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网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寄往天常的信

时间:2016-04-20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这两日越发的想你了。 
  雨,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天。早起上班时,刚好开着的音响里放着《回家》,心莫名的痛了一下。雨顺着风档流下来,像天堂的眼泪。 
  其实,我并不愿意流着泪想你,眼泪是思念沉重的枷锁,拴着它的翅膀,使它不能飞翔,我更愿意像现在这样,平静得像一潭湖水。 
  今天忽然发现,你的样子在我的记忆里已经越来越模糊,保存下来的话也越来越少,那时想,这对我是好事?还是坏事?时间正在冲刷着痛苦的痕迹。 
  现在似乎明白了,人死了为什么要葬在某一处,这对于死去的人,意义也许并不大,而对于活着的人,却是重要的。现在想,你妈妈当日的决定对我是公平的,与其每年让我在你的墓前痛苦一次,不如就像现在这样放逐我的思念,让它像无归巢的鸟,任意流浪。倦了,累了,也就停止了流浪的脚步。 
  有的时候,清醒的以为,你一定是活着的,只是在那个遥远的国度里,繁忙的生活着。世界杯的时候,总抑制不住感情的倾向,心里的确盼着他们能赢,其实,正是因为与你有着某种关联的原因。这段日子,接连看了几篇那个国家建筑设计方面的文章,连同对他们百年品牌电器的情有独钟,心里越发的感觉喜爱那个国度。如果,当初走也便走了,总比如今隔世的思念好一些。 
  前两天,凡打来电话,问我好不好,凡说,好好的生活,我活着,我对你的思念才活着。凡给我讲了一个故事:一个士兵战死沙场,他的妻子用了一辈子的时间对亲人、朋友重复着他的名字,在她弥留之际,她对她的儿孙说,你们要继续重复他的名字,这样,他才不会死去。我也忽然明白,思念,其实就是记住一个名字。 
  我一直感激凡那样细心体贴的关心着我的生活,在这一场致命的冲击中,凡一直陪在我的身边,虽然多数时间,她是默默地坐在我的对面。所以,现在更多的时候,我也愿意像她那样,无语的坐在朋友身边,无语的陪他们承担生活中的不幸。 
  就在刚刚,接到电话,一个同事的母亲病故了,我给她打了电话,她的声音是平静的,这也是我意料中的事,四个月的时间里,她看着母亲的生命一天天的虚弱下去,直至衰竭、结束,理智面对死亡的心情,我能深深的体会,虽然我和她还一直有矛盾,但这样的时候,我希望自己也同样默默站在她的身边,帮她分担一些需要处理的事,对事无情,对人有情,仅仅是几天的时间里,我对这八个字已经体会很深了。 
  原来想给你多写一点,现在看,我是要停笔了。把《回家》一同寄给你,透过云层,你一定能听到。 
AD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