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天地

联系我们 | 版权申明 | 收藏本站

无奈婚姻:千万富翁与农家女的情途末路

时间:2016-04-21   栏目:情感口述   来源:网络

   当年不更世事的他听从父母之言,娶了一个农村出身、文化水平不高的妻子。渐渐地,他后悔这桩“门不当户不对”的婚姻,为此万分苦恼。徘徊在痛苦中的他,在朋友的怂恿下沾上了毒品。最终,成为“毒王”的他因贩毒锒铛入狱。 
   
  大学生娶农家女心有多苦 
   
   徐宁泽出生于云南省玉溪农村的一个普通家庭。尽管家里贫困,但父母一直对他抱有很大希望,甚至以让两个弟弟一个妹妹辍学的代价供他读书。1982年7月,他以当地最高分的成绩,顺利地被云南某大学园林系录取,一时在家乡引起了轰动。 
   然而,就在徐宁泽刚上学不久,父母来信说,要在当地为他找一个好对象。这使徐宁泽想起父亲在他成年后常常对他说的一句话:一辈子无好妻,十辈子无好子。父亲太想让他找一个好对象了。现在既然父母主动要张罗,就随他们去吧,自己怎么好拒绝为自己上大学吃尽了苦头的父母呢。 
   1983年暑假期间,徐宁泽回到家中,父母就为他订了婚。女方是父亲一个朋友的女儿,叫汪梅。相貌姣好,性格温柔。但徐宁泽知道汪梅只有初中文化水平后,心里就不太想这么早订婚,可是父母之言,他却不能不听。毕竟父母为自己付出太多,现在还要为自己的婚事操心。他左思右想,最后还是选择了顺从父母:让他们早点儿了了心思,将来能不能结婚再说。但他想错了。 
   1986年,徐宁泽毕业后被分配到省城昆明某园林局工作。1990年5月,不忍心违抗父母之命的徐宁泽只好草草地与汪梅结了婚。第二年,他们有了一个儿子。有了儿子后,徐宁泽才把汪梅接到了昆明。妻子没工作,儿子也一天天长大,家里经济明显困难起来。 
   1993年,徐宁泽办理了停薪留职,下海赚钱。他成立了一个园林设计建筑工程公司。由于他文化水平高,从事的又是本专业,如鱼得水。后来,他还把业务做到了深圳,举家乔迁深圳,在深圳有名的富人区景园花园购买了一套200多平方米的高层住房。 
   到2000年,经过7年的奋斗,徐宁泽已经成为深圳有名的“园林建筑设计第一人”,公司也扩充为500多人的大公司,他个人资产超过了1000万元,成了当地有名的“千万富翁”,媒体还称他为“儒商”。 
   尽管徐宁泽变得很有钱,但他心里一直不痛快,症结就是妻子汪梅。虽然在家里他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过着“油瓶倒了都不扶”的日子,可是他仍然感到非常压抑。每天,他与汪梅说不上几句话,汪梅对他的事情不懂也不问,他在工作上有了什么难事,回家也只能闷在心里。这些都使徐宁泽越来越后悔与汪梅结婚。 
   有一天,徐宁泽对汪梅说:“你总是待在家里不与外界接触,思想迟早是要落后的。不如你到公司里帮我一下吧。”汪梅看看他,虽觉得有些突然,但还是点了点头:“我听你的,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好了。反正我在家里也没什么事。” 
   徐宁泽就让汪梅在公司里帮自己接接电话,发个传真什么的。但有一次,汪梅把一份传真发错了对象,徐宁泽叫过汪梅当众就骂了一顿。汪梅脸上下不来,转身跑回了家。 
   从那之后,徐宁泽对妻子彻底失去了信心,再也没有让她上班。 
   
