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蹦极上的爱

时间:2016-04-20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1 
   
  毕业前的一场突然变故,使我原来已成竹在胸的就业计划彻底泡汤了。我原先联系好的位于苏州工业园区的一家企业,由于偷税漏税被勒令停业整顿,当我明白地意识到此路不通时,时间离我毕业只有一个月了。我不得不以破釜沉舟的勇气,从零开始,再次投身到安身立命的求职道路上去。 
  在人去楼空的学生宿舍里,我每天的主要任务就是购买《新民晚报》、《申江都市报》等一些过去避之不及的沪上小报,然后在广告版的字里行间,寻找任何有价值的蛛丝马迹。 
  就这样凭着瞎猫撞上死老鼠的微弱概率,我踏上了金业公司的招聘会。 
  会场设在这家企业的顶楼会议室。我一走进人头攒动的大厅,就下意识地告诫自己,这不过是自己又一次徒劳无益的努力而已。 
  我百无聊赖地坐在最后一排,听公司人事部的公关小姐介绍企业状况。她的声音隔着连绵不绝的座位,传递到我这边的时候,已经严重地干扰变形,我的脑海里听着她的像大海波浪一样晃荡的声音,神思恍惚地考虑着是否参加下一家的招聘会。 
  也许我最大的庆幸,就是再坚持了十分钟,这十分钟,使我在大上海的浩渺的海面上,找到了一块落脚点。我当然不是指我生存的落脚点,而是指我情感的岛屿。 
  也许在上海寻找一块立足的地方并不是件难事,但能在纷杂无序的波涛浪谷里确定自己的那一块心灵驻足的场所,却比大海捞针还要困难。 
   
  2 
   
  “秦健!”我的庞杂的思绪,是被一个女孩的声音打断的。 
  我放下搁在桌子上的双腿,抬头看着面前的叫我名字的女孩。 
   “是你……”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叫王娇,是我初中时代的同学,相隔数年,竟然在大上海求职的道路上相遇,一刹那间,我竟有一种时光倒流不知今夕是何年的恍惚感。 
  她的相貌没有太大的变化,初中时代的女生似乎都已发育完全,骄傲地显示出她们全部的靓丽。她的那种遮掩不住的美丽,依然像我记忆中那样,穿透成长的岁月,散发着经久不息的芬芳。 
  我能够记得她的原因,还在于我们曾经代表屯溪中学参加市里组织的学校剧展演,我与她曾经在《打猪草》中分别扮演陶金花与金小毛。当年我们一起走在崎岖的山道上的情景,长久地给我青春期的梦境镀上了一道美丽的花边。 
  我记得那一次我们参赛的节目并没有获得大奖,只是得到了一个鼓励奖。在回来的路上,我郁郁寡欢,倒是王娇依然像平常一样恬淡地说说笑笑。她的情绪悄无声息地感染了我,使我忘记了失利带来的伤感。很多年之后,我已经淡忘了当年失意带来的苦恼,倒永远烙下一个女孩温润像黄山石一样的微笑。 
  初中毕业我离开了屯溪老街,随父母回到了老家崇明。从此再也不知道她的下落。 
   
