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爱我,为什么不说出来

时间:2016-04-18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那句话,我等了很久,安东没有说。可今天,却在这样一个场合,这样一个女孩子面前,他说出来,像呼吸一口并不怎么特别的空气。我的心在一点一点碎落,它们在忧伤的怀旧老歌里一点点飘远。我爱过,却没有承诺。 
   
   A.忽然想起,爱情没来得及被承诺 
   
  遇上安东,是2003年的秋天,当时我在一家合资企业做文员。无关风月情爱,生活平静得像一泓湖水。在朋友的生日派对上,有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一曲《无言的爱》让全场的人为之喝彩。他就是安东。循着他深情的歌声望去,我们四目相对。他用那种穿透心灵的眼神看我,像是凝视深爱了多年的恋人,而此时,我们还没说上三句话。 
  我开始觉得,我会和这个快30岁的男人纠缠不清。 
  他从我的朋友那知道了我的E-mail,在网络上发来了他的心路历程。他是一所大学的老师,却一直梦想着开一间自己的酒吧;曾经深深地爱过一次,无疾而终。我相信了他。后来,他就开始约我。 
  记得有一次到郊外烧烤,炭火灼伤了我的手指。安东抢过我灼红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吹,专注而心疼的样子让我心里忽然有一些感动。在这个异乡的郊外,他专注的样子深深打动了我,眼里有泪在闪,不是因为疼,而是心底泛起了莫名的委屈,让我倍感孤独。我的手没抽出来,在他的掌心里,暖暖的、细细的汗水渗了出来。 
  从那一天开始,上班时的心总是浮着的,像幸福在不远的地方飘着,然后盯着电话机出神,手指在起起落落间总想接听他的声音。终于拨通他的电话,我轻轻说:“嗨,是我。”他的声音很快乐,说:“小雪啊,我正想找你。今晚我家有派对,你也来,行吗?”“我不知道怎么去。”安东说你在某个车站旁边等我。下班后,我在那个车站等他的到来,在透着寒气的风中,我心里腾起一点点温暖。 
  他牵着我的手走在城市的街上,路上的景致都没有入眼。原来,爱情可以让人忽略身边的很多风景。派对有点冷清,现在的都市人已经不太有人热衷于此。曲终人散,安东送我回家,走在路上他忽然问:“小雪,你说还会不会有人爱我?”我说:“这要看你自己的造化。”我本想说“会”,但这个答案过于明确,现在我不想说。 
  站在冷清的月光下,身后是一片低矮的棚户区,在高楼大厦之间显得有点卑微。“转来转去居然没走出去?”我问他。安东笑笑,说:“以前我很怕别人到我家玩,我怕他们嘲笑我住在贫民区里。”我也笑了:“贫民区有什么不好吗?”安东忽然拉起我的手,左拐右拐,来到了他家那个似曾相识的门前。原来棚户区的胡同是相通的。“这还是我家。”安东说。犹犹豫豫中我还是进去了,安东扭亮灯,这一次才来得及看清他的屋子,迥异于这片棚户区的格调,很幽雅。安东在音响上放上卡朋特的老歌,似乎在远方飘着的伤感调子一下子抓住了心灵,从那个夜晚,我爱上了卡朋特,爱上她声音里淡淡的灰色。 
  那一晚,慢慢地,我贴在他怀里,跳一支没有规则没有终了的舞。当一切在昏黄的灯下结束时,忽然想起,爱情还没来得及被承诺。 
   
