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单身母亲携女杀情敌恨海无边

时间:2016-04-19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2006年3月21日下午,贵州省遵义钛厂家属区32栋宿舍楼发生一起血案:在该厂职工仲伟超的卧室里,一位中年妇女倒在血泊中。该厂公安科接到报警电话赶到现场时,该妇女已气绝身亡。经办案民警调查辨认,死者系仲伟超的前妻张群英,两人已离婚12年。 
  案发后,警方经过两个多月的侦查,终于破获了此案:参与加害这个被害女子的,不仅有她的情敌和情敌的女儿,而且还有她的前夫,甚至情敌自己的前夫! 
   
   弥补残缺父爱,单身母亲爱上“离婚”工程师 
   
  今年42岁的仲伟超是贵州省遵义市钛厂工程师。1989年,26岁的仲伟超与同厂漂亮女孩张群英结婚,婚后,小夫妻俩恩恩爱爱,家庭生活也算温馨美满。然而,1990年6月,张群英生下一个女儿后,这让一心想要儿子的仲伟超沮丧极了,从此经常在外喝酒,每天很晚才回家。 
  女儿一岁后,仲伟超还是整天长吁短叹,愁闷不已。看到丈夫天天苦恼,张群英也很难过,为想一个万全之策,张群英最后想出了一个妙招:何不夫妻假离婚?两人还是生活在一起,然后再生一胎?两人为这一妙计拍手庆贺。在假离婚前,张群英没忘记让丈夫许下承诺:等她生下一个儿子后就复婚,仲伟超点头同意。 
  1991年4月,仲伟超与张群英一起来到民政部门,以感情不合为由办理了离婚手续。两人虽说离婚,但依然离婚不离家,依旧过着夫妻生活。1992年7月,张群英果然为仲伟超生下一个儿子。他们合计着,让儿子随母亲姓张,而不跟父亲姓仲,取名张小泉。家中人口增多了,开销也随之增大,为了保障一家四口的生活所需,仲伟超在遵义市街上租了一个小店面,请了两个小工,上班之余经营起了回风炉销售生意。 
  儿子渐渐长大,能喊人了,由于儿子喊仲伟超为仲叔叔,张群英听着感到别扭,儿子一岁后,她开始提出与仲伟超复婚。谁知,此时的仲伟超不知为什么,不是搪塞,就是说自己忙,说反正两人是夫妻就行了,复婚和不复婚也没有什么区别,只是一个形式而已。见仲伟超每天按时回家,对自己和两个孩子并没有二心,渐渐地,张群英也不太在意两人是否复婚了。 
  事实上,此时的仲伟超早已经认识了另一个女人陈涛,两人早就发展成了情人关系。 
  今年39岁的陈涛是贵州省遵义市人,是一家服务公司的普通职员,貌美风骚。1990年,23岁的她经人介绍,与当地一位个体老板杨永龙结婚。1991年,女儿杨晓莉出生。3年后,因为丈夫的出轨,陈涛与丈夫离了婚,独自带着女儿杨晓莉生活。 
  1992年11月中旬的一天,陈涛在一邻居家搓麻将时认识了仲伟超。仲伟超风度翩翩,风趣幽默,陈涛丰满细腻,漂亮迷人,几圈牌打下来,两人有了别样的感觉。这一夜,仲伟超没有回家……从此,仲伟超和陈涛发展成了情人关系。 
  其实,仲伟超的心里也很矛盾。是复婚回到平静的生活中去,还是和情人开始新生活?妻子虽然与他患难与共,对他很忠诚,但相貌平平,早已经是一个难以让他提起“性趣”的黄脸婆了;而陈涛虽然性感迷人,但如果抛下结发妻子,娶她这么一个浪荡女人做妻子,被亲朋好友指责不说,说不定哪天稍不留神会被她戴一顶绿帽子。 
  能不能两全其美呢?苦恼不已的仲伟超突发奇想,既不与前妻复婚,也不与情人结婚,自己自由自在地来往在两个女人之间,不是一件挺好的事吗?此后,仲伟超开始尽力在两个女人之间周旋:在张群英这边,他全力扮演着“好老公”的角色,使张群英感到没有丝毫隐忧,一直被蒙在鼓里。而在陈涛这边,他全身心投入,陈涛身体稍不舒服,他就带她去看医生,悉心地料理;一有时间就去陪陈涛聊天、散步;陪陈涛的女儿杨晓莉放风筝、滑旱冰、打羽毛球……
  不知不觉间,这样“一夫二妻”的生活,一晃就过了6年,虽然两个女人不断催问结婚的事,然而,仲伟超一直巧妙地推托着…… 
   
