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我喜欢你,就像你喜欢我那么深

时间:2016-04-0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 
   
  她家和我家同在一个县城,不过离得有点远。她爸爸和我爸爸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我常去她家玩。我们还一起爬过城外那座高高的山,一起光着脚丫跳进河里捉过小鱼小虾。 
  她脑袋后面有一条粗粗的马尾辫子,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很好看。小时候我们总是手拉着手一起走,靠得很近很近。一根冰棍轮换舔着吃。当我长大一点了,大清早到她家去,叔叔不再让我跑进她屋里去,叫她穿衣服起床。直到有一天,我的手不小心碰到了她的屁股,她的脸发红,很愤怒的样子,踢了我一脚,并且说我真流氓!于是,我开始注意到她的身体起了微妙的变化,和我的不同,可我不敢说。我能够从她身上闻到一种少女才有的淡淡的气味,很特别。那时候,我们还是初二的学生,我才14岁。 
  学校里,她是我的同桌,因为比我大半岁。老是欺负我,逼着我叫她君君姐。否则便要在桌子上划一道线,不准我越过去,要不然就会在上课的时候,在桌子下面狠狠的踩上我一脚,好让愤愤的老师走过来收拾我。 
  不记得还发生了些什么,印象中只有这些残缺的片段。“傻瓜你记住,这是你第33次念错这个单词!要是再让我听见一次,我非把你的头拧下来不可!”“今天该我值日,怎么样,回头姐请你吃泡泡糖,要不然就别到我家去,让我给你讲数学题!记住了,做完了值日就到操场来找我,我在那里和同学玩。”她的口气简直就像一个女皇。 
   
   二 
   
  我们读高一了,都成了大孩子了。我也开始慢慢地发育,长得和她一样高,声音变得沙哑起来,茸茸的小胡子悄悄地爬到了嘴唇上下,身体变得越来越结实。直到后来居然高出了她半个头,别人都以为她是我妹妹哩!从那时候开始,我不再叫她君君姐了,因为那会让我在同学面前很没面子。我开始放肆地叫起了她的名字陈小君。 
  这个小时候坏坏的丫头,居然变得文静起来,脸蛋白白的,说起话来声音很温柔,也不像从前那么贪玩了,每天只是机械地背英语单词。我还是那个老样子。据她说,那个英语单词,我已经念错了372次。我慢慢的发觉,她多年来对我的压迫居然起了作用。我已经习惯了帮她做值日,帮她擦桌子,或者走好远好远的路帮她买一本她要的参考书,或者有意无意间带上好多她爱吃的零食,或者和某个胆敢说喜欢她的人打个头破血流。 
   
   三 
   
  高三的时候,我迷上了小说,特别是那些讲爱情的。于是,青春最美丽最朦胧的情感开始绽放,一个羞涩的少男开始了他生命中第一次的憧憬和期待。我养成了记日记的习惯。日记本上那些工工整整的汉字零零散散的词语长长短短的句子,记录的全是我们之间曾经发生过的点点滴滴,或者那些小得不值一提的故事。 
  “她今天借我一块橡皮,没有还。哼!我明天一定要叫她赔我块新的。不过也没有关系,算我白送她得了。”“老师说她英语只考了95分,全班第二。没有想到,她居然偷偷地哭了。我过去安慰她,说自己才考了75分,她冲着我吼到:“滚一边去,不思进取的家伙!”“她生病了,躺在病床上,我们大家去看她,我给她削了一个红红的苹果,她吃完了,我好高兴,因为那苹果是我特意为她挑选的。”文理分科的时候她问我:“小明子,你为什么不报文科班呢?你不挺喜欢文科的吗!”我回答她说:“我的事,不用你管!”其实,我之所以这样决定,是因为我听人说,她会选择理科班,我只是想和她呆在一起! 
   
  四 
   
  高中过得很快,转眼就快高考了。她仍然稳居全年级第一的位置,只是偶尔才考第二第三。老师们都说,陈小君保证能够考上清华。 
  她的话更少了,终日只对那些烦琐的定理和英语单词感兴趣,很少和我打闹。而我并没有多少好转,书虽然越读越厚,不过没有一本正经的。每天下午我照例抱着个篮球到操场上去疯。每每看见我满头大汗地跑进教室的时候,她总是用恶狠狠的目光盯着我,满脸无奈。不过还好,我那些阵亡的零食没有白费,她常会递过来一张那种带有扑鼻香味的面巾纸,说:“把汗水擦干净,免得臭气熏天,让人家上不好自习!” 
  填报志愿时,她问我:“小明子,你填得是哪所学校呀?”我回答她:“我这成绩,有选择吗,反正考不上清华。这也好,折腾你这么多年,以后就不打扰你了!”潇洒地说完这句话,我恨透了自己平时没有好好努力。 
   
