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我的7步爱情

时间:2016-04-13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A 
   
  12月的天,雪疯了般地下。 
  在单位,我打电话给王强,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我们还是不要再来往了。不给他机会问为什么,就挂了。 
  和这个男孩相识不到一个月,他发誓要涤去我眼中的忧伤,让我永远快乐,还说要照顾我一生一世。真是个孩子,他可以不介意我的过去,可我自己又怎能忽略,亦或不在乎。 
  晚上9点下班,从超市里出来,一抬头,就见王强站在雪幕中,身上落满了雪。心里忽然就闪过一丝感动。 
  王强盯着我的眼睛,文竹,为什么?我咬着嘴唇,好久,只说不为什么。他的脸上写满了绝望,我难道真的配不上你吗?我苦笑,心想真是没经过男女之事,何必说得那么俗气。我说,你是个好男孩,会有好女孩陪伴你的。 
  鹅毛般的雪花在我们之间形成了一幕流动的雪帘,透过雪帘,我清晰地看到,有一滴泪从他眼角落下。很久,王强大声问我,文竹,告诉我,到底这是为什么,我们不能在一起? 
  终于,我无法从容,发泄般地大喊,因为我已经是离过婚的人了!说完,我就像刚从睡梦中醒来一样,感到全身特别的冷,远大于空气零下9度的冷。王强脸色变得煞白,他终该明白,藏在我眼神背后的忧伤,是永远解不开的结。 
  我不能对他说,那个男人是如何指责地质问我呼机上的号码都是谁的;我不能对他说,那人将避孕套放在我包里,却又发神经追问我哪来的这鬼东西。 
  只有6个月,曾经清纯一如白纸,将爱情作为赌注,压在婚姻的赌盘上,终究输掉一切。我有着一种撕心裂肺般的痛。你走吧,我不是好女孩。说完,我缓缓地从他面前走过。 
  王强在身后呼喊,文竹……然而,声音已在减弱,直至喃喃低语,我的视线在漫天飞舞的雪花中模糊。 
  即将转弯时,王强突然大叫,文竹,我——爱——你! 
  心就是一震,站定,转身,隔着雪帘,看着王强。我们同时冲上前,紧紧拥抱。王强把我抱起来,在雪地里不停地旋转。路灯顿时亮了许多,天地花好月圆。 
   
  B 
   
  2004年的除夕夜,我去了王强的住处。A市,王强的事业已有起色,有房,有体面的工作。那是个很有情调的、我喜欢的那种一个人的家。 
  床很干净,淡蓝的床单没有褶皱。那个夜晚属于我和王强。也许每个女子爱一个男人时,都已经做好了投怀送抱的准备。事实上,我也不能免俗。 
  忘记了那样一场缠绵是怎样开始的了。落在我身上的吻像暴风骤雨,王强以强大的攻势让我溃不成军。 
  那个除夕,我们过得有滋有味,风生水起。 
  幸福的感觉一直延续到大年初一。那天我在单位,手机快被短信填爆了。我费神数了一下,绝大多数是王强发的,七七四十九条信息里用了28个“我爱你”,我被幸福击打得分不清魏晋。看来如果有脑筋急转弯问:女人听一万遍也不会厌倦的话是什么?那肯定是这句:我爱你。感谢老祖宗发明了这句简单而直白的表达方式:我、爱、你,主谓宾都有了。感动得一塌糊涂。 
   
  C 
   
  自从有了上一次的缠绵,王强就开始没日没夜地纠缠,没完没了。真是个孩子,刚懂得男女之事,就像偷嘴的馋猫,总想吃他个昏天黑地。 
  每天早上上班前,王强都不肯放,像鱼一样拽着我的衣角,我笑,敲他一下,他才不情愿地放手。爱情就是这样,糖加得再多,甜得都快变味了,也不觉得腻。 
  有时,我会伏在王强怀里问他,那天他站在雪地里怎么就不觉得冷?王强说,太在乎你,忘了冷。爱,原来可以让人忽略一切。 
  2005年的春天,我在爱情的海洋里逐渐恢复创伤。 
   
   D 
   
  4月的A市已经开始告别严寒,草长莺飞,阳光照得人心里暖洋洋的。 
  终于,可以由衷地笑,可以不再躲在角落里咀嚼悲伤。谁都不想永远守着一具爱情的尸首,一辈子黯然神伤。 
  难得一天休息日,去见儿时至今的闺中密友依依。自婚姻溃败以来,终日寡欢,一直不曾有心情和她们厮混。那天一照面,依依就脱口而出,恭喜你恋爱了。见我疑惑,依依笑说,都写在脸上了。 
  那是积蓄很久的畅谈,一扫我心里郁闷已久的阴霾。和好友聊得正欢,手机响了,打开,是王强的短信,问在哪儿。正在兴头,也就没回。没几分钟,电话就打过来了。连问候都省了,劈头就奔主题,你在哪里?干吗?来我这里吧。 
  我说在好友依依处。 
  依依?你多年的好友,怎么没听你提起。你把手机给她,我们认识一下。王强在电话里一再要求。他明显在求证我的回答,我的脸色有点黯然,可,终究把电话给了好友。 
  他们在电话里说了什么,我不知道,但我总有一种似曾有过的复杂感觉,具体什么时候有过,不敢去想。依依挂了电话,沉默了一会儿,只是说,文竹,你一定要快乐。 
  我的眼泪忽然就掉下来,说不清为什么,竟会有这样莫名的情绪,眼泪无声无息。 
   
