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惊天情变:失宠妻子炸毁两幢大楼为爱情殉葬

时间:2016-04-1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06年3月10日晚10点多钟,广西壮族自治区百色市发生一起特大爆炸案,两幢楼房被炸毁,造成九死四伤的严重后果。事件引起了中央及自治区领导的高度重视。百色市公安局迅速出动警力,很快将犯罪嫌疑人粟艳琴、粟多德姐弟抓捕归案。让公安人员大为震惊的是,粟艳琴实施爆炸的目的竟是为了“埋葬”她和丈夫的爱情,“埋葬”丈夫和同居女友的孽情。 
  5月29日,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判处粟艳琴、粟多德死刑。 
   
   四次流产:她失去了做母亲的资格 
   
  粟艳琴19岁时经人介绍认识了冉正高,两人一见倾心。很快,他们就确定了恋爱关系,在没领取结婚证的情况下就同居了。刚开始恋爱的时候,冉正高把粟艳琴当成手心里的宝,只要粟艳琴说出来,哪怕是天上的星星,他也会想办法摘到。那时的粟艳琴就像骄傲的女王。 
  同居两个月后,粟艳琴发现自己怀孕了,她哭着要求冉正高赶快结婚,但冉正高却以年龄太小领不到结婚证为由拒绝了她,无奈之下,粟艳琴只好来到医院做了第一次流产手术。4个月后,粟艳琴再次怀孕了,第二次去医院做了手术。 
  当她第三次去医院流产的时候,一位好心的大夫对她说:“姑娘,你再这样下去的话,以后想生孩子可能会很难,你要对自己的身体负责任啊!” 
  粟艳琴把医生的话告诉了冉正高,当时冉正高并没有想到后果有多严重,只以为是医生在吓唬人。他拍着女友的手说:“没关系,没那么严重。” 
  半年后,粟艳琴去医院做了第四次的流产手术,医生明确地告诉她,她以后怀孕的可能性很小。听完医生的话,粟艳琴大哭了一场,晚上回到家,粟艳琴将医生的话告诉了冉正高,并问他:“你说过你会对我负责的,是吗?”冉正高一下子呆住了,没有孩子,对他来说,以后的生活就失去了意义,再说父母那边怎么交代?看到男友忧郁的表情,粟艳琴一下子急得哭了起来,“你是不是不想对我负责任了?”女友的质问,让冉正高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现在才意识到自己因为贪恋一时的快乐而造成的后果有多严重。但冉正高想现在医学这么发达,什么病治不好,抱着一丝侥幸的心理,冉正高故作轻松地对粟艳琴说:“我爱的是你,不是把你当成传宗接代的工具,没有孩子,不会影响我对你的爱,如果你不放心,我们就尽快结婚。”一听见男友说要结婚,粟艳琴的心稍微放宽了些,觉得自己这辈子没找错人。 
  1991年4月18日,他们结婚了。 
   