  不甘沉沦怎解心头苦 
   
   此后半年时间里,徐宁泽内心一直在矛盾:要是离婚,对于自己来说也算是个公道的事,可是儿子呢?儿子与她母亲感情比对自己深。离婚对儿子将是一种深深的伤害;不离呢,自己和汪梅实在没有共同语言。 
   2003年春节期间,徐宁泽在一次与妻子吵架之后,找到了自己与妻子汪梅的共同朋友张某诉苦。说起自己几年来对汪梅的迁就和自己的委屈,他掉下了眼泪。从来没听说过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的张某惊呆之余,劝他还是打消离婚的念头。并自告奋勇地要做做汪梅的工作,给她一些建议,让她成为一个在生活上可以照顾丈夫,事业上可以帮衬丈夫的合格妻子。 
   然而,徐宁泽根本没想到,妻子在听了张某关于丈夫对她的不满后,不仅没有正视自己的不足,反而主动提出离婚:既然我已经成为徐宁泽的包袱和“油瓶”,在事业上已经拖了他的后腿,我自己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有什么改变,那么长痛不如短痛,那就离婚吧,但孩子我是要带走的。 
   张某直后悔自己成为离间别人夫妻的罪魁祸首,但已经来不及了。徐宁泽看到妻子含泪与自己谈起离婚的事情,也后悔答应张某来做妻子工作的事情。最终,他还是选择了不同意离婚。因为儿子是他唯一的希望。两个人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不清,后来甚至发展到了汪梅不给他做饭的地步,害得徐宁泽只好每天上饭店里吃饭。由于后院起火,直接影响到了他的业务拓展,公司生意直接受到了影响。这使徐宁泽更加痛苦无助,如临深渊。 
   一天,徐宁泽找到了自己在饭桌上认识的一个深圳某曲艺团演员田某。田某在了解到他的痛苦之后,就“热心”地建议徐宁泽到娱乐城去休闲轻松一下,借以冲淡痛苦。痛苦不堪的徐宁泽连想都没想就与他来到一家娱乐城。徐宁泽在大包房里带头大呼小叫地热捧一个女歌手,田某却打着哈欠,最后竟然当着他的面悄悄吸食像白面一样的粉状物。过了好一会儿,徐宁泽看他飘飘然的样子,就好奇地问他那种白粉是什么。 
   田某也没避讳他,徐宁泽一听他是吸毒的人,还想劝说他几句,没等他张嘴,田某却对他说:“哥们儿,这种东西是可以解忧的。不信你试试?保证你什么都不想了。”徐宁泽突然想试一下:要是真能把妻子给自己带来的痛苦忘掉,倒也是件好事,自己就会重振公司雄风。想到这里,他就向田某要了些“白粉”,学着他的样子开始吸食。 
   从此,徐宁泽迷恋上了毒品。但他并不知道,他的人生道路由此开始发生了质的逆转。 
   就在徐宁泽旧的痛苦未驱除,却因误吸毒品而增加了新的痛苦之时,妻子发现了他吸食毒品。那天,他因毒瘾发作,坐在家中卫生间吸食时,恰巧被汪梅发现。对于丈夫吸毒,汪梅感到万分震惊,当时就流下了绝望的泪水:“我真没想到你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我选择离婚是为了你好,你要么就离婚,要么就好好与我过日子,没想到你会吸毒?你真的让我失望。这样的你,我还敢指望你能带好儿子吗?徐宁泽,我这次要坚决与你离婚,我要让儿子远离你这样的父亲!” 
   不久,汪梅以夫妻感情破裂为由向法院起诉与徐宁泽离婚。此时的徐宁泽也想尽快结束婚姻给自己带来的痛苦,就决然地同意离婚。最后,法院判决徐宁泽与汪梅离婚,儿子抚养权归女方所有,徐宁泽一次性支付儿子的抚养费100万元,妻子分得家产150万元。 
   经过离婚及家产分割双重打击的徐宁泽及公司一下子陷入重重危机。加上他每天都要购买毒品的现金支出,公司流动资金一下子出现困难。徐宁泽眼看着公司业务一天天萎缩下去,也无心扭转经营局面,公司终于开始出现亏损。不久,公司资不抵债,宣告破产。 
   
  走火入魔“儒商”进监房 
   
   不久,在一次朋友聚会的场合中徐宁泽认识了他生命中的第二个女人——菊子。徐宁泽在与菊子接触几次后,便开始了同居生活。本来,走投无路的徐宁泽满以为自己重新建立一个健康的家庭,也许会拯救自己的人生。但他却没想到儿子无法接受这个继母。 
   有一天,儿子突然回到家里来住了一夜。吸毒之后的徐宁泽也肆无忌惮地与菊子亲热。过去一直都很听话的儿子,看到父亲与一个陌生的阿姨有亲密的动作后,开始是转身跑开,躲在屋里不吭声。但后半夜他却开始了一系列的恶作剧,他把菊子的高跟鞋灌满水轻轻地放在门后,之后,他又把米饭粘到菊子的新裙子上。第二天一早,菊子换衣服时发现了那一片米饭粒,惊愕不已。等她换上新衣服刚要出门时,却一脚踩进了被灌满水的鞋里,她惊叫一下跳起来。儿子这时却躲在屋里捂着嘴偷笑。菊子气得浑身发抖冲到徐宁泽儿子的房间说:“我哪点对不起你,你这样祸害我?”徐宁泽听到菊子的喊叫声,也跑了出来。菊子一看他出来了,就扬手打了徐宁泽的儿子一耳光,徐宁泽却上前拉开了她。菊子哭叫着:“这就是你养的好儿子,你还护着他?”徐宁泽无言以对,却坚持儿子不懂事,不要和小孩子一般见识。气得菊子转身跑出了家门。 
   从此,菊子不再按时回家,儿子也不肯再来。夜晚,面对空荡荡的房间,徐宁泽欲哭无泪,坐卧不宁,心里空虚极了。 
   这时的徐宁泽已经彻底成了一无所有的人,公司难以挽救,家庭彻底分裂。此时,田某的贩毒计划已经开始落实到每个人的头上,而徐宁泽就负责从深圳往长春运毒。危险早就不在徐宁泽考虑的范围内,他天真地幻想着自己借助这笔歪财,在长春这个陌生的城市开始“二次创业”。 
   2004年7月22日,毒贩李某来长春后,即从徐宁泽手中先后两次拿走“麻谷”2500片,随即出售500片,得到赃款1.6万元,并交给徐宁泽1.25万元。随后,李某在毒品交易中被长春警方抓获。警方从徐宁泽在建行的保管箱及其在某宾馆的房间里就收缴“麻谷”18007片。经鉴定,这些“麻谷”中,均含有甲基苯丙胺成份。而徐宁泽因为贩卖毒品数量特别巨大,成为长春警方历年来破获的第一大贩毒案,他因此由一个成功的“儒商”成为一代“毒王”。 
   在长春第一次贩毒,徐宁泽就被长春警方抓获,随之的所有美梦都被打碎。2004年7月26日,他被长春警方刑事拘留,同年9月3日被逮捕,后因糖尿病进入长春市劳改医院。 
   2006年2月28日,徐宁泽被长春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贩买毒品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力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一个千万富翁就这样被自己送进了班房…… 
   编后:徐宁泽本该是风华正茂的儒商,盲目地顺从一桩错误的婚姻,造就了他与毒品的结合,从而让他跳进了一个不可逆转的深渊。面对人生的十字路口,每个人都要听从心的指引,做出正确的选择;面对失败,一定要用坚强的意志来克服痛苦,用正确的办法来解决问题。 
顶部