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亲爱的,请你不要成为月桂树

所属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编辑:网上天地网

   我请求你不要变成那棵月桂树。不要有树的坚硬,我要你柔软。 
   
  妻在客厅里坐着,不肯进卧室。我懒懒地将身体丢给大床,随手拿过床头柜上放着的一本关于雕塑的书。全彩的书捧在手中沉甸甸的,翻开,看见那幅著名的《阿波罗与达芙妮》。 
  一尊几乎完美的雕塑。达芙妮逃避着阿波罗的爱情,她呼唤河神父亲将自己变成一棵树。正是阿波罗的指尖触到达芙妮身体的一瞬间,达芙妮开始变成月桂树。她的腿化成树干植入大地;发丝不再缠绵,变成纵横的枝蔓;手臂不再圆润,指缝间长出了树叶。即使,是最柔软的乳房,也已覆盖上了一层粗糙的树皮。而阿波罗的目光里,写着什么?惊讶?哽咽?还是无能为力的悲伤? 
  如同此时,我的目光。 
  妻,我是那么地想与你说话。我的目光从卧室移向客厅,你正在客厅里。其实孩子已经睡了,他正安详地呼吸,也许还露出像糖果一样甜蜜的笑容。而你的母亲,正陪伴着他。母亲能照顾好他的,她一再与我们说,放心吧,你们早点休息,明天还要上班呢。 
  可是,为什么,你还依然留在客厅里,漫不经心地看着电视,侧耳倾听着孩子的声音。你跳过我的目光,同时再一次地裹紧了你那已经够严实的睡衣。你,明明知道,我在等你,为什么,你用冷漠的眼神应对我,用疲惫的手势打断我? 
  时间如同一座桥,架起每一个夜与昼,我是这桥上的独行者。夜,仿佛黑色的蝴蝶张开了翅膀,我被这黑夜带来的扑闪的念头折磨着。 
  亲爱的,请走进来,到我的身边。如果你的眼神有些躲闪,那么我们熄了床头的灯,只留一屋月的清辉。如果你的身体是僵硬的,如同倔强的月桂树,那么好的,在得不到你的允许之前,我不敢触碰你哪怕一根手指。 
  可是,我在呼唤你,你听到了吗?我请你,听我说些我真实的想法。 
  一年了。一年前,我们的孩子诞生了。虽然日子过得忙碌而且琐碎,但我们如此欣喜。 
  现在,最初的忙乱早已过去,可慢慢地,我发现,你竟在不知不觉中改变太多。当然,你的确是改变了,你不再仅仅是妻子,你也是一位母亲。然而你的改变仍然让我疑惑,你仿佛走到了一个极端,你给自己重新定位了,你仅仅只是母亲。你忘了,是什么支撑着婚姻的美满,不是责任,不是孩子,而应该是——爱情! 
  哪位诗人在诗句里说,有谁在月光下变成桂树,可以逃过夜夜的思念? 
  亲爱的,我请求神啊,不要将你变成那棵月桂树。 
  达芙妮宁愿变成月桂树,也不愿接受阿波罗炽烈的爱。为什么?因为她身上中了一支名叫“拒绝”的箭,所以她不爱,她逃离。而在你我之间,我们是相爱的,我们有那么多相爱的理由,我们是彼此最深的眷恋,我们的爱情繁花似锦,我们在秋天里收获最饱满的果实。可是为什么,你宁愿让你的身体变成一棵冰冷的月桂树,也不愿意我来温暖它? 
  今天,我去医院咨询过医生了,她分析说,大概有两个心结纠结于你我之间。 
  也许是你延伸了轻微的产后抑郁症吧,你将你的角色单一了,你忽视着我的存在。得将这样的道理讲与你听,然后,时间与爱是最好的药方,我会等待,不急不躁,无怨无悔,我有一生的耐心。只是心疼,心疼你。 
  医生说,另一种可能就是你也有着种种的不适与尴尬,来自身体来自心理。比如你担心你的身体是否依旧充满活力与激情,比如你不知道还能否与我亲密无间,比如会不会疼痛或是会不会无法感知我的存在…… 
  亲爱的,如果真的如同医生所说,那么我只能心疼地告诉你:你的想法真的是太傻了。相信我,我会比从前更加细心与温存,我会牵着你的手,我会引领你,我们慢慢地慢慢地攀爬,我会如同夫妻攀岩运动中的人们一样,将你我紧扣于一只安全肩带上,我们所有的目标与安危,都紧密相连,幸福与共。 
  亲爱的,我最想告诉你的是,你有时误会我了!你以为我仅仅是需要一种巅峰时刻的快意吗?你以为我仅仅是需要挥洒,如同画一幅酣畅淋漓的泼墨山水画?真的不是。我承认,我需要如同火山般的爆发,我渴望还能与从前一样,飞翔或是降落。但是,现在的我,更多的,是渴盼一种温存。如果眼角有皱纹了,我知道是烦恼的鱼儿调皮地游过你的脸庞,我用轻吻抚平它;如果乳房干瘪了,我知道那是因为我们的孩子吮吸了它,我会崇敬地膜拜它;如果腰身臃肿了,我知道那是岁月年轮留下的痕迹,我会用宽大的掌心一遍遍去体会它…… 
  只是,我请求,你不要变成那棵月桂树。不要有树的坚硬,我要你柔软;不要有树的冰冷,我来温暖你;不要有树的粗糙,我会用爱来呵护你。 
  所以,来我的身边,听我说完我的话,然后,让我拥你入怀。你如此辛苦疲惫,我要看你在我的怀里入睡,露出恬静的笑容,然后,我吻着你的笑容伴你入眠。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