  B.爱情是一种责任,他不想留给我 
   
  去安东家的路,即使去过多次,我照样记不住,我依旧会迷失在迷宫样的胡同里,每次都要安东一路接去,这样的约会,反而温暖了许多。看到他,我的心就会安然,日子的起落好像没有终点。 
  春天的时候,有一天安东说:“小雪,我想开间酒吧,支持我吗?”这是他一直的梦想。我说:“只要是你喜欢的,我都支持!” 
  安东办好了学校的留职手续,开始专心经营他的酒吧。酒吧的生意很好,安东的脸也很阳光。下班后,我唯一可做的事情就是去酒吧找他,看他坐在挂满高脚杯的吧台里和每一个凑近吧台的人说说笑笑,很休闲的脸和酒吧的气氛非常相符。 
  很快,在酒吧,我感受到一双针芒样挑来刺去的眼睛,来自一个叫Amery的女孩。Amery的年纪不大,脸上总挂着玩世不恭的不屑,有一双带着些许风尘味道的媚眼,爆炸式的头发染着火一样的红色。而我平时总是素面朝天,头发也总是直直地垂下来,我喜欢自己本来的样子。当我坐在安东身旁,看他调制各种看起来美丽无比的酒水时,Amery就会扭着水蛇样的婀娜细腰走过来,若无旁人地坐在我和安东之间,晃来晃去地招摇。安东对她的媚笑早已习惯,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 
  每一次,与Amery的沉默对峙之后,我就开始向往安东的承诺。与Amery这样的女孩竞争,我没有信心,因为她是那样的年轻,那样的妖艳,是男人都动心的那种。 
  一个夜晚,我问安东:“你爱我吗?”他看着我,手里的烟灰一点点掉下来,接着他坐到了沙发上,静静地看我的脸。我又问:“你爱不爱我?” 
  “爱难道需要说出来吗?你知道的,我这人不善于表达……” 
  我只好把这样的话当作承诺。大概这也算爱情的一种形式吧。 
  在办公室,除了做每天必须的工作,其余的时间几乎全部用来思念安东,没有具体细节,有关他的细腻,还有他生活的调子,让我倾心。那样的爱,没有留一点给自己。 
  除了星期天,我都是在夜幕刚刚开始降临的时候,手里拎着安东喜爱的食物,在天色微蓝的时刻带着一份对幸福的信任,悄然无声地来到他的酒吧。 
  那个黄昏,去得有点早,张扬的Amery远远地看着我进门,然后对猫在吧台里找东西的安东大声喊:“安东,我爱你!”安东的声音从吧台里蹦出来,像冰做的针,散漫着刺向我:“我也爱你,妖精Amery!” 
  那句话,我等了很久,安东没有说。可今天,却在这样一个场合,这样一个女孩子面前,他说出来,像呼吸一口并不怎么特别的空气。我的心在一点一点碎落,它们在忧伤的怀旧老歌里一点点飘远。我爱过,却没有承诺。 
  我敲敲吧台,安东钻出来,看看我没有血色的脸庞,看看得意的Amery,他很快躲开我的视线,悄悄地说:“小雪,我们只是在开玩笑。” 
  “这样的玩笑怎么不对我开?!”我大声吼道。眼泪一颗一颗落下来,滴在手里的便当盒上,又一滴一滴溅碎,打在手上,它们冰凉。 
  安东拿出纸巾,给我拭泪,眼泪飞快地流,擦不及。纸巾粘在脸上,像他每一次的体贴,总来得及时,这样温柔,而在此刻,却让我心碎。安东拉着我到他窄小的办公室,不停地为我擦泪是他唯一能做的事情。 
  “小雪,你知道,像Amery这样的女孩子,说爱比喝矿泉水都要轻松。”安东说。 
  “那我呢……” 
  “如果对你说了,就是承诺。她可以是玩笑。” 
  原来,安东的爱不可以对我承诺,爱情是一种责任,他不想留给我。我不想要这样的爱情,只想爱一个人,可以让我的爱在他心里安家,不再飘泊。 
  跟安东说再见的时候,是在他又一次和Amery打情骂俏的晚上。他站在酒吧的门口,出奇的平静,我难以想象,这就是我爱的那个人。 
   
  C.我用自己认为美好的方式活着 
   
  一年后,在一家商场的休息茶室,我看到了Amery,她还是原来的样子,脸上挂着招牌似的妖妖冶冶的媚笑。我走过去和她打招呼,她看着我,脸上竟是不曾相识的陌生。我说了些有关安东酒吧的事情,她才一副恍然的样子,有点惊讶地说:“你居然还记得安东?我都快忘记他了。” 
  我笑:“我真的爱过他,所以忘记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Amery像看一个怪物似的盯着我:“难道我对他的爱是假的?”她从坤包里抽出一支香烟,“啪”的一声打着火机点上,吸了两口,一副坦然的样子,“安东是爱过你,但他不会娶你,因为你没有社会背景。”我的心,还有一些微微的疼,他以为不说爱我,就会减少伤害。 
  Amery认真地回忆着,说:“安东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是:Amery,你离我远点!我承认你很有魅力,但光漂亮不行,即使你是仙子下凡也不行。但如果你是市长的女儿,哪怕你瞎了一只眼、高位截瘫,我也会娶你!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Amery说,“我只是一个妖媚惑人的小女子,你明白吗?” 
  我明白了,我一个外地分到这个城市的女孩子,除了工作单位的同事几乎不认识任何人;4年的大学生活,没有给我任何让安东爱的资本。爱情于他,原来只是种交易,是可以改变人生的一个契机。Amery还告诉我,安东现在已经结婚了,他娶了一个天天去他酒吧喝酒的女孩子,她父亲是本地一位实力显赫的房地产商。 
  Amery接着说了一个媒体上经常看到的名字。我想,他终于可以搬出那片让他感到羞愧的贫民区了。 
  某天,我路过本市的一片别墅区,看见远远而来的安东,他已经有点发福,步态少了些轻捷。他停下脚步,看着我,无从说起的样子,显得很不自然。 
  半晌,他终于说话:“小雪,你过得好吗?” 
  我说好,用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能不好吗? 
  我没问他,幸福于他只是一个名词,说与不说都没有太大的意义。 
  “小雪,你不想问我点什么?” 
  我摇头。 
  我说爱情本身并没有错,错的是我们不同的生活方式,还有对生活不同的理解。我们相互错过,彼此的影子飘在路上,从没找到过属于自己的家园,用不同的方式,走在路上。我们不知道未来,却执著地做着各自的梦,谁都不愿放弃。这就是生活的景色,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进行方式。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