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杀死这个知道我们“隐私”的好友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一个年仅21岁的纯洁女孩,怀着美好的人生梦想投奔在城里“混得很不错的”两个同窗好友,然而到那里后才发觉她们竟然是洗浴中心的“小姐”!正当她准备愤然离开时,一场阴谋开始了:做“小姐”的两个好友由于担心她回去后泄露了“秘密”,思量之后决定将她也拉入“小姐圈”,然而办法用尽后,她始终不愿“同流”,两个“好友”最后一不做二不休,决定悄悄地把她杀了… 
   
  心怀美梦,妙龄女孩千里投奔同窗好友 
   
  今年21岁的刘蕾出生在湖南省怀化市一个偏远的山村。初中二年级的时候,班上转来了两个女孩——黄珍和陈丽丽,两人对刘蕾特别有好感,渐渐地,三人几乎成了形影不离的好友! 
  1999年中考时,刘蕾所在的班级考得很不理想,全班除了她和另一个男生考上了中专外,其余的人全都落榜了。刚到怀化市读中专那阵子,刘蕾和黄珍、陈丽丽的联系还算比较多,可两年后,黄珍和陈丽丽到省城长沙打工去了,不知道是工作太忙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刘蕾与她们失去了联系! 
  刘蕾中专毕业后,在家乡政府找到了一份工作。可不到两年,她就因乡政府机构改革而失业了。不久,刘蕾又回到了怀化市,在城郊一家小型造纸厂做普通的打工妹,这里工作十分辛苦,工资也不高,更谈不上发展前途!由于找不到更好的去处,刘蕾只好暂时“蜗居”在这里。 
  日子一天天过去了,刘蕾的内心也越来越郁闷和痛苦!2005年8月,在怀化打工的刘蕾偶然遇到黄珍的一个邻居钟玫。钟玫告诉她,黄珍在长沙一家大公司上班,前不久还回了老家,全身上下全是名牌,看样子在外面混得很不错。当天晚上,刘蕾就拨通了钟玫提供给她的黄珍的电话号码,相思多年的老朋友终于联系上了!从交谈中,刘蕾知道了黄珍和陈丽丽的基本情况,她们俩住在一起,现在都在长沙市芙蓉路上的一家贸易公司做文员,薪水还不错,一个月有近3000元的收入……3个人聊了近2个小时,直到刘蕾的手机没电了,才意犹未尽地挂了电话! 
  此后,刘蕾经常有事没事地找两个老朋友聊天,不管是生活中的郁闷还是欢喜,都说给她们听,3人很快恢复了当年的友好和融洽。2005年12月,刘蕾趁休假到长沙,找黄珍和陈丽丽玩了一天。看到黄珍和陈丽丽比以前漂亮时尚了许多,而自己却一天比一天苍老憔悴,刘蕾心中既羡慕又郁闷,她想,黄珍她们当年还不如自己,但几年下来,她们却生活得好多了,看样子还是要去省城长沙寻找机会啊,老待在小地方,自己只会永远过着一种郁闷而无聊的生活。于是刘蕾向黄珍和陈丽丽说:“我现在的工作做起来一点都没劲儿,你们在长沙干得那么好,熟人多,帮我找个好点的工作吧,我也想来这里。”黄珍和陈丽以为刘蕾只是随便说说,因此满口答应了。 
  其实,黄珍和陈丽丽在长沙根本就不是什么大公司的文员,两人都在一家洗浴中心做“小姐”,她们两个,又怎么可能帮刘蕾找到一份工作呢?就算能够找到,她们也不会尽力啊——把刘蕾留在长沙,万一她知道了她们做小姐的事,她们以后哪还有脸回家乡啊?因此刘蕾要她们帮忙找工作的事,她们一直没有付诸行动。 
   
  为防隐私外泄,诱逼好友“同流合污” 
   