   丈夫渴望完整的家,海誓山盟不过是美丽的泡沫 
   
  婚后不久,冉正高就开始做起了生意。很快,他们的日子就越来越好,不仅买了摩托车,还添购了小汽车。婚后第二年,他们就在乐业县酒厂宿舍安了家。 
  几年过去了,粟艳琴一直没能怀孕。冉正高嘴上不说,但心里却很着急,父母等着抱孙子等得心都凉了,每次回家都在他耳边唠叨,而他自己也想有个孩子。有时候看到别人三口之家其乐融融,他会忍不住羡慕起来,想要孩子的渴望也越来越强烈。 
  2002年11月,冉正高对粟艳琴说:“要不我们去医院看看,要是还能治,我们也早点治啊!”这些话冉正高以前一直不敢在妻子面前提,但想要孩子的急切心情,还是让他对妻子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检查完后,医生明确地告诉粟艳琴夫妇,因为以前流产太多的缘故,她已经丧失了生育能力。虽然早就有心理准备,但从医生的口中听到,冉正高还是有点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一路上,两人没有说一句话,回到家,冉正高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着丈夫痛苦的表情,粟艳琴心里很不是滋味,一方面,她为自己不能做母亲而痛心;另一方面,丈夫的举动像针一样刺在她的心上。 
  2004年8月的一天,冉正高从外面喝得醉醺醺地回到了家。看见丈夫喝成这样,粟艳琴象征性地说了他几句,然而这几句话却彻底激怒了冉正高,他把自己这些年积压的怨气都发泄了出来:“你这只不会下蛋的母鸡有什么资格管我!”粟艳琴怎么也没想到丈夫会说出这种话,看他的样子,这些话在他心里可能早已生根发芽了。一时间,粟艳琴愣在那里。自己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是谁的错?她痛彻心扉。这次争吵过后,冉正高越看妻子越觉得不顺眼。一天粟艳琴看丈夫心情还不错,对丈夫说想去领养一个小孩,但冉正高的回答却让粟艳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领养别人的孩子?你没本事生还叫我去养别人的孩子。”粟艳琴当时足足看了丈夫一分钟,仿佛在她面前站着的是一个陌生人。“当年你是怎么对我说的?”“当年?别说当年,要是我知道你真的不能生孩子,我怎么也不会跟你结婚,现在我只有一个念头,离婚!我要有正常的家庭,我要有自己的孩子。”丈夫要离婚,这对粟艳琴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自己这么多年的付出就换来这样一个可悲的下场吗?粟艳琴一字一句地对丈夫说:“除非我死!”“你不同意也得同意!”冉正高恶狠狠地说。 
   
  晴天霹雳:丈夫有了别的女人 
   
  吵架后,冉正高搬进了书房,他已经做好了打持久战的准备。粟艳琴还是跟以前一样照顾着丈夫的生活起居,她不相信这些年的感情说断就断了。她把冉正高送给她的礼物一件件拿了出来,每一样东西都见证了他们的爱情,粟艳琴希望通过对往事的回忆,能挽回丈夫的心,但冉正高对这一切却无动于衷。他对粟艳琴说:“我们离婚吧!这样对双方都好,好聚好散。”但不管丈夫怎么软硬兼施,粟艳琴的立场一点也没改变。 
  2006年2月的一天,粟艳琴的一些朋友对她说,冉正高租了套房子养了情人。听到这个消息,粟艳琴气得在床上躺了两天两夜,这是丈夫逼她离婚想出的诡计吗? 
  第三天,粟艳琴见冉正高要出门,便偷偷跟了出去。很快,冉正高的车在乐业县鸿雁宾馆后面的一幢三层居民楼前停了下来,粟艳琴偷偷地跟着丈夫上了二楼。粟艳琴躲在楼梯拐角处看见一个女人开门迎了出来,并挽着冉正高的手亲密地走了进去。那个女人叫陈婷,以前双方在生意上有过来往,没想到丈夫的情人竟然是她。粟艳琴跌跌撞撞地下了楼。 
  晚上冉正高回到家,面对粟艳琴的质问,一点也没隐瞒:“你不能给我生孩子,我就找别人帮我生,就这么简单。”见丈夫说得这么理直气壮,粟艳琴愤怒地打了他一耳光。冉正高捂着脸,两眼紧紧地盯着粟艳琴说:“现在我们谁也不欠谁了!”转身就去收拾衣服。看见丈夫要走,粟艳琴急了,她知道丈夫要是离开可能就不会回来了,她使劲儿拽着丈夫的衣角,哭着说:“只要你不走,我什么都答应你。”但冉正高还是决然地离开了。 
   