  3 
   
  我和王娇走出了会议厅。在我的印象中,她当年与我相比差不多高,但现在我偷偷地扫视着她,却发现她必须仰视着我,才能与我的视线对接。 
  站在会议厅外面,我们似乎要把离别后的所有情况一古脑地倾倒给对方。她的目光依旧像当年那样明亮,姿态依然带着当年的顽皮而恬淡。她微微地歪着头,用水淋淋的目光望着我,让我在孤寂的大上海里涌上了一丝久违的温暖。 
  她告诉我她的简单生活,在屯溪中学毕业,考上了上海大学的纺织专业,毕业后,她想留在上海,于是就开始了在上海的求职生涯。 
  因为她的缘故,我改变了对这次应聘不抱期望的态度,特别留神此次招聘企业的情况。这时候我才知道,这家企业是一家海外著名的保健产品在国内开立的分支机构。王娇对这家企业抱着很大的希望,这无形中感染了我,使我开始以百分之一百二十的精力投入到应聘中去。 
  经过了公司的第一轮淘汰,我与王娇顺利地进入下一轮的竞争。 
  我们领到了公司布置的一项古怪的作业。 
  当我看到那一页作业题目的时候,我第一感觉不是羞涩,倒是羞愧。 
  等王娇出来,她的脸上也是红扑扑的。走在像山峰一样的城市高楼下,马路上肆意刮过的风,就像童年时山间那些迅即掠过的过山风一样,强劲,猛烈。在我的印象中,城市就是一座高低起伏的山。 
  王娇没有说话,默默地与我一起走着。城市是看不到地平线的,但来自于西边的晚霞还是燃烧在最高端的楼顶玻璃墙幕上,辉映下来的光线一点不比童年时山区感受过的温暖的霞光来得逊色。 
  这是否就是王娇满脸火红的秘密? 
   “我的作业,你给我做了。”王娇头也不回,把她的作业题扔给了我。 
   “我……我……”我语无伦次地追随着她。 
  “什么我,我,我,小气鬼,大懒虫。你想找借口,没门!”王娇虽然口气严厉,但还是忍不住嗤地一声笑了,然后斜着眼,望着我:“你没有体验啊?” 
  我们面临着同样的难题,这份作业的内容是,以五百字左右的篇幅,表现各自身份对性高潮的体验。我不明白这家企业为什么要出这一道作业题。这是我难堪的真正原因。 
  我所学的专业是机械系,清一色的和尚班,在校园里我的爱情是一片空白,更别提有什么做爱了。王娇呢?我求援地望着她。 
  她见我盯着她不放,突然间明白过来,脸颊上再次燃烧起像晚霞一般绚丽的火烧云,然后不由分说地拍击着我的肩膀,“你胡思乱想什么?你以为我会知道啊。” 
   
  4 
   
  我们两个人面对着这一道对于我们来说陌生的体验题目,尴尬地走在上海的街头。有一刻我提议,放弃这家企业作弄人的作业,另寻高就,但王娇不由分说地打消了这个念头,她说不经过努力就放弃不是她的性格,她希望我也不要轻言放弃。 
  可是,我们该怎样完成这份古怪的作业? 
   “我有一个主意。”坐在人民公园的长椅上,我对身边的王娇开口道。 
   “什么?” 
   “你不要生气。”我暧昧地笑着。 
  王娇侧过脸看着我,突然意识到什么,狠狠地拍打着我的臂膀,说道:“我叫你瞎说,我叫你瞎说。” 
  我挡住她的手臂,说:“你还没有听我说,干嘛就打我啊。” 
   “瞧你那眼神,就知道你没有好事。你想都不想。”王娇撅着嘴说道。 
   “你想到哪去了。”我不由得笑了。 
   “那你说。”王娇宽宏地说道。 
   “我是说到网上下载一段A片,不是就有体验了吗?” 
  王娇不由分说地打过来,“就知道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我抚摸着像小鸡啄过的微微疼痛的臂膀,作出一副痛不欲生的模样,说:“那你说怎么办?” 
  王娇突然跳起来,“有了,我想起一个人。你也认识她。” 
   
  5 
   
  王娇提到的这个人,原来是我们镇里文化馆的老师,我们都叫她莲姐。王娇告诉我,莲姐后来从安徽来到上海,现在在一家吧厅里给人家唱黄梅戏。 
  莲姐当年辅导过我与王娇表演《打猪草》。王娇到上海学习后,一直与她有联系。她大我们七八岁,早已结婚,理论上倒是一个可以取经求教的理想人选。虽然我对向当年的辅导老师请教那难以启齿的隐秘感受,觉得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事实上都难以接受,但看到王娇那一副志在必得的神情,还是无奈地服从了她。 
  王娇的解释是,即使我们从莲姐那里一无所获,但去拜访当年曾经热心辅导我们的老师,也是一件挺有意思的事情啊。 
  正是王娇这一点看法打动了我。能与她在一份共同的回忆里,重温那童年的快乐感觉,显然要比真正的目的更加诱惑着我。 
  在一家歌厅的大厅里,王娇找到了浓妆艳抹的莲姐。她打量着我们,似乎在欣赏一件拼凑到一起的瓷器,那种左瞧右瞧的神情,倒让我严重不自在起来。 
  她把我们带到一间空着的房间,她与王娇走在后边,叽叽咕咕地不知说着什么,我坐在散发着一股沉闷气息的房间里,听着她们在外面吃吃的说话的声音,真奇怪女人见面怎么有那么多的秘密要说。 