  自从有了到长沙工作的打算后,刘蕾越发对造纸厂的工作没了兴趣。2006年2月18日,刘蕾因为加班的事被上司骂了一顿后,一气之下辞去了工作。当天下午,她就打电话给两个好友,说要到长沙投奔她们。黄珍在电话里委婉地对她说:“现在工作很不好找,我们找了很多关系也无能为力!”可刘蕾已经铁了心要去长沙闯荡,对两个好友说:“到长沙后,我暂时在你们那里挤着住一阵子,只要有落脚的地点,我就不相信,我在长沙找不到比怀化要好的工作……”话已说到这个份上,黄珍和陈丽丽也不便拒绝。 
  2006年2月20日,刘蕾坐火车来到了长沙。黄珍和陈丽丽还算够朋友,把刘蕾接到她们住的出租屋后,还客客气气地在一家酒店为她接风洗尘。 
  一连几天,刘蕾一大早就出门去找工作,直到晚上才回来。可让她感到奇怪的是,黄珍和陈丽丽每天直到午夜两点才回家,她们不是在贸易公司上班吗?有哪个贸易公司需要工作到晚上两点呢?更让刘蕾疑惑的是,有一天早上出门时,她的眉笔没有了,便到陈丽丽的手提包去找眉笔,找着找着,她突然发现包里放了好几个安全套。她的包里怎么有这种东西呢?联想起她们经常那么晚才回家,刘蕾于是惊讶地怀疑——难道她们在做那种见不得人的事?可她怎么也不愿相信两个同窗好友会做这种事。为了验证是否属实,当天刘蕾出门后,并没有走远,而是躲在隐蔽处,中午11点多,黄珍和陈丽丽终于出门了,刘蕾在后面悄悄地跟踪,很快就发现她们走进了一家桑拿洗浴中心……刘蕾惊呆了,她做梦也不曾想到,两个好友居然干这种事! 
  那天下午,刘蕾没有出去找工作,而是坐在出租屋里烦闷地想着一切:她想打电话痛骂两个好友一顿,她想一声不响地离开这里,她甚至想过向警方举报这一切……最后,她决定等两个好友回来后,好好地和她们谈谈,劝她们离开这种是非之地!深夜两点,黄珍和陈丽丽终于回来了,一进门,发现刘蕾还坐在沙发上,两人都很惊讶,问她怎么还不睡?话还没说完,刘蕾就开口了:“你们是我最要好的朋友,我真的不希望你们做这种事,干什么不好,为什么要做小姐呢……”听了刘蕾的话,黄珍和陈丽丽先是惊讶,然后是满脸羞红,但最后却平静了。黄珍对刘蕾说:“既然你也知道了,我们也不好再瞒你了,没错,我们是在做小姐,我们不像你,读了那么多书,我们不做小姐还能做什么?我们什么都没有,只有做这一行?”陈丽丽也在一旁说:“做小姐有什么不好?收入又高,又轻松,大街小巷,哪里没有小姐?如果你瞧不起我们,不愿和我们在一起,我们不留你,你可以走!”……那个晚上,3人谁也没有心思睡觉,时间在沉默中一分一秒地过去。 
  天亮后,刘蕾收拾好行李想离去,但黄珍劝她说:“你在长沙人生地不熟,能去哪里呢?你还是暂时住着,找到工作再搬吧……”刘蕾考虑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放下了行李。洗漱完后,她像往日一样外出找工作去了。临走时她再一次奉劝两个朋友:“你们真的不要再做这一行了,这事要是让人知道了,你们的一生就完了啊!”刘蕾走后,黄珍和陈丽丽也懊恼了好一会儿,但很快就有一种恐惧涌上她们的心头,黄珍惊恐地说:“刘蕾现在知道了我们做小姐的事,万一她说出去了,我们以后还怎么活啊?”陈丽丽也着急地说:“是啊,这下麻烦大了啊!”两人越想越怕,越怕越乱,好半天也想不出一个法子来! 
  到洗浴中心上班后,主管见她们心事重重,便问她们怎么了。黄珍把自己遇到的事说了出来,主管听后,笑着说了句:“这有什么烦的,她漂亮不?漂亮的话让她也来这里做啊,只要她也做这行了,她自然不会把这事说出去了。”黄珍和陈丽丽听后犹豫了一会儿,但很快就觉得这是唯一的好办法!当晚回到家后,两人一起做刘蕾的工作,把她们从事的“工作”说成是全天下最轻松最高薪最适合年轻女孩做的事……可不管她们怎么引诱,刘蕾始终是那句话:“就算全天下都做这事,我也不会做!” 

  2006年3月1日,刘蕾告诉黄珍和陈丽丽,说有一家公司对她十分有好感,估计工作很快就可以落实,到时她就住公司宿舍,不再麻烦她们了。黄珍和陈丽丽听后更加着急了:再不想办法,等刘蕾搬走了,到时要拉她做小姐就更难了啊!两人想了想,最后,陈丽丽说:“我看只有这样了,我们晚上找个地方去high,弄点药给刘蕾吃了,然后趁机让她和别人发生关系,再传统的女孩,开了头的话,以后就好说了……”黄珍觉得这样做无异于强奸,因此觉得有些残忍,但经不起陈丽丽的劝说,最后还是决定照办!第二天晚上,黄珍和陈丽丽特意请了假,两人和一个要好的男孩拉上刘蕾进了一家歌城。在包厢里,3人本想用酒把刘蕾灌醉,但刘蕾说自己对酒精过敏,不能喝酒。陈丽丽早有准备,将事先准备好的k粉和春药悄悄放进刘蕾最喜欢喝的可乐饮料里,一个劲儿地劝她喝。刘蕾不知道里面做了手脚,端起可乐喝了个精光。很快药力发作,刘蕾浑身发热,有一种想放纵的感觉!黄珍和陈丽丽见状离开了,留下那个男孩和刘蕾在那里。可是,那个男孩脱下迷迷糊糊的刘蕾的衣服想要占有她时,却发现她正来例假,那个男孩只好放弃! 

