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冰释前嫌,离异夫妻再续“夫妻协议”

时间:2016-04-1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一切从“精彩人生”开始 
   
  云登峰和方灿是初中同学。初中毕业后,云登峰考上市技校,毕业后分配在镇上的农机修造厂工作。方灿学的是幼师,毕业后在镇幼儿园上班。1998年3月,他们相携走上了婚姻的红地毯。1999年4月,儿子云一帆出生了,这个小生命给这个平常而温馨的小家庭带来了更多的快乐。那时,云登峰的单位虽然已发不出工资,但因为他懂技术,经常被一些厂家请去维修机器,每月也有四五百元的收入。方灿身材不高,却长相甜美,水灵灵的眼睛配上一张可人的瓜子脸。加上方灿爱好文艺,整天活泼得像一只不安分的画眉鸟,在小镇是有名的一枝花。 
  2000年底,市电视台都市频道在全市范围内招聘节目主持人,经过笔试、面试、出镜等几轮艰苦的选拔,2001年 
  春节过后,方灿如愿以偿地被电视台聘用,成为电视台新创办的栏目“精彩人生”的主持人。 
   
   5万元买断夫妻情 
   
  短暂的磨合期之后,方灿主持节目如鱼得水,她活泼而幽默的主持风格深受观众的喜爱。仅仅半年时间,方灿的形象已深入到千家万户,“精彩人生”节目也为广告客户所看好,纷纷要求做该节目的赞助商。刚到电视台的时候,每到周末,方灿都风雨无阻地回家与丈夫和儿子团聚。后来,社会活动多了,特别是到了周末,市里的一些活动都要请方灿主持,还有一些商家请电视台的人到周边市县的风景旅游区游玩,方灿回家的次数渐渐少了。在台里,方灿的工资并不高,而每次参加活动收到的红包却让她乐此不疲。在这些广告客户中,一位叫周健的化妆品代理商引起了方灿的注意。他出手大方,谈吐得体,每次在一起吃饭或游玩时,他对方灿总是特别的关照。方灿的虚荣心一次次得到了满足。 
  这期间,方灿的心理发生了微妙的变化。看到周围一些老板大款香车洋房,花钱如水流,而自己也是一个“名人”,一个让众人羡慕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却过着精打细算的日子,方灿的心理就特别不平衡。特别是看到同行们的老公要么是社会名流,要么是政界精英,她更是羞于与他人提起自己形同下岗的工人丈夫。2001年秋季的一个周末,周健的公司召开订货会,特邀方灿参加。方灿知道,像这样的活动,除了红包之外,还有丰厚的礼品相赠。她自然不会拒绝。 
  这天晚上吃完饭,方灿和周健第一次逾越了道德的防线。不久,方灿就从单位的单身宿舍搬到周健在滨江花园的二室一厅房中。 
  妻子有了婚外情,再粗心的男人也会从蛛丝马迹中嗅到些什么。一天晚上,云登峰责问方灿:“你跟那男人是什么关系?”出乎云登峰意料的是,方灿并没有回避:“登峰,我对不起你和孩子,你看着办吧。”云登峰气坏了,“啪”地一声,他掴了方灿一个耳光。方灿捂着发烧的脸,头也不回地冲出了家门。 
  一个星期后的一天,云登峰给方灿打电话,让她回来办离婚手续。方灿带上周健给的4万元钱,又把自己攒下的1万元钱取了出来,就这样,5万元钱买断了他们的夫妻情。 
   