  突然,莲姐爽朗的笑声,从门外一路响着传进了房间,“你们啊,就为这事来找我?这还不容易啊,我为你们开一个房间,各得其所,要什么感觉就有什么感觉。”莲姐的脸上露出一种逗弄人的神情。 

  “莲姐,你不肯帮我们?”王娇把自己的头贴靠在莲姐的身上,撅着嘴,一副不堪羞辱的神情。 
   “你们用得着要我帮什么?又不是排戏,你们也不是当年的小孩。”莲姐闭住嘴巴,抑制住笑意,突然,又忍不住呵呵大笑起来,“你们这两个小傻瓜,居然为这事情来找我。我想辅导你们,也不成啊。” 
   “莲姐,还不是过去我们把你当姐姐看待,一遇难题就来找你了呗。”王娇一边打着莲姐的手,一边朝我使眼色,那意思是让我出山啦。 
  我赶快顺着王娇的话说:“莲姐,我和王娇刚才还议论着呢,莲姐肯定会再帮我们一把的。” 
  “你们哪,说你们一个字:傻。”莲姐止住了笑,“这种事,还好意思向我开口。你们想怎么办啊?” 
  王娇见莲姐口气松软,赶快见缝插针,“莲姐,我们想请你指教指教啊。” 
  “你这死丫头,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你以为你们不懂的事情,我就懂?看我怎样修理你。”莲姐假惺惺地作殴打王娇状。 
  “莲姐,你打吧,打过之后,你得替我们想办法了。”王娇像小孩那样耍起了无赖。 
  “算服了你了。”莲姐拿腔作调地叹了一口气,“被你缠住,我算没辙了。让我想想。” 
  王娇回嗔作喜,赶快让莲姐坐在沙发上,就像古戏中小丫环哄着小姐坐下一样。 
  莲姐喘了一口气,在沙发里坐了许久,然后她咂咂嘴,她这一多年的习惯一点没有改变,我们知道她要开讲了,就像某些领导开讲前需要清清喉咙一样。 
   
  6 
   
  拿着莲姐给我们的一只信封,我们就像捧着一个藏着妙计的锦囊袋一样。莲姐吩咐我们,只能在我们离开她一小时后打开。 
  我对莲姐的妙计基本不抱希望,但王娇显然奉若神明。我们离开莲姐一小时后,打开了那只信封,里面夹着两张票,是苏州乐园的两张门票。反面注着一行字,“爱的蹦极。”莲姐说,这本是她的朋友送给她的,正好给你们了。 
   
  7 
   
  在沪宁高速公路上度过了两个小时,路基下像积木一样大小的虎丘塔闪现在我们的眼前。 
  在苏州乐园的蹦极区内,我与王娇站在高高的蹦极跳台上,倒系着弹力索,跳了下去。一刹那间,我觉得失去了自己,仿佛锐不可当地奔向一个方向,执意地向前,无所畏惧地向前……
  我交上了我的作业,那是一段对性的感受的描写。我这样写道:“爱的高潮,那是一种失重的飞升,是一种飘然欲仙的滑翔,我不断地攀升,去贴近那流云,去感受那天空……” 
  王娇的作业,我想让她给我看一看,但她捏着纸角,不让我靠近,趁她不注意,我抢了过来,扫了一眼,我看到这样的字句:“……我仿佛是一个长了翅膀的仙女,飞翔在没有空气的天空……” 
  我和王娇顺利地被公司录取。我分到了策划部,起草公司的宣传推广计划;而王娇成为一名客户经理。在我们正式上班的第一天,我们相约着,去看望莲姐,去感谢她让我们体验到了一种飞翔的快感,找到了我们可以在一起朝夕相处的美好时光……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