   五 
   
  9月的时候,我去了西安。没有想到的是,她却因为两分之差与清华失之交臂。不过还算幸运,凭着她优异的成绩,浙江大学录取了她。 
  我写信去安慰她说:“这次考不上清华没有关系啊,考研的时候再杀过去就是了!”她回信里说我挺会自我解嘲:“估计是作恶多端,从小到大,欺负你太多,才遭此报应!” 
  大一大二,我所有的课余时间都在给她写信。告诉她西安有什么小吃好吃,什么地方好玩,告诉她发生在我身边的一切,包括和某个女孩子说过什么话,或者看见邻班的一个女孩子像极了她。在杂志上发表文章的时候,我则一律署名陈小君。她看后,总是打来电话要我把稿费也给她得了。 
  或许感情是在分别的时候逐渐发酵,然后才酝酿出来。我发现,我已经深深地喜欢上了她。 
  失眠的夜里,只有闻着那种有香味的面巾纸才能够入睡。还时常莫名其妙地对着键盘敲击她的电话号码,或者看着qq里她闪动的头像一阵阵发呆。 
  尽管我对她的这种想法与日俱增,可我没有说。我知道在她心中,我不过是一个不争气的小弟弟,永远都长不大,她肯定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还有,她太优秀了,我怕我说喜欢她,她会拒绝我! 
  有一次,她在qq里说她考试没考好,心情糟透了。我说:“是不是没有及格?”她回答说:“不是,是因为这次只考了全年级第八!”当我马马乎乎混过了英语四级得意洋洋时,她说她英语六级考了优秀。 
   
   六 
   
  大二暑假,因为学习忙,她没有回家。我打电话对她说:“国庆节的时候,我要去上海见一个漂亮的女网友,正好顺道来看你,欢迎吗?”她笑着回答说:“好呀!我也正想看看你的网友长什么模样。少一只耳朵还是缺一只眼睛。”我呵呵地笑开了:“别以为我找不到女朋友,就凭我一手好文章,追我的人多着哩!” 
  我到了上海,在同学那里只呆了半天,便迫不及待地去了杭州。 
  在浙大的校园里,我看见了我魂牵梦绕的姑娘。 
  她更加成熟了,穿得很素净,直直的长头发披在肩后面,比小时候还好看。我真想、真想冲上去拥抱她一下。 
  “呵呵,你的网友呢,怎么没见着,是不是见光死掉了?”她还是她,性格并没有变,没有忘了一见面就损我。 
  在杭州的三天里,我们一起在游船如织的西湖里划船,一起跑去看倒了的雷峰塔,一起在美丽的校园里散步,一起喝西湖莲子粥。 
  临走的前一天夜里,她喝醉了,我只好把她扶回宾馆去。她躺在床上,看着熟睡中的她,我禁不住偷偷地吻了她 
  一下。 
   
   七 
   
  从杭州回来后,我一直不敢打听她的消息,更不敢问她是否有了男朋友,我怕我受不了那样的打击。我知道,我儿时的那个梦已经破灭了。 
  可我,却更喜欢她了,脑子里全是她的影子。 
  毕业前,她写来一封信,信里讲到:“我准备申请到美国留学,你觉得如何呢?”我知道,有些爱情只会在生命里特定的时刻发生,有些故事本身就没有结局。 
  我写了一句话,很短,说:“你一定会成功!” 
  毕业的时候,怀着对她生活过的城市的热爱,我在没有告诉她的情况下,固执地选择了杭州。当她知道这一切的时候,已经在大洋彼岸的美利坚国土上了,加州的阳光灿烂而明媚。 
  我始终坚信,我会在某年某月的某个时刻,在流动的人群里看见她。或者在某个十字路口停留的时候,她会突然出现在我的身后,轻轻地拍我一下,说:“Hi,你也在这里吗?” 
   
   八 
   
  时间过得真快,两年过去了,她一直没有回来,我始终没有见到她。 
  我们就好像发自同一个源头的水,流着流着,终于分道扬镳,然后逐渐失去了联系。直到有一天,在我的信箱里,突然有一封她发来的电子邮件。我用颤抖的手点开了那封加急的E-mail,看见信里说:“在国外的这些日子里,夜深人静的时候,我喜欢读你发表在网络上的每一个文字,那是慰藉我心灵创伤的良药,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好吗? 
  这次写信给你,是因为有些事情,一直想听你的解释。高二文理分班的时候,其实我一直在等你叫我一起去读文科班,可你为什么没有?高考填报志愿时,我在等你叫我同考一所学校,或者去同一个城市也好呀,可你为什么没有?大三那年你到杭州去,你走的前一晚我喝醉了,是你把我扶上了床,我知道你偷偷地吻了我,可你为什么只是、只是吻了我一下呢?出国前,我写信征求你的意见,可你为什么没有叫我留下来?还有,工作的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告诉我,你会选择杭州呢? 
  明子,你知道吗?我也喜欢你。这么多年来,我只是在等那神圣的时刻,你当面亲口对我说:“我爱你!”只要你说出来,我会马上做你的女朋友。 
  我知道,你读了这封信,一定很震惊,没有想到吧。其实我也喜欢你,就像你喜欢我那么深!对了,你削的苹果很好吃,可你只为我削过一次,还是在高二的时候!你打篮球时候的姿势很酷很帅,我好想再看看你打篮球的样子。你现在还打球吗? 
  请原谅我现在才告诉你这一切,因为我现在正在考虑,是回国呢还是永远定居在国外。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