   雪上加霜的日子 
   
  周健是广东汕尾人,方灿知道他在广州有家室,她只是觉得,自己熬到这个地步不容易,也算是个“名人”了,摊上一个在小镇当工人的丈夫,实在有失脸面。她想,现在先一边傍着个大款,一边寻找合适的人选,找个“拿得出手”的丈夫。 
  2003年10月,周健和方灿斥资18万元开了一家酒店,方灿一边上班,一边打理酒店。那时,台里正打算把方灿正式调进来,可看方灿做节目已有些心不在焉,分管领导便找她谈话,方灿却不以为然。2003年底的一天,周健开着从朋友处借来的一辆富康车带方灿出去玩,行至郊区,由于车速过快,在躲避一个横穿马路的孩子时,与一辆货车相撞。结果,坐在副驾驶座上的方灿一头撞在车前的挡风玻璃上,顿时成了一个血人。方灿被送到医院急救室后,脸上头上整整缝了13针。医生说,她的脸上将永远留下一道疤痕。方灿欲哭无泪。这次外出,是方灿在请假未准的情况下,擅自外出的。出院不久,台里经过慎重研究,考虑到方灿近期一直擅自脱岗,工作积极性也不高,在一次性多支付3个月工资的同时,跟她解除了聘用合同。朋友的车要赔,还要赔偿被撞货车的损失,万般无奈中,周健只好把刚开业两个月的酒店以10万元的低价转让了。 
  2004年春节,周健回广州了,方灿只好回到镇上母亲家过节。春节过后,让她感到意外的是,周健一直没有回来。拨他的手机,也一直关机。那些日子,每天对着镜子看着额头上的疤痕像爬着的一条蜈蚣,方灿的心就一阵阵发疼,她不知道将来的日子该怎样过。转眼到了4月,周健还是联系不上,方灿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也就在这时,物业公司的管理员上门了,原来,方灿现在住的这套两居室是以每月800元的价格租住的,现在又到了交租金的时候。没有了经济来源,周健留给她的存折上数字在呈直线下降,她不敢再花这么多钱租房。没办法,方灿只好搬了出去,以一个月120元的价格租了一间民房。方灿每天都要在路口站上好半天,希望周健突然出现。可是,她一次又一次地失望了。 
  方灿开始找工作,可那时,她跟周健的事已被添油加醋地传遍了全城。几家在报纸上打广告招聘员工的公司都以招聘结束为由拒她于门外。不久,听说组建不久的交通广播电台需要节目主持人,方灿想,自己本来就是干这一行的,现在因为脸部的原因不能再出镜,但做广播节目主持人还是可以胜任的。电台里一位副台长接待了方灿。台长说,招聘来的主持人的工资都跟广告挂钩。一听说要做广告,方灿打了一个寒颤。不就是因为那个广告客 
  户,才导致了自己今天这个难以启齿的局面吗? 
   
   签订“夫妻协议” 
   
  方灿的母亲患有神经官能症,经常睡不着觉,因此她的遭遇一直不敢让母亲知道。直到这时,方灿才知道前夫的好,让她放心不下的还有儿子。离婚时儿子判给了丈夫,她答应每月付300元抚养费,还打算孩子大了就接到城里读书,好让儿子受到良好的教育。这些曾经触手可及的事情现在是那么遥远,一切都像是做了一场梦一样。 
  2004年国庆节前夕,方灿悄悄回到镇上,到幼儿园接回了儿子。那时,丈夫云登峰已跟一个叫红琴的女子结了婚。红琴在镇上开了一家皮鞋店。下岗后的云登峰没有再找工作,而是和妻子一起打理皮鞋店。夫妻感情不错,生意也做得很红火。现在他们又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 
  由于一直没有找到工作,方灿只好以投资一项事业为由,忍着心灵的伤痛向母亲张口要了3000元钱。方灿的租住处有一所学校,回到城里,方灿化名在租住处附近开了一家豆浆店,顺便卖一些油炸臭豆腐。一个月后,竟也略有赢利。 
  云登峰和妻子的生意也一直不错。为了多挣些钱,他们到城里进货就租用电动三轮车。而因为电动三轮车不准进城,每次进货都是在早晨很早进城,晚上天快黑时再回来。2004年底的一天,红琴晚上进货回来,电动三轮车司机因为在城里看了一天录相,眼睛疲劳,结果翻下了一道深沟,当场车毁人亡。 
  料理了妻子的后事,云登峰考虑最多的是一双儿女。在感叹命运不公的同时,他不知道将来的日子该如何度过。这时,有人对他说,他的前妻在城里开了一家小吃店。“你不妨去看看,有过坎坷经历的她是否愿意回心转意,因为她毕竟是你儿子的亲妈。”云登峰有些心动。 
  2005年6月的一天,云登峰来到城里,装着路过的样子,来到方灿的小吃店门前。此时,方灿只顾着做生意,并没有看见站在门前的前夫。云登峰与方灿打了个招呼。方灿愣了好大一会儿,鼻子一阵发酸,眼泪就流了出来。经过几番交谈,两个人都有了重修旧好的想法。不过,谈到在城里发展还是回小镇谋生的问题,两个人又有了分歧。方灿不愿回小镇只有一个原因:她无颜见江东父老。“我们什么不幸的事都经历过了,还怕别人的冷眼?只要自己做得问心无愧就行。”云登峰说。经过几轮磨合,方灿终于答应重回小镇。他们还出人意料地签了一份“夫妻协议”。协议的大致内容是:云登峰和红琴的弟弟合开皮鞋店,再投资建一所幼儿园由方灿经营,事业上互不干涉;生活方面,方灿对待红琴留下的女儿要视如己出;双方都不能追究各自过去的事情……2006年初,方灿和云登峰接来云登峰的父母、方灿的母亲,还特意请来红琴的弟弟,三方坐到一起,举行了“夫妻协议”的签字仪式。经过生活的磨砺,如今他们都知道了珍惜。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