到家,将它压在枕头底下,晚上睡觉的时候看了一遍又一遍。 
      离学校不远,有家咖啡屋叫“爱味儿”。洋的第二封情书就约我到爱味儿咖啡屋喝咖啡。我竟稀里糊涂地答应了。要了两杯咖啡,两个人低头轻啜,不敢抬头看对方,也不敢抬头看周围,怕遇到熟人。 
      咖啡屋里音乐萦绕,音箱里不时有轻柔的声音传出:某某先生为某某小姐点歌,洋便掏口袋,一掏一个空,他说,你等着,我去去就来。不由分说跑走了。再回来时,他的外套没有了,只剩一件内衣。我问他,你的衣服呢?他得意地一笑,卖了,10块钱呢,可以为你点两首歌。 
      他的新衣服就这样成了萦绕在我耳畔和心底的歌声,他点了两次歌,两次点的都是《滚滚红尘》。从咖啡屋出来,我眼里全都是感动的泪光,我想说,洋,我也爱你。但这话,我没胆量说出口。 
      母亲为我整理房间的时候,发现了洋写给我的情书,她像看到世界末日,哭、骂、劝。最后说,我不能让你再在那所学校上学了,会毁了你,你去你爸那里吧。我就这样来到了六安,之后再没与洋见面。但每每听到《滚滚红尘》的旋律,洋的模样,就会从脑子里浮现出来。 
      上大学时,谈了一个男朋友,就因为他有洋那样的发型,让我着迷。 
      大学毕业后,校园爱情也结束了。后来就认识了高察,尽管高察也对我很好,我和他相处也有3年了,但他一提到结婚,我就犹豫。我觉得,他没有洋那样对我好,洋为了我,可以马上卖掉自己的衣服,高察却不肯为我推掉一次加班。 
      田甜听完我的叙述,轻轻叹一口气:这就是初恋的结,没解开,像我一样。 
      田甜不是六安人,但大学是在六安念的。大三的时候,学校与一家公司搞了个联谊活动,在那次活动中,她认识了一个男孩,气质高雅,风度翩翩,几乎是从第一眼开始,她就对那男孩着了迷。后来她忍不住到他的公司去找他,但他竟不记得她了。 
      我问,后来呢? 
      田甜轻轻摇头:几乎没有后来。我曾一遍一遍地去他公司门口看他,看他上班下班匆匆的身影,却从没敢上去与他说一句话,直到我大学毕业。我的初恋是暗恋,比你苦。 
      我没有这样的经历,所以无法体会她的心境,但我听说,暗恋的滋味,像没加糖的咖啡。 
      我问,你一直没忘记他? 
      她点点头:大学毕业我回到自己的城市,也有很多人追求我,但我总会情不自禁地想到他,午夜梦回,梦里也全是他的影子。所以我决定到六安来找他,对他说,我爱他。如果我一直没向他表白过,怎么知道我是不是错过了一段也许成功的感情呢? 
      找到他了吗?我问。 
      她摇头。 
      以后的夜晚,我经常与田甜在“都市丽人”见面,谈各自的初恋,问彼此的打算。我钦佩她的勇气。她能不远千里来找一个暗恋的人,那是对爱情的执着著而我呢? 
      田甜鼓动说,去一趟上海吧,见一见洋。既然你下不了决心与高察结婚,说明你心里还藏着洋。见了面,你就会明白,你真正爱的是洋,还是高察。为了自己,为了爱情,这是一次选择的机会。 
      我登上了去上海的火车。 
      我见到了洋。他开了一家服装店。他手臂的肌肉还是那么健壮结实,但发型已成了小平头,过去的不羁已经没有了,身上多了一种生意人的圆滑与成熟。他待我仍然很好,请我吃饭,满桌佳肴。可举起酒杯与他相碰时,我已找不到高二时与他喝咖啡的感觉。他大谈他店里的生意,说店不大,生意倒不错。我说,你过去可一直梦想当乔丹呀。他笑笑,那是无知呗,那时我还想追你当我的女朋友呢,你看我,哪配得上你? 
      我第二天就回了六安,心里坦荡得没有一沟一坎儿。 
      晚上,我又与田甜见面了。见到洋了?见到了。怎么这么快就回来? 
      我莫名其妙地笑起来,笑得周围的人都扭头看我,我也不在乎。 
      我说,真失望。一点感觉都找不到了。他跟高察没法比。对了,你找到你要找的人了吗? 
      田甜把玩着手里的咖啡杯,点了点头。 
      跟他说你爱他了吗? 
      田甜淡淡一笑:没说,我来不及说,因为他说,他爱的人是你。 
      咖啡从杯子里洒了出来。我瞪大眼睛看着她。田甜抱歉地一笑,对不起,我一直没跟你说实话,我暗恋的那个人,其实就是高察。我劝你去上海,其实是想让你给我腾出一个机会。但我已经明白了,高察是你的,不属于我。我相信,他不会再走进我的梦里,因为,我的心结已经解开了。 
      我说,我也是。我发现,记忆只能保留在脑子里,却不能走回去。走回去,记忆就已经没有颜色了。 
      田甜握住了我的手,说,我俩,仍然是朋友。 
      我摇了摇头,不!是知己! 
      打赏
      百度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