   E 
   
  终是选择了顺从,女人再高傲,也是屈服于现实的。离过婚的女人尤甚。我是一个平常的女子,所以终究只有平常人的思维。 
  我习惯了围绕在王强身边,即使有过离开圆心的既定轨迹,也会事先打电话给王强。 
  日子不痛不痒的流淌,它以淡忘的方式治疗着一切的创伤。我把过去的伤害隐在心底,决计不再触及。 
  翌日,去外面的浴室洗了澡,感觉一身轻。回家看了手机,已满是短信,手机快被填爆了。我查了一下,全是王强的。我不看就知道,肯定是问我去哪了,怎么不回电话之类的。那一刻,不自觉的,又有了莫名的感伤。 
  我一直以为成为一个男人爱情的全部是一种幸福,然而,现在我很累。 
   王强像任性而多疑的孩子,他每时每刻都要掌握我的动向,冷不丁的就能发来一条短信,除了那一句“我爱你”,就剩下“你现在在哪?”他的眼睛常像探照灯扫过我的眼睛、身体,甚至心灵,不给我留一点余地。 
   
  F 
   
  一桩不留任何空间的爱情是恐怖的,令我窒息,我深刻地感觉到了。 
  我想和王强认真地谈一次,想了很久,最后还是选择了沉默。尽管还在默默隐忍,但内心还是不自觉地滋生了忧伤。 
  所以,很少再在王强处留宿。再怎么劝我,即使再晚,我也固执地要回家。 
  那晚,已经十点多了,王强照旧送我。半途,我的手机响了。 
  那是一个依稀见过的号码,但决不熟悉,我随手就按了拒听。 
  又响,又按;复响,复按。手机却固执地响个不停。王强的脸色就有点儿难看了。谁的电话? 
  记不清了。我随口答。 
  男的?他的语气已经开始结冰。是又如何?我心中不禁也有了怨气。 
  夜里十点多了,为什么还有男的打电话给你?文竹,你以前就是因为这些事情离婚的,为什么现在还不能自重?王强分明是在责问。 
  自重,他居然认为我不够自重,我彻底被激怒了。我讥笑,我就是个放荡的女子,你这么清高的人,怎么会和我这样的女子厮混? 
  文竹,你离过婚,我在乎了吗?你不能生孩子,我在乎了吗?你还要我怎么做。王强显然觉得自己是理直气壮的,那音调很让路人侧目。 
  我死死地盯牢他,咬牙切齿地说,是吗,难道还要我结草连环地来报答你不成。说完,愤然离去。 
  不曾想,我的爱情始终在重复历史。 
  6月3日夜,A市下了一场雷雨,很大很大。伤心的雨,伤心欲绝,还有闪电。 
   
  G 
   
  依依打电话来,约在“和其坊”喝茶。没说原因,她只说,文竹,王强不是你的归宿。 
  预料中的4人聚会。我、依依和她的男友,再有,一位长得一尘不染的男人。依依介绍他叫易初。 
  茶,是上好的碧螺春。依依却只喝了几口,便拉着男友去歌厅了。只剩下了我和易初。 
  只是天南海北地闲聊,有一句没一句的。易初说得不多,但很得体,举止优雅。不觉夜已深。出了茶坊,晚风吹在脸上,从没有的轻松。 
  男人是优秀的男人,是很值得托付的那种。他坚持要送,可想到王强,终究不忍,遂婉言谢绝。 
  转身,竟见到了王强。 
  他竟然在跟踪我。 
  我的心在一点点下沉,世界瞬间变成了灰色。爱情原来不过如此。王强的脸涨得通红,想说点什么,终究没有开口。 
  我盯着他的眼睛,足足看了3分钟,然后以背影的方式离去。 
   
  H 
   
  3天,整整3天,我关掉了手机,以及所有的联系方式,与世界隔绝。 
  3天以后,正好是七夕,我去了王强的住处。王强打开门看到我,有出他意料的惊喜。他刚想开口,我的唇就恰到好处地凑了上去。我知道他想说些什么,不愿给他解释的机会。背离了爱情,一切都不再重要。 
  我们很投入地亲吻、拥抱。人生的悲哀,莫过于两个身体以爱情的名义拥抱,心却背道而驰。对于我,这一刻大抵如此。 
  我们发疯般地做爱,那疯劲就像荆棘鸟,用一枚美丽的荆棘刺穿身体,然后流着鲜血歌唱,一直唱到死去。爱情结束了,总想留下点儿什么,我没有什么可以留下的,只想他没有了爱情,还能记得我的身体。他毕竟是爱我的。 
  终于安静下来,我背朝着他,假装睡着了。而王强点着一支烟,一口接一口。 
  泪不觉涌出,躺在同一张床上,竟隔了千山万水,我被这种悲哀刺伤了。 
  轻轻抹去泪,不让王强有一丝察觉。从容起身,穿衣,粗略理了一下乱发,然后转身。 
  文竹,我爱你!王强在抓最后一根稻草。然而那么动人的一句话,听得多了,竟也没了滋味。想起那天冰天雪地里他刻骨铭心的呼喊,想感动,却泛不起涟漪。 
  我决然地走向门口,数着自己的脚步,也数着我们爱情的终点,一、二、三、四、五、六、七,开门,带上。 
  我们的爱情不过七步。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