  两个女人同室“争夫”,十二年拉锯战短兵相接 
   
  然而,随着时光的推移,陈涛对这种“地下夫妻”生活已经过够了,她渴望与仲伟超光明正大地过日子。 
  然而,已经打定主意要与陈涛过一辈子“地下夫妻”的仲伟超哪里肯与她结婚呢?为了稳住陈涛,仲伟超思来想去后,竟然无情地对陈涛说:“你还年轻,要不还是找一个比我更好的吧,而且我已有一个女儿,你也有一个女儿,彼此再婚的话,都很难接受对方……”几经劝说后,陈涛凄然地说:“好吧,趁年轻,我另外找一个,不过你记住了,我需要你时你要随时到!”仲伟超当即答应。 
  1993年2月,仲伟超几经周折打听到了遵义铁路段有一个离了婚31岁的司机,为人忠厚,工资高待遇好,于是介绍给陈涛。陈涛也感到满意,两人于1993年6月结婚。 
  然而,陈涛再婚以后,并不爱这个老实的丈夫,而且丈夫经常要外出跑车,她独守家中寂寞难熬,时不时找仲伟超来寻求婚外情的刺激。仲伟超与陈涛的事,张群英一直被蒙在鼓里,陈涛的老公也被蒙在鼓里。 
  然而,智者千虑总有一失。2002年6月28日晚9时许,仲伟超与陈涛在仲家幽会时,被前妻张群英发现。 
  事后,张群英经常与仲伟超发生争吵。仲伟超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干脆把隐瞒多年的地下恋情公开。2005年4月,他给陈涛一把家中的钥匙,让她堂而皇之地住了进来,张群英不甘示弱,也不搬出家里。 
  在两个女人间奔波,渐渐地,仲伟超身心疲惫不堪,体力严重透支,渐渐感到无论是从心理、生理上,还是从经济上都无法承受两个女人的疯狂攫取。 
  一天,身心疲惫的仲伟超对张群英说:“群英,你如果爱我,你就离开我吧!我真的再也撑不下去了!”张群英一听回击道:“我们本是夫妻,谁叫你把那狐狸精招进家来的。我没有过多计较,给你留着面子,你反倒要抛弃我。哼——休想!我死也不离。把我逼急了,我到单位上告你,说你违反计划生育,到时有你好看!” 
  被张群英说到痛处,仲伟超不敢再多说了,转而又去做陈涛的工作,“我们断了吧,我真是太累了!张群英不好惹,我们不要来往了!”陈涛戳着他的脑门,冷笑着说:“你不要我,我就马上吃老鼠药,死给你看。我一死,别说你工作没了,我老公也不会放过你的!我倒要看你过得清静不?”仲伟超闻听此言,背骨透凉,倒抽了一口寒气,垂头丧气地打消了与两个女人断绝关系的念头。 
  一个月过去了,实在撑不住的仲伟超跪倒在张群英面前,让她放过自己。他知道,张群英要比陈涛厚道善良,毕竟他们有多年的夫妻感情。面对自己曾经深爱着的人在自己面前流泪忏悔,张群英心软了,答应了他的要求,不过提出要仲伟超拿出5万元钱作为补偿,才愿意搬出仲家。仲伟超一口答应。2005年7月,仲伟超跟几个朋友借了12000元给张群英,并承诺年内陆续给足5万元。在此情况下,张群英搬离仲家,到外租房子住,儿子仍在仲家跟着仲伟超。 
   
   目击妈妈情斗, 15岁女儿血刃妈妈情敌令人扼腕 
   
  张群英走后,陈涛进入仲家更频繁了。但张群英虽说搬出了仲家,手中还握着仲家的钥匙,也常回仲家看女儿和儿子,很多时候还在仲家睡觉。 
  在仲家,张群英只要遇上陈涛,就会醋意大发,不时大吵大闹。张群英经常有女儿和儿子在家帮忙,打起来总是占上风,陈涛总是吃亏。 
  看到他们两人经常吵闹不休,仲伟超焦头烂额,苦不堪言。2006年2月25日,陈涛和张群英又在仲家吵闹起来,扭打在一起。有女儿在家帮忙的张群英再次占了上风,把陈涛的头发揪下来不少,还流出了血。陈涛找到仲伟超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怎么办。仲伟超一脸苦相,只好给陈涛600元钱让她去治疗。 

