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徐俐:直播新疆

时间:2016-04-08   栏目:人物故事   来源:网络

  这是一次独特而潇洒的人生经历,简直堪称酷帅,在占中国面积六分之一的新疆,我们开车走了一万六千公里,该走的地方都走遍了。新疆到底有多大呢?只说它的一个州——巴音郭楞蒙古自治州就是浙江、江苏、福建、广东和上海这5个地区面积的总和。新疆的美是雄奇壮阔的美,它囊括了地球上所有的地质形态;新疆的文明是独特多姿的文明,它是世界上四大文明唯一交会的地方。看过新疆,会觉得其他地方过于平淡;体会过新疆,才知人也会为另一块陌生的土地而魂牵梦绕。在新疆的40天,是体力与意志全面较量的40天,是精神高度凝聚、情感高度投入的40天。现在我有时还禁不住在想:我的职场经历若是没有新疆的一笔,我便不知道自己到底有多坚忍,也不知未来到底还能走多远…… 
  2005年7月,《直播新疆》进入实质性拍摄运作阶段,我领衔主持成为既定事实,按照范昀主任最初的说法,我要走遍新疆了。 
  在身体和知识准备的同时,各种物质准备也在进行。在中央电视台我以屏幕上的造型恰当、讲究而著称,因此树立了良好的职业女性形象。而这次到野外,又是在美丽无比的新疆,穿什么才是最恰当的呢?什么着装既符合野外需要,又同新疆美丽的自然景观相得益彰,同时还不偏离自己一贯的新闻主播的形象呢? 
  综合了许多女性朋友的建议,再结合自己的思考,我决定大量采用生活洋装。重色彩(找一生都不曾穿过那样艳丽的色彩),重品质,但款式简洁适度,加上一些民族元素的有意点缀,比如围巾和小饰品的选择,自己就可以信心满满地上路了。过后,观众尤其是女性观众,提到直播新疆内容好看的同时,都会提到我的现场穿着。由此看来,这次穿着设计不乏成功之处。 
  离出发还有一个星期,我开始整理行装。这是一次长途跋涉,时间长,地点转换多,天气变化大,路上所需准备得越细致越充分,自己越能全神贯注地工作。我的先生似乎比我更精心于这次准备,他知道我粗心,自己早早地开始列单子,为我购买所需用品,所有的用品都尽可能买最好的。他说,山高路长,人就别再受委屈了。在准备药品的时候,我毅然决定,除了安眠药,其他药品一律不带,我相信自己不会生病。先生也不觉得我意气用事,说不带就不带吧。除了我自己,先生是唯一知道不必为我的身体过于担心的人。在我接受了任务,问他我是否有问题的时候,他当时就不假思索地答道:太没问题了! 
  《直播新疆》是一天一站,我们预计每天中午直播完成后,收拾机器,吃完午饭,下午两点半上路,到达下一站的时间最长不超过8小时。到达得越早,第二天的直播准备时间就越充分。而这10个小时,已经大大超出了我们的心理预估。 
  到达以后我们必须做第二天的文案及各种准备,第二天7点半准点儿起床,如此下来,我们一天才能睡几个小时?我们能坚持一个月吗? 
  我们的节目,还有我们的上路,就是在这样的心理压力下开始的。 
  在新疆的40天,我房间的电视一秒都不曾打开过。头些天根本没有时间,后来节目走顺之后,虽有些时间,但好像唯恐自己心散了似的,有时间就看资料,写手记,观察四周,张开自己的每一个细胞,吸收有关新疆的一切。再后来,更是彻底想不起来看电视了。这种状态,在我回北京以后的很多天都是如此,总觉得自己的魂儿被什么牵着,我受那魂儿的指引,钻在新疆的套子里,怎么也出不来。 
  我总觉得,能这样投入地做事情,是人生的一种幸福。投入会使自己的能力、注意力、精力、体力,在一段时间内呈现最有效的释放,增大事情成功的可能性。 
  《直播新疆》从第6期开始,也就是从南疆的于田开始,便进入到一种稳定的操作状态,节目变得好看了。所谓好看,就是让新闻、历史文化、直播现场有机地交织在一起,透过主持人和嘉宾的娓娓述说,使观众在轻松的氛围中愉快地接受。我们的讲述注重故事性,语言注重文学性,在这个基础上,更注重生活化。现场观看的观众说:如果不是特别提醒,我根本不知道节目已经开始了。看你们的样子,和先前同我们聊天的时候没什么不一样啊。 
  这种同生活极为贴近的讲述方式,是这次节目给予我个人的最大收获。这种叙述同演播室的日常新闻性语言差距很大,在新闻性语言的巨大惯性下,要找到这种生活化的表述方式是不太容易的。容易的是去模仿生活化,而不是本真的生活化。这需要主持人放下很多东西,实实在在真正地放下。 
  有一句话,不知谁说的:学会生活就是学会放下。这个意思比较大,我只借用它放下的含义,说明放下本身是多么重要,又是多么不易。 
  我要特别感谢我的嘉宾巫新华博士,在同他的共同探讨中,我们建立了一种彼此都觉得自如和自然的交流模式,从而形成默契,呈现在镜头前。合作者之间的默契是有观赏价值的,它甚至会构成审美氛围,产生审美愉悦。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启示,挑选合作者不仅要看专业层面和基本形象条件,更重要的是,看他能否同合作者之间形成有效表述,这个有效就包括了最应该被考虑到的屏幕默契。 
  这也是这次《直播新疆》的一个成功因素,有不少人看完节目以后说:听徐俐和巫博士聊天挺舒服。 
  《直播新疆》广受好评。这次节目的成功似乎有许多上天注定的因素,比如团队的组建。作为部门元老,我可以判断,仅就一个项目而言,这是我经历过的合作最投契的团队。主创人员大都学中文和历史出身,又从业电视多年,新疆深厚而多彩的历史文化积淀,给主创者提供了兴趣一致的创作方向。我们总是在深更半夜还乐此不疲地梳理着手中的文稿,彼此的建议也常能得到有效的采纳,到节目的后一阶段,我们彼此间讲话已经完全不拘形式了。 
  我突然意识到,在回顾职场生涯的时候,从做大型电视节目的角度,唯有写到《直播新疆》,我笔端的总结才充满了欢喜。《直播新疆》本身具有宝贵的开创性意义,作为中国电视史上第一个大型野外长距离移动电视直播节目,操作层面具有相当的难度,不具体付诸实施,都难以想象这样的节目能够最终诞生在屏幕上。而就我个人而言,也许只有经历过前面的种种,才能够获得《直播新疆》的自信与从容。所以从这个角度上说,《直播新疆》给我搭起了另一个业务起点,让我在这个起点再度启程。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