  刘蕾清醒过来后,虽然已经回到了住处,但还是感觉到头十分痛,而且感觉到有人脱过她的衣服,联想起晚上在歌城唱歌时她喝过的饮料,她感觉到可能有人在里面做了手脚,她本想问黄珍她们这是怎么回事,但想想他们并没有得逞,碍于朋友情面,她没有说什么。第二天上午,她在外面找了个房子,不顾黄珍和陈丽丽的极力挽留,当天就搬过去住了。走的时候,刘蕾说了一句:“我虽然很不希望你们做这种事,但你们放心,我的嘴巴很严的,我不会和任何人说的!” 
   
  黔驴技穷,小姐杀人保“平安” 
   
  刘蕾搬走后,黄珍和陈丽丽每天都心事重重,生怕自己做小姐的事传了出去。虽然刘蕾告诉她们,她不会把她们的事说出去,但两人觉得:刘蕾现在不会和别人说,谁能保证她以后不说;就算她不会有意和别人说,但万一她无意间说出去了呢?她们始终对刘蕾放心不下,始终认为刘蕾是一颗随时会爆炸的炸弹! 
  3月7日,两人决定再施一计:找一个社会青年,出点钱让他去强奸刘蕾。她们的想法是这样的:刘蕾被强奸后,就算她最终不愿意做小姐,像她那么在乎名声的人,一定害怕别人知道,她们掌握了她这一隐私,她也就不敢透露她们做小姐的事了。 
  自私也许是绝大多数人的本性,尽管黄珍、陈丽丽和刘蕾曾经是多么要好的朋友,但是,当她们感觉到刘蕾威胁到自己,影响到自己时,她们早已将情谊忘却,心里想的只是如何确保自己的安全!很快,黄珍和陈丽丽出价3000元,物色到了一个绰号为“四毛”的社会青年。2006年3月9日下午,趁刘蕾不在家,“四毛”花40元钱请“急开锁”打开了刘蕾住处的门,进去后,他悄悄地藏在床底下,伺机做案。晚上9点,刘蕾洗完澡后上床睡觉了,正睡得香时,“四毛”急不可耐地想占有她……刘蕾很快惊醒了,她一边大呼救命,一边随手拿出事先放在枕头下防身的水果刀发疯似的向“四毛”乱刺。“四毛”哪里会想到刘蕾竟然有刀防身,面对刘蕾这样的烈女,加之担心有人来,他只好悻悻地逃走了。 
  这一招依然奈何不了刘蕾,黄珍和陈丽丽越发感到失望和着急,心里也开始强烈地厌恶起刘蕾来!两人觉得,自从刘蕾来长沙后,她们便没过上一天安宁的日子,觉得刘蕾这个隐患不除,两人一辈子都将在提心掉胆中度过……最后,失去理智和情谊的陈丽丽对黄珍说:“我看这事夜长梦多,既然我们抓不到她的把柄,控制不了她,不如就干脆利落点,把她弄死算了。”黄珍听后直摇头,说:“杀死了她,我们也活不了,这有什么意义呢?”陈丽丽继续说道:“谁叫你留下证据啊,我们做隐蔽点,谁知道啊?你以为警察真的那么厉害?要不然怎么每年都有那么多案子破不了啊……”黄珍想来想去,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好同意了陈丽丽的主意。 
  可是,用什么方法才能将刘蕾隐蔽地杀死呢?两人想了两天,终于想出了一个煤气杀人的办法。2006年3月14日晚上9点,黄珍打电话给刘蕾,说有人送了一只土鸡给她,想到刘蕾住处和她一起做着吃掉。刘蕾当时没有多想就答应了。半个小时后,黄珍和陈丽丽果真提着一只活鸡来了,3人一起动手,在刘蕾租住的小屋里,忙了一个多钟头才将土鸡弄熟,吃完鸡后,已经是11点多了,3个人又聊起了家常,聊着、聊着刘蕾就在椅子上睡着了……见时机成熟,黄珍和陈丽丽立即分头行动,她们先将窗户关严实,然后将放在屋外的煤气罐移进屋内,将阀门打开……忙完这一切后,两人将门带好,悄悄地离开了刘蕾的住处! 
  刘蕾迷迷糊糊地睡了近一个小时后,被一个噩梦惊醒了,她感觉自己浑身无力,一股刺鼻的煤气味弥漫在房间,她明明记得自己的煤气罐放在屋外,屋内怎么会有煤气味呢?来不及多想,惊慌失措的她挣扎着爬起来,灯也没来得及开就向门外冲去……就在这时,她重重地撞到了屋内的煤气罐上,气罐倒地,溅起了火花……只听一声巨响,刘蕾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醒来时,刘蕾已经躺在了湖南省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的病床上,经医生抢救后,她终于脱离了生命危险,但是,在这次爆炸中,她却遭受了生不如死的痛苦:漂亮的脸部被毁,全身多达60%的皮肤重度烧伤,双腿因伤势过重而瘫痪。当得知自己落下这样的结局时,刘蕾连一点活下去的勇气和信心都没有了,她悔自己不该来长沙投奔这两个“同窗好友”,恨她们竟然如此对她!2006年3月18日,蛇蝎般心肠的黄珍和陈丽丽被长沙市雨花区警方刑事拘留。4月22日,长沙市雨花区人民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正式批捕黄珍和陈丽丽,等待她们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