  陈涛吸取了教训,此后,只要到仲家去,她就把女儿杨晓莉喊上。女儿杨晓莉已经15岁了,在遵义市一所铁路中学读初二。 

  2006年3月21日晚7时许,陈涛想到仲家拿两瓶酒,担心又遇到张群英惹事。临走时,她又把女儿带上,并往女儿提的袋子中塞了一把锋利的水果刀。来到仲家,果然看到张群英一人在主卧室睡觉。听到开门声,穿着睡衣的张群英出来见是陈涛,就对她说:“仲伟超和我说好了,房子给我了,你还来干什么?真不要脸!” 
  “给你了?凭什么呀?他都跟我说了,要和我结婚的!”陈涛气不打一处来,马上反驳。两个女人没说几句,又厮打在一起。15岁的杨晓莉看见妈妈受欺负,忙从随身携带的塑料袋中掏出那把锋利的水果刀,想都没想,一刀就刺到了张群英的小腿部。鲜血顿时喷涌而出,张群英昏厥了过去。 
  陈涛见状,以为张群英死了,担心血流得太多,不好清扫,慌忙把床单扯下来,给她包扎,但血还是止不住地往外流。看到出了命案,陈涛吓坏了,马上打电话给前夫杨永龙说:“女儿晓莉杀人了,赶紧到钛厂家属区来!”杨永龙听后,匆匆赶到仲家,看到这个场面,就埋怨陈涛:“女儿这么小,你出来鬼混,怎么把女儿也带上?你哪像个做妈妈的人!”随后,他帮着陈涛把“尸体”藏到床下,便带着女儿离开了仲家。陈涛一个人坐在仲家,等着仲伟超回来,这时她对自己的行为有些后悔了。 
  20多分钟后,仲伟超回到家中,听陈涛说完杀人经过后,他长叹一声道:“这可怎么办啊,人命关天!”他责怪了一会儿陈涛,就开始与她冷静地商量怎么处理尸体,陈涛说等到天黑把尸体扔到附近的山上,仲伟超说找辆车子,把尸体扔得越远越好…… 
  两人正在商量时,不料张群英突然苏醒,爬出了床脚,听见二人的议论后,她气不打一处来,大声责骂仲伟超没有良心,随后爬到窗户边,拼命呼叫救命。闻听张群英死而复活,还大声呼救,陈涛与仲伟超吓得大惊失色,双双冲进卧室,把张群英从窗户边拉下来,一个抱脚,一个拿毛巾捂嘴。 
  两分钟不到,张群英又昏迷了过去。看看张群英不再动了,陈涛以为她这回真的是死了,才停下手来。她关上卧室门,把仲伟超拉到客厅继续商量如何处理张群英尸体。10来分钟后,谁料张群英又从昏死中苏醒过来,再次听到仲伟超和陈涛的讨论。她忍着巨痛,爬向卧室门,用撑衣杆抵住卧室门后,对着窗子大声呼救:“杀人了,救命啊!救命啊!”这一呼喊,再度把仲伟超和陈涛吓了个半死!他们赶忙拼命踹开卧室门,双双扑向血淋淋的张群英…… 
  据办案民警后来讲,其实张群英腿上被扎的一刀,并非致命伤。如果这时,杨永龙、陈涛、仲伟超,其中只要有一个人良心发现将她送到医院,张群英也不会因为失血过多而死亡。 
  然而,此时,恐惧已经让仲伟超和陈涛丧失理智。他们冲进卧室,再次将张群英扑倒在地,然后找来毛巾堵住了她的嘴巴。张群英失去了唯一的求生机会。 
  为了推卸自己的责任,仲伟超在是否报案上犹豫了半个多小时。当晚7点,他才向钛厂公安科报警,称他下班回家,发现前妻已被人杀害在家中。 
  红花岗区公安局刑警大队接到钛厂公安科的报案后,立即赶到案发现场。经勘查,受害人张群英已经死亡。警方立即展开调查,民警根据死者与仲伟超离婚不离家、仲伟超与陈涛的“恋爱”12年仍未结婚以及张群英与陈涛曾多次发生吵闹等错综复杂的关系,判断陈涛、仲伟超两人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于是,警方果断地对陈涛、仲伟超实施了抓捕。通过审讯,这起离奇的血案终于真相大白。随后,此案的帮凶陈涛的女儿杨晓莉也相继落网,陈涛的前夫杨永龙也因涉嫌包庇被警方抓获。2006年3月23日,红花岗区分局以涉嫌杀人罪拘留了陈涛及其女儿杨晓莉,以涉嫌包庇罪拘留了陈涛的前夫杨永龙。 
  审讯时,曾经风光无限的仲伟超几度泣不成声地说:“我一生就错在女人身上了。现在我无法面对儿女,这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我很后悔!”陈涛更是痛悔不已:“我为了争夺一个根本就不值得爱的男人,把自己豆蔻年华的女儿和无辜的前夫,也都一起拖下了水。希望我的教训给正热衷于地下恋情的人们,敲响警钟!”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