   亲情被胁迫 
  弟弟帮姐姐“埋葬”爱情和孽情 
   
  丈夫的绝情让粟艳琴的心彻底死了,她只想跟丈夫同归于尽。为了引丈夫出来,找机会下手,粟艳琴同意了丈夫的要求,答应离婚。 
  2006年3月8日,粟艳琴和冉正高如约来到民政局,粟艳琴还不死心:“正高,你不再考虑考虑吗?这么多年的感情就这样算了吗?”没想到冉正高很不耐烦地回答道:“别说了,什么也别说了,离了婚我们就各走各的。”丈夫说话的语气让粟艳琴最后的一丝幻想破灭了。“既然你无情,就别怪我无义。”粟艳琴在心里狠狠地说着。 
  晚上回到家,粟艳琴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想到冉正高现在正幸福快乐地跟别人生活在一起,她的心里就有一股无处宣泄的火,她必须得想办法把火灭掉,不然她会疯的。10点多钟的时候,粟艳琴打电话叫来了自己的亲弟弟粟多德。 
  很快,粟多德就赶了过来,一看姐姐的样子,他吓了一跳,那个面容憔悴、目光呆滞的女人是自己的姐姐吗?看见姐姐的样子,粟多德跟妻子杨月粉都哭了:“姐姐,你这是何苦啊!姐夫走了,你还要活下去啊!”一听见冉正高的名字,粟艳琴就更加生气,她使劲儿拉住弟弟的手说:“弟弟,你要帮我,只有你能帮我!我要炸死冉正高和陈婷,让他们死无全尸!你帮我买炸药好不好?”姐姐的要求让粟多德吓呆了,他跟妻子一下子跪在了粟艳琴面前说:“姐姐,你不能这样,你这样不仅会毁了别人,也会毁了你自己啊!”这时的粟艳琴已经听不进任何劝说:“要是你不帮我,我就去死!”说完还拿把剪刀放在了心窝上,姐姐的威胁,让弟弟粟多德无路可退,难道真要看着姐姐去死吗? 
  粟多德最后的一丝良知终于被姐姐的亲情和眼泪征服了。 
  粟多德找到了一位承包工程的负责人,谎称自己家要炸地基。想买点炸药,对方见粟多德忠厚老实,不像是说假话的样子,也就答应了。粟多德用190元买来了12公斤炸药,10发雷管,约两米长的导火线,他把这些送到了粟艳琴家。 
  这天晚上粟艳琴背着炸药走进陈婷所在的居民楼,将炸药放在了陈婷家门口,把导火索一直牵到大楼外。等一切都办好之后,粟艳琴看了看二楼陈婷家的窗户,说:“冉正高,你不是想要小孩吗?我成全你,就让你们在天堂生个小孩吧!”说完,点燃了导火索,并快步离开了现场。只听“砰”的一声,惨案发生了。听着楼房塌陷的声音,粟艳琴的嘴角露出了快意的微笑,她仿佛听到了爱情的断裂声,听到了冉正高和她情妇的哀号声。她想,不管冉正高和情妇的孽情多么牢固,不管自己和冉正高的爱情多么脆弱,都一样随着这“轰隆隆”的爆炸声销声匿迹。从此以后,她再也不必为争夺爱情而劳心费力。 
  爆炸造成了陈婷所在的居民楼和紧连的一幢居民楼的倒塌,许多熟睡中的人们,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就被塌下来的碎石砸伤或者砸死。这起案件,造成了九死四伤的严重后果。事发后不久,粟艳琴、粟多德等相干人等被依法逮捕。2006年4月14日,百色市人民检查院对粟艳琴等相干4人提起公诉。 
  5月29日,百色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在法庭上,粟艳琴见到了久违的弟弟,弟弟一下子好像老了十几岁,这时,她才后悔当初没听弟弟的规劝,害了那么多无辜的生命,让9个人为她的爱情殉葬。曾经,她以为炸死冉正高和陈婷,心里就会好受些,但现在呢?没有,她不仅没有心安,反而因为害了那么多无辜的人日夜经受着良心的煎熬。在法院宣判前,粟艳琴对法官说:“我走到今天这一步,对不起太多人了,不仅害了我弟弟,还让那么多家庭受伤害,我